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8章 该来的,都要来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8章 该来的,都要来了

    作品:《官神

        司马北潜逃之后近10个小时,才有人发现异常,经过和司马北秘书的确认,以及其司机的供词,最终确定,司马北司马市长,在5个小时前,已经乘坐了飞向没有引渡条约的大洋彼岸,准备开创美丽新人生了。www.00ksw.org

        而司马市长一直是裸官,不存在老婆孩子一大堆拖家带口难以逃脱的难题。

        一直犹豫不定不知该不该下手的周鸿基,震惊得目瞪口呆!

        在此之前,周鸿基接到了孙习民的电话,孙习民暗示说,五岳事件影响重大,最好暂缓。

        如果是初来齐省之时,孙习民一个电话打来,周鸿基说不定就立刻动身返回鲁市,但现在的他羽翼渐丰,想借机推进自己的布局,对于孙习民的话也不再言听计从了。

        正是因为周鸿基的一时犹豫,才让司马北彻底失去了信心,选择了仓惶出逃。

        而就在司马北刚刚出逃周鸿基还一无所知之时,在省委大院夏想的办公室之中,也发生了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

        这件事情,也间接对齐省的下一步局势,埋下了长远的伏笔。

        省政府常务会议一结束,秦侃就端着茶杯,迈着方步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中。

        自从夏想上任齐省之后,还是第一次和秦侃私下接触,他对秦侃的到来,微感惊讶。

        如果让夏想知道,秦侃先前已经先后去过何江海和周鸿基的办公室了,他就不是微感惊讶了,而是大为震惊。

        但接下来,秦侃的话,还是实打实让夏想震惊了一次。

        秦侃笑眯眯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喜事一样:“夏书记,说来我们也不是外人,我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常跟在马书记左右,后来马书记去了燕省,听说和你走得也比较近?”

        马万正的故人?夏想笑了:“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走到哪里都能遇到熟人。”

        握了握手,又问:“秦省长想不想来点好茶尝尝?”

        见秦侃端着茶杯,杯中无水,夏想就有此一问。

        秦侃的眼睛亮了亮,对夏想投去了惊诧的一瞥,心想身为省委副书记,眼中还能注意到他杯中无水的细节,夏书记果然是个有心人!

        对于秦侃和马万正之间的关系究竟有多密切,夏想不会多问一句,如果需要的时候,马万正肯定会主动打招呼,既然马万正提也没提,如果不是关系一般,就是有别的原因,反正夏想的想法是,秦侃主动来访,主动提到马万正,不管他是不是有事相求,自己先以茶待客,也算有心了。

        夏想按住秦侃礼让的胳膊,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水:“来我的办公室,你就是客人,不要客气。”

        秦侃就坦然受之,然后说道:“夏书记,我不能白喝你的茶,你热情待客,我也会有礼相送。”

        夏想很轻松地笑了,他知道秦侃此来,必定有事,因为秦侃虽然表现得很随意,但上来开门见山就提到了马万正,显然有想法,就说:“秦省长有礼,我当然要笑纳,请讲。”

        秦侃还以为夏想会客套两句,不料直接就一口应下,也不由笑了:“夏书记是爽快人,我就喜欢和爽快人打交道。”接着又说,“刚才省政府常务会议,孙省长提出要限制房地产的发展。”

        如果说这个消息还不足以让夏想震惊的话——他早就料到孙习民会有动作,但没想到动作还挺快,虽然没有明令直接否决李丁山的招商引资,但却以旁敲侧击的方式间接对达才集团的投资表示出不支持的态度——那么随后秦侃又说了一句话,就真让夏想确实惊讶不已。

        “不瞒夏书记,我对孙省长的说法是坚持反对的态度!我个人认为,孙省长的思路,太保守了。”

        一般而言,常务副省长再是常务,也毕竟是副职,必须时刻表现出对省长权威的尊重。如秦侃一样当面对省长讲话不满的常务副省长在国内不能说一个也没有,也是少之又少。

        能当上常务副省长,都不是一般人,在政治上早就成熟成老官场了,从来不会说过头话。但今天,秦侃直截了当地表露出对孙习民的不满,是为官场大忌!

