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4章 大做文章并且大举突围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4章 大做文章并且大举突围

    作品:《官神

        和夏想当晚与萧伍、杨威、哦呢陈以及元明亮等人相会,达到了预期效果相同的是,李丁山和秦侃的会面,也是气氛热烈,十分融洽,符合预期。www.00ksw.org

        而周鸿基也没有闲着,除了和穆正一密谈了一番之外,还和宣传部长冼华文、军分区政委聂建豪分别见了一面,具体谈了些什么,外界自然不得而知。

        齐省的局势,在因为总理视察之后迅速滑落的趋势,而变为各自寻找新的突破口,新的风暴正在谷底再次酝酿成形。

        同样,孙习民和何江海,也连夜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谈。

        邱仁礼自然也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机会,在和夏力进行了一番长谈之后,又打了电话给夏想,准备近期就人事调整问题,正式提上省委的工作日程。

        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邱仁礼一行返回了鲁市,李荣升也随同前来,参加即将召开的省委常委会。

        下午,省委常委会如期召开。

        会议并无新意,不过是国家领导人视察之后的例行会议,传达总理的指示精神,学习总理的讲话,一般而言,如果省委十分高调宣扬视察活动,在视察结束之后,不断地在公开场合提到总理的视察,就是证明了视察是一次成功的视察,就是向总理表明一个追随的态度。

        不出所料,邱仁礼只在常委会上简单一讲,并未就下一步工作做出任何进一步宣扬的指示,也就是说,总理的工作视察,就到常委会为止,以后在重要场合,不必再提。实际上,开一次常委会,象征性地拔高一下,只算是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程序。

        会后,廖得益正式向夏想提交了人事调整方案初稿。

        最近几天,齐省的局势眼花缭乱,一系列的事件之中,都没有廖得益什么事儿,似乎廖得益成了最清闲了一个,但实际上,他比谁都紧张都不安。

        因为廖得益躲在一旁,睁大眼睛,惶恐不安地关注着整个齐省局势异乎寻常的滑落——不错,在廖得益看来,齐省的局势,因为总理的视察,不但没有拨乱反正,反而有滑向未知的深渊的可能。

        尽管说来廖得益丝毫不怀疑何江海在齐省树大根深的掌控能力,也不怀疑半岛帮极为恐怖的盘根错节的势力,但周鸿基的悍然出手,让他心中大为不安,因为他一生小心谨慎惯了,凡事喜欢停三分看二分然后再决定迈一步。

        周鸿基的出手,是对总理的挑衅,而孙习民和总理却越走越近,廖得益岂能看不出孙、周之间的分岐日渐严重?同时,他也推断出,周鸿基的幕后人物对周鸿基的此次出手,是默许的态度。

        甚至他更断定的一点是,周鸿基此后还有更不择手段的后手——廖得益猜对了,就在他向夏想呈交人事调整方案初稿的同时,周鸿基飞离了鲁市,直奔京城而去。

        正是因为齐省局势走马灯一样的变化,才让廖得益加快了人事调整方案初稿的进度,并且方案很大程度地向邱仁礼的意图倾斜——比他最早敲定的方案,加大了倾斜的力度,甚至取消了几个孙习民暗示的人选。

        但还是多少保留了私心,他和何江海定下的人选,一个也没有减少,反而又调整到了更好的位置。

        当然,初稿只是初稿,有可能连夏想的一关都过不去,廖得益也只是想投石问路。在他看来,眼下齐省的格局之中,孙习民成了最弱势的一方,如果周鸿基完全和孙习民决裂的话。

        周鸿基肯定不会和孙习民完全决裂,但根据廖得益的判断,也会保持一种既疏远又不对抗的关系,相反,周鸿基却会和夏想保持有限的同盟,由此,夏想、邱仁礼一极,得周鸿基有限相助,将可以和何江海分庭抗礼!

        不过廖得益还是认为,何江海迄今为止还是最大的一极,就算周鸿基暂时倒向夏想一方,也不足以完全压制住以何江海为首的半岛帮的气势,因为齐省的问题由来已久,中央都无可奈何,何况夏想乎?

