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4章 谁的出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64章 谁的出手

    作品:《官神

        夏想并不完全知道周鸿基所担心的意外,因为他也猜不到衙内会何时出手,会怎样出手。www.00ksw.org

        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说,夏想并不担心衙内的出手,因为他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衙内必然出手。

        齐省的局势,在经历了一段时间不大不小的动荡之后,表面上暂时回归了平静,其实暗流还在涌动,别的不说,远的不说,就说吴天笑,就是一个不安定因素。

        上次鲁市书记办公会上,市纪委书记和改利突如其来的顺水推舟,借朱振波这事,将了陆华城一军,背后,就是吴天笑的手笔。

        以及李童的临门一脚,在朱振波事件上的推波助澜,都有吴天笑的影子在内。

        因为,朱振波的一些肮脏事情的暴露,都是吴天笑会同王泽人一起在背后捣鼓出来的。

        王泽人一开始还不肯拿朱振波说事,因为国内某地市刚刚发生了一件刑警队长举报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的事件,事发后,刑警队长被副局长迫害,被迫亡命天涯,王泽人可不想因此丢官,甚至还有可能……丢命!

        但吴天笑就是吴天笑,他敢主动揽事,敢在夏想面前征求夏想同意而有意在齐省的风云大变之中,搏击风浪,也确实有两把刀,否则,他也不会大下筹码。

        官场之上的利益纠葛既缤纷复杂,又十分杂乱,稍有不慎,输掉的不仅仅是前途,还有可能是身家性命。吴天笑不是赌徒,他不想输掉前途,更不想丢掉性命,所以就必须得赢。

        想赢,除了智慧超人之外,还必须胆大心细,更要精心计算,想到每一个有可能失败的环节。

        王泽人就是吴天笑要过的第一个坎,如果他连王泽人也摆不平,以后的事情,他就不用费力了。

        王泽人或许破案有一套,但在与人交往比心计斗心眼上,他比吴天笑差了很远,还好,吴天笑并没有害他之心,只是拉他下水,和他一起赌上一把罢了。

        具体的经过如何,暗中又施展了什么手段,就不是夏想所要操心的问题了,别说吴天笑没有汇报,就算吴天笑想说,夏想也不想听,以他现在的级别,不会再关注一些细节和边角料的问题,他只需要知道关键的进程和结果就行。

        第一个关键的进程就是,鲁市的书记办公会达成了共识,由市纪委牵头、市公安局具体配合,开始着手调查市公安局副局长朱振波陷害外地客商一案,并且在会后立刻对朱振波采取了强制措施。

        之所以动作如此迅速,让朱振波和何江海来不及反应,还要得益于吴天笑背后的推动以及王泽人手中掌握的大量证据。

        因为朱振波的做法太无耻了,让王泽人也气不过,只是奈何朱振波势大,他敢怒不敢言。

        外地客商来自湘省,在朱振波还在担任刑警大队队长时,就被朱振波索贿不成,然后栽赃入狱,事情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外地客商曾经兴盛一时的几千万的生意全部泡汤,赔得倾家荡产不说,连人现在也走不出看守所,真是有冤无处申!

        当年在西省也发生过同样的案件,时任刑警队长的某副局长对外地客商屈打成招,以经济罪提交到了法院,最后刑警队长还升官发财两不误,后来却因为一次重大的安全事故被连累下台,失势之后才被人揭发了当年的恶行。

        而在齐省,朱振波的所作所为也是一样无耻而嚣张,却一直无人揭发,让外地客商蒙冤至今!

        不过朱振波被采取措施之后,态度十分强硬,不肯配合纪委的调查工作,企图等何江海捞他出去,就让夏想也十分震怒。

        夏想在得知了事情的始末之后,立刻上报了邱仁礼,邱仁礼也大为震惊,当即指示要严加惩处,绝不手软。正是因为邱仁礼的批示,才让市纪委顶住了袁旭强和何江海的压力,继续深挖朱振波案件。

        而陆华城被形势所逼,当面说出的话也无法收回,只好积极配合市纪委的调查,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也意识到了朱振波问题的严重性,甚至有可能连累到他的名声,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何江海的警告和面子都不在他考虑之内了,什么都比不了自己的前途重要。

        与省委暂时僵持的局势相比,鲁市在围绕朱振波的问题上,正在酝酿形成一场巨大的冲击波,究竟威力有多大,会有多大的影响,所有人都在拭目以待…………夏想人在京城,心在齐省,思在鲁市,在前往和宋朝度会面的途中,还想了半天鲁市的局面正在朝哪一步发展,因为他刚刚接到了吴天笑的电话。

