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0章 都准备就绪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30章 都准备就绪了

    作品:《官神

        入夜的鲁市,正值农历十五,月色如水,花团锦簇,可谓是花好月圆夜。www.00ksw.org

        只是鲁市并无江水,只有一条千古绝唱的浑浊黄河,否则就今夜难得的月色来说,也有春江花月夜之美了。

        鲁市不比湘江气候湿润,但相比之下,却比京城的春夏之交时的气候要好上许多。京城春天的风沙,每况愈下,令人谈之色变。

        无巧不巧,元明亮约定的见面地点,正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

        夏雨荷是才开张的一家茶馆,布置得很是素雅,因为定位高雅的缘故,价位高得吓人,就将一般的消费者都拒之门外了,也正好,清香雅致的夏雨荷正需要营造的是宁静典雅的氛围。

        别说,多年不见,元明亮的小资情调还是未改分毫,选在了一个既怡人又有情调的见面地点,夏想就暗暗赞许,相比下马河时的元明亮,现在的元明亮,更成熟更从容了许多。

        时间不饶人,元明亮还是微显老态,但精神依然不错,一身名牌显得人很有神采,一见夏想就热情相迎:“夏书记屈尊光临,让我脸上有光,还是耀眼的光芒。”

        夏想伸手和元明亮握手:“元先生,久违了。多年不见,你可是风采依然,让人向往。”

        元明亮双手握住夏想的手,感慨说道:“我哪里还有风采,老了,和夏书记相比,还真是让我羞愧至死。夏书记青云直上,我的目光一直紧紧追随夏书记的脚步,可是一刻也没有离开夏书记的路线。”

        元明亮比在下马区时,开朗了许多,也是,许多年过去了,虽然在燕市遭遇了重创,但元明亮未伤元气,现在说不定已经超越了当年的实力了。

        到了一个十分清静的雅间,上了茶和小吃之后,元明亮神秘一笑:“夏书记,我在电话中的提议,您是什么看法?”

        能在电话中一句话请动夏想出面,倒不是元明亮许以重利或是抓住了夏想的软肋,而是他的提议,正好有助于夏想下一步的布局。

        元明亮想在齐省沿海城市胶辽市投资了一座大型化工厂,前期工作基本上准备就绪了,当地市委市政府也已经立项,眼见就在万事俱备之时,却出现了意外——省发改委压下了批文,无限期延后!

        元明亮在齐省关系一般,跑前跑后也找不到关键人物替他说上一句话,本想直接找夏想,又唯恐夏想对他还大有成见,毕竟当年闹得不太愉快,是曾经的对手。

        但他意外遇到了萧伍和哦呢陈。

        元明亮认识萧伍,并不认识杨威和哦呢陈,但他对杨威和哦呢陈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因为他一直密切关注夏想的每一步,对于夏想身边深得夏想信任的几人,不能说是了如指掌,至少也做到了心中有数。

        因此,他对萧伍几人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和热情。

        在听到哦呢陈转告夏想随时愿意和他见面的话之后,他欣喜若狂,不仅仅是因为结识夏想有助于他打开齐省的局面,而是他虽然败在夏想手中,但对夏想几年来飞速的升迁,敬佩之心如滔滔江水,当年的涛声已经远去,如果他能成为夏想的朋友,将是他最大的荣幸。

        今天的会面,元明亮不但寄予厚望,也异常激动,想想他也年纪不小了,却在比自己差了整整一代人的夏想面前,必恭必敬不说,还打心眼里敬佩眼前的年轻人。

        如果仅仅是一座化工厂,自然请不动夏想出面,但夏想的目光长远,一眼就看出了其中隐含的巨大的商业价值和政治影响。

        商业价值就是,元明亮的化工厂会消耗大量的工业用盐。

        政治影响就是,如果元明亮的化工厂的工业用盐不从齐省购进,就是极有冲击力的事件了……“元先生,我们也算是老朋友,既然已经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夏想了解元明亮的为人,没必要绕弯。

        “夏书记请讲,只要我能办到……”元明亮心中想的是,难道夏书记想要什么好处?如果夏书记真开口,不管胃口多大,哪怕生意赔钱,也要满足夏书记的要求,只要能接上夏书记这条线,多少钱都值。

        应该说,元明亮有这样的想法,还是他在商圈中打滚太久了,凡事都以金钱衡量,夏想的一帮经济班底,从未向夏想送过金钱,顶多是一些礼物,夏想通常也不会收,因为他确实不需要。

        不过,经济班底受惠夏想过多,总是过意不去,暗中送给曹殊君和夏安一些好处,也算正常。

        元明亮话一说完,就充满期待地等夏想发话。

        夏想从元明亮格外明亮的双眼中,看出了什么,笑了,他太了解商人了,也是,他的一帮经济班底之中,精明过人的李沁,出身商人世家的齐亚南,等等,其实个个不比元明亮差,所以元明亮的表情说明了什么,他岂能不知?

