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1章 火,越烧越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1章 火,越烧越旺

    作品:《官神

        首先,齐省省长孙习民动身前往京城,向国务院述职。www.00ksw.org

        依照惯例,还不到述职的时候,孙习民却意外动身,而且还事发突然毫无征兆,外人或许不知其中内情,夏想却是清楚,孙习民是被紧急召回了京城。

        至于是总理的手笔,还是孙习民幕后人物出手了,夏想不得而知,但他知道,孙习民此时突然回京,绝对与最近他和邱仁礼走得过近有关。

        换言之,是周鸿基一连串的举动引起了一些重要人物的警惕。

        其次,有关总理即将视察齐省的风声终于尘埃落定,国务院办公厅正式通知齐省省委办公厅,就总理视察一事进行前期接触。

        也就是说,总理的齐省之行,传闻成真!

        两件事情其实合并成一件,都是在围绕齐省即将纷乱的局势。

        恐怕不止总理没有料到,孙习民和周鸿基来到齐省之后不久,竟然和夏想联手压制齐省的本土势力,估计就连反对一系主要人物也对孙习民在齐省的立场颇有微词。

        其实夏想也明白,孙习民和邱仁礼有限合作,再正常不过。只要不触动第三方根本的利益,基本上就能达成一个相对平衡的局面。但周鸿基大刀阔斧的出手,不留情面的做法,触动了何江海的根本利益,震动了总理,同时,也让反对一系的幕后人物,终于坐立不安,要亲自过问了。

        对于后备力量的培养,其实是一件十分为难的事情。不放手,又难以成长为真正可以独立自主的一省大员。过于放手,又唯恐走的路子不符合规划。虽然只是孙习民紧急进京,而周鸿基却没有被召唤,但夏想清楚,周鸿基肯定也会在其后收到相关指示。

        必须承认,相对而讲,反对一系和平民一系,还是有着天然的合作意愿,如果周鸿基和他的合作过于紧密,压制得何江海难以抬头的话,就会引发高层之间的对话了。

        不过夏想有信心过关,古人讲,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孙习民身为一省之长,还是有自主决定许多重大事件的自由度,不可能事事听从上面的意思。

        同样,周鸿基也是如此。

        对于孙习民,夏想自认有所了解,基本上算是有担待的一个人,就算进京受到了一定的压力,对于在齐省已经基本达成了合作共识,不会轻易改变。但周鸿基的性情如何,才接触不久的他,不敢妄下结论。

        作为反对一系的王牌之剑,周鸿基似乎并没有太耀眼的过人之处,其实不然,夏想一开始也认为周鸿基缺点很多,优点很少,初出京城,傲慢而高高在上,在齐省复杂纷乱的局势之中,有点不知所措。

        但很快夏想就发现了周鸿基的最大的优点就是好学和适应能力,没错,他善于学习别人的长处,还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并且努力改正自己的缺点。

        一个能意识到并且正视自己不足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手!

        从初出京城的傲慢,到现在冷静地面对现实,从和何江海合作受阻,到现在认清形势,借和自己一方联手打压何江海,周鸿基的转变之快,以及适应能力之强,都让夏想刮目相看。

        也让夏想认定,周鸿基不愧为反对一系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确实有过人之处。和叶天南相比,他更年轻,更有魄力,或许没有叶天南手腕老辣,但他学习能力强。

        最主要的一点,也是他比叶天南更难对付的地方,他审时度势,圆润有余,遇方则方,遇圆则圆,机智多变,假以时日,真有成长为一名重量级人物的潜质。

        夏想更清楚的是,他现在和周鸿基之间的合作,基础不牢靠,彼此之间的信任度不够,还有一个关键点是,目前的合作是基于何江海过于强硬和不肯退让的前提之下,如果何江海转变了立场,退让一步,从某种程度上讲,周鸿基更有和何江海合作的迫切意愿。

        夏想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总理的来访,必定会点醒何江海,不管何江海愿意不愿意,他必须做出让步以换取周鸿基的支持。

        进一步讲,如果何江海再拿出足够的诚意的话,周鸿基转变立场,转身离去,然后和何江海握手言和,并且转而将枪口对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是大有可能。

        在总理来访之前,如果发生一件大事,让周鸿基必须表明立场,然后不得不和他同舟共济,哪怕只同舟共济半年也好,只要坚持过了开局最艰难的一段时期,只要不因总理的工作视察而将眼前刚刚建立的信任和合作毁于一旦,就是最大的胜利。

