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3章 等待已久的转折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3章 等待已久的转折点

    作品:《官神

        周鸿基起身相迎,将孙习民迎了进来。www.00ksw.org

        “孙省长,请坐。”周鸿基一脸热切,还亲自倒了一杯茶递到了孙习民的手中。

        孙习民却微微皱眉,心里多少有点不太舒服,因为周鸿基对他太客气了。

        以他和周鸿基之间的关系,太客气了反而不是好事,因为客气的另一层含义就是疏远,是公事公办的不带私人感情的热情。

        应该说,在五岳的问题上,他和周鸿基之间已经出现了不可调和的分岐。

        依照常理,他身为省长,不应该过问省纪委的事务,但从他和周鸿基之间的私交以及在齐省的共同利益来讲,他又必须介入五岳的问题,因为五岳的问题是关键之中的关键。

        总理此来齐省,本想到五岳视察,只可惜,市长司马北潜逃了。

        如果仅仅是司马北潜逃还好一点,偏偏周鸿基事先没有和他商量,直接就双规了万元成,就让总理的视察计划一下落空!

        总理怎么可能到一个市长潜逃、市公安局长被双规的地市视察?简直就是开玩笑!

        周鸿基怎么就不缓一缓再双规万元成?想要在齐省站稳脚跟,想要在纪委内部收权,也不必非要急在一时,完全可以谋定而后动,孙习民就对周鸿基从五岳直接将万元成带回省委的做法,颇为不满,明显是为总理的视察制造难题。

        是,是因为他一个电话打出,才让周鸿基一时犹豫,结果导致了司马北的出逃,但问题是,谁也无法预料事态的进展,也不能全怪他不是?再说了,他不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孙习民确信,总理的视察,肯定会打破齐省目前的僵局,让整个局势朝着有利于自己一方的方向发展。因为有理由相信总理对他的提携将会不遗余力。而他在齐省根基越稳,不也是对周鸿基越是有利?

        周鸿基急于打破局面的迫切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要当了夏想的枪才好,何江海已经准备退步了,他还想怎么着?难道还想将何江海也揪翻?

        合作才能双赢,否则,最后有可能落一个两头不落好的悲惨下场。

        孙习民就决定在总理即将到来之前,和周鸿基摆事实讲道理,避免他在投机取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鸿基,从根本上讲,我们终究还是要和江海联手,和夏想合作,只是权宜之计。”孙习民也没有兜圈子,直话直说,“总理对你,也是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在齐省做出成绩。我在京城,听到总理亲口对你赞不绝口。再有,江海刚刚也表达了合作的意愿,虽然前段时间闹得有点不愉快,但相信随着总理的视察,齐省还会恢复原有的平静。”

        原有的平静的意思自然是说何江海继续坐大,而孙习民和周鸿基作为一支势力,也随之崛起,双方精诚合作,借视察的东风,压制夏想一系。

        周鸿基不说话,只是微微点头,轻轻喝了一口浓茶。

        他有喝浓茶的习惯,浓茶虽然有点苦涩,但却提神,并且让人清醒。

        实际上,不管是双规万元成,还是做出和夏想互相呼应的重大决定,自始至终,他一直清醒得很,没有一点冲动和失态。

        孙习民和他系出同门,有天然的共同利益,但并不是说,他一定要事事和孙习民保持一致,他有自己的行事手法和……计划!

        现阶段和夏想是在暗中合作,他也清楚,夏想是在利用他的手来撬动何江海的利益,但话又说回来,他何尝不是利用夏想之手来为自己破局?

        周鸿基的骨子里,和夏想为民请命惩治贪官的理念不同的是,他想在纪委书记任上,也如夏想在湘省之时,轰轰烈烈地开展一场反腐风暴,所达到的目的就是要踩着无数贪官的尸体上位。他有激情,有敢作敢为的一面,而孙习民因为燕省一任上的引咎辞职,上任齐省省长之后,凡事太过保守。

        在对待何江海的问题上,其实先前他和孙习民之间已经有过一次深入交谈,孙习民的意思是徐徐图之,一点点让何江海认识他必须平等合作才有出路,而他则主张用实力说话,用强硬的手段迫使何江海低下高傲的头。

        当时虽然没有达成共识,但气氛还算轻松,并未有任何不快发生。

        但实际上之后,他和孙习民就基本上各自为政,孙习民依然低调得不象一个省长,他却开始出手,直接就触动了何江海的底线。

        而事实也验证了他的推断,当他触及到了何江海的核心利益之后,何江海也没能拿他如何?而且还主动摆出了让步的姿态,就让他十分鄙夷何江海的为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现在他已经初步掌握了主动,孙习民还劝他收手,岂非笑话?总理视察齐省是总理的事情,和他有什么关系?至于总理对他寄予厚望一说,他才不会信以为真,一年后总理就退下了,还能有多大的发言权?

