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9章 夏想是什么意思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9章 夏想是什么意思

    作品:《官神

        省委书记办公室中,陷入了短暂而微妙的沉默之中。www.00ksw.org

        别说何江海和孙习民对夏想的消息大感意外并且为之一惊,就连邱仁礼也是微微震惊,因为石见昌被周鸿基约谈的消息,没有一丝风声传出,也就是说,只有夏想一人知晓。

        其中隐含的政治意义就是,周鸿基只将约谈石见昌的事情,告诉了夏想一人。

        其实不告诉邱仁礼也没关系,邱仁礼并不会对周鸿基和夏想之间的互动猜测什么。不告诉何江海也没什么,何江海自认现在和周鸿基之间,现阶段的共同语言已经不多。

        但周鸿基没有知会孙习民,却和夏想暗通信息,孙习民的眼神就不大自然,悄然打量了夏想一眼,心中起伏不定。

        也确实,在五岳事件上,周鸿基明显和他保持了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开始他只当成是周鸿基急功近利,所以才不听上头的暗示,也不听他劝告,不想还在暗中和夏想演了一出……周鸿基到底想怎么样?孙习民心中不免想了许多,目光再落到夏想充满自信和光彩的脸上,竟然感觉到有一种让他倍感失落的朝气。

        办公室中,沉默了半分钟之久,被直接抢白了一句的何江海在一连串的失利和打击下,终于有点失态了:“夏书记肯定是想提温子玑上来了?对不起,省厅认为,温子玑同志不足以担任市公安局长的重任,不会同意他的任命!”

        很直接,很气势,很嚣张!

        各地市公安局长的任命,都要经省公安厅批准,属于省委和省公安厅两个系统共同任命的程序,如果省委同意,省公安厅非要卡住不放,任命也很能下达。

        当然省公安厅厅长多半也是省政法委书记,也会是省委常委,通常情况下还是会和省委保持高度一致。但有通常就有特例,何江海犟劲儿上来,耿着脖子,仗着他在齐省树大根深,仗着有强硬的后台,竟然当着省委书记的面儿,向省委副书记正面挑衅。

        夏想面对何江海的第一次面对面的挑战,肯定不会后退半分,不过和别人都以为他会发作完全相反的是,他反而含蓄地笑了,淡然而不失威严地回应何江海:“何书记,我没想提名温子玑担任市公安局长……”

        何江海一下愣住,夏想是什么意思?

        邱仁礼和孙习民也一时愕然,也同时想,夏想是什么意思?

        夏想究竟是什么意思?夏想的意思很明显,他还是要提拔温子玑!

        “邱书记,我会向组织部正式提议由温子玑同志担任五岳市政法委书记,提名市委常委!”

        何江海差点没气歪鼻子,夏想太可恶了,太气人,根本就是无赖!

        孙习民被夏想闷了半天葫芦,一听夏想的话,差点笑出声来,敢情绕了一个大弯,费了半天劲儿,夏还是结结实实摔了何江海一跤。

        真是一个狡猾的家伙……孙习民忍住了笑,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或许和夏想保持一种不远不近的有限合作关系,是最明智的选择。

        邱仁礼也心中暗笑,夏想真够精门的,很是耍了何江海一道。政法委书记的提名,和公安系统的垂直领导有所不同,不一定非要经省政法委认可才行,省委常委会有权任命市政法委书记。

        更不提可以直接任命市委常委了。

        如果何江海非要硬来,提名别人担任五岳市公安局长,夏想完全可以毫不示弱地提名温子玑担任五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那么就算何江海提名的人通过了任命,最终担任了公安局长,也会被身为市委常委的政法委书记处处卡脖子。

        果然是娴熟而辛辣的官场手段,邱仁礼虽然没有就夏想和何江海的提议明确表态,但他的话还是明显偏向了夏想一方:“既然石见昌同志被纪委约谈了,肯定不再适合暂时主持市公安局工作了,我的意见是,就由温子玑同志暂时主持市公安局的日常工作。”

        书记办公会结束后,由夏想代为向夏力传达书记办公会的会议精神。

        夏力在五岳市委全体干部大会上,郑重宣布:“经省委研究决定,楼昕东同志暂时主持市政府日常工作,温子玑同志暂时主持市公安局日常工作,请以上两位同志认真勤恳,严以律己。”

        五岳……终于变天了!

        谁不清楚,所谓暂时主持工作,如果不出意外,基本上等风头一过,就会扶正!

