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7章 齐省暂定,京城有风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7章 齐省暂定,京城有风

    作品:《官神

        从不动声色执掌大局的角度看待问题,邱仁礼当之无愧是齐省第一人,尽管他任期前两年之内并没有什么作为,似乎一直在低调和沉默中熬资历,但真正了解邱仁礼的人才会知道,邱大书记其实一直在暗中布局。www.00ksw.org

        孙习民出京时就事先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小瞧了邱仁礼,因为邱仁礼并非一般人物。但来到齐省之后,见到了邱仁礼的忍让和温和,他还是难免有点轻视邱仁礼过于退让了——尽管他也采取了低调的策略,却因为他有黑锅在内,并且只是省长,和出身家族势力的邱仁礼截然不同——然而直到今天,直到眼前一幕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眼前之时,他才怦然心惊,第一次从内心深处对邱仁礼心生肃然起敬之心。

        因为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邱仁礼手段的高超,不但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也收到了将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效果——廖得益先被夏想抛出的检讨书的问题砸晕了头,然后又被夏想成功地利用谈卓运的提名将他呆起,随后,邱仁礼翻云覆雨,直接将廖得益生生打落尘埃!

        真是一出异彩纷呈、精心谋划的大戏,精彩,当真是一唱三叹的精彩。

        孙习民忍不住暗中大声叫好。

        但在叫好之后,不由心中一片黯然,他以前对邱仁礼的轻视,看来还是因为自己的肤浅,邱仁礼太深不可测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运筹帷幄、算无遗漏的角度来说,夏想才是齐省首屈一指的最有政治智慧和影响力的第一人。

        也正是夏想的到来,才让邱仁礼如虎添翼。更是因为夏想准确而敏锐地发现切入点,才让邱仁礼及时抓住了一个又一个机会,然后果断出手,才在几个回合之内,就由以前的温和书记形象为之一百八十度大逆转,变成了强势书记。

        没有夏想,就成就不了现在的邱仁礼,更没有邱仁礼一切尽在掌握的自信!

        夏想,比起在燕省的时候,更成熟更有高明而不着痕迹的政治智慧了,因为以前夏想是冲锋在前,而现在,他稳坐钓鱼台,充分利用各人的需求和弱点为他所用……不得不说,夏想越来越有领袖潜质了。

        孙习民目光连连闪动,心中感慨万千的同时,也隐隐为他今后在齐省的立场担心……书记办公室结束了,邱仁礼唱了红脸,夏想唱了白脸,而廖得益最后收获了一顿劈头盖脸的批评,并且进一步被压缩了发言权,组织部长的权威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点。

        何江海一系在继省纪委遭受打击之后,在省委又再次遭受重创!

        ……廖得益失魂落魄地回到办公室,刚坐下,何江海就气急败坏地冲了进来,一进门就怒不可遏地说道:“好,好,真是太好了,谈卓运政治生命结束了,你现在差点连发言权都没有了,齐省已经是邱仁礼和夏想的天下了,我们以后都不要混了……”

        对何江海的满腹牢骚,廖得益已经提不起半点共鸣的兴趣,他无精打采地挥了挥手:“何书记,说这些没用的话,还不如踏实做点实事。本来就是自己身上有事,也不能怪别人发现我们的问题,是不是?”

        “是个球!”何江海连连失利,已经濒临到了失控的边缘,见廖得益也有退缩之意,他急了,“得益,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也要明哲保身,忘了自己是谁了?”

        何江海如果懂得说话的艺术,他在齐省的势力会比现在大上数倍,只可惜,每个人都有改正不了的固执的缺点,他直来直去的性格,确实让他为许多人所不喜——李童就是被他呛过几次之后,就再也不和他合作并且站他的对立面的一个鲜明的例子。

        廖得益现在都有点心神恍惚了,哪里还顾得上理会何江海不肯服输并且抗争到底的心思,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被省委书记直接摔了一次,信心几近崩溃,再被何江海焦躁不安的挑拨,也一下失控了:“何书记,你是你,我是我,不要总把你的意志强加在我的身上!”

        何江海顿时惊呆了。

        认识廖得益少说也有十几年了,从未见过他敢如此气势冲他说话,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真是因为谈卓运事情的失利,让生性胆小的廖得益倒向邱仁礼了?

        何江海愣了片刻,忽然又笑了:“得益,你先别急,再好好想想哪头轻哪头重。现在我们的根本还在,根基还稳,齐省那么多副省级以上的半岛人,谁能动得了?”

