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4章 两处开局(求推荐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4章 两处开局(求推荐票!)

    作品:《官神

        左等右等,半天不见夏力回来,夏想就有点担心,不会夏力真喝醉回不来了?

        忽然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喧嚣声,间杂还有吵闹声,其中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夏力。www.00ksw.org

        不会吧,堂堂的省委秘书长在外面吃饭,也会遇到有人扰乱?夏想坐不住了,起身来到外面,发现果然有一人正拦住夏力的去路,任凭夏力躲闪,就不让开,甚至还动手动脚,拉扯夏力。

        此人年纪40出头,长得一脸凶恶之相,乍一看很象道上混的,但穿衣打扮倒是周正,人五人六,不过显然是喝多了,非要让夏力到他的房间喝上几杯。

        夏力推脱,他却不放,一直说夏力人一阔脸就变,一点面子也不给,太不够朋友,闹得动静挺大,眼见不少人都投来了好奇和厌恶的目光。

        夏想几步向前,伸手推开此人:“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夏想力气很大,一推,就将壮汉推得差点摔倒。

        夏力见状,忙一把拉住夏想:“夏书记,你别管,是我和戴继晨之间的私事。对了,戴继晨是鲁市公安局副局长……”

        话未说完,戴继晨恼羞成怒地又冲了过来,伸手要推夏想:“你哪里来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不是吃饱撑的?”

        夏想岂能让他推到,一闪身躲开,心想好一个公安局副局长,怎么和穷凶极恶之徒一样?

        不料他息事宁人的态度,反而让戴继晨更嚣张了,竟然跳了起来,要追打夏想:“我打你,你还敢躲,活得不耐烦了!一看你就是外地人,不知道我戴老虎的厉害。站着别动,让俺打一顿消了气完事,要不,你就倒大霉了。”

        不但嚣张狂妄,而且还透露出一股傻气。

        夏力大喝一声:“戴继晨,你住手!他是省委夏书记!”

        戴继晨高高扬起的右手停在半空,醉眼迷离:“夏想夏书记?”

        一愣神儿的工夫,忽然就从旁边又出来一人,此人50出头,浓眉大眼,一看就十分豪爽,他现身之后,也不说话,干脆利落地向前几步,一脚踢在了戴继晨的屁股之上。

        力气之大,又是冷不防的一脚,戴继晨一下就被踢得向前一扑,脸朝下实实在在地摔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喝点马尿就撒酒疯,滚远点,别碍事!”浓眉大眼踢倒戴继晨之后,脚下不停,两步来到夏想面前,一脸尴尬,“夏书记,不好意思,是我的失职。要是你不解气,我再打他两拳。”

        来人夏想虽不熟,但也认识,真是吴天笑两次提及的鲁市市长李童!

        一直想和李童见上一面,没想到,正式见面会是这样的一次偶遇,让人始料不及,还哭笑不得。

        不过别说,李童的爽直和毫不犹豫的一脚,不但给夏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还让夏想对李童一下大生好感。

        齐省有排外的齐省人,也有真正豪爽的齐省人,夏想伸手和李童握手,哈哈一笑:“不打不相识,再说戴继晨同志也没打着我。李市长,闻名不如见面,我们今天的见面,别具一格,相当有纪念意义。”

        戴继晨从地上一个翻身爬了起来,动作还挺利索,一见李童,立刻就换了一副点头哈腰的形象,还伸出右手,敬礼一样向夏想认错,样子十分滑稽。

        夏想才不会和他计较,一摆手,意思是不再追究了。戴继晨却会错了意,上前一步说道:“夏书记,我这个人就是脾气不好,一点就着,其实人挺好。刚才多有冒犯,您要是还有气,就再踹我一脚,我绝不还手。”

        说完,还转过身来,将后背朝向夏想,还真等夏想上脚。

        夏想被他气乐了,哪里是什么公安局副局长,简直就是一个活宝,就用手一推戴继晨:“行了,别闹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还真应了不打不相识这一句话,夏想的大度和随和,给戴继晨留下了良好而深刻的印象,而在其后不久,戴继晨也在一场风波之中,选择了向夏想靠拢的立场,从而为夏想的大计立下了汗马功劳,成为夏想的得力手下之一。

        随后,相请不如偶遇,夏想就和夏力、李童坐到一起,重新开宴,把酒言欢。因为有了刚才一个意外却容易拉近关系的开头,夏想和李童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机。

