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0章 急刹车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40章 急刹车

    作品:《官神

        品都市地处齐省半岛东南部,东、南濒临黄海,早在1994年就被列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非省会城市副省级城市之一。www.00ksw.org现在是齐省经济中心城市、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2011年1月,国务院批准齐省半岛蓝色经济区规划,品都市作为其核心区域和龙头城市,再次彰显出其本身的魅力和价值。

        作为极有分量的非省会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李荣升在省委常委会的排名虽然不很靠前,但他的政治前景被人十分看好,因为他是正宗的团系人马。

        品都市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北海舰队的基地就设在品都市。作为三大舰队之一的北海舰队,主要职责是负责黄海、渤海的防务,并守卫京城的海上门户。就和燕市是京城陆地上最后一座南大门一样,北海舰队,也是京城在海上的最后一座东大门。

        因此,品都市委书记,非一般人不能担任。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高速公路之上,距离品都市越来越近了,总理却闭目养神,表情平静,如果不注意观察他微微颤动的眼角,还以为他睡着了。

        总理当然睡不着。

        他气恼的不仅仅是周鸿基的不合时宜的举动——不合时宜只是相对而说,对另一个派系而言,或许最合时宜——他也能猜到,周鸿基的背后,即使没有来自京城高层的授意,也是默许了,尽管说来就算同盟之间也有背后下手的优秀传统,但还是让他十分心寒。

        因为他刚刚和周鸿基身后的势力因为叶天南事件而全面达成共识,眼见叶天南短时间内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他也有心和对方通力合作,扶持周鸿基一把,周鸿基却反咬一口,真是目光短浅之辈!

        不过让总理最为心寒的不是周鸿基的出手,而是夏想和周鸿基的联手。

        上次谈话,在总理心中确实也激起了波澜。夏想的话,情真意切,直接击中了他内心曾经的梦想和热血,让他感慨万千。

        平民情怀……是一个多么亲切又多么遥远的字眼,亲切是因为一直是心中不灭的梦想,遥远是因为在经历了无数官场上的无奈之后,在位置越来越高之后,平民情怀只能作为一个标杆竖立在心中,不时用来鼓励和安慰自己的所作所为。

        总理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郁郁葱葱的景色,悄然喟叹一声,夏想,一个他曾经多么欣赏的年轻人,正直、勇敢、热血,又不乏政治手腕,关键还有,他骨子里永不磨灭的平民情怀,和年轻时的他是何其相似。

        一直以来,夏想的所作所为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即使是倒向了家族势力,即使是贴上了团系标签,但夏想似乎永不凋谢一颗为国为民之心,甚至就在夏想和叶天南非要分个胜负的时候,对叶天南穷追猛打的时候,他尽管很不高兴,也没有指责夏想什么,认为夏想确实是出于公正的立场。

        但在今天,夏想让他失望了,因为夏想才和他面谈,才对他吐露心声,转身却和周鸿基联手,在背后大做手脚!

        和周鸿基联手没有什么,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也没有什么,但却是在摆出一副诚心诚意深入交谈的姿态之后,如此两面三刀的做法,才是让他最痛心之处。

        夏想太让人失望了……总理一瞬间下定了一个一直以来都难下决断的决心。

        ……等候在高速路口许久的李荣升,在看到总理车队的一瞬间,终于长了一口气——总算来了。

        确实是总算来了。

        接待国家领导人来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按说他不应该紧张才对,按照正常的程序进行,就能确保万无一失。品都市经常有国家领导人莅临,总理视察工作,也不算多轰动的大事。

        但话又说回来,齐省有分量的地市不少,总理都不选,偏偏要来品都,也是大有深意,因为如果说鲁市是齐省当地势力的地盘,齐省算是家族势力的掌控的话,那么品都市则是团系的势力范围。

        如果没有刚刚在鲁市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李荣升对今天总理的来访,除了对总理选择鲁市和品都两市的用意稍有猜测之外,也并无更深更多的想法,因为他也明白,总理早先是想到五岳视察,可惜五岳出事了,才临时改变了主意来品都。

        但在接到省委方面的电话,得知省纪委的行动之后,李荣升当时就震惊了。

        其实在官场上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是,国家领导人轻易不到下面的省份视察,因为各个省份分属不同的阵营,到并非自己一方的省份视察工作,会引起另一方的猜疑和警觉,一般除非发生重大险情或重大意外事故,通常不会做出视察非自己势力范围之内的省份的决定。

