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0章 齐省只能有一个元帅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500章 齐省只能有一个元帅

    作品:《官神

        “既然同志们都同意,我也没有反对意见,就这样定了。www.00ksw.org”随着邱仁礼的一锤定音,一次书记办公会的召开,标志着齐省正式进入各方混战阶段。

        最后毫无疑问,鲁成良成为唯一人选进入了下一轮常委会的表决,基本上,鲁成良的上任已成定局。

        其实对于鲁成良的上任,夏想心中喜忧参半,心理十分矛盾,因为他没有直接接触过鲁成良,虽然也相信李丁山的眼光,但总觉得心中没底,不知道鲁成良的能力如何。

        为人是一方面,没有能力的话,将他推上高位,他也未必能有所作为。

        不过这事又不好直接开口问李丁山鲁成良的为人和能力如何,毕竟是李丁山力荐之人,夏想肯定要照顾一二。

        会后,夏想留了下来,因为他还有话要和邱仁礼说。

        “邱书记,我听到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说,叶天南现在人在鲁市了……”夏想既是告知邱仁礼得知,又是试探,他想知道匿名电话究竟和邱仁礼是否有间接关系。

        邱仁礼明显一惊:“叶天南?”随后一想又摇头一笑,“人闲心不闲,他来鲁市肯定还是冲你来的。”

        莫非邱仁礼真不知情?夏想心中有了主意,决定再继续挑明立场:“邱书记,今天孙省长的表现有点反常,您怎么看?”

        “何江海几次请孙习民都没有请动,孙习民稳坐钓鱼台,就是要抬高身价。周鸿基出面打前站,也是表明态度,让何江海看到有合作的可能。不过要我说,孙习民和周鸿基加在一起,也撼动不了何江海和他身边的一帮人的利益。如果孙习民想和何江海合作,就必须放下身段,让何江海为主。”

        邱仁礼一脸平静,一口气说出了他对局势的判断,也是他在夏想面前第一次深入地分析齐省的局势。

        夏想默然点头,以他和邱仁礼之间多年的关系,有些话确实可以直截了当地说出,不必再藏着掖着,邱仁礼今天开诚布公地说出齐省的局势,他所料不错的话,也是因为叶天南的意外出现。

        “如果孙省长和周书记之外,再加上一个叶天南,会怎么样?”夏想故意有此一问。

        邱仁礼呵呵地笑了:“叶天南手腕再高,红口白牙也不可能让何江海乖乖屈服,得拿出真本事才行。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了叶天南相助,周鸿基和孙习民就真是如虎添翼了,就算收服不了何江海,但要达到一种有限的合作的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

        在邱仁礼来齐省上任之前,齐省省委完全是齐人的天下,省委书记、省长全由齐省人担任,十几名常委中,只有一两个外地人,基本上就是大一统的局势。在邱仁礼之后,邢端台又来齐省,由此才打破齐人治齐的怪现象。

        但齐省的情况太特殊了,齐省人又十分排外,多年的齐人治齐让他们养成了封闭的习性,才不会屈从于一个外来者的领导之下,因此,邢端台在任上,政绩平平,邱仁礼在任上,也是老成持重,一直在守成,从来不开拓。

        夏想只知道以何江海为首的半岛帮,也知道除了半岛帮之外,齐省还有其他的本土势力,但都不如半岛帮壮大而已,所以他现在才对夏力脱离何江海一系而向邱仁礼靠拢的真正用意,表示怀疑。

        同时,也怀疑夏力介绍周于渊和他认识的深远用心。

        “如果叶天南担任了军师,周鸿基是先锋官,孙习民稳坐中军帐,最后和何江海两军会师的话,邱书记,我们的处境就尴尬了。”夏想说得严重,脸上却是淡然的笑意,也不知道他是认真在说,还是危言耸听。

        邱仁礼凝视夏想片刻,哈哈一笑:“夏想,齐省只有一个中军帐,中军帐中,只有一个元帅。”

        夏想明白了,也哈哈一笑:“我是怕邱叔叔还记得当年整合钢铁时的不愉快的事情,万一在我最需要靠山的时候,会不出来替我挡风。”

        邱仁礼哈哈大笑,打趣夏想:“你是取笑邱叔叔小心眼,还是对你自己没有信心?要不就是认为邱叔叔在齐省一直没什么动静,就觉得邱叔叔打盹了?打盹不是老了,是眯着眼睛养神。”