        大事件已经准备好了,只差最后的一点火候了。在点火之前,夏想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事情的成败,决定了他的计划的顺利与否。

        此事,需要夏力亲自出面。

        ……省纪委对外正式公布了鲁成良的清白之后,国资委派出专人到鲁成良家中慰问,令传志虽然不愿,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出面代表省纪委向鲁成良家属赔礼道歉。

        国资委在请示了省政府之后,确定了追悼会的规格,正式通知各界召开鲁成良同志的追悼会,确认与会人员包括省委副书记夏想、省纪委书记周鸿基、省委秘书长夏力和副省长李丁山。

        其中,周鸿基的出面,格外引人注目,传递出极不寻常的政治信号。

        既然证明了鲁成良的清白,那么他的自杀就等于是含冤而死!

        省纪委的定性,对远在五岳仍在调查之中的万元成陷害鲁成良一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再加上令传志被召回省委,替代他的穆正一完全是周鸿基的人,肯定就是要按照周鸿基的意志去调查万元成,万元成休矣!

        实际上,即使穆正一不来五岳,万元成也已经休矣了,自始至终,令传志就没有掌握一点主动,因此在听到调令之后,令传志不是沮丧和无奈,而是解脱,甚至还如释重负地即刻收拾东西,返回了鲁市。

        太受气了,太憋屈了,太窝囊了,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让他十分窝火,偏偏又发作不得,在五岳几天里,令传志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感觉。

        只差一点就痛不欲生了。

        女人,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官场女人,漂亮而又有手腕的官场女人,在令传志眼中,已经成了老虎一样的存在,当然,是母老虎。

        不过温子璇这只母老虎,不凶,不吵,不闹,只用她的温柔一刀,生生就将令传志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墙角,让他一见到了温子璇一脸明媚惊艳的笑容,不是心存旖旎之想,而是只想落荒而逃。

        不但令传志被温子璇摆布得晕头转向,就连唐郑杰也不得不承认,他和令传志来五岳的调查工作,完全多余,其实只需要坐镇省委,将温子璇和温子玑姐弟二人手中掌握了一手材料一上交,就完全可以将万元成拿下了。

        证实确凿,事实清楚,两个字——没跑。

        温子璇这个女人实在是不寻常,她明明掌握了一切,还要在表面上事事做出听从令传志和唐郑杰的姿态,但只要调查方向一偏离她的设定路线,她就旁敲侧击地提醒一句,如果令传志和唐郑杰不理会,就会突然有证据出现,将原先的调查全部推翻,让先前的工作前功尽弃。

        但如果完全按照温子璇暗示的路子向前走,又实在是难堪,毕竟温子璇只是省委副秘书长,既不是纪委系统的领导,又不是政法系统的干部,更不是调查组的成员,凭什么听她的?

        令传志尤为不服,憋了一股气要和温子璇反着干,不想温子璇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唐郑杰的立场越来越倾向于她,甚至唐郑杰还和他的分岐越来越大,导致调查组的工作陷入了停顿之中!

        真是一个蛇蝎女人!

        令传志气极之下,索性甩手不管,全权交由唐郑杰去处理——当然他才不会放权,只不过故意试探——唐郑杰当然不肯,毕竟调查组是联合调查组,他一人做主,回到省委也没法交待。

        而正在此时,五岳市委突然就有流言传出,说令传志和万元成有交情,收受过万元成10万元的贿赂,连时间地点都传得有板有眼,令传志一听之下大惊失色,因为传言是真!

        令传志可是吓得不轻,他自认和万元成之间的交情十分隐蔽,怎么就被人揭露了?而在传言的同时,温子璇反而愈加劝他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不要被一些谣言打倒,她不相信一些空穴来风的指责。

        温子璇是不是相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空穴不会来风,传言是百分之百的事实,令传志再有涵养,脸皮再厚,也觉得在五岳呆得没羞没臊,更清楚的一点是,流言是有人故意为之,要的就是让他声名扫地,让他在万元成的事情上,避嫌。

        省纪委的命令一下,令传志几乎是一刻不停地逃离了五岳,从此之后,他一见温子璇的面就觉得头皮发麻,如同羊见到狼一样。

        令传志在五岳一无所获地离开,穆正一一到五岳就接到匿名举报,鲁成良事件的幕后主使,不是万元成,而是市长司马北!

        五岳事件之火,越烧越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