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9章 更精彩的一幕即将上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9章 更精彩的一幕即将上演

    作品:《官神

        其实如果让周鸿基自己评定,他绝对不会承认他的所作所为是胡闹台。www.00ksw.org

        相反,他还认为他的做法完全符合程序,并且无可厚非,毕竟身为省纪委书记,有权决定让谁前来省纪委接受问话。

        不过是例行程序,约谈个别省直单位的领导人,别说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了,就是一个普通的省纪委副书记,也有权这么做,甚至不夸大地说,就是直接约谈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也只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日常工作。

        当然,以上所说的是平常时期,不是在总理视察期间,更不是在总理视察齐省之时,第一站就到省盐务局看望百岁老人的前提之下!

        大凡有领导人前来视察工作,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要考虑周到,安全问题自不用说,单是上访户钉子户,以及交通管制,等等,就是庞大的工作量了,更不用提要将领导视察的地方的不足之处先掩盖下去,将优点用放大镜放大数倍。

        都唯恐有一点闪失。

        总理似乎是在孙习民的提议下,突然改变行程视察了盐务局,但官场中人谁不心里有数,意外之中,还有必然的幕后推手。因为到了盐务局之后,路线、人员以及盐务局打扫得一尘不染的地面,都可以看出是精心准备的前期工作。

        正当盐务局上下都还沉浸在总理视察的喜悦之中时,正当盐务局局长汤世诚正召开盐务局全体干部大会,号召学习总理的讲话精神之时,省纪委副书记穆正一亲自带人出现在会议室中,要求盐务局副局长解少海到省纪委接受问话。

        一般而言,约谈干部是一种变相的警告和敲打,就是要告诫对方,以后小心一点,要悬崖勒马,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约谈一般比较低调,通常会打电话通知本人,并且不会公开宣扬。

        如省纪委副书记亲自带人来请,是极为罕见的高调。

        解少海感受到的不是受宠若惊,因为来者不是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是省纪委副书记,而是感到愤怒和不安。

        比他更愤怒的是汤世诚!

        刚刚才享受了人前人后的风光的他,还没有从总理亲临盐务局的喜悦之中清醒过来,就被打了当头一棍,被省纪委副书记上门请人,简直就是他的奇耻大辱。

        不仅仅是他的奇耻大辱,连带总理的荣耀也被抹杀一空!

        周鸿基……太嚣张了,太狂妄了,太过分了,摆明了是不给总理面子,前脚总理刚走,后脚就到总理视察地的盐务局拿人——尽管只是约谈,但不但亲自出动了一名省纪委副书记,还选择的时机非常敏感,分明是故意落总理的面子!

        有种!

        汤世诚出离愤怒了,拒不配合工作,仗着总理视察的余威以及孙省长的力挺,他十分气势地答复穆正一:“解少海同志是盐务局少见的好党员好干部,他行得正站得直,没有问题,纪委方面一定弄错了。请穆书记回去之后,好好核实一下。”

        好嘛,直接礼送。

        穆正一也是老纪委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汤世诚一样面对纪委工作人员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他就不慌不忙地说道:“纪委的工作很认真,很扎实,不会出错。去不去,解少海同志自己决定。现在只是约谈,要是等我回去再回来的话,呵呵,事情就不好说了。”

        言语之中,明显就有了威胁之意。

        汤世诚知道不能让穆正一将人带走,因为事关总理视察工作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志,必须坚定立场,维护总理的权威。

        但正当他还想再说几句的时候,解少海软了:“我跟穆书记走一趟,可能存在着一些误会,需要当面澄清一下。”

        不管有没有误会,不管解少海是不是真有事,他一走出盐务局的大门,就是一次极具政治影响力的重大事件!

        在汤世诚的注视之下,在无数盐务局官员无奈而复杂的目光之中,解少海低头坐进了省纪委的汽车,缓缓驶出了盐务局的大门——而此时,距离总理视察盐务局才不到24个小时。

        真是一出精心策划的大戏,齐省的局势,在解少海上车的一瞬间,就定下了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基调。

        一个小时后,省纪委正式通知盐务局,因为涉嫌贪污受贿,解少海被纪委滞留——并非直接双规,也算多少留了一点情面,但实际上总理视察盐务局的正面影响,已经被省纪委的蓦然出手,而完全化为一空!

        不但化为一空,而且总理的威望并没被省纪委放在眼中,等于是直截了当地将总理精心的布局直接撬开,很暴力很粗野,但……很有成效!

