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2章 一变再变(求推荐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52章 一变再变(求推荐票!)

    作品:《官神

        陆华城在前来省委之前,已经一肚子怒火了。www.00ksw.org

        偏偏怒火虽然熊熊燃烧,却无处发作,天气由中到大雨转为暴雨,也无法浇灭他心中的冲天的火焰。

        用引火烧身来形容他目前的处境,一点也不过分,说到底,他的底被人揭露,还真是自食其果……谁让他插手了戴继晨事件?

        其实刚开始得知消息时,他还没有联想到事情和戴继晨有关,还以为是哪个和自己不对付的副局长在背后暗下黑手,就立刻让人去查实消息来源,查来查去,却怎么也查不出来根源,他就知道,幕后人物不简单,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

        就说明估计是省委有人要整治他。

        省委会是谁看他不顺眼,非要和他过不去?前思后想不得要领,陆华城正在房间中急得团团转时,李童悠然地推门进来了。

        作为鲁市实权人物之一,陆华城和书记、市长的关系都还不错,基本上保持了一个居中,做到了两头不得罪。当然他也心里有数,正是因为他的脚踩两只船,就被人背后说成两头不靠谱。

        不靠谱就不靠谱,一些无聊人的无聊话又不会对他的前途带来半点影响,他才不会放在心上,毕竟和流言相比,还是在书记和市委之间左右逢源更符合长远利益。

        “李市长,大下雨的,也来指示工作,领导就是领导,太敬业了。”陆华城憋火归憋火,对李童的亲自来访,还是要摆正姿态,拿出态度。

        李童对他一向随意,要么笑呵呵,要么开几句玩笑,很少在他面前板起脸,今天却一反常态,脸上不见一丝笑容,说话的声音也和外面的雨水一样冰凉:“华城同志,本来我不该说,可是事情的影响也太坏了,你知道外面的群众都在怎么说?一个死有余辜的人自杀,算他有廉耻,还因为他拿下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是不是小题大做了,还是故意转移视线?”

        李童借人民群众的呼声来点了陆华城一点,也不等陆华城解释什么,转身就走了:“事情别再拖了,拖久了,市委没法向群众交待,也没法向戴继晨同志交待……”

        戴继晨……陆华城脑中打了一个惊雷,顿时惊吓出一身冷汗!

        原来问题的根源在戴继晨身上——问题是,他没听说戴继晨有多深厚的后台,省委是谁在替戴继晨出头?

        难道是……夏想夏书记?

        陆华城为官的原则是,专捡软柿子捏,他就是看中了戴继晨没什么背景,捏上一捏,可以捞取一点政治资本,何乐而不为?不想一手捏下,到今天才知道,软柿子里面,有一个扎手的硬芯。

        只思索了一分钟陆华城就做出了决定,得,放手。

        ……不放手不行,因为他先前收到廖得益的暗示,组织部收到举报,有人发现了他的年龄造假问题!

        就如一声炸雷在头顶炸响,这个消息差点把陆华城炸得不知所措——因为年龄造假的问题太严重了,又值此他有望前进一小步的关口,不但能让他愿望落空,还有可能一脚踩空,甚至直接一摔到底。

        他就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人要整治他了,他心里有数,他年龄确实造假了,但事情做得很隐蔽,又过去多年了,怎么又被人旧事重提了?

        但不管是谁出于什么原因拿年龄问题警告他,反正他必须做出选择了。

        在李童含义明确的提醒下,他再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就真是一个政治小白了。在事关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面前,是不是能讨好何江海已经无关紧要了。

        ……陆华城本想找个理由,先放手了戴继晨的事情再说,不想何江海还不识趣,还不想放手,他又不欠他什么!

        关键是提到了夏想让陆华城的怒火火上浇油,他回身站住,本来迈出一半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何书记,熟归熟,说话也要注意一点。”

        陆华城从市委过来,还不清楚省委大院刚刚发生了省长和副省长争吵的一幕,他心中窝火是因为最深的**被人揭露,所以难受得很。

        何江海也正在火头上,他的憋火是因为继孙习民被逼宫之后,陆华城又来逼他的宫,接连发生的两件事情都是不小的失利,显然是夏想的一系列手段的一部分,再加上陆华城是有名的两头不靠谱,他就怀疑陆华城临阵倒向了夏想。

        陆华城的反驳,更让他坚定了看法,就说:“有理不在声高,华城,有话好好说,也可以坐下说,不用冷冰冰扔下一句话就走,多年的交情了,还不如外人来得近?”

