•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6章 微小的突破口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6章 微小的突破口

    作品:《官神

        对于夏想和代复盛之间的对话,古秋实安坐一旁,一直不发一言,脸色平静如水,似乎并不关心夏想和代复盛之间的互动。www.00ksw.org

        古秋实是否真正置身事外,夏想并不去多想,因为他知道,古秋实并不方便就此事发表意见,或者有可能他根本不知道代复盛会主动提及盐业问题。

        既然代复盛主动揽事上身,夏想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能静等代复盛进一步的解释。虽说以代复盛的级别,根本用不着向他解释什么,但代复盛肯定不会只提出问题,不做出解答,何况还有古秋实在一旁。

        古秋实和代复盛之间的关系如何,夏想不得而知,也不会刻意猜测,即使同为团系干将,也未必就一定关系密切。

        代复盛关于燕省食盐的问题挑明之后,气氛一时之间陷入沉寂之中,他不说话,夏想也不好开口,古秋实更是无话可说。

        其实古秋实也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无话好说,他能说什么好?代复盛比他级别高,比他资历老,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出发,现在都是代复盛掌握了主动权,他和夏想,只能被动等候。

        而代复盛为何主动提及食盐问题,古秋实也不得而知,尽管他也知道,安省的盐业确实和代复盛有内在的联系。

        沉默了大概半分钟之久,代复盛又摇头笑了:“秋实、夏想,你们对我还是没有信心……”

        古秋实呵呵笑了:“代总理说得哪里话,夏想或许和您接触少,不了解您的为人,我可是知道您对身边人要求一向十分严格。”

        代复盛摆了摆手,语气很轻松:“要求再严格,也难免有害群之马。有人打着我的旗号和燕省盐务局接触,燕省方面就相信了,就宁愿放弃自己的配额不用,也要调配安省的食盐,都哪里跟哪里?我还正想请夏想同志为我正名,为我查清事实,不要让燕省的同志以为我以权谋私,纵容家乡人乱来。”

        代复盛尽管是以轻松的口吻说出了上述一番话,但夏想还是心中一震,听出了代复盛话里有话,随即他立刻想到了什么,顿时明白了代总理主动提及此事的真正原因所在!

        果然,代复盛也没有隐瞒,终于完全点明了主旨:“邱绪峰同志调查了燕省盐务局的问题,已经查到了一些真相,但有人以我的名义打了招呼,试图压下,我就很不高兴。但我又不能直接打电话给邱绪峰同志说明情况,毕竟抹不开面子,呵呵,夏想和邱绪峰能说上话,就替我传个话,怎么样?第一次见面就麻烦你,本来我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一想,有秋实在,哪里还有那么多讲究,对不对?”

        代复盛果然有一套,说话办事不但滴水不漏,而且还十分圆润,并且考虑得十分周到,就让夏想不得不佩服代复盛的政治智慧确实十分高超。

        还有一点,也让他感叹代复盛不管是真心和燕省的盐务系统撇清关系也好,还是故意在他面前显示廉洁的一面,不管是哪一种,都让他大感欣慰,至少代复盛的做法表明了决心,也说明代总理应该确实和制盐行业,没有利益纠葛。

        同时,代总理也间接表明了支持他拿盐业开刀的做法!

        今日的会面,收获颇丰!

        夏想长出一口气,他并不了解代复盛,只知道他是总书记一系的人马,只从新闻和别的渠道听闻过代复盛的所作所为,对他的立场和执政理念,并无一个清晰的认知。今日的会面,虽然代复盛在他眼中,依然只是模糊的轮廓,至少面对面的交谈,以及代复盛主动对燕省盐业问题的表态,就让夏想颇有一种拨云见日的喜悦。

        代复盛在他眼中的形象,比以前更近了不少,也清晰了几分。

        夏夜的京城,灯红酒绿或是纸醉金迷,在夏想眼中都是一样的司空见惯,并且无动于衷,因为繁华和寒喧代表的是浮躁,而他最需要的是沉静。

        送走代复盛之后,夏想又和古秋实告别。代复盛自始至终没有提及李丁山的事情,不提才正常,如果他提了,才会显得别有用意了。

        古秋实用力摇了摇夏想的手:“代总理今天话有点多,不过也是他的性格了,他就是开朗的风格。”

        夏想笑笑:“代总理的话也不算很多,恰到好处。”

