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4章 十分难得的机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4章 十分难得的机会

    作品:《官神

        孙习民来到齐省之后,一直低调到让人忽视了他的存在,但今天在机场上的一出,却有突然发作的迹象,让不少人都暗暗震惊。www.00ksw.org

        礼节过后,总理正要上车前往省委,其他人都准备等总理上车之后,也随同其后,邱仁礼甚至已经目送总理上车,一切准备就绪,忽然,孙习民越众而出,超过邱仁礼,一步来到了总理的面前。

        官场之上,规矩大过天,在顺序上,孙习民身为省长,是二把手,断然不能越位到邱仁礼前面,或者说在和总理会谈的时候,孙习民连抢先说话就是失礼。

        邱仁礼显然没有想到孙习民会有反常之举,愣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

        就连夏想也不知道孙习民来的是哪一出,他先是看了孙习民一眼,然后目光所及之处,是周鸿基微带疑惑的表情,心中就是一跳,莫非孙习民的举动,事先没有和周鸿基通气?

        再看到何江海的笃定,夏想就更坚定了判断,孙习民此举,不管是要达到什么目的,至少他没有事先征求周鸿基的认同,也就是说,孙习民单独和何江海走近了。

        局势,越来越有意思了。如果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有了无法掩饰的分岐,倒还真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

        而随后发生的一幕,更加证实了夏想的猜想。

        所有人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看向了快步如飞走向总理的孙习民,只见孙习民来到总理近前,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总理先是微微惊愕,然后若有所思了片刻,就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总理身边的随行人员俯身听取了总理的指示精神,随即又快步来到邱仁礼面前,说了几句什么。

        邱仁礼的脸色立刻轻微地变了一变,想说什么,又犹豫片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随即转身面向身后的一干常委,传达了总理的新的指示精神:“经孙习民同志提议,总理要先去拜访一位百岁寿星,会议延后。”

        总理常有意外之举,并不惊奇,齐省素有长寿之省的说法,齐省省内,更是数个闻名国内的长寿村,村中百岁老人有十几位之多,而中华民族一向有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总理不开会不赴宴,先去拜访老寿星,是好事,也是美谈。

        鲁市的长寿老人有很多,省委大院就有一位,而且达到了百岁高龄,总理却不去看望,而偏偏要去盐务局看望一位不到百岁的百岁老人,舍近求远不说,而且还有更让人浮想联翩的深层含义。

        谁不知道夏想一来齐省,和何江海之间发生矛盾最早就由原盐务局副局长鲁成良引起,而现在鲁成良虽死,余波还在,而且可以明确的是,现阶段以及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政治斗争都会围绕着盐业的问题而继续扩大化,总理到盐务局看望长寿老人,所蕴含的政治意义就是暗指齐省的盐业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不但要发展,还要有长足的发展,更要长寿。

        很有意思的插曲,秦侃眯着眼睛看了孙习民几眼,然后目光一转,落到了夏想的身上。

        夏想并不说话,按说以他现在的省委副书记的级别,也有说话的资格,甚至更进一步讲,以他和总理之间的关系,也有足够进言的理由,但他沉默了,因为有时想要达到目的,未必非要事事亲自出面。

        有人出面就行了。

        夏想的目光在周鸿基和孙习民之间来回跳跃几次,正好周鸿基向他投来含义复杂的眼光,他就冲周鸿基微微一笑,还点了点头,然后又微不可察地做了一个手势。

        正是他的这个手势,让周鸿基不再迟疑,立刻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趋步向前,越过秦侃和夏想,又越过邱仁礼,径直来到了总理和孙习民面前。

        此时总理正准备上车,见周鸿基意外过来,又停止了上车的动作,微笑地看向了周鸿基,静等周鸿基开口。

        不得不说,总理的态度很是和蔼,姿态也非常平易近人,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架子……但总理的高姿态并不代表孙习民也有高姿态,他脸色一变,出人意料地挡在了周鸿基的面前。

        似乎他预料到周鸿基会有影响大局的意外举动一样……周鸿基低声和孙习民说了几句什么,因为离得远,谁也听不真切,明显可以看到孙习民的脸色很差,许多人开始面面相觑,不明白孙习民和周鸿基本是同盟,现在在总理面前,上演的又是什么闹剧?

