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0章 时间不等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20章 时间不等人

    作品:《官神

        已是下午时分,窗外的斜阳照射在古玉近乎透明的脸庞之上,让她的眼睛、鼻子和耳朵,都呈现出一层似玉一样的光华。www.00ksw.org

        真是一个如玉美人。

        古玉又换了一身衣服,浅色的牛仔裤更衬她几近完美的身材,细长的大腿,裸露在外的小臂,无不一处不精致如玉。

        所谓美人如玉,并非虚言,而是古人发自内心的赞叹。

        “你说,我要是生一个孩子,会不会更成熟一些?”古玉又找了一件稍微职业一点的上衣穿上,“我也不小了,可是总觉得自己还象个小孩子一样,不但脾气象,长相也象,真是气人。我怎么和人谈判,别人谁也不会相信我。”

        “我相信你。”夏想笑了,古玉确实很孩子气,成熟对她而言或许不是一件好事,也并非女人生了孩子就会成熟,就如黧丫头一样,儿子都多大了,她还和当年一样娇小可爱,“你也不用刻意打扮自己,商场上,要的不是成熟稳重,要的是实力。”

        “我把全部资金压上,你真同意了?”古玉全部身家大概有近6亿多,当然大部分是不动产,不是流动资金,但如果变现一部分股票,调整部分经济结构,能调动2亿多的资金不在话下。

        2亿多虽然和达才集团准备投资的巨额资金相比,不值一提,但蕴含的政治意义巨大。沈立春是否了知并无关系,甚至就算李丁山和周于渊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也不要紧,只要老古明白其中的密切相连之处,只要总理知道古玉在五岳市的一个重大项目之中投入了全部身家就行了。

        许多事情,能做不能说,相信总理会对他的布局深感意外和……惊喜。

        “你不陪我去五岳了?”古玉对着镜子照了几照,总算对自己的形象满意了一点,“我可是第一次投资房地产,心里有点没底,总想找一个人陪着才觉得踏实。”

        “不是房地产,是产业地产。”夏想再次纠正了古玉的错误说法,“你到了五岳,直接找温子璇,她会帮你安排好一切。至于其他投资、规划、谈判等等问题,你都不用管,直接交给沈立春就行了。”

        “那我去不去不是没什么两样?我才不要去当花瓶。”古玉不高兴了。

        夏想呵呵一笑:“不是让你去当花瓶,你只要现身,就意义重大。”

        古玉又开心了:“我对你,真这么重要?”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古玉对于夏想,确实十分重要,夏想并不否认他对古玉的在意,他也知道,古玉十分在意他对她的在意。

        “你对我,对老古,对许多人,都非常重要。”夏想十分笃定地说道,他说的是心里话,因为古玉身份的特殊性,她介入达才集团的项目之中,会为达才集团在齐省的顺利落地,带来巨大的便利。

        倒不是他有利用古玉之心,只不过是有人先有利用古玉的心思,他只是在拨乱反正罢了。

        古玉欣然离去,夏想一路护送她到了高速口,才返回。在路上,就接到了周鸿基的电话。

        “夏书记,经纪委查明,鲁成良贪污受贿的事实,并不成立!”

        周鸿基也重拳出击了,看来,为了迎接总理的视察,孙习民一系也加紧了布局。

        是呀,齐省不是齐省人的齐省,不是总理的齐省,也不是总书记的齐省,更不是反对一派的齐省,而是大家的齐省,谁想一家独吃,另外两方都会不满。

        总理两年前来过齐省视察,仅仅才过两年又来齐省,其中的政治意义,凡是官场中人,都会猜测几分。一旦到了最高的位置,轻易不会到下面省份视察,更不会在短短两年之内,连续到一个省份视察。

        对于周鸿基的迅速而果断在鲁成良事件上做出结论可以看出,周鸿基也准备化被动为主动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夏想确实是真心高兴,周鸿基不仅是为鲁成良正名,安慰了一个死者的在天之灵,让死者家属欣慰,也是对何江海之流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的一次强有力的反击。

        更深层的用意夏想也明白,周鸿基是想借助此事,要在纪委内部展开一场收权活动。

        “省委希望纪委继续深挖事实真相,查出幕后的主使,不但要还鲁成良同志一个公道,也要为纪委正名。”夏想最后一句点明了主题。

        周鸿基很是欣慰,和聪明人合作就是轻松,一点就明,他不失恭敬地说道:“以后我在纪委的工作,还需要夏书记多多支持。”

