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2章 迅速滑落的局势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2章 迅速滑落的局势

    作品:《官神

        京城。www.00ksw.org

        老古在自家宅院中负手而立,一人望天,静立了半天。

        人在京城,心在品都,用无奈而怆然来形容现在老古的心情,再恰当不过。

        多年的老友了,他也不想用一次别有意味的警告来表白他最终的选择,他累了,不想再居中协调或是妥协了,只想安安稳稳地安度晚年。

        只想古玉快快乐乐,只想夏想踏踏实实,按步就班走向既定的高位。

        如果说在以前总理和夏想的分岐之中,老古宁愿装糊涂,从一开始的谁也不帮,到后来暗中帮助夏想,再到今天直接用一次意味深长的举动来直接告诫总理的齐省之旅,已经相当于直接而正面地站在了夏想的一侧。

        品都的一幕,并不会正面对总理的威望造成什么冲击,也不会从根本上对总理在品都的视察带来多大阻力,但却是直指内心,从内心深处直指总理最在意的维护多年的友情,或者说,也是总理最在意的在军方的最大助力。

        外人或许无法体会,老古深信,总理在被军车车队阻拦的一刻,内心肯定一片凄凉,对他更是深深的失望。

        失望就失望好了,总比还一直心存奢望要好,在接下来的政治局席位之争中,他真的不想再参预其中,只想置身事外,做一个闲人。

        因为夏想还不到入局的资格,就真没他什么事,他也不想被人再用各种方法拉下水。

        就当品都的一出戏,是一次告别的演出好了。以后,除非夏想有事,别人别想再请他出手了。

        也不知沉静了多久,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老古也没回头,问道:“冠华,听说夏想要给你介绍女朋友?”

        许冠华嘿嘿一笑:“夏书记是有那么一说,我估计他也就是随口说说,转头就忘了。他一个省委副书记,哪里还有闲心做媒?”

        “你错了,夏想的心思细得很,他主动开口的事情,十有**可成。”老古心中暗笑,夏想真是一个人精,许冠华在他面前,还真不是对手。不过也好,以后有许冠华的辅助,夏想的位置会更稳固一些。

        “对了,胡存富和费志栋以后……和夏书记的来往,要不要紧?”许冠华在首长面前,一直放不开,更不用提什么女朋友的事情了,就岔开了话题。

        “先慢慢接触再说,我只能负责引路,能不能走好,还要看夏想自己。不可能人人都喜欢他,更不可能人人都服他,全看他的为人了。”老古似乎很淡然,其实心里也放不下齐省的局势,“聂建豪是另一方的人,他和陈法全交情不错,陈法全的死,他不是很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却知道是吴家的手笔,难免不会对夏想有不利的想法。”

        “齐省军方势大,尤其是北海出过大事……”许冠华话说一半,就被老古用目光制止了,急忙住了嘴,知道有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糟了,忘了提醒夏想一声聂建豪和陈法全的关系了。”

        “让他自己去摸清,要是他连这点本事也没有,他就是阿斗了。他难道不会想想,我为什么要去鲁市,专门介绍胡存富和费志栋认识?他以为他是谁?他连省委书记都不是,更不是政治局委员!”

        许冠华知道首长说的是气话,因为首长为了夏想和总理决裂,心中多少有点难受,他完全可以理解。其实他也不太喜欢总理的为人,有时太不真实了,不象夏想,坏有坏的模样,好有好的狂放,怎么看怎么让人感到踏实可信。

        正寻思时,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打开一看,不由愣住了,是一条彩信,是一张女人的照片,而且还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老古见许冠华愣神地看手机,不由童心大起,偷眼一看,不由笑了:“冠华,你偷拍的谁的照片?”

        许冠华又脸红了:“首长,我,我,我没偷拍,是夏书记发来的彩信。”

        “我不懂什么彩信,我就知道你看女人照片,而且还脸红了。”老古哈哈大笑。

        许冠华更加不好意思了:“首长,我,我……”他一翻手机,发现还有夏想发来了一段话,就急急念了出来,“冠华兄,先让你看看照片,如果觉得可以,我就安排你们见面。”

        “敢情是夏想真要介绍女朋友给你。”老古拍了拍许冠华的肩膀,“女孩长得很漂亮,夏想的眼光一向很准,机会来了,一定要抓住。”

        表面上鼓励许冠华,心里却想,冠华呀冠华,你抓住了机会,夏想就抓住了你。

        ……当总理说出到五四广场参观一下就返回京城的安排时,邱仁礼、孙习民和李荣升都震惊了!

