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9章 事出有因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9章 事出有因

    作品:《官神

        卫辛的公司并不大,租了一个通透的大办公室,还有三四间公司高层专用的个人办公室,卫辛的办公室位于左侧。www.00ksw.org

        声音,正是从左侧的办公室之中传出的。

        不等夏想有所动作,宋一凡比他还嫉恶如仇,伸手推开房门,二话不说就抢先一步闯了进去……房间内,卫辛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因为办公桌椅都格外宽大的缘故,本来身材娇小的卫辛坐在后面,就有一种被淹没的感觉,和她面前站立的身材高大、气焰嚣张的男子正好形成鲜明对比。

        很明显,在对面男子气势冲天的压迫之下,卫辛就如蜷缩在阴影中的可怜的小女孩,几乎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她微弱的痛斥之声,就如一粒投入到汪洋大海之中的小石子,激不起半点波浪。

        卫辛,是夏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也是他最大的软肋,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卫辛半点!

        不仅仅是因为卫辛最软弱,最善良,也因为在他的心中,所有女人都有依靠,都有仗势,独独卫辛没有。保护弱小是男人的天性,何况如卫辛一样在他心目中几乎完美的两世爱人。

        不过还没有等夏想挺身而出,宋一凡却当仁不让地来到身材高大的男子面前,昂起小脸,脸上写满了打抱不平的气势——如果再叉起腰,她就真和一个小侠女一样了——不过背着手的她,也一样有与众不同的光彩。

        “你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要不要脸?看你个子挺高,人高马大,是不是只长身高不长智商不长廉耻了?”宋一凡上来就和机关枪一样,不留情面。

        高个男子30多岁,平头,大脸,微胖,体壮如牛,乍一看象是一个保镖一样的人物,不过从他浑身上下的名牌衣着以及有恃无恐的气势来看,肯定不是保镖,就算不是正主,也是二主子或管家一类的角色。

        比起卫辛软弱可欺,宋一凡就显得飞扬多了,但同时,和卫辛小鸟依人的形象相比,宋一凡逼人的青春气息,更能让人眼前一亮,并且心生向往。

        卫辛的美,需要品味才有。宋一凡的美,直接就光彩夺目,令人目眩神迷。

        高个男子先是回头冷冰冰瞄了夏想一眼,并未将夏想放在心上,然后收回目光,上下打量了宋一凡几眼,笑了:“你哪里来的丫头片子,多管闲事。就你这个模样,躲都躲不及,还主动跳出来显眼,是不是嫌调戏你的男人不够多?”

        夏想正要出头,却见宋一凡暗中冲他使了一个眼色,心中虽然有火,但也只好忍下,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好,既然她想玩,就让她闹一闹也好。

        卫辛只看了夏想一眼,就低下了头,或许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她十分伤心,却又不敢太过表露出来,只好压抑自己。

        高个男子的话虽然无礼,但多少还保持了几分克制,夏想还是抱定了要一劳永逸替卫辛解决问题的想法——他暗中通知了一人。

        “调戏你个大头鬼。”宋一凡太纯真了,从小到大都没学会骂人的脏话,所以回击的力度明显不够,“你为什么要为难卫姐姐?告诉你,卫姐姐的公司是我罩的,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以后再敢露面,我让你后悔……”

        “哈哈哈哈。”高个男子终于大笑起来,“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话的口气真是够大,你知道京城有多大?不过以你的水平,估计连东西南北都找不到。我劝你趁早少管闲事,否则我不介意连你也一块儿收了,说实话,你比卫辛可是年轻多了,估计身上的肉也更嫩……”

        话未说完,宋一凡已经气得双眉凝起,一扬手,“啪”的一声打了高个男子一个耳光。

        也是宋一凡平生第一次打人!

        说起来,高个男子还算幸运,能被宋一凡的玉手打在脸上,他也该知足了。

        但事情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一面,高个男子今天本来是替人传话,要求卫辛提供上门服务——因为有一个大人物看上了卫辛,和京城之中花枝招展的各色虚荣势利女人相比,卫辛的沉静和柔弱,是极其难得的宝贵——只要卫辛服侍好了大人物,她在京城的公司不但可以迅速打开局面,而且以后的业务确保可以源源不断,保证她赚到大钱。

        实际上,许多无根无底来京城经商的女人,都会选择一条稳妥的路子来走,最稳妥之路莫过于依靠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而卫辛此来京城经商,虽然得益于连若菡和肖佳的帮助不少,但出于爱护卫辛的角度考虑,都是暗中助力,并未做到明处,因此,在外人看来,卫辛不过是一个漂亮的但无依无助的外地来的单身女人。

        在一些人眼中,既单身,又经商,而且没有根基,再加上漂亮,是最容易上手的女人类型。

        却很干脆利落地在卫辛面前吃了瘪,高个男子当然心中不忿,他身后的正主的势力大得惊人,在京城之地,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一个女人也吃不到手,传了出去就是笑话了。在圈子之内,不信问问哪个女明星没有陪他吃过饭?