        不等廖得益再说什么,何江海转身走了,一出廖得益办公室的门,他的脸色就立刻阴沉了下来,廖得益估计靠不住了,夏想和周鸿基联手之下,步步紧逼,说不定孙习民也会妥协。孙习民一让步,达才集团的项目一落地,就是他在齐省的全面惨败。

        他将无颜再面见总理。

        怎么办?

        凉拌!

        既然夏想和周鸿基喜欢玩阴的,喜欢用软刀子杀人,那么他就来明的,用硬刀子砍人,不信还收拾不了几个外来客。

        是该出动黄巢了…………书记办公会上的一幕,不会大范围流传,但还是有人听到了一些什么风声,都知道廖得益又挨批了,而且还被批得不轻,起因自然是因为谈卓运事件。

        传来传去,谈卓运就成为谈霉运的代名词,甚至成为见面之后互相开玩笑的谈资。

        “今天你谈了没有?”

        “别提了,谈了。”

        “谈什么了?是卓越的运气还是……”

        “还卓越呢?连卓异都谈不上,勉强算是有一点年富力强。对了,你可是年富力强的好干部呀。”

        “你才年富力强,你全家都年富力强!”

        “哈哈……”

        成为了谈资和笑柄的谈卓运,已经消失在省委大院众人的视线之中,听说迅速办好了去职手续,回了老家。也是,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虽然谈卓运长相确实不显老,但为了升官发财隐瞒7岁的做法,还是为所有人所不耻。

        谈卓运走了倒不要紧,可惜了一个非常不错并且正面的好成语——年富力强——因为他,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齐省省委人所共知的贬义词。

        经过谈卓运一事,完全确立了周鸿基在省纪委之中的权威,令传志弄得灰头土脸,很长一段时间都抬不起头来。所有附和支持谈卓运的纪委常委,事后都后悔不迭,不少人暗中向周鸿基积极靠拢,表达了坚定跟随周书记步伐的意向。

        随后,周鸿基提名自己人递补了谈卓运的空缺,省纪委内部一片赞同之声,无人反对,提交到省委之后,在夏想的推动下,也顺利获得通过。

        从此,周鸿基在纪委局势初定。

        但与在纪委内部掌权十分顺利相反的是,在针对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的问题的调查上,周鸿基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阻力!

        因为,他的铁腕和不讲情面的动作,终于还是惊动了京城方面,有人出面施压了…………转眼间,夏想到齐省上任已经两月有余了。

        鲁市的春天已经无影无踪了,盛夏业已来临,齐省在经历过一系列的阵痛过后,暂时进入了平静期。

        达才集团的项目,还在等省政府的批复,孙习民不再开口反对,却也不抬手放行,就是拖延,也不知出于何种目的。

        说来也怪的是,李丁山也不再催促,邱仁礼更是在书记办公会上似乎无意中过问一次之后,再也没有提及过此事。

        种种迹象表明,达才集团的项目,有雷声大雨点小并且可能暂时搁置的趋势。

        和达才集团项目的最终能否落地相比,省委大院的人同时关注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周鸿基在纪委内部闹得沸沸扬扬的收权事件,比如夏想一拉拢二排挤三设局制服廖得益的事件,现在廖得益由以前中间摇摆的立场,逐渐有了偏离何江海的倾向。

        基本上可以说,齐省的局势,在夏想和周鸿基的联手搅动下,泥沙俱下,各方势力被打乱并且重新洗牌,预示着新的局面即将形成。

        但即将形成毕竟还没有完全形成,因为夏想和周鸿基的种种动作虽然卓有成效,但都卡在了最后一关之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周鸿基的东风是拿下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完成继他在纪委内部收权之后,正式对外打响的第一枪——司马北不算,司马北的潜逃被周鸿基引以为耻辱——但纪委内部的收权动作干脆利落,并且十分顺利,双规汤世诚却遇到了阻力,迟迟难以推进。

        夏想的东风就是促成达才集团的项目落地。项目落成,才意味着夏想顶住了总理的压力,真正获胜了一局。

        虽说达才集团的项目表面上是李丁山的操办,但明眼人都知道背后是夏想的手笔,并且在投资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政治意义。

        在经过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在最后时刻,夏想和周鸿基却双双遇阻,全部止步不前,就让人不禁猜疑,难道真要为山九仞,终将功亏一篑?

        在众人的猜疑中,周鸿基巍然不动,似乎在等候一个时机,而夏想却出人意料地飞往了京城,因为……京城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