        夏想会意地笑了,邱仁礼也是一头猛虎,只不过还没有露出利爪和獠牙而已。

        邱仁礼也稳坐中军帐的话,那么他就得身兼两职了,既是军师又是先锋官,而李丁山则是伏兵了。

        “我倒很乐见孙习民和何江海之间的合作,有时候没有合作就没有利益,没有利益就没有分岐,没有分岐就没有矛盾冲突。客客气气是朋友,吵吵闹闹是夫妻,最终离婚打官场反目成仇的夫妻,也多得很。”邱仁礼用平静而轻松的口吻说出了他的想法,俨然就如一名哲学家一样思想深广,更如一名道行高深的高人一样……老谋深算。

        夏想服了,才知道一直以来似乎在打盹睡觉的邱书记,其实一直半睁着一只眼睛静静地等候时机,耐心十足,涵养十足。

        走出邱仁礼的办公室,夏想长出一口气,只要齐省有邱仁礼坐镇,天就不会塌下来,作为四大家族之一的邱家的掌舵人,连掌控一省的能力都没有,就太无能了。夏想很欣慰,很高兴,只要他确认背后一直站着邱仁礼,一直有省委书记的支持,他就有了足够的底气。

        一天后,省委常委会正式通过表决,提名鲁成良为国资委副主任。

        省委常委会通过之后,就由省政府方面召开政府常务会议,正式宣布了任命,由此,鲁成良成功地向前迈进了一步。

        李丁山十分欣喜,任命一公布就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对夏想付出的努力深感满意。

        “夏书记,成良担任了国资委副主任之后,事情就会进入快车道,他的工作还需要你多多支持。在常委会上,我的话力度不大。”李丁山在夏想面前,既保持了一定的谦逊,又态度温和。

        “李省长……”夏想对鲁成良的顺利上任并没有一丝胜利的喜悦,相反,他也知道其实较量才刚刚开始,“鲁成良上位是好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是隐患,因为他成了靶子,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掀翻。”

        其实夏想还是对鲁成良的能力没有信心。不上台还好,没有权力查实盐业的幕后,一上台,权力是大了,但相应的,承担的责任就越大。

        真要一不小心落入了叶天南精心的布局之中,前进一步不但不会给鲁成良带来好处,或许还会害了他。

        “成良为人十分可靠,又很有正义感。”李丁山听出了夏想的言外之意。

        “李省长,品行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鲁成良究竟有没有能力挑起重担?”夏想和李丁山之间也不存在隔阂,有话实说,“他上升到一个关键的位置,如果把握不住的话,说不定会害了他。”

        “我相信鲁成良的能力。”李丁山的态度很坚定,“也希望夏书记相信我的眼光。”

        夏想无话可说了,李丁山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再怀疑的话,就会伤了和气,只好及时转移了话题:“李省长,我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说是叶天南来到了鲁市,你对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

        “匿名电话?”李丁山想了一想,“齐省的局势太复杂了,除了半岛帮之外,还有另一股齐省的本土势力,我估计就是另一方人不想让何江海等人坐大……对了,你对李荣升的印象如何?”

        李荣升是省委常委、品都市委书记,作为两名市委书记的常委之一,李荣升比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低调多了。

        同时,他也比袁旭强年轻多了,因为他才49岁。

        提到李荣升,夏想蓦然一惊,才意识到他忽视一个十分重要的细节,李荣升也是齐省人,但并非来自半岛一带,如果以上还不算让他惊讶的话,最让他感觉眼前一亮的是,李荣升有过在团中央任职的经历。

        而且在前往团中央之前,他一直在齐省团省委任职,是不折不扣的团系人马。

        身边就有一名团系人马,竟然让他意外疏忽了,夏想还是不免微微有点懊恼。再一想也就释然了,李荣升是品都市委书记,平常不在省委,他总共和李荣升才见过不到两次面,当然不会有很深的印象了。

        再一想品都市的战略位置非常重要,北海舰队的基地就在品都,由此也证明了李荣升也是深受重用。

        如此一想,夏想就心宽了许多,李丁山比他想象中成熟,也对齐省的局势有足够的了解,并非只凭一腔热情和激愤就冒然出手。

        夏想对李丁山有了信心,但并不表明李丁山就真有识人之明。其实也不能怪李丁山,怪只怪,鲁成良太自信了。

        一个过于自信但能力却又不足的人,如果胸怀大志,急于干出一番大事,后果只能是恰得其反——鲁成良上任不到一周,就再次激化了矛盾,引发了齐省第一次正面对抗,从而导致各方势力都浮出水面,划分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