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8章 京城轶闻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8章 京城轶闻

    作品:《官神

        京城的六月,已经初显火炉的威力,中午时分,地面上已经象下了火一样,烫得吓人。www.00ksw.org

        夏想顶着大日头,站在阳光上,被刺眼的阳光晃得皱着眉眯着眼,却不肯后退一步——身后就是阴凉,他偏偏要沐浴在阳光之下,就让每一个从他身边路过的路人甲路人乙,都不解地打量他几眼,不明白他好好地在夏天晒大太阳,是不是有毛病?

        夏想当然没毛病,因为他站在阳光下,站在脚下的位置,正好可以看清夹在两座高楼之间的一栋十分有个性的大厦。

        京城之地,有个性的大厦多了,值得夏想驻足观看,并且看得入神的并不多,而且还能让夏想不顾太阳大晒,一看就看上个三五分钟的,就更少了。

        “喂,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奇了怪了,男人除了看美女能看得傻呆之外,还能看什么看傻成这样?”

        一个轻灵跳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一只温柔可人的小手就不轻不重地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宋一凡。

        夏想笑了笑,恍惚间有点失神,也是奇怪,刚才宋一凡的一声“喂”象极了另外一个人,差点让他误以是她在身后。

        “你看,中间的大楼,象什么?”夏想没有回头,用手一指。

        “我看看,我看看。”宋一凡永远不缺乏好奇心,她看就看好了,旁边的空间也很大,偏偏要挤着夏想的身子凑了过来。

        穿了一身长裙的宋一凡,亭亭如仙子,飘飘如杨柳,裙裾飞扬,就如每个男人曾经情愫初开之时最刻骨铭心的有关初恋的梦想,不夸张地说,她的快乐和美丽,就是一朵美不胜收的向阳花,是所有男人心中最值得珍藏的纯真。

        宋一凡体香淡而悠长,她紧紧靠在夏想的右侧,惦起脚,昂着头,最好笑的是,手搭凉蓬,顺着夏想的手指方向望去——神态认真而优美,从侧面凝视她的脸庞,洁白如玉,弧度如虹,堪称完美的一个玉人。

        她看了足足有半分钟,认真而严肃的表情让夏想以为她真看出了什么,甚至鼻尖上都隐隐渗出了一层细汗……然后她就开口了:“象一个……大裤衩!”

        夏想差点大笑出声,好好的一个玉美人,一开口,就让人忍俊不禁,不过也别说,宋一凡的点评还真是一针见血。

        现在各地争先恐后地兴建各种高楼,千篇一律,不是火柴盒就是大裤衩,实在是审美严重缺失,宋一凡倒是目光如炬。

        约宋一凡在此见面,是夏想的提议,本来他想亲自去接宋一凡,但和古秋实的会面延后了半个小时,就又电话了宋一凡,让她来此见面,反正就是陪她转一转,并无正事。

        不过,夏想也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小小心思,不足为宋一凡直接言明,只能徐徐图之。

        其实夏想站在阳光之下,也是晒得浑身发热,但在两座大楼之间的大厦,并不是因为美得象裤衩才吸引了他的目光,而是在大厦之上,有一幅硕大无比的条幅广告,上面有一句在外人眼中或许没有什么意义但对夏想而言却有不同寻常的意味的广告语……“一步电子商务,以精卫填海的精神,保持盛夏的想象……”

        一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是卫辛在京城新成立的公司,终于圆了她多年以来一心要经营电子商务的梦想。在连若菡的牵线搭桥之下,在肖佳的暗中相助之下,在杨威的背后运作之下,几次经商失利的卫辛终于一炮打响,在京城电子商务公司竞争激烈的市场,拥有了一席之地。

        就让夏想无比欣慰,因为卫辛一直是他心中最牵挂的一人。

        卫辛总算有了事业,她的心有了安稳,夏想也就少了一些担心。如果说宋一凡是心中完美初恋的象征,曹殊黧是心中完美妻子的形象,那么卫辛的温婉体贴和无欲无求,就是男人一生所追求的红颜知己的最高境界。

        更何况,卫辛还不是别人,是他两世的爱人和今生的痛心,她的细心、耐心和不幸的病情,是夏想在繁忙尘世之中,最柔软最挂念的世外桃源。

        今天本来想先和卫辛见上一面,但不巧,生生被宋一凡抢了先——卫辛会永远退让,宋一凡是永远不会多想,夏想就只能先迁就宋一凡了。

        此来京城,其实本来是要从中牵线介绍古秋实和宋朝度接触,古秋实先见到了,宋朝度明天才到,他本想现在去吴家一聚,和吴老爷子谈一谈今后的局势,就很不幸被宋一凡抓了壮丁。

