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3章 就从今夜开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3章 就从今夜开始

    作品:《官神

        很有趣的是,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兼监察厅长令传志临行之前,不和纪委一把手周鸿基辞行,却和政法委书记何江海暗中见了一面。www.00ksw.org

        更有趣的是,周鸿基也没闲着,因为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唐郑杰也没向厅长何江海请示,而是私下和他密谈一番。

        用一句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各挖墙角。

        表面平静的齐省,在鲁成良事件的持续推动下,潜流汹涌,渐渐有形成一股潮流之势。许多人都意识到了省委的局势比以前复杂了无数倍,不再是简单的本地和外来的对立,本地与本地,本地与外地,外地与外地,局势之复杂,局面之多变,让人眼花缭乱,一时分不清东西南北。

        唐郑杰和令传志启程的时候,吴天笑站在窗前,等二人的车队驶出省委大院,他转身向夏想汇报。

        “领导,纪委书记和公安厅常务副厅长握手,公安厅长却和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握手,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受夏想的影响,吴天笑也喜欢半认真半玩笑地分析局势了。

        夏想直接过滤了吴天笑的话,事情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他自然不必再多说什么,只是笑道:“刚才夏力打来电话,已经安排好了饭局,你晚上就不用去了……”

        领导有饭局不带秘书,对秘书而言通常不是好苗头,是领导疏远的开始,但吴天笑却一脸喜滋滋的笑容,点头哈腰地说道:“是,领导说了算。”

        夏想被他滑稽的样子逗乐了,摆摆手:“别没正形,有些事情没有退路,你自己要心里有数。”

        吴天笑立刻换了一副尊容:“是,请领导放心。”

        别说,夏想还真有点不放心。

        他和吴天笑认识的时间毕竟还短,虽然他对吴天笑的为人和能力都已经认可了,也清楚吴天笑在算计人上也有过人之处,但接下来吴天笑要做的事情,确实有点凶险,一着不慎,吴天笑和吕卫东都有可能身陷泥潭。

        因为何江海在齐省的势力,是意想不到的庞大。

        叶天南虽然比何江海政治手腕高超,为人也精明数倍,但他在湘省的势力范围和何江海相比,还相差甚远。当然平心而论也并非是叶天南为人不如何江海,而是因为齐省的政治气候和湘省大不相同,一直特殊的齐人治齐的历史原因,也是造就何江海不将所有外来者放在眼中的客观因素之一。

        何江海的强大,还是缘于国人的狭义的地域划分和排外心理,而且齐省人也喜欢抱团,尤其是半岛一带,对家乡的认同感很强。以前齐省全是齐人的时候,就有半岛帮和非半岛帮的划分,现在齐人一统齐省的局面被打破,半岛帮依然强大,而非半岛帮的齐人,已经不成气候了。

        夏想思忖良久,凝望窗外已经郁郁葱葱的绿色,心想夏天即将来临,鲁市的夏天比燕市多雨,却又不如湘江潮热,还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

        希望过程不太漫长才好。

        对于孙习民和周鸿基立场的逐渐明朗,对于何江海步步紧逼不肯后退一步的傲慢,夏想其实心中很是坦然,何江海自恃在齐省实力雄厚,不将他放在眼里,不将邱仁礼放在眼里,同时又何尝不是不将孙习民和周鸿基也不放在眼里?

        正是意识到了和何江海合作无法掌握主动,反而有可能成为何江海的附庸,孙习民和周鸿基才认清了形势,决定和他有限合作。

        联合反对一派,打压以何江海为首的本土势力,在现阶段,也不失为一条迂回之策。至于以后如何,谁也看不了那么长远,就暂时不管了。

        晚上,夏想如约而至,来到夏力安排的银座酒店的包间之中。

        夏力风尘仆仆,回到鲁市已经傍晚了,只向邱仁礼电话汇报了一下工作,没再进省委大院,直接就来到了酒店等候夏想。

        夏想道了一声辛苦,和夏力寒喧几句,没有外人,二人也就不再讲究太多,气氛就轻松了许多。

        同时也因为夏力在鲁成良事件之上,坚定了立场,夏想对夏力的印象大为改观。

        而接下来,夏力的话,会让夏想对他更加刮目相看。

        “夏书记,有一件事情,我说了,或许你会看不起我。我不说,我会看不起我自己。所以前思后想一番,今天借酒壮胆,我就把闷在心里几年的心里话,全说出来。你当是酒话也好,胡话也好,反正我都要说。”夏力才喝了三杯酒,当然没醉,不过是借酒说事而已,“我比你大,就托大叫你一声老弟,老弟,我的心里,苦闷得很……”