        楼昕东算是站对了队伍,终于要扶正了。温子玑算是撞了大运了,由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排名靠后的副局长,一跃而上,眼见就要升任市委常委了,真是让人感叹人生际遇不同,前景也大不相同。

        以前,谁都不大瞧得起温子玑,除了一个不太硬的靠山姐姐温子璇之外,并没有什么过人的后台,谁能想到,眼睛一眨,在五岳一系列的事件尘埃落定之后,温子玑青云直上,眼见就要升到副厅的高位。

        人啊,谁都没有前后眼,平常还是多三分小心谨慎,少三分轻视傲慢才好,否则后悔晚矣。

        随后周于渊代表市委市政府发表讲话,对省委的决定表示完全拥护。

        楼昕东也照例发言,表示一定做好本职工作,不辜负省委的厚望。在发言的最后,他意外提到了达才集团的投资,指出达才集团的产业地产符合五岳市的现状,如果引进成功,将会为五岳的经济腾飞,注入一剂强心针。

        都看了出来,也听了出来,楼昕东的话不但是讲给五岳市的全体干部听,也有意向省委中的某人表明态度。

        夏力总算胜利圆满地完成了在五岳的工作,返回了鲁市。

        夏力前脚刚走,周鸿基后脚就采取了一系列的雷厉风行的动作!

        ……古玉回来了。

        与古玉一同来到鲁市的,还有严小时。

        古玉心情大好,去了一次泰山,看了闻名天下的泰山日出,一个人逍遥自在,玩得不亦乐乎,所以她一见夏想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才发现,有时一个人独来独往也挺好,至少不用牵挂谁,随心所欲,高兴了,多玩一会儿。玩累了,转身下山,不用在意身边的人玩得是否尽兴。”

        古玉和严小时差不多是最好的朋友,二女住了一个大大的套间,是银座酒店的最豪华的套间。天气渐热,古玉只穿了短衣短裤,简单朴实得象一个女中学生。

        严小时的穿着也很随意,一件宽大的背心罩住了泛着光泽的大腿,半遮半露反而更显诱惑之美。她当然不会只穿底裤在夏想面前晃动,不过……如果古玉不在的话她倒不在乎。

        夏想坐拥双美,但今天却没有旖旎之想,因为古玉和严小时都向他透露了令人沉思的消息。

        有一段时间没见夏想了,和夏想成就了半次好事之后的严小时,因为还没有完全开窍,对男女之事虽然也想,但并不多。不过今天一见夏想,却有了浑身燥热之感。

        又或许是古玉也穿着清凉,简单的衣着更显古玉玲珑剔透之美,即使她身为女人,也不禁怦然心动。

        一个邪恶的念头在严小时心中猛然跳了出来——二女共侍一夫?她顿时面红耳赤,怎么会有这样荒唐**的想法?偷看了一眼,幸好古玉在倒水,夏想在沉思,谁都没有发现了她的异样。

        其实夏想发现了严小时脸上的红润,作为半个资深美女专家,他一下就猜中了严小时的旖旎心思,不过也没有深入再想,毕竟现在不是时候。

        确实不是时候,因为老古明天就到!

        原以为老古会和总理一同抵达,不想老古竟然提前一人前来,难不成又有什么变故?

        夏想也没问古玉原因,因为古玉哪里会想老古为什么要来鲁市,又为什么提前来,她才不会去想任何和快乐无关的政治问题。

        如果说仅仅是老古提前动身一事,还不足以让夏想思忖良久,还有一件事情也让他一时拿不定主意——严小时也想介入食盐生意,因为她接到了连若菡的电话之后,也动了心。

        连若菡也不知道是什么想法,自从上次经济班底会议之后,她对夏想的整个经济班底兴趣大增,想扶植每一个实力不足的人迅速壮大实力,除了对金银茉莉过度热情之外,她对严小时也十分热心。

        连若菡没有和他提前招呼一声,就私下告知严小时的制盐生意,多少让夏想有点不满。当然,他不满的不是连若菡对严小时的照顾,而是怀疑连若菡的做法的背后,会不会包藏私心?

        莫非是连若菡对他和严小时之间的关系,有什么不好的联想?

        想想也是无奈,对他身边女人最敏感的不是正牌夫人曹殊黧,反而是西宫连若菡,不过也可以理解,连若菡一直比曹殊黧强势。

        严小时和吴若天一起在燕省介入制盐业,其实也是好事,严小时的插手可以弥补吴若天在商场上的经验不足,而吴若天在政界的关系,可以更好地打开外围事宜,也算是强强联手。

        本来想陪古玉和严小时吃晚饭的,却意外接到了元明亮的电话——按说夏想不至于因为元明亮而不陪古玉和严小时,但元明亮说了一句话,立刻让夏想决定马上和他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