        人事调整方案初稿,最大可能照顾了邱仁礼的利益——毕竟是书记,一把手不点头,方案绝对通不过——其次又重点照顾了何江海的利益,不仅因为何江海势力太大,而且他本人也是半岛帮的成员之一,尽管说来,他自己都清楚他其实很有墙头草的潜质。

        ……夏想拿着廖得益的初稿方案,粗略一看,心中就大概明白了几分,猜到了廖得益是基于什么样的出发点,以及廖得益对齐省局势是怎样的判断,他也就有了计较。

        廖得益有墙头草的潜质……夏想在对廖得益下过一个笑面虎的评价之后,第二次对廖得益再下一个结论,并且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未必能将廖得益争取过来,但充分利用廖得益谨小慎微并且两头讨好的性格,或许可以在半岛帮内部,制造一些事端出来。

        人事调整向来是所有问题的重中之重,是每个人都不容错过的盛宴,不利用三年难逢的时机来为何江海添添堵,也太对不起何江海同志的嚣张了。

        夏想主意既定,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方案,意味深长地打量了廖得益两眼:“得益同志,有件事情我本来不该问,但出于对你的关心,我觉得还是问一问好。”

        廖得益被夏想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毛,猜疑加谨小慎微的性格使然,就打了一个激灵:“夏书记有事情尽管说,我哪里做得不对,你就直接批评,我诚恳接受。”

        夏想呵呵一笑,语气很和善:“我可没有什么要批评你的,你的工作很认真,就是邱书记好象说了一句——怎么廖得益的书面检讨还没有提交——我就替你打了个掩护,说是交到我的手中了,是我忘了转交上去。”

        廖得益心中顿时敲锣打鼓响成一片。

        检讨书的问题,上次因为何江海的大力阻拦,他就拖了一拖,不想总理的提前视察打乱了计划,他也就暂时抛到了脑后,只顾草拟人事调整方案初稿了。不料夏书记突然提起,而且还是以替他扛下责任的方式,他信也好,不信也好,只能承情。

        而且还不能去傻乎乎问邱书记是不是真有此事……得,哑巴吃黄连,只能认了,廖得益忙不迭感谢了夏想几句,然后郑重表态:“我马上就将检讨书送来。”

        一回身,他就暗自腹诽夏想的阴险,邱仁礼事情那么多,会揪住一个检讨书的问题不放?都是夏想从中捣鬼,故意逼他现在就交出检讨书,明显是为了下一步的人事调整的发言权埋下伏笔。

        廖得益骂归骂,却丝毫不敢怠慢,乖乖的将检讨书交给了夏想,少不了再说了几句感谢的话。

        夏想自然少不得客气几句,还亲自礼送廖得益出门,宽慰他不要将事情放在心里,态度十分和蔼。

        等重新回到办公室之后,将初稿方案和检讨书并排放在一起,一只手轻轻敲击桌子几下,一个周密的计划在心中酝酿成形,夏想自得地笑了。

        就在夏想布局的同时,孙习民也在紧张地布置下一步。

        ……周鸿基在常委会结束之后,第一时间就飞离了鲁市,虽然也象征性地和他打了一个招呼,但态度很漠然,就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却又不好发作。

        因为孙习民已经知道了周鸿基手段的背后,有京城高层的默许!

        说实话,在刚刚得知周鸿基出手的一刻,他确实十分震怒并且气愤,认为周鸿基的做法太激进太不识时务了,当时就想打电话批评周鸿基几句,随后冷静下来之后,微一思忖,就明白了什么,周鸿基不是热血小青年了,他敢这么做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不为他所知道的内幕。

        但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行了,不能问,一问,不但露怯,而且还让上头对他更没有了信心。

        事实上,上头默许周鸿基瞒过他而悍然出手的做法,已经间接地表明了对他的保守的不满。

        可是他是有过政治污点的人,不保守不低调,还能怎样?周鸿基可以效仿夏想,大刀阔斧,因为周鸿基是后备力量,允许风光,允许张扬,他被重新启用已经不错了,反对的声音虽然被压了下去,他也心里有数,还有许多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他没有办法不走稳妥的路线。

        稳妥的另一种说法,就是妥协。

        妥协也没有什么,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是直接还是绕弯,都是手段。

        好吧,孙习民在心中还是坚定了信念,就看他和周鸿基从不同的道路出发,谁能抢先一步到达终点,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是该布置下一步了,孙习民思忖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和何江海精诚合作,准备主动出击,既然总理的视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就要高举省长的权力大刀,一刀砍向达才集团的项目。

        孙习民吩咐秘书黄创来亲自去请何江海。

        黄创来是他从京城带来的人,绝对可靠,也是他目前在齐省最信任的亲信。

        黄创来动作倒也迅速,几分钟后就回来了,却没有请来何江海,而是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陈秋栋在狱中暴毙,何书记紧急前往市公安局处理善后事宜了。

        孙习民第一反应是陈秋栋怎么又死了,是杀人灭口还是……?第二反应是心中大惊,立刻意识到不管是不是何江海的手笔,何江海要抓住此事,大做文章并且大举突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