        夏想伸出一根手指,说道:“元先生,我只有一个条件……”

        ……元明亮也算一步棋,凭借夏想对他的了解和认知,虽然也知道元明亮商人气息太浓了一些,又有过于精明之嫌,但总体来说,也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

        只和元明亮喝了一气茶,最后握手告别。夏想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又去看望了古玉和严小时,到底还是陪了二美吃了一顿不算晚的晚饭,才在晚上10点之前,回到家中。

        他可不敢乱来,尽管春意盎然的夜晚确实容易让人春心萌动,而严小时妩媚如水的双眼,更是让人沉醉,再加上春风吹拂,真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但……毕竟古玉也在,夏想虽然身在齐省,却不敢有齐人之福的奢想。

        不得不说,今晚的鲁市,夏想春风沉醉,着手布局,颇有收获,而远在五岳的周鸿基,也施展了上任以来第一次雷厉风行的手段。

        既有正式的动作,又有暗中的手段,一正一反两手同时进行,得益于夏想及时的点醒和指明,周鸿基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出手,犀利而明快,为齐省局势的下一步,埋下了长远的伏笔。

        第二天中午时分,省委方面已经纷纷传开,五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万元成,被正式双规!

        万元成被双规并不出人意料,但令人惊讶的是,同时,五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石见昌因为在鲁成良自杀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主动辞去市公安局副局长职务。

        作为何江海一系的五岳的政法和公安战线,被一网打尽!

        不过万元成被双规和石见昌引咎辞职还不是何江海最大的损失,司马北的出逃,才是让何江海最痛心最无奈的事实。

        也曾让何江海背后痛骂司马北的胆小和无能。

        但骂也无济于事,司马北的问题在他出逃的一刻就定下了永远无法翻身的基调,不幸中的万幸是,万元成被双规也好,司马北出逃也好,都没有对何江海的地位带来任何冲击,他仍然是大权在握的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

        借总理前来视察的东风,何江海打定了主意,决定要在五岳市公安局长的任命上,好好和夏想较量一番,如果不提名他的人,他宁愿让五岳政法和公安战线一分为二。

        下午,周鸿基正式向省委通报案情进展,同时动身返回鲁市,准备就针对万元成的最终处理结果,召开纪委常委会议,进行研究。

        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周鸿基借此调查万元成和司马北问题的时机,发现了一个极佳的切入点,有证据表明,司马北的出逃,是省纪委内部人士暗中通风报信的结果,而此人赫然是和他最为不对付的省纪委常务副书记令传志。

        周鸿基心中狂喜,却藏在心底,准备等候一个恰当的时机,一举将整个纪委全部掌控在自己手中!

        整个齐省,在五岳事件之中,无数人物各有心思,邱仁礼是想调整人事,要提拔自己人到重要的岗位之上,也不枉在齐省一任。夏想也是如此,同时,也有他为民请命撬动盐业利益的考量,其中又涉及到他和总理之间的一次正面交锋。

        李丁山、何江海、秦侃,等等,各个主要省委领导,也都各有打算,但所有人似乎都忽略了一个人的想法——不错,正是孙习民,身为省长的孙习民,一直太低调了,自从上任省长以后,既没有提出执政理念,也没有在政治格局和经济发展上有任何重大举措出台,低调到不符合一省之长的身份。

        虽说有过在燕省的滑铁卢,但毕竟也是一省之长,不至于如此内敛,都在猜测,孙省长在齐省,到底想要达到什么样的政治高度?

        是呀,作为反对一系人马的孙习民,究竟会在总理的视察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而在其后,老古的到来,解开了不少谜底。

        与老古的见面和谈话,让夏想不仅对孙习民的立场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对总理即将到来的视察,心中多了一份沉重。

        陪同老古前来鲁市的,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