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0章 夏想借刀杀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10章 夏想借刀杀人

    作品:《官神

        包括周鸿基在内,几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了夏想的身上。www.00ksw.org

        夏想置身于焦点之下,浑然不觉,一脸沉静。

        其实在何江海突然抛出鲁成良的经济问题之时,他就敏锐地意识到,问题来了,但……和风雨之后往往会有彩虹一样,问题之中,也总是会有机会相伴。

        齐省的局势,从广义上讲,分为三派。

        他和邱仁礼算是一派,是为家族势力的代表,但和邱仁礼完全出身于家族势力不同的是,他额头上还有团系的标签。

        再延伸来讲,团系出身的李荣升也可以算是自己一派。

        周鸿基和孙习民算是一派,是为反对一系的代表,可以说,是和他矛盾最多的一系的人马,和他有天然的敌意和绝对敌对的立场。

        何江海和袁旭强算是一系,是为总理一系的代表,也是齐省最根深蒂固的本土势力,实话实说,以何江海为首的半岛帮,是齐省三股势力之中,实力最雄厚、势力范围最广的一股力量。

        三股势力,呈三足鼎立之势,他和邱仁礼之间算是密切合作的话,孙习民和周鸿基之间,也算是无间的联手,毕竟系出同门。

        从感情上讲,周鸿基身为孙习民的先行军,和何江海之间你来我往的较量,也在情理之中,谁主谁次争得不亦乐乎,但还是有合作的基础。三派之中,和他最不可能联手的就是身为反对势力的周鸿基了。

        但从现实情况来讲,形势比人强,利益大于分岐的时候,以前的不快也有可能被掩盖,或许还有暂时握手言和的可能。

        话又说回来,越是联合的双方,越有潜在的重大冲突的可能,不结婚怎么离婚?

        眼下,就是在越来越有走近趋势的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埋下冲突和隐患的最佳时机。

        夏想也看了出来,在鲁成良事件上,周鸿基有意和何江海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并没有亦步亦趋,也证明了一点,双方的合作,还没有达成一致的共识。

        既然孙习民将球踢到了他的脚下,他肯定要临门一脚,踢出一个漂亮的回转球。

        “既然江海同志掌握了鲁成良贪污受贿的证据,就有必要查个水落石出。但一出是一出,鲁成良同志在五岳被人陷害嫖娼,也是不容争辩的事实,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还要继续深究下去。”夏想的目光飞快地在周鸿基的脸上一闪而过,十分坚定地说道,“我的意见是,由省纪委鸿基同志牵头,对江海同志提出的鲁成良的贪污受贿的事实进行调查,省委最终要根据省纪委的结论来明确鲁成良同志的问题。”

        好一手借刀杀人之计!

        何江海虽然身居高位,但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怒形于色,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夏想话一出口,他就立刻脸色一变。

        夏想摆明是想让周鸿基和他自相残杀,是要置周鸿基于两难的境界!

        何江海不得不高看夏想一眼,本来他对夏想一直有轻视之意,认为夏想一来齐省就扶鲁成良上位是一个大大的败笔。

        现在仔细一想,有点明白了什么,敢情是李丁山的自作主张,不是夏想的一时糊涂。

        夏想见何江海大为动容,周鸿基也是脸色变化,心中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继续说道:“五岳方面对鲁成良同志的诬陷,是一起人为的陷害,性质十分恶劣,后果十分严重,不管鲁成良同志有没有贪污受贿,但他被人陷害的事情却事实确凿,我建议,省委、省纪委组成联合调查小组,责任到人,对相关责任人员,严肃查处,绝不姑息。”

        “省委方面,我建议由温秘书长牵头,省纪委方面,可以由令传志同志牵头,一定要彻查鲁成良同志被陷害事件。”夏想一口气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等于是将何江海的所有后路封死,同时,不但埋下了何江海和周鸿基之间冲突的隐患,也点燃了周鸿基和令传志之间的矛盾的导火索。

        权力斗争,永远是不变的旋律,周鸿基在纪委内部立足未稳,肯定有借机整肃纪委内部的权力结构的意愿,反正他已经铺好了路,就看周鸿基是否接招,能否抓住机会了。

        何江海有后手,他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最主要的是,夏想敏锐地发现了可乘之机——何江海在鲁成良事件上几乎是一意孤行,并没有获得周鸿基一方的全力支持。