        他想要谁陪吃饭也好,陪别的也好,只要想在京城混,基本就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否则,对不起,京城不欢迎你,请自行离开京城,否则,就用请了。

        今天不但先吃了瘪,还被一个看上去虽然漂亮但明显是学生妹的小丫头片子打了一个耳光,这个人丢大了,高个男子勃然大怒,以他的身份虽然不是正主,但平常在京城之地,走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端着,象大爷一样,今天被一个小丫头打了,让人知道了,还不笑他是2B?

        也顾不上怜香惜玉了,高个男子仗着人高马大,伸手就去抓宋一凡,抓就抓了,抓的还不是地方,当胸抓去,显然,他是有意要羞辱宋一凡了。

        宋一凡打了人之后,还一下后悔,心想怎么就动手了,太不淑女了。一愣神,对方却凶神恶煞地伸出魔爪直接袭胸,她就又羞又怒,又后悔刚才打得太轻了。

        想躲开,却因为对方手太快,眼见就要被一个陌生的肮脏的男人之手摸到自己珍藏了20多年的最宝贵之处,宋一凡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以她的洁身自好和守身如玉,连手都不会让一个陌生男人碰上一碰,何况是……夏想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了,但他毕竟只有35岁,正是血仍未冷、激情仍在的年龄段,官场上的磨砺是让他成熟了许多,但不代表他没有了热血,更不代表他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就在宋一凡扬手打人之后,他已经准备好了出手。

        宋一凡是谁?是他唯一一个用心呵护不容他人一丝侵犯的妹妹,就在高个男子恼羞成怒刚刚抬手之时,夏想的右脚已然飞出,一脚就结实地踢在高个男子的屁股之上。

        差不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夏想这一脚,直把高个男子踢得几乎横飞出去,让他一头栽在了一个花盆之上,顿时将花盆撞得粉碎,他自己也碰得头破血流!

        他彻底被激怒了!

        一转身,他顺手拎起一把椅子,就要砸向夏想。

        宋一凡大惊:“夏哥哥,快跑!”

        卫辛花容失色:“夏想,快闪开!”

        夏想当然不会被对方砸到,已经准备好了躲闪,不料已经高高举起椅子的高个男子一下又愣住了,不敢相信地看着夏想:“你是夏想?齐省省委副书记的那个夏想?”

        这话问得有点语病,但谁也不会计较他的智商,夏想没说话,卫辛忙说:“他就是!”

        一听卫辛的话,高个男子缓缓放下了椅子,余气未消却又愤愤不平地说道:“既然你是夏想,我就放你一马……”

        夏想反倒一愣:“你是谁?你身后的正主又是谁?”直觉告诉他,高个男子身后的正主,应该和他打过交道,认识不认识先两说,但估计背后过过招。

        “无可奉告。”高个男子打了一句哈哈,转身就走,“我不惹你,但和卫辛的事情还没完,还有那个丫头片子,我也吃定了!”

        语气很嚣张,神态很傲慢,显然,他只是给夏想三分薄面,但仰仗身后庞大的后台,还是口出狂言!

        夏想却既不还口,又不拦下,任由他大大咧咧地推开房门,扬长而去。

        卫辛没说什么,宋一凡急了:“夏哥哥,你不能放他跑了,他以后还要找卫姐姐麻烦,可怎么办?”

        “他没有机会再出来祸害人了。”夏想的脸上闪过一丝狠绝的表情,正好电话响了,顺手接听,只说了一句话,“废了!”

        十分钟后,到了楼下正准备上车的高个男子被一车疾驶而过的汽车当场撞翻,撞得不重,死不了,但下半生生活肯定不能自理了。

        半个小时后,在京城一处高档会所,高个男子的事情传到了一名正在和几名朋友会谈的人物的耳中,他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为之一变,怒道:“夏想真是胆子不小!”

        “夏想还真是阴魂不散……”一个人在一旁悠悠地插了一句。

        如果夏想在场,肯定会为之一惊,因为说他阴魂不散的人,却正是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阴魂不散的……国华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