        吴天笑的电话,除了向夏想大概汇报了一下鲁市有关朱振波案件的进展之外,还含蓄地提了一提秦侃最近的动向——其实秦侃的表现并不反常,只不过他接连几次视察了鲁市几个重点的房地产项目,似乎是继续向孙习民压制房地产的政策叫板。

        只不过秦侃的举动并没有什么收效,顶多有一定的象征意义罢了,似乎除此之外,秦侃也无计可施了。

        对于秦侃在省委之中的立场,夏想还是不敢肯定他就是一定为了促进达才集团项目的落地,就一定是会和李丁山意见相近。

        非要实话实说的话,夏想承认,至少目前为止……他看不透秦侃的为人。或者更确切地讲,他并不清楚秦侃在齐省所图的是什么,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知道一个人想要的是什么,就会抓住一个人的弱点,就有可能借势借力,从而掌握他的动向。夏想决定,京城的事情了结之后,回到齐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和秦侃谈一谈。

        到了约定的地点紫阁时,古秋实和宋朝度还没有到,正是夏想想要的效果,如果让两位高级别的领导等他,就是他的失礼了。

        紫阁是一处高档的休闲会所,因整体颜色呈现紫色,装修取材于古典园林而命名,寓意紫气东来,亭台楼阁之意,不知何故,置身于紫阁的大厅之中,夏想莫名想起了王蔷薇。

        王蔷薇本是郎市一枝花,和夏想也算不打不相识,在其后夏想在天泽的任上,她曾相助严小时的草原旅游,也和夏想有过几次接触。

        从天泽之后,夏想和王蔷薇之间的来往就极少了,听说她现在经常奔波于郎市和京城两地之间,生意倒是越做越大,让人佩服得很。

        想了一会儿事情,就看到宋朝度先到了。

        虽是私下会面,但官场规矩不可废,宋朝度必须要比古秋实先到一步,以示尊重。

        夏想和宋朝度握手寒喧,宋朝度倒是全然没变,依然是不动声色的表情和稳健的步伐。

        趁古秋实未来,夏想就和宋朝度站在一个僻静之处,说了几句话。

        “宋书记,昨晚机会很好,正好四个老人家聚在一起商量事件,吴老爷子就问了你一句,然后其他三个老人家都点了头。”具体细节不必多说,夏想只需要告诉宋朝度一个结果即可,而且他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也不用向宋朝度邀功,宋朝度自有分寸。

        果然,饶是宋朝度已经是堂堂的封疆大吏,在听到夏想的话后,也是怦然动容,面露喜色,连连点头:“夏想,有心了,我知道了。”

        说完大事,又说到了小事,宋朝度微一摇头:“晚了一步,岳群转院了,好象不在京城了,对方倒是挺警醒。”

        话说得轻淡,透露出来的意味让夏想吃了一惊,因为表明了宋朝度想借机生事的决心很大,甚至会拿岳群开刀,这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事情。因为在夏想看来,宋朝度除了在对付高成松的事情上不依不饶之外,此后十余年间,从未见他有过如此计较一件事情的时候。

        古秋实终于现身了。

        说来夏想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古秋实一起坐坐了,虽然有过几次短暂接触,不过都是匆匆一面,不及深谈,就连古秋实说过要引荐他和代复盛见上一面,也一直没能达成。

        作为下任总理候选人的代复盛,也是夏想必须结识的中央高层之一。夏想也一直期待着早一步和代复盛见面,哪怕只是一面之缘也好,不过却总是时机不对。

        古秋实还是一样爽直,一上来就哈哈一笑,先和宋朝度握了手,又和夏想握手,然后也不多说,直接进了房间。

        落座之后,古秋实也不打埋伏,直接就说:“朝度的事情,难度不小,希望也有,我能力有限,但也会尽一把力。总书记面前,该说的话已经说过了,总书记没表态,但没反对就是最大的收获。总理和委员长的态度,现在不好说,只能说还要继续再做工作。不过,还有一个关键的地方……”

        夏想知道古秋实指的是家族势力,就点头说道:“问题不大。”

        古秋实轻轻一拍桌子:“好,我就知道你没问题。”笑了一笑,他又说,“朝度的问题,暂时不是问题了,但你有问题了。”

        夏想一愣,却听古秋实又说:“有两件事情,一是中纪委初步掌握了齐省副省长潘保华贪污受贿的证据,有可能近期就对他采取措施。二是在查实潘保华的问题的过程中,牵涉到了李丁山……”

        夏想顿时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