        虽然不愿对总理前来品都视察过多地评价,李荣升还是颇有微辞。不过他也仅仅是自己想想而已,也不会向上头诉苦或抱怨什么。

        当然,他更不会做出什么反常的举动来为总理的视察制造障碍,所以当他听到周鸿基做出的异常举动时,大为震惊。

        在震惊之余,又联想到夏想最近和周鸿基走得较近,正好夏想是留守省委的最高级别的省委领导,别让总理怀疑到夏想身上才好。

        同时,李荣升也担心总理会临时起意,取消对品都的视察,因为品都的前期工作已经全部准备就绪,总理不来,就白白浪费了。虽说总理此来别有用意,但说好要来,还是来了好。

        总理的车队出现在视线之内,李荣升才算一颗心落到了实处,心想一定要做好品都的接待工作,不能让总理挑出不好,不能再添乱了,否则可能就真麻烦了。

        ……李荣升哪里知道,还真有麻烦在等着他。不过麻烦既不是他制造的,也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了的,只能说,他很无奈地遇上了。

        尽管在事后他也猜到了什么,但已经于事无补了。

        一行人礼数周全地接到了总理,以李荣升为首的品都市四大班子全体到齐,对总理的工作视察表示热烈的欢迎。

        必要的过场之后,警车开道,浩浩荡荡的车队直奔品都市委市政府而去,按照事先安排的行程,总理一行先到市委市政府召开会议,然后再走下面的程序。

        应该一切都会顺利,李荣升将事情全部理顺了一下,没有任何环节有遗漏,应该会万无一失了?反正品都不会出现如鲁市一样的失控事件,邱仁礼掌控不了周鸿基,他还能完全将品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李荣升却疏忽了一件平常他不会想到的事情……按照常规,警车开道的后面,就是总理的专车,然后随后才是省委一帮领导,根据排名,李荣升排在省委领导的最后,他的后面,是品都市长江兴卫,整个车队平稳有序的前进,沿途主要干线早就布置了大量警力维持秩序,闲杂人等,一律靠边。

        作为有悠久历史的品都市,经常在国家领导人来访,甚至外国领导人也不少见,因此,总理来访对品都市民来说,并非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李荣升之前也接待过无数次国家领导人和外宾的来访,都做到了万无一失,今天,不过是又一次万无一失……正当李荣升打算就周鸿基的问题,和夏想抽空谈一谈之时——按说他级别没夏想高,和夏想来往也不多,但出于对夏想的关心和爱护,他还是希望夏想和周鸿基保持一定的距离——忽然,他感觉到车身向下一沉……急刹车!

        其实不算是急刹车,至少他的身子没有猛然向前一扑,头也没有碰到前座上,但到了他这个级别的干部,如果司机开车还有急刹车的情况出现,就不是称职的司机,而且还在是有警车开道的情况之下,汽车应该匀速而平稳的前进,怎么会有刹车的情况出现?

        他的车刹车,就说明前面的车,都刹车了。

        李荣升微微一怔才醒悟过来,顿时大惊,现在不是在他上班的路上,是总理视察的车队,是在交通管制之下,怎么可能还出现刹车的情况?除非……出现了什么意外事故!

        一惊之下,李荣升立刻心急火燎,还没有开口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汽车猛然一顿,竟然停车了。

        难道是有人拦路喊冤?还是前面的警车半路抛锚?不可能,都不可能,所有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都考虑在内了,绝不可能出现意外。

        在总理视察期间,出现中间停车的情况,也是非常难堪的事情,李荣升急忙下车,虽然他不是省委书记,但在品都,他就是第一责任人。

        顺着车队向前望去,整个车队如一条长龙一样,只是现在,长龙却停止了前进,如一条病龙,一动不动。

        什么人敢挡住车队去路?李荣升蓦然火起,如果是哪个不长眼的人跳出来捣乱,是党员干部,就地免职。是黑社会头目,严打消灭。是平头百姓,抓住劳教。

        不能让总理在品都的视察再受挫了,否则,整个齐省之行,总理真会怒不可遏了。

        李荣升下车之后,发现前面省委领导都下了车,人人一脸焦急,都冲李荣升投来了关注和质疑的目光。

        李荣升急匆匆地越过几人向前跑去,现在解释不清,只有解决问题才是第一,刚走几步,一眼看着拦路的汽车时,他顿时惊呆了,心中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