        陆华城被何江海的含沙射影激得心头火起:“何书记,我还真有话实说了,我现在认为,戴继晨同志在陈秋栋自杀的问题上,不应该负领导责任。陈秋栋死有余辜,他死了才好。”

        何江海刚才还在努力克制,不想和陆华城争吵,以免让人听了笑话,不料陆华城的话愈加刻薄,他也压制不住心中的不满了:“陆华城,你的为人我了解,脚踏两只船惯了,难保不是别人又许了什么好处,你就又见风使舵了。我实话告诉你,别忘了你的身份。”

        何江海提醒陆华城不要忘了身份有两重含义,一是陆华城不是鲁市人,却是齐省半岛人,虽没有加入半岛帮,但受益于半岛帮的帮助甚多。二是以前陆华城曾经遇到一个难题,走投无路时,是何江海帮他一把,助他度过了难关。

        陆华城本来被人揭了年龄造假的**,正焦躁不安无处发泄时,何江海再次提及以前的事关**的一些难堪之事,他的耐心也完全消磨殆尽,反唇相讥:“我很注意我的身份了,倒是你何大书记,小心后院失火。”

        陈秋栋之死,让何江海政治上得了先手,但陈秋希却不依不饶,非认为陈秋栋不可能自杀,肯定是被人害死,要让何江海找到杀人凶手,替陈秋栋申冤,现在闹得正凶,让他头大如斗。

        陆华城的话可不仅仅是指陈秋希,同时也暗指,要是何江海的正牌夫人知道了,何江海的两处后院同时失火,他就真的引火烧身了。

        何江海怒极:“陆华城,请你出去。”

        陆华城冷笑:“谢谢何书记了,不用客气。”

        陆华城转身离去,走到门口,又故意大声嚷了一句:“何书记,雨大路滑,小心脚下。”

        直把何江海气得想跳脚,想摔东西,却又因为办公室的门大开,声音容易传开,只好强压下心头怒火,但也气得脸色铁青,脖子青筋裸露。

        何江海脾气不好,涵养不够,就爱生气,火一点就着,偏偏陆华城又最了解他的弱点,故意气他,就真把堂堂的何大书记气着了,不但气得连晚饭都吃不下,连觉也睡不着。

        一晚上睡不着还是小事,第二天发生的事情,才是实打实让何江海几乎出离愤怒了,也让他下定决心铤而走险,要孤注一掷了。

        风雨交加的鲁市的夜晚,除了孙习民和何江海彻夜失眠之外,秦侃也失眠了。

        和孙习民心思浮动辗转多思失眠、何江海怒不可遏气得失眠不同的是,秦侃的失眠,是因为兴奋。

        是的,听外面风雨之声大作,秦侃差点诗兴大发,赋诗一首,可惜他虽是陕省人,生于长安,却没有诗才,所以只是吟诵了几首古人的诗作了事。

        终于……终于等来了齐省风雨大作的时刻,秦侃的兴奋和期待之中,饱含了多年辛酸和无奈,他等这一天,已经真的等了很久了!

        从副省长、常委副省长再到常务副省长,他在齐省整整呆了五六年了,五六年来,受尽了齐省本土势力的欺负,也从曾经的豪情万丈到一再失望,直到今天的无可奈何地得过且过,他的省长的梦想,想在齐省扶正的雄心,在孙习民上任之时起,就全部破灭,并且一个必须接受的现实就是,他将会在副省级的位置上终老。

        他不甘心!

        他为齐省付出了太多的心血,到头来一场空也就算了,几年来受到的刁难和歧视,被齐省本土势力的排挤和嘲笑,难道就此揭过?

        不!他没有这么大度,也没有这么包容,更不会不计前嫌地忘掉,以前,邱仁礼太深不可测,不可琢磨,邢端台自身难保,无法大展手脚,他找不到切入点,没法挑起战火,不能搅乱齐省局势,深以为憾。

        以为在他退下之前没有机会看到齐省天翻地覆了,不成想,随着孙习民和周鸿基的上任,局面为之一变,而更让他惊喜的是,夏想的到来,更让齐省的局势为之大变!

        甚至……邱仁礼气势大涨,和以前判若两人,也是磨掌擦拳,准备大刀阔斧进行人事调整了。

        齐省本土势力非常深厚,历任省委书记的人事调整,都雷声大雨点小,难以达到既定目标,更遑论邱仁礼想要大范围的人事调整了,肯定会在齐省掀起大风大浪。

        再加上眼花缭乱的一系列的变动之后,夏想竟然和周鸿基联手了,秦侃就感觉仿佛眼前一下打开了一道充满希望和光明的大门,他就决定,要在达才集团的项目上,推波助澜,而在夏想和周鸿基联手对付何江海的事情上,煽风点火。

        秦侃兴奋的表情在烟头微弱的灯光的照映下,有点失真,他嘴角挂着得意的笑,手中拿着一封厚厚的举报信……是该火上浇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