        何至于此!

        当邱仁礼、孙习民和李荣升发现是北海舰队的车队执行紧急军务,临时通行闯了红灯才暂时阻拦了车队前进时,先是心中一片冰凉,因为是谁也惹不起的军方势力。

        但随后又都长舒了一口气,因为既然是谁都惹不起的军方势力,那么就不存在故意为之的责任问题,总理也不好追究安排不力的责任,再加上总理一向在人前通情达理,是有名的温和和好说话,事情不大,肯定可以从容过关了。

        邱仁礼甚至还暗中冲李荣升使了个眼色,提醒李荣升不要慌乱,一会儿小心解释一下就可以了,北海舰队……不受控制!

        都以为平安无事,就连何江海也不认为总理会为此事生气,因为总理从来在人前都表现得十分大度,不会当面发火,更不会拂袖而去。

        也确实,总理今天也没拂袖而去,但临时改变的主意,还是让所有人都弄不清总理的真正用意,难道仅仅是因为一次军方车队的阻拦?

        邱仁礼作为省委书记,还想说些什么,总理却摆摆手:“国务院临时有个紧急会议召开,本来要立刻返回,但既然来了品都,还是要走一走转一转才不算白来一趟。”

        见总理已经有了决定,知道再多说无益,只好服从。

        因为事先没有安排参观五四广场的一项,李荣升忙不迭地安排警力来维持保卫工作,总理又吩咐说道:“我就是要到群众中走一走,看一看,没必要非要拉起人墙,和人民群众保持距离。”

        上次总理到燕市超市视察民生,就是突然袭击,许多人都不知道总理的来访,当时就引起了轰动。

        话虽如此说,李荣升还是不敢怠慢,急忙安排了大量便衣。

        总理在五四广场意外现身,不出所料,同样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纷纷向前,向总理问好,人人争先恐后地伸手,希望和总理握手。

        总理不厌其烦地和许多人握了手问了好,又亲切地和几个人说了家常,呆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

        直到总理飞离品都,齐省省委一帮人,包括邱仁礼、孙习民,都还没有想通到底总理是出于什么考虑才临时改变了行程,仅仅是一次军车的意外,就至于连原定的视察工作都弃之不顾?

        再深入一想,邱仁礼暗暗摇头,总理此次视察齐省,因为两件意外,而宣告了全面的失败。

        孙习民心情更是不好,总理一走,他就一直脸色铁青,本想拿出省长权威训斥李荣升几句,批评李荣升工作做得不到位,但邱仁礼却一直没有指责李荣升的意思,而且也确实军方车队实属意外,连省委都无法控制的事情,怎能怪李荣升一人?

        和孙习民的隐忍相比,何江海就没那么客气了,不轻不重地点了李荣升几句,李荣升倒是好脾气,不辩驳,不争论,老实地承认了工作失误,并且请求省委的批评。

        最后还是邱仁礼发话圆了场,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了。

        几人之中,只有李荣升一人多少摸到了一点什么,因为他通过在军方的渠道得知,古老曾经暗中来过品都一次。联想到古老和夏想之间的关系,以及古老和总理多年的友情,李荣升虽然不敢乱下结论,但心中却有了计较。

        同时,更对齐省今后的局势,有了明确的立场和方向。

        不管总理为什么要匆忙离开品都,整个齐省上下的共识却是,总理此次工作视察,被一起人为的省纪委事件,和一起意外的车队事件,完全打乱,不但没有收到任何预期效果,而且还从反面推动了齐省局势朝另一个未知的方向迅速地滑落。

        不错,是滑落,因为,总理的视察本意在推动微显摇摆的齐省局势回归正常的位置,但却一推之下,却蓦然发现推错了方向,不但摇摆之势没有稳定,反而加剧了摆动的幅度。

        事态,就有了失控的迹象。

        邱仁礼几名省委领导一碰头,在品都开了一个小范围的碰头会,总结了一下总理视察的政治意义,拔高了一下高度,就结束了行程,准备返回鲁市。

        在几人还刚刚动身之前,周鸿基暂时还没有进一步的后手,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及时跳了出来,做出一件让孙习民格外恼火的事情,从而让齐省的局势,再次引发了激烈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