        从远处观看,总理站在车旁,孙习民和周鸿基站得稍远一些,三人似乎在上演一出无声的哑剧。又过了一会儿,总理似乎向身边人说了一句什么,就有人出面化解了孙习民和周鸿基的对峙。

        周鸿基被引领到了总理面前,还是恭敬地说了几句什么,尽管离得远听不到声音,但所有人都目睹了真切的一幕——总理的脸色变了一变!

        虽然轻微,但在场众人都是老官场了,察颜观色的本领都是一流,就立刻明白了一点,周鸿基的提议,让总理不高兴了。

        怎么会?所有人心中都闪过了疑问,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的关系有多密切,谁不心里有数?周鸿基又是犯了什么毛病,当着总理的面和孙习民唱反调,其中蕴含的政治意义,就不得不令人三思了。

        夏想和邱仁礼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何江海的目光落在周鸿基身上,除了不满之外,还有无尽的愤恨。

        大概过了几秒钟,总理只是冲周鸿基微一点头,转身上车而去,未发一言。

        孙习民也转身离去,没再理会周鸿基,扔上周鸿基一人呆立当场。

        总理的车一发动,后面的车就都发动,并且按照顺序排开,紧跟其后。夏想并未上车,而是大步流星来到周鸿基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说了一句什么,周鸿基才如梦初醒一样,感激地冲夏想点了点头。

        谁都看出了什么,但谁都不知道的是,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接下来的各项工作还是要保证顺利完成。总理拜访了寿星,说了许多祝愿的吉言,拉着老人的手嘘寒问暖,问退休金的发放是否及时,晚年生活是否美满。

        寿星说了些什么,新闻上不会播放,但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在新闻中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画面——省盐务局局长汤世诚喜笑颜开,紧紧跟在总理的身后,为总理介绍寿星老人的情况,而省委书记邱仁礼则站立一旁,虽然也在笑,却如同置身事外一样。

        就连省长孙习民也比邱仁礼热切,不过也有人看出了端倪,不是邱仁礼不够热切,而是邱书记有意被疏远了。

        以汤世诚的级别,平常断然见不到总理级别的国家领导人,就连省委书记也难得一见,却借总理视察寿星的大好机遇,不但在电视上大大露了面,还和总理近距离接触,可谓出尽了风头。

        当然,仅仅是他个人出风头还不算什么,平常很少在新闻上露面的省盐务局,也一下成了热点。鲁市寿星老人多了,总理偏偏只拜访省盐务局的寿星,就让盐务局在经历了鲁成良事件的负面影响之后,大感扬眉吐气。

        总理视察齐省第一弹,初见威力,盐务局气势大涨!

        随后,总理一行到省委召开了座谈会,讨论了齐省当前的政治经济形势。

        总理着重指出,齐省的经济结构很完善,虽说还有改进的空间,但还是要以稳中求进为主,没必要大幅迈进,冒进的代价,对于经济强省齐省来说,万一失策,得不偿失。

        制盐业是齐省的一大产业,一定要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打造出有齐省特色的制盐市场。

        最后总理强调,国务院对于宏观经济调控的政策是一贯的立场,下一步会继续推进限购,对房地产市场进一步调控,务必让房价降低到老百姓都能买得起房子的地步。

        总理的一系列的讲话,目标明确,大刀挥下,第一刀对孙习民的保守的执政理念表示了肯定,第二刀对想动制盐业的夏想敲响了警钟,第三刀,对达才集团即将在五岳展开的投资,设置了一个高高的门槛!

        夏想早有预料,所以巍然不动。总理的三板斧对他而言并无新意,实际上,总理的讲话也并不能左右齐省的政策走向。

        但象征意义重大!

        当然,总理的视察,还会对一些中间力量的立场造成不小的冲击,但事情往往有利则有弊,也正是因为总理的来访,才让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的矛盾愈加突出,并且只差一步就上升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只需要轻轻一推,整个齐省的局势,就会有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大变……作为很清楚其中利害关系的夏想,此时已经伸出了一只手,只等时机合适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向前推出!

        下午时分,总理一行结束了在鲁市的视察,决定前往品都,但刚刚接到老古电话的夏想,为了拖延总理的行程,打出足够的时间让老古在品都布局,当着众人的面提出了一个问题。

        只一个问题,就让总理立刻决定改变行程,暂时留在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