        就连戴继晨也是自认和夏想一见如故——至于夏书记是不是对他一见如故,他不管,反正他认定夏书记是少见的既年轻又没有架子的好领导——他就对夏书记既崇敬,又亲切,还自认和夏书记攀上了关系。

        就在夏想和李童、夏力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之时,夜幕下的鲁市,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说不大,确实是没有惊动多少人和事,几乎就在悄无声息之中进行。说不小,是因为虽然现在还没有波澜,但却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并且引发了一系列的后遗症。

        如果让史学家记载的话,今夜夏想和夏力的深入一谈,和李童的意外相遇,也是一次划时代的事件,奠定了夏想在齐省第一步的迈出。

        万事开头难,谁能想到,李童和戴继晨似乎并不重要的两个人物的出现,却是齐省局势的一个微小的转折点……而遥远的五岳,也在夜色之中,发生了许多事情。

        令传志和唐郑杰赶到五岳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二人也没有停歇,准备连夜和五岳市公安局长万元成见面,先前期试探接触一下。

        但在谁先谁后的问题上,令传志和唐郑杰发生了分岐。

        按照级别,令传志比唐郑杰高。论资格,唐郑杰又比令传志老,两人谁也不太服谁,又各怀心思,都想抢先和万元成接触,以便掌控一手资料。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之时,一个出人意料的人物的出现,打破了僵局——省委副秘书长温子璇犹如大变活人一样,眼睛一眨就出现在二人面前,差点把令传志和唐郑杰都吓了一跳。

        还真是一大跳。

        因为两人都以为省委方面的人都回鲁市了——也确实省委秘书长夏力回去了——但偏偏有一个让人遗忘的关键人物留了下来。

        省委副秘书长温子璇本来是和夏力一起前来五岳,但其后她就如同消失了一样,不在台前露面,大会小会不见她的身影,就让处于慌乱和纷乱之中的众人都忽视了她的存在,甚至连五岳市长司马北也以为温子璇回省委了。

        只有周于渊和温子玑清楚,温子璇低调的存在,是有意为之,她留在五岳不回省委,是夏书记的刻意安排。

        而令传志和唐郑杰并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赶来之前,温子璇已经在周于渊和温子玑的配合之下,掌握了大量关于万元成方方面面问题的证据!

        司马北也被蒙在了鼓中,他在五岳的地位如日中天,甚至隐隐有压周于渊一头的趋势,却阴沟里翻了船,千防万防,却没防住一个女人的心计。

        女人心,在情场上是天上云,让人琢磨不透,在官场上是海底针,让人不知深浅。

        就连唐郑杰也万万没有想到,没听周鸿基说温子璇还在五岳,怎么她……变戏法一样出现了?

        令传志更是心中惊讶万分,因为在动身之前,他和何江海会面时还谈到,他和唐郑杰来五岳,肯定意见相左,而周于渊应该会是倾向夏想的立场,但在司马北和他夹击之下,应该孤掌难鸣。

        他当时还提出疑问,夏想怎么会放手了五岳的局势,难道他不想乘胜追击,将五岳的局势完全一手掌控?如果是,怎么没有留下人手在五岳继续推进局势,一个周于渊,实在是难成大事……千算万算,真是失算,谁说夏书记没有留下手后?

        温子璇就是!

        温子璇作为省委唯一的一名女性副秘书长,本来在省委就很显眼,因为她年纪不算大,风韵犹存,女性魅力十足,但也正是因为她太有女人味了,反而一直不受重用。

        原因很简单,官场是是非场,谁也不愿意在省委大院里闹出什么不好听的绯闻出来。

        偏偏夏想就重用了温子璇,偏偏又没有人乱说什么,原因也很简单,夏想比温子璇年轻几岁。

        似乎有一个共识就是,男人只爱小女人,不爱大女人,在温子璇面前,夏想虽然是领导,但却小了许多,更有一点人所皆知的事实是,夏想有一个漂亮贤惠的夫人,于是,人们的思维惯例就不再认定夏想和温子璇之间会发生什么。

        也对,夏想和温子璇之间是没发生什么私情,但却有重大隐情发生,就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和夏书记对应的省委副秘书长没在省委,竟然没人在意,还真应了一句俗话——灯下黑。

        只可惜,有时有些错误,只能犯一次。

        在看到温子璇一脸颇有诱惑之意的笑容出现在眼前之时,令传志和唐郑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二人的感觉大致相同,本来各怀心思,准备前来按照自己的想法,将五岳的局势理顺,朝着有利于自己一方的方向发展,却蓦然发现,一来就被人打了闷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