        夏想也知道,如果不是孙习民的空降,资格足够的秦侃很有可能接任省长,因此身为常务副省长的他对孙习民有天然的敌意,也不足为奇。在背后发表对孙习民的不满,也很正常,但不正常的是,却在他面前突兀说出,就有点交浅言深了。

        虽然秦侃一开始就抬出马万正作为铺垫,但他的话,夏想还是无法接话,只能默然一笑,并不作答。

        秦侃眼睛转了一转,又会意地笑了:“我知道夏书记不便对省政府的工作发表意见,我就是想告诉夏书记一句话,李省长的工作,我会大力支持。”

        等秦侃端着茶杯离开之后,夏想愣了一会儿,才摇头笑了,秦侃此人,很有意思,非常有意思。

        秦侃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夏想不愿过多猜测,也不会对秦侃的开口一诺放在心上,达才集团的投资,就算阻力再大,他也有信心在齐省落地,因为他还有后手。

        只是让夏想没想到的是,五岳的局势,突然就破局了。

        在接到李丁山的电话之后,得知李丁山一行已经返程了,夏想正准备打电话给夏力,正要主动破局之时,夏力的电话却及时打了进来。

        “夏书记,司马北……潜逃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夏想确实愣住了,司马北不跑还好,一跑就完全坐实了他一身都洗不干净的嫌疑,但同时也无法将司马北绳之以法,然后顺藤摸瓜扩大战果了,“周书记是什么态度?”

        “周书记非常生气,要求立刻查实司马北的问题,并准备将情况上报到省委和中纪委。”夏力的声音小有兴奋,“我还没有来得及向邱书记汇报。”

        夏想听明白了夏力的意思:“你现在马上向邱书记汇报一下情况,然后我再和邱书记碰头,定一下省委的基调。”

        夏力提前向他汇报而不是第一时间通知邱仁礼,你知我知就行了,但必要的过程还必须要走,毕竟邱仁礼才是一把手。

        夏力的电话刚放下,周鸿基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

        “夏书记,司马北畏罪潜逃,经查实,司马北贪污受贿的数额非常巨大,纪委决定向中纪委通报,请省委批准。”周鸿基有点后悔自己的优柔寡断了,一时犹豫竟然让司马北在他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逃走了,身为纪委书记,这个人可是丢大了,连带他也对孙习民的干涉电话,微有不满。

        “我随后会向邱书记汇报一下情况,有了进展,会及时和你联系。”夏想先说了一句公事公办的套话,微一迟疑,又补充说道,“鸿基同志,不要有心理压力,司马北潜逃不是你的问题,恰恰说明,他做贼心虚。不过有一点问题需要引起注意,司马北怎么就能从容逃走,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是不是纪委系统有人替他把风,还有五岳市委内部,是不是也有人替他开门?以上问题,都需要我们反思。”

        夏力说是潜逃,周鸿基说是畏罪潜逃,证明纪委方面可以直接将司马北定罪了,同时也说明,司马北知道他的问题已经被纪委全面掌握了,所以才在绝望之中,选择了出逃。

        夏想的话,给正处在慌乱和沮丧之中的周鸿基莫大的鼓励,因为周鸿基原本指望拿下司马北作为他在齐省的第一把火,但一迟疑竟然让人跑了,不气愤才怪。眼见即将到手的政绩逃走了,任谁也会后悔和失望。

        还好,夏想又为他指明了新的方向,周鸿基就暗暗佩服夏想的手腕,到底比他经历多见识广,翻手之间,又有了新的切入点,让他可以借机在纪委内部开展一场整风兼收权行动,真是高明。

        “谢谢夏书记。”周鸿基的感谢之话,发自真心。

        夏想没再说话,有理由相信,他的支招会让周鸿基在失望之余,再看到新的曙光,或许换句话说,现在的夏想对周鸿基的了解,已经有了初步的把握。

        是好事,是比起抓获司马北相比,更有深远意义的好事。

        十分钟后,书记办公会紧急召开。

        何江海参加了会议。

        估计也是没有料到司马北会逃走,何江海脸色极差,进来后一言不发,不管邱仁礼和孙习民说什么,他除了点头就是附和。

        孙习民的脸色也不太好,一脸怒容,也不知是生司马北的气,还是生他自己不该阻止周鸿基的气。

        夏想并没有就司马北的潜逃多说什么,邱仁礼和孙习民已经说得够多了,他只是提议暂时由常务副市楼昕东主持五岳市政府日常工作,并尽快研究五岳市公安局长的接任人选。

        一直沉默无话的何江海此时突然就插话了:“我提名五岳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石见昌……”

        都这个时候了,何江海还想保他的人上位,夏想一本正经地说道:“何书记,因为牵涉到鲁成良案件,石见昌已经被省纪委周书记约谈了,再提名他,已经不太合适了。”

        夏想此话一出,不但何江海脸色大变,就连孙习民也是为之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