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6章 意外的闪光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6章 意外的闪光点

    作品:《官神

        古玉的快乐是单纯的快乐,她永远不去想老古为何要来鲁市,来鲁市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政治意义,会对齐省的局势带来怎样重大的影响,她甚至不知道齐省现在的政治气候远比表面上春末夏初的温和天气,更复杂多变,同时还隐含着刀光剑影的杀机。www.00ksw.org

        相信老古此次前来鲁市,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夏想也明白老古的心思,老人家和自己一样,不想让古玉知道太多的政治背后的较量,都想用心保护好古玉难得的一颗不谙世事的纯真之心。

        也真难为老古了,夏想暗叹一声,希望古玉能永远保持一颗玲珑剔透心,只要他还有能力,他一定会尽一生的努力来保护古玉一直在阳光和春风中,做一个在浑浊世间最快乐的女子。

        老古和他,一老一少,都无言而默契地保护着古玉的纯真,也算是他和老古认识多年,彼此之间最心思相通的一次。

        来就来好了,他扫榻相迎,好茶相待。

        再一想总理一系列的手段,夏想不免苦笑,总理也不容易了,如果有机会,他倒愿意和总理好好谈谈,将一些事情摆到明处,或许,事情还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

        回到家中,曹殊黧已经做好了晚饭。

        省委书记女儿,省委副书记夫人,如此显赫的两重身份,在国内不能说绝无仅有,也肯定是凤毛麟角。不过黧丫头性子淡然,不喜欢和别人攀比,也不喜欢和一些官太太们来往,甚至也很少和别人家长里短地闲扯,她不上班的时候就在家中守候,要么收拾家,要么琢磨养生食物,反正她的愿望很简单,儿子健健康康,夏想白白胖胖。

        只可惜的是,夏想白是白不了了,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夏想却也胖不起来,就让她无比气恼。都说小米粥养人,玉米粥清理肠胃,她每天都要熬粥给夏想喝,夏想也很听话,她做什么吃什么,很少挑食,但就是不胖,真是让人拿他没办法。

        曹殊黧就骂夏想是劳累命,别人当官都是肥头大耳,他倒好,不但没有红光满面,胖都胖不起来,好象国家多亏待他一样。

        当然,夏想的回答也有意思:“你是妇人之见,厅级干部往上,肥头大耳的就少多了,到了副省以上,还有几个胖子?”

        曹殊黧自然不服气:“哼,国家领导人都不胖,你看总书记和总理,都是正常的体重。尤其是总理,多瘦的一个老人。”

        是呀,总理是多瘦的一个老人,为国操劳,又到处奔波,平心而论,夏想从内心深处,对总理一直有恭敬之心。

        回到充满温馨的家中,嗅到熟悉的饭香,看着忙碌的熟悉的身影,夏想一天的疲惫就都烟消云散了,目光落在曹殊黧依然苗条的腰肢上,看着她健康有力的大腿,以及不改的美丽容颜,心中一下充满了幸福。

        人在官场,确实身不由己,要计算方方面面的得失,要提防形形色色的人物,只有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才最放松,最欣然。

        夏想才又想起,萧伍、杨威和哦呢陈在齐省的下一步,还没有想好,今天太忙了,说好要和哦呢陈见上一面,一忙一累,却爽约了。

        想了想,拿出电话打给了哦呢陈。

        也是近一年多来,他和哦呢陈之间的第一次通话。

        “陈总,不好意思,我今天太忙了,恐怕晚上不好见面了。”

        哦呢陈的声音苍老了许多,但依然中气十足,而且也明显轻快了许多,证明现在的状态和以前相比,完全走出了低谷期:“没关系,夏书记有事就先忙,正好我和萧伍、杨威一起在鲁市考察一下市场。萧伍和杨威人都不错,夏书记眼光很准。”

        哦呢陈淡然又不失恭敬,很符合他现在的处境。

        金银茉莉又回瑞士上学了,估计还要两年多才能完成学业回国,哦呢陈现在后继无人,也迫切希望两位女儿能早日挑起大梁。

        “夏书记,我遇到了一个来自南方的朋友,他说也认识您,还说希望有机会能和您再坐一坐,有许多事情想向您当面请教……”哦呢陈想起了什么,说道,“他叫元明亮!”

        元明亮?夏想愣住了。

        一个十分久远而又熟悉的名字,曾经下马河畔的涛声,曾经下马区的峥嵘岁月,他和元明亮之间,可是经历了许多值得回味的交手。

        时隔数年之久,元明亮竟然意外在鲁市现身,是想炒房还是炒盐?