        孙习民不过是随手将球传给夏想,只是一次试探之举,没想到夏想就势接下不说,还大包大揽定下了省委的基调,还真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他心生不悦,正要开口说上几句,邱仁礼却及时表态了。

        “夏想同志的提议很好,很符合现实,我表示同意。”一语定音,邱仁礼不等孙习民再说什么,竟然直接拍了板,“就这么定了,谁还有不同意见,会后再商量。另外我认为,五岳市公安局长万元成同志应该停职反省,接受调查。”

        邱仁礼的话完全就是肯定的语气,既不留出商量的余地,也不征求孙习民的意见,他说完之后,才又多问了一句:“习民同志还有什么看法?”

        孙习民初来齐省,还没有什么亲信,更没有根基,他想打开局面,只能借助别人的力量,要么是邱仁礼的力量,要么是何江海的力量,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朗了,邱仁礼和何江海之间的较量已经摆到了明面之上,他如果居中的话,可以追求利益最大化,所以现在最合时宜的态度就是观望一段时间。

        孙习民点头说道:“我没什么意见。”

        邱仁礼也确实不简单,夏想的提议,他直接拍板赞成,又假心假意征求了孙习民的意见之后,就直接忽视了周鸿基和何江海的存在,摆手说道:“先这样了,散会。夏想、习民留一下,关于下一步人事调整的问题,我们再研究一下。”

        很强势,很霸道,言外之意就是,省委前三号人物定下的事情,排名靠后的周鸿基和何江海,只有听从的份儿。

        何江海和周鸿基对视一眼,只好起身离开。

        出门之后,何江海感慨地说了一句:“书记办公会都快开成书记的一言堂了……”他的原意是想让周鸿基接话,然后找到共同话题,对邱仁礼褒贬几句,再趁机和周鸿基拉近关系。

        不料周鸿基没接他的话,直接问道:“何书记和令传志关系不错,我早就知道……”

        何江海一愣,周鸿基是什么意思?对他有了敌意?刚想解释几句,周鸿基又不阴不阳地说道:“何书记,省公安厅方面,我建议由唐郑杰同志和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一起调查五岳市公安局的问题。”

        唐郑杰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和何江海关系最紧张。

        说完,周鸿基微一点头,一脸浅笑扬长而去。

        扔下何江海一人一脸惊愕,心想周鸿基是什么意思,敢跟他叫板了?别以为是什么后备力量就了不起了,到了齐省,就是一条龙也得被地头蛇压制得抬不起头!

        何江海冷冷一笑,周鸿基,走着瞧,会有你主动求上门的时候,你还没有真正见识过齐省人的厉害。

        何江海傲慢地冲周鸿基的背影摇了摇头……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的一次蜻蜓点水式的过招,孙习民并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会过心,因为他现在发现了重大的机遇。

        人事调整!

        作为省长,在全省范围的人事调整之中,必然有很大的发言权,换言之,必定会有好处可得。在重要岗位安插自己的人手,永远是每一个身居高位者时刻都要准备的后路。

        只有不断地安排自己人上位,才能保证自己的权威和意志得以延续,才能让自己的执政理念,薪火相传。

        孙习民再次庆幸在鲁成良事件上保持的中立的立场,否则在即将到来的人事调整大潮之中,他就不容易分到太多的好处了。

        毕竟人事大权掌握在书记手中,甚至在某方面来说,副书记比他这个省长在人事上的发言权还要更大一些,毕竟副书记分管人事。

        只剩下三人时,邱仁礼又恢复了淳厚温和的笑容,甚至还扯了几句闲话,先将因为鲁成良之死而带来的悲痛气氛清场之后,又换了一副轻松的口吻说道:“这一次人事调整,规模大,范围广,涉及到的干部多,是齐省近年来之最。我的初步打算是,全省17个地市,调整10个一把手,另外还有十几个副厅干部到点了,肯定要下……”

        孙习民心中大跳,力度真大,少说也要有几十个副厅以上的位置要动,他就知道,真正的政治斗争来临了,鲁成良之死和全省范围内的人事调整相比,只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不过……孙习民至此心中才完全想通刚才会上的一幕,夏想提出的联合调查是前提,如果他想在此次人事调整之中获得更大的利益,那么周鸿基就必须举起大刀,朝何江海当头一刀。

        怎么办?孙习民还没打定主意,夏想一句话就让他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