        纪委内部人事调整,离不开省委副书记的点头。

        夏想回到省委的时候,天色已晚,但几名主要省委领导的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

        如果不是周鸿基打来的电话,晚上夏想已经安排好和萧伍、杨威、哦呢陈一起吃饭了,但事情有变,纪委的结论十分重要,甚至会部分影响到眼下的局势,他必须和邱仁礼面谈。

        还没上楼,就在楼道内正好遇到和聂建豪一起出来的周鸿基。

        聂建豪是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在夏想最不熟悉的常委之一,高大、方脸,是实打实的实职军人形象,可不是文职军人的艺人气质。

        “夏书记,真巧。”周鸿基一脸笑意,“正好我和建豪一起出去吃饭,走,一起去。”

        周鸿基此时流露出来的是爽快和热情。

        夏想无意和周鸿基在此时共进晚餐,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再说,一旁的聂建豪只是冲他微一点头,态度很是冷淡,他何必去凑没必要的热闹?就婉拒了。

        周鸿基兴致很高,见夏想执意不去,就将夏想拉到一边,说了几句话。

        “夏书记,纪委的结论,明天我会正式提交到省委。省公安厅提供的材料,证据不足,不予采信。”

        “不过五岳的调查,好象进展不大,令传志和唐郑杰两位同志有了分岐,我准备向省委提交建议,调回令传志同志,由他具体负责鲁成良案件的善后工作,另外再派纪委副书记穆正一到五岳和唐郑杰同志配合调查。”

        “以上,只是我的一个初步设想,明天准备提交到书记办公会,先和夏书记通个气。”

        周鸿基说,夏想听,二人头碰头,在楼道的一角呆的时间也不长,不过一两分钟,但却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一幕。

        夏想等周鸿基说完,笑而不语,只想了一想,就伸手和周鸿基握手:“我一向都很支持纪委工作,鸿基,你还欠我一顿洒,呵呵。”

        等夏想走远了,周鸿基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他微微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了一句:“第一次合作,看看你是不是一个有信用的合作伙伴。”

        夏想如何和邱仁礼汇报,又在幕后做了什么,周鸿基并不清楚,也不关心,他只需要知道一个结果就可以了。

        第二天上午,周鸿基正式向书记办公会提交了纪委的调查结论,全盘推翻先前省公安厅的相关证据,并将纪委常务副书记令传志的结论也一并推翻,证实了鲁成良的清白,而作为鲁成良贪污受贿证据的一栋别墅,是盐业局集体建造的别墅,作为职工福利分配给鲁成良个人使用,鲁成良虽然接受,但并未入住,并不构成收贿。

        而盐业局违反规定,大肆兴建了几十栋超标的别墅,作为福利分给盐业局中层以上领导,其中涉嫌挪用公款,纪委正准备着手调查此事。

        同时,纪委决定调回令传志,由令传志负责鲁成良同志的善后事宜,代表省纪委向鲁成良的家属致歉,并由令传志负责深入调查盐业局非法兴建别墅背后的违法乱纪问题。

        书记办公会最后达成一致,对省纪委的决定,表示支持。

        ——作为趁令传志不在省委的一次重大反击,周鸿基借助鲁成良事件,加紧了收权之举,不但借证实鲁成良清白的机会,大大削弱了令传志的威望,也有意让令传志介入调查盐业局违章别墅一事,制造矛盾,化解来自令传志的侧面压力,从而达到最终在纪委一手掌权的目的。

        也标志着齐省的局势,正式进入了一个多元化的时期。

        因为书记办公会并没有请何江海参加,何江海得知消息的时候,省纪委副书记穆正一已经动身启程,出发前往五岳。而令传志已经正式接到通知,要求即刻返回省委。

        何江海怒了,腹背受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两派联手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然而更让他难以接受的一个消息是,副省长李丁山也去了五岳,似乎是一项重大的招商引资的项目,作为省政法委书记,招商引资的工作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他无权过问,所以并不知道细节。

        不知道还好,如果让他知道的话,就更是气急败坏了。

        何江海初尝苦果,自然不会善罢干休,但他哪里知道,夏想的反制手腕,通常不是一波,而是层出不穷!

        为了大计,不但要在省委打开局面,在下面的地市,夏想也要掌握局面,因为时间不等人。

        就在周鸿基采取了一系列的手腕之后,有两件消息突然传出,预示新一轮反击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