        再是酒场上,也毕竟是上下级关系,别看同为常委,在省委副书记面前,省委秘书长都会以下级的身份自处,没有一个省委秘书长会傻到认为可以和副书记平起平坐。

        实际上不夸张地说,夏力刚才的一句称兄道弟的话,就犯了官场大忌。

        但夏力既然担任省委秘书长多年,口碑还算不错,为人和手腕肯定有过人之处,更不会是见酒就醉,一醉就说胡话的窝囊之人,否则他早就混不下去了。

        之所以借酒说酒话,和夏想称兄道弟,其实正是他的聪明之处,是试探夏想的反应。

        “夏兄,你有什么事情,就尽管说,我也许不能帮你解决,但绝对可以当一个合格的听众……”夏想岂能不明白夏力的试探?夏力是有交底的想法,但又唯恐他不感兴趣,不接纳,所以才有此先找台阶的酒话。

        夏力似乎真要借酒壮胆,一连自饮了三杯,然后才开始了他长达半个小时的诉说。

        也确实是诉说,夏力好象真的当夏想是知己一样,他醉眼朦胧,语速低缓,声音低沉,从他和总理认识之时开始,到他被总理有意无意的赏识之后,他立志要追随总理的脚步,再到齐省由齐人治齐变成现在的三方局面,又说到他在邱仁礼身边的心路历程,以及他在此次鲁成良事件之中受到的良心冲击,等等,完全是他毫无保留的肺腑之言向夏想尽情吐露。

        夏想开始时还抱着且看夏力如何表演的心情,虽然他知道夏力的想法有所改变,但还不足以真正洞悉夏力做出了怎样重大的决定,因此,当他意识到夏力所说的不是酒话更不是胡话而是真话时……夏想震惊了!

        是真正的震惊和欣慰,震惊的是,夏力向他吐露的不仅仅是心声,还是一个被大人物摆弄得彻底失望的小人物的辛酸和无奈,更是夏力坚定立场,向他和邱仁礼表示完全靠拢的真心话。

        当然,夏想也明白的一点是,夏力之所以选择向他吐露心声,不是因为他长得帅,也不是因为他慈眉善目,而是因为他年轻,他比邱仁礼能走得更远。

        还有一点,或许夏力认为邱仁礼还是没有他好打交道……不过想到比他大了一把年纪的夏力,在他面前心声吐露,也让他多少有点尴尬,还好,到底在酒桌上,任何失言之处,都可以当成酒话。

        夏力鼓足勇气说完,见夏想依然镇静如初,既没有表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又没有嘲笑他的失态,他心中长舒一口气,总算完成了一件决定他命运前途的大事,总算将闷在心中从未对别人说过的心声,大部分吐露出来。

        虽然不是全部,是经过他精心挑选之后,既能赢得夏想信任和好感,又能通过夏想之口,让邱仁礼也对他改变看法。完全真实的所思所想,谁也不会对别人坦白。饶是如此,夏力还是感觉后背湿了一片,想想都觉得后怕,赌注下的有点太大了。

        但他已经走错了一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就不能再错下去了。

        夏力起身,借口喝多了,要去卫生间。

        夏想没热情去扶,他知道,夏力是去缓和心情了,他要给他单独呆上一会儿的机会。

        夏想平常不怎么喝酒,因为酒精会麻木大脑,让人思维迟缓,但今天夏力一出门,他就自己一连喝了几杯,心中泛起的全是苦涩。

        因为一个人……总理!

        夏力一直对总理心存希望,和以前的自己是何其相似?现在却在他面前借酒吐露心声,如果不是看透了一些人和事,不是一些人让他彻底失望,他何必放下身段,向比他小了十几岁的自己,假装酒后吐真言?

        夏力心中的苦涩、无奈和失望,夏想全然清楚,因为他感同身受!

        夏想还知道的是,从此刻起,夏力将会和他完全一心,将会和何江海一系抗争到底,联想到夏力身为齐省人又出身半岛帮的便利,将会是他在齐省打开局面的一大助力。

        只不过……总理在齐省即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情形之下,意外要来齐省视察,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行,必须加紧推动齐省工作的各项进程了,迟则生变,再拖下去,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变故出现,已经初步形成格局的齐省局势,不能因为一次总理意外的工作视察而再次被彻底打乱,从而前功尽弃。

        正等夏力回来时,短信响了,是吴天笑发来的,只有两个字:“好了!”

        好吧,夏想收起手机,微微一笑,就从今夜,由夏力的全面倒向开始,由吴天笑的暗中下手开始,正式燃起战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