        宋一凡本来想到鲁市发展——以宋朝度的能力,她不管是留在京城,还是出国,都有大把的好地方可去,却偏偏不,非要赖他,也是让他无奈——但后来有点事情耽误了,她的鲁市之行就一直没有成行。正好夏想来到了京城,又正好卫辛的公司初见效益,夏想就有了一个不足为外人道的想法。

        已经约好了古秋实,明天再和宋朝度一起见面,今天他就偷得浮生半日闲,好好陪陪宋一凡。

        和宋一凡走到盛夏的阳光之下,她身上不但暗香袭人,还有丝丝的凉意,让人如沐轻风。

        一身白裙的凡丫头,白衣胜雪,在阳光之下就如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自由而散漫,花枝而招展。

        夏想今年虽然已有35岁,但他显年轻,穿着休闲而随意,和宋一凡走在一起,几乎看不出年龄差距。宋一凡时而挽住夏想的胳膊,时而松开,快乐而无忧无虑,就让夏想无比羡慕她的童心。

        不多时就来到了卫辛的公司所在地华好大厦,公司在18楼,上了电梯,夏想顺势拉住宋一凡的小手——只不过是一个随意而无心的动作,宋一凡却蓦然粉脸一红,不着痕迹地甩开了他的手。

        夏想一愣,怎么了?眼光一扫才注意到电梯中有一对小年轻正忘我地抱在一起互啃,其忘情与投入,让他一看之下为之汗颜,激情不是坏事,可是电梯是公共场合,多少也要注意一点才是。

        不过宋一凡一向随意而淡然,在他面前很少有男女之想,今天的表现,可是有点反常,他冲宋一凡悄悄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不要打扰人家的好事,还是等下一趟电梯好了。

        不料宋一凡忽然坚定地摇了摇头,又一下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夏想的胳膊,贴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胆小鬼!”

        夏想无奈一笑,装没听见。

        谁知一旁热吻的男女却听到了,男的回身打量了夏想几眼,又扫了宋一凡一眼,嘿嘿一笑:“哥儿们,你女朋友真漂亮,不过放着漂亮的女朋友不亲就是浪费了。”

        什么逻辑,夏想懒得理他,宋一凡却双眼如水,轻咬嘴唇,一脸促狭而挑衅的笑容看向夏想,很明显,她是在向夏想示威,是对夏想无动于衷的蔑视。

        热吻的女人也瞪大了明显戴了美瞳的眼睛看向夏想,眼大得很假,而且有点大而无神,但并不防碍她眼神之中流露出对夏想十分显而易见的轻视——连女孩子都不敢亲的男人,是男人么?

        夏想当然是男人,还是堂堂正正的经历无数美女的男人,但让他对宋一凡下手,一时还真是克服不了心理障碍,再说,他也不是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就拥吻就激情的新潮小男生,他是一个成熟稳重的……说出来会吓人一个跟头的省委副书记!

        等了一会儿,几人见夏想我自巍然不动,既不为宋一凡的故意挑衅而动,也不为热吻中的一男一女的鼓动而动,只是一脸浅笑,站得倒是笔直,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宋一凡生气了,扭过脸去不理夏想,还小声嘟囔一句:“小气鬼!一点也不好玩!”

        热吻男女异口同声地对夏想嗤之以鼻:“切,装得挺象!真不够男人!”

        和他们讲不通道理,夏想还没有无聊到和闲得发慌的路人男女一般见识的地步,正打算继续装下去,宋一凡却做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凡丫头突然回转身来,如一只轻盈的蝴蝶,双手向前一伸,环过夏想的脖子,右腿轻轻抬起,形成一个优美如天鹅一样的唯美姿势……然后她如蜻蜓点水一样送上了她的香唇,虽然只是轻轻一碰,但却准确无误地印在了夏想的嘴唇之上!

        就在夏想的震惊和热吻男女目瞪口呆之中,宋一凡又一转身,裙角飞扬,轻花似梦,轻轻地吐出一句话:“他是一个值得女人主动的男人。”

        在热吻男女张口结舌的目光之中,夏想施施然挽着宋一凡的手扬长而去,算是赚足了身为男人的面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刚宋一凡的倾情一吻,还是让夏想哭笑不得,想起明天要和宋朝度的会面,再看到身边一脸幸福状的凡丫头,他还真是心中无奈,比起古玉的单纯、卫辛的温存,宋一凡在纯真之中,又有狡黠和大胆直接的一面。

        到底是年轻一代的女孩……“请你出去!”还没有推开卫辛公司的门,就听到了卫辛隐含愤怒和不甘的怒斥。

        卫辛初来京城就有人欺负上门了?夏想的脸色就立刻为之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