        古秋实笑道:“好了,不管怎样,你今天收获算是丰厚了,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古秋实爽直的一面,让夏想也因为李丁山的事情而微有郁闷的心情,一直又晴朗了许多:“好,好说,什么时候古书记有需要,我什么时候就随叫随到。”

        古秋实却又表情严肃地说道:“别怪我罗嗦,李丁山的事情,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你现在只差一步了,不能再出现任何差错,要不,你向许多人都没法交待。”

        古秋实从未如此再三叮嘱过他同一件事情,可见,李丁山的问题,比他想象中还要严峻不少。

        回到吴家——今晚本想住在肖佳处,但因为有问题要问吴才洋,故又返回了吴家——不料吴才洋却没有回来,夏想想了想,见时间已晚,就没再打电话去打扰吴才洋,只和老爷子简单说了几句,就草草睡下了。

        说是睡下,心中有事,却一直在半睡半醒之间迷糊。

        天一亮,直奔机场,登机之前,却接到了邱绪峰的电话。

        “夏书记,还没有回鲁市?燕省盐务局,出了点小问题……”邱绪峰的消息倒是及时,代复盛昨天刚提到燕省有事,他一早就送来春风。

        其实昨晚夏想就想和邱绪峰通话,后来一想,还是等邱绪峰主动打来电话好一些,否则就显得他不太信任邱绪峰一样。

        对于燕省盐务局内部出现问题,完全在夏想的意料之中,任何不正常的事件背后,都会有利益在内,只不过许多人习以为常,并且对此视而不见罢了。

        “事情,还是由吴若天最先发现的。”邱绪峰也知道电话里不便多说,因此只是简单一提,“等你落地之后,我们再详谈。事情比较麻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能很难一查到底。”

        如果没有代复盛的事先声明,夏想现在也会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邱绪峰所指的是什么,现在他心中有底,呵呵一笑说道:“我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也有解决之道,绪峰,就麻烦你继续深挖下去,不要放松,燕省一起风,齐省就会有动静。”

        邱绪峰很是惊讶:“你知道了?”

        “知道一点。”夏想没透露很多,因为飞机起飞了。

        落地后,坐上专车,吴天笑殷勤而周到地为夏想开门关门,上车之后,他第一时间汇报了省委的动向。

        其实省委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有一件似乎并不太大的事情引起了吴天笑的注意,他虽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还是向夏想及时做了汇报。

        “听说从京城来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实力非常雄厚,现在正密切和孙省长接触。孙省长很热情,亲自出面接洽。”吴天笑只陈述事实,不做出判断,因为判断是领导才有的权力,不是秘书应该多嘴的话。

        夏想正受李丁山事情的困扰,并未深思其中的环节,也没有联想到京城的大房地产开发商是何许人也,他只是微一点头,却转移了话题:“天笑,你知道赵牡丹是谁?”

        “赵牡丹?当然知道了,品都第一红人,听说能量很大,和李书记都有交情,生意都做到了北海舰队。传闻她的个人资产有上百亿,和无数省部级高官……”吴天笑意识到话说多了,忙嘿嘿一笑,闭了嘴。

        “潘保华……”夏想不好明说什么,只好有意无意地点了一点。

        吴天笑自然清楚夏书记想问什么,就大着胆子说道:“潘省长人送外号潘安,据说他很受女人欢迎,当年在下面担任市委书记时,就有人传说就连京城电影学院也有潘省长的干女儿……赵牡丹认识潘省长的时候,潘省长还是下面的市长,近年来,随着潘省长的官儿越做越大,赵牡丹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不过都知道,赵牡丹不是潘省长的专属……”

        之所以吴天笑敢在车上直接谈论潘保华,也是因为他确信司机绝对可靠。

        司机司传亮本来不是夏想的专用司机,吴天笑受到重用之后,司传亮才在温子璇的调换之下,由一个公共班司机成为省委副书记专职司机,等于是平步青云了。

        司传亮听了吴天笑和夏书记的对话,欲言又止,他的神态落在夏想眼中,夏想就对司传亮的表现还算满意,就开口说道:“传亮,有什么话,就说出来。”

        “那我可说了,夏书记,说错了别怪我。”司传亮说道,“潘省长是裸官,老婆孩子全在国外。其实大家暗地都知道杭州有个许三多,齐省有个潘不多……”

        许多时候,官场中人不知道会栽在哪个细节之上,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对高官来说,并不是说一定就栽在等量级的对手身上,说不定,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比如一名司机,也会成为了一名副省级高官最深的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