        或是炒作别的什么,齐省可是有名的蔬菜大省。

        一瞬间夏想想了许多,不免有点失神,被曹殊黧轻手轻脚地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小手,他才惊醒过来,呵呵一笑:“请转告元明亮先生,我也期待和他的见面。”

        当年下马河的滔滔洪水已经远去,时过境迁,他和元明亮之间,不再是对手了,或许成不了朋友,但至少可以坐在一起,面向未来。

        随后,又和萧伍、杨威说了几句,都是场面人,也经历很多,来到鲁市之后,都能适应,也不必夏想过多地再说什么。

        不过放下电话之后,夏想又敏锐地发现了一个不错的切入点,就又直接打了电话给李童。

        “李童,什么时候不忙的话,我介绍几个朋友和你认识。”直呼其名,不称呼职务,是关系密切的表现。

        李童对夏想的亲切很欣喜:“好说,就等夏书记一句话,我的时间,随时安排得开。”

        “那好,我让天笑带人过去。”夏想也没过多和李童解释是什么人有什么事,要的就是彼此之间的信任和默契。

        李童二话没说,爽快地答应了。

        明是回家吃饭放松,却电话不断,事情不断,夏想放下电话,想了想,干脆关了机,局势已经酝酿到了一个临界点,只等最后时刻的到来,应该也没有什么重大的意外发生了。

        他想好好吃一顿清净饭。

        但实际上恰恰在他关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意外!

        饭间,曹殊黧提到了夏安近况。许宁自从上次聚会之后,一直和曹殊黧联系密切,经常和她说一些家长里短的事情,妯娌之间相处得十分融洽。

        夏安现在面临着正处升副厅的关卡,他没有打来电话请夏想打个招呼,但许宁却委婉地向曹殊黧提了一提。

        曹殊黧对夏想家人比对自家人还好,许宁一提,她就立刻向夏想提出了要求:“你也该打个招呼了,高晋周现在是省委书记,提个副厅,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夏想现在远离燕省,夏安提副厅,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实际上,他完全不用向高晋周打招呼,直接向邱绪峰说一声就可以。

        也是该拉夏安一把了,夏想主意既定,却还是瞪了曹殊黧一眼:“不许吹枕边风。”

        “现在在吃饭,没在床上好不好?还枕边风,你思想太不健康了。”

        得,一句话就换来一句思想不健康,夏想无语了,正好吃饱了饭,就又打开手机,给邱绪峰打了一个电话。

        以他现在和邱绪峰之间的关系,连客套都不用,一提夏安,邱绪峰立刻就明白了,哈哈一笑,一口应下:“怎么没直接和高书记打招呼,却找我了?我可只是副省长,不管组织和人事。”

        燕省组织部长王鹏飞在高亚周升任省委之后,很不得志,最后在各方力量的推动下,他黯然调离了燕省,新任省委组织部长初天任和邱绪峰交情莫逆。

        “你要是不帮忙,我可要向邱伯伯告你一状了。”夏想开了一句玩笑,还想再和邱绪峰多说几句,却有电话打了进来,一看来电,是国外号码,心里顿时想到了一个人。

        “好了绪峰,先不和你说了,我接个电话……”

        “你自己多保重,对了,齐省要起台风了,小心点,别闪了腰。我在燕省都听到风声了……”邱绪峰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他不提还好,一提齐省局势,夏想蓦然眼前一亮:“绪峰,有时间你过问一下燕省盐务局事务,当然,私下查实最好,燕省和齐省之间食用盐交易量,是相当的大。”

        后一句是重点,邱绪峰和夏想认识已久,当然心领神会,况且李丁山一来齐省就因盐生事,甚至还死了一个鲁成良,动静也是相当的大。

        “我有数了。”邱绪峰又开了一句玩笑,“赶紧接你小三的电话……不对,弟妹也在,你要惨了。”

        夏想懒得理他,哈哈一笑挂了电话,随即接听了另一个电话。

        别说,还真是一个女人的电话。

        不过夏想的女人们都很懂事,都不会在敏感的时间段打来电话,只有两个女人敢在夏想在家的时候打来电话,一个是古玉,古玉是因为单纯而心无杂念,她认为她和夏想之间就是十分纯净而透明的关系。

        另一个就是连若菡。

        连若菡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偷偷关了手机,是不是和黧丫头没办好事?”

        夏想顿时一脑门汗,怀孕之后的连若菡,凶悍指数一下上升了不少。

        不等夏想答话,连若菡又说:“我有三件事情要宣布……”

        连夏想也没有想到的是,远在国外的连若菡的三件事情,竟然对齐省的局势的下一步,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