        他又不可能一年后就迈进一步升到正部,因此,寄予厚望一说,不过是画饼充饥罢了。

        总理拉拢孙习民,又没有拉拢他,况且他并不在意总理是否向他示好,孙习民的话,就没有在他心中激起波澜。

        再说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了,再让他收手,就是开天大的玩笑了。

        “孙省长,五岳的问题,已经到了不处置就难以为继的程度,身为纪委书记,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违法乱纪的事情发生在眼皮底下而不去过问,那是失职。”周鸿基语气很轻,但立场很坚定,并没有对孙习民苦口婆心的劝告做出积极的回应,“下一步,纪委会彻底查实万元成的所有问题,而且在司马北潜逃的问题上,纪委内部有人为他通风报信,也要彻查清楚。”

        孙习民大失所望!

        周鸿基不但没有一丝退让和收手的迹象,反而还要变本加厉地大打出手,是被夏想蒙蔽了双眼,还是他太过急功近利,非要在齐省折腾出大风大浪不肯罢休?

        孙习民站了起来:“鸿基,齐省的政治气候十分复杂,还是要求稳才能求发展。”

        周鸿基点头:“孙省长说得是,我会认真考虑下一步怎么才能走好。”

        话说得诚恳,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诚意,孙习民知道他已经无法说服周鸿基了,心中无奈地想,周鸿基自认翅膀硬了,想要展翅高飞了,也好,让他自己飞一飞,碰了壁,被风吹断了翅膀,他才知道搏击风浪光靠一腔热情和激情还远远不行。

        不摔打一次,还真难成就大器!

        孙习民回到办公室,还隐有怒气,和周鸿基的不欢而散的谈话,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原以为,周鸿基多少会敬他三分,不想,连几句客气话都欠奉,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总理马上就要抵达鲁市了,孙习民收拾东西,准备前去迎接,何江海又敲门进来了。

        “孙省长,有件事情要向你汇报一下……”何江海一脸神秘,“总理提出一个小要求,希望我们配合一下。”

        孙习民微一点头:“好,江海你说。”

        ……如果站在史学家的立场来分析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的一次看似寻常的对话的话,会延伸出许多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但就当事人而言,并未意识到此次谈话会对今后的齐省局势带来什么至关重要的影响,更让孙习民始料不及的是,总理的视察,出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

        总理来了,总理终于来了。

        以邱仁礼为首的齐省省委全体常委,以及政协、人大主要领导,在机场隆重迎接总理一行。陪同总理视察工作的有国务院办公厅主任和其他重要人物。

        总理此次视察,随同人员并不多,颇有轻车简从的意思,一下飞机,就亲切地冲众人挥手致意:“同志们辛苦了,本不该惊动同志们来接机,仁礼同志和习民同志太热情了,但我还是要批评你们一句——太兴师动众了。”

        总理依次和众人握手,每个人的名字都能脱口而出,就让所有人都觉得很受重视。

        和夏想握手的时候,总理特意多停留了一会儿,上下打量了夏想几眼:“我说夏想同志,我认识你也有几年了,怎么你一点也没变变样子?以你现在的年龄,也该胖上一点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瘦,好,好,瘦了好,证明为国为民操劳。”

        夏想只好谦虚一笑:“我做得还不够好,请总理多批评。”

        “批评你做什么,你可是不少人的榜样。”总理一笑,周围人等都附和着一起笑了起来,在丽日晴空之下,笑声就如阳光之下的阴影,颇有意味深长的味道。

        都以为总理会直接到省委落脚,先召开一次小范围的会议,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视察工作——敲定的行程也正是这样安排的——不料总理并没有先去省委,而是直接去了省盐务局,以总理之尊,看望了一位孤寡老人。

        很有意思的开篇,谁都清楚的一点是,总理此举隐含强烈的暗示,而且更让人不解的是,前往盐务局并非总理主动开口,而是由孙习民节外生枝,突然提议……然而,更有转折味道的一幕,还发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