        消息传出,顿时在省委引发轩然大波!

        因为此时省委一二把手都不在省委,夏想有事到下面视察工作去了,而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一时就让许多人不敢相信,怎么会?怎么可能?周鸿基太狠了,太绝了,怎么连总理的面子都敢抹?

        不是说周鸿基的后台和总理还是不错的关系?

        到底怎么回事?

        周鸿基不回答任何人的疑问,紧接着就通知五岳市纪委,要求调查五岳市盐务局的贪污问题,省纪委接到举报,五岳盐务局贪污**现象十分严重,必须严惩!

        实际上,以上事件并不算大事,周鸿基作为一个派系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新官上任,必然要连烧三把火,不管从哪个地方着手都不会让人惊奇。

        关键是,却选择总理刚刚视察过的盐务局放火,其中就大有玄机了。

        如果是夏想还好说,偏偏是周鸿基,不是说周鸿基的后台和总理关系不错吗?不少人就都睁大了眼睛,心想好嘛,真是世事多变,同盟变对手,看看最后要怎么收场……五岳方面如何做出反应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单单是一个省盐务局的副局长被省纪委滞留,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大事了,而此时,总理一行还没有抵达品都市!

        别说总理听到消息之后震怒,也不用说邱仁礼和孙习民听到消息之后大怒,就连夏想初听之下,也是大惊失色,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周鸿基竟然做出了如此大的手笔。

        因为在见面的时候,周鸿基并没有事先说明要选择在此时对盐务局动手——先不管周鸿基的真正用意是什么,他迫不及待出手的一大原因就是想敲山震虎,也不管周鸿基是否征求了后台的意见,但选择如此敏感的时机,夏想的第一反应就是大感头疼。

        因为此举会让总理误以为是他和周鸿基联合出手,因为省委留守人员之中,他最大!

        当然,如果让夏想知道他和周鸿基的会面已经传到了总理的耳中,他估计也就歇了心,不再担心误解的问题了,反正误会已经造成,多说无益,但现在他还不想让总理对他有不好的想法,他也不是两面三刀之人。

        只是这样的事情,解释又解释不得,夏想正要想个办法多少挽回一些影响之时,周鸿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夏书记,不好意思,我拖你下水了。”

        第一句话就让夏想为之一惊:“出什么问题了?”

        “据可靠消息,上次我们会面的事情,被何江海的人发现了,估计现在总理已经知道了,而且还会认为是你和我在背后下的手。”周鸿基的语气很镇定,似乎早就想好了退路一样。

        夏想心中虽有无奈,也只好接受现实,他不是遇事怨天尤人的人,既然已成事实,也就不必再解释什么,只好说道:“鸿基,你太性急了,怎么就……”

        周鸿基反而呵呵地笑了起来:“夏书记其实是想批评我冒进、激进,我心里有数,请夏书记放心,事情会在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过连累了夏书记,实在是不好意思。”

        事已至此,再说连累或是牵连,已经无济于事了,夏想就说:“还有没有后手?”

        “暂时没有了,不过要看总理的反应了。”

        夏想忽然心中一动,试探地问了一句:“孙省长会不会陪同总理一起回京?”言外之意就是孙习民会不会狠狠地告周鸿基一状。

        周鸿基没有正面回答夏想:“我近期也会回京城一次。”

        夏想明白了,周鸿基不是胆大妄为,也不是肆意挑衅,而是精心策划的一次有上层支持的反手行动,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他不得而知,只是知道,已经事关更高层的较量,他还是少问为好,随后又一想,总理来的真不是时候,齐省之行,注定要以失败而收场了,因为在品都,还有一出好戏地等着他的到来。两处视察两处受阻的话,总理肯定会很不高兴。

        ……总理现在已经很不高兴了,之所以让何江海上车,就是因为刚才的消息是何江海第一时间透露的,比邱仁礼和孙习民都快了一步。

        何江海坐在总理旁边,感受到总理冷峻的面孔之中的寒意,第一次见到总理愤怒的一面,他心中乱跳,一句话也不敢说。

        不料等了半天,总理还是一言不发,脸色却又慢慢缓和了,恢复了惯常的和蔼:“好了,江海,你回你的车上去。”

        何江海虽然不解,也不敢多问,只好闷头回去了,当他看到一脸慌乱的邱仁礼和一脸恐慌的孙习民时,忽然又莫名多了优越感。

        只是何江海不知道的是,比起发生在鲁市的一出大戏,在品都,还有更精彩的一幕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