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9章 似乎抓住了一个点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9章 似乎抓住了一个点

    作品:《官神

        “你是谁?”

        夏想很是吃了一惊,人闲心不闲的叶天南动作真够快的,自己刚到鲁市才几天,他也不嫌劳累,千里迢迢从京城而来,而且还和周鸿基会面,如果说叶天南是好心好意劝说周鸿基和他配合工作来了,肯定是天大的笑话。www.00ksw.org

        想都不用想,曾经的叶大书记此来鲁市,是唯恐天下不乱来了。

        但问题是,谁会打小报告给他?夏想清楚得很,他在鲁市才认识没几人,更没有眼线。对方告诉他叶天南和周鸿基会面又是什么用意?夏想可不会天真地认为对方一心是为他好。

        “不用管我是谁,夏书记,我是无名小卒。”对方的声音很陌生,带有鲁市的口音,“我还想提醒你一件事情,别太相信夏力了……”

        电话随后断了。

        夏想愣了一会儿,忽然摇头笑了,有意思,很有意思,齐省的局势,还真是远比他看到的和想到的复杂,就连夏力和他走近也有人盯着,而且对方又透露了叶天南和周鸿基会面的消息,也就是说,齐省的势力如果按立场划分的话,就不止是邱仁礼一系,孙习民一系和何江海一系,应该还有另外隐藏的势力。

        是不是相信夏力另当别论,夏想心中自有判断,现在最关心的是叶天南又会在暗中起到什么样的破坏作用?

        周鸿基的政治手腕夏想暂时还没有领教,但有理由相信,从未有过地方从政经历的周鸿基的水平应该不在叶天南之上。

        不过周鸿基比叶天南的优势之处在于年轻,后台硬,中央对他的扶持力度大。

        周鸿基是老虎,老虎并不难对付,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让老虎落入猎人的手中,但如果老虎再多了一对翅膀,就麻烦了。

        叶天南就是周鸿基的翅膀。

        叶天南是一退到底了,想东山再起至少也要两年之后,但并不防碍他作为幕后人士为周鸿基出谋划策。

        夏想明显感受到了危机和压力,正面有一个周鸿基,侧面再有一个孙习民,背后还有一个何江海的话,他就真成了腹背受敌,四面楚歌。

        现阶段和他发生正面冲突的暂时只有何江海一人,周鸿基还在稳坐钓鱼台,而孙习民自从来到齐省之后,更是一直按兵不动。

        再深入一分析的话,孙习民和周鸿基应该还没有和何江海等人达成共识,因为何江海在齐省坐大多年,一向威风惯了,连邱仁礼的话都不太想听,何况孙习民和周鸿基?因此,周鸿基和何江海如果真正联手,还需要一个取得相互信任的过程。

        眼下的齐省还是各自为政,大致可以分为三派,其一,周鸿基和孙习民的关系密切一些,他们会尽力拉拢中间的常委。其二,他和邱仁礼的关系还算可以,邱仁礼也是一个可以信赖之人,但真要盐业的事情闹大了,邱仁礼的态度如何,还未可知。其三,何江海一班人在齐省的势力,根深蒂固,掌握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是最大的一帮势力,不管孙习民还是邱仁礼,都无法撼动。

        还有摇摆的中间势力,包括鲁市和品都市的部分副省和正厅级高官,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重要力量。对比燕省和湘省,齐省的政治气候果然复杂多了,不亏为半岛之地,兼具内陆和海洋的两重气候。

        今后的道路,还真是变数重重,充满了种种未知的可能。

        今天和夏力的进一步接触,和周于渊的会面,再加上一个神秘的电话,更让夏想对齐省的现状有了深刻的认识。

        那么下一步,就是要和时间赛跑了,看谁跑得更快,脚步更稳,同时……手段更高明。

        第二天上午,正式接到通知,召开书记办公会再次研究国资委副主任的提名问题。

        提名事小,背后的较量事大。夏想知道,李丁山替他接下了一个难题,如何解决,还得看他了,因为书记办公会还轮不到李丁山参加。

        想通此节,夏想蓦然一惊,似乎抓住了一个点,就是鲁成良虽是李丁山大力支持的人选,但要让鲁成良的提名先通过组织部,再提上书记办公会,肯定另有其人,以李丁山的常委副省长的身份,远不够资格。

        此人,应该不是邱仁礼,也不会是廖得益,更不会是孙习民,而书记办公会研究人事时一般只有五人参加,以上三人,加上他一个省委副书记之外,就只有一人了……夏力!

        作为夏想担任省委副书记以来第一次参加书记办公会,吸取了上次参加常委会迟到的教训,这一次他提前来到了书记办公室。

        原以为他提前了十分钟,必定是第一个到达,不想夏力比他还是早到一步。

        联想到夏力身上的故事,他的热情以及匿名电话的提醒,再见夏力之时,夏想就觉得他和夏力之间多了一层模糊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也一时不好说清。

        夏力却依然热情,打了招呼,又说笑几句,随后孙习民、廖得益也相继与会了。

        会议正式开始。

        过场都一样,依然是邱仁礼点题,然后廖得益提名并且做详细汇报。在汇报时,廖得益还是将陈秋栋排名放在首位,而且组织部的评语和上次略有不同,着重强调了陈秋栋的个人经历和工作能力,暗含之意就是已经将陈秋栋拔高了一等。

        和上次常委会上组织部还算平分秋色的结论相比,这一次组织部对鲁成良的打压可以看成是对方一次有意为之的示威。

        夏想平静地看着廖得益,现在的廖得益不再一脸笑容,而是十分严肃的表情,表现出了一名组织部长应有的威严。

        都不是简单人物,夏想虽然对廖得益愈加不入眼,但必须承认廖得益有水平的一面。

        廖得益发言完毕,特意强调了一句:“已经经夏书记批准,特将组织部方案呈报书记办公会。符合组织程序,请各位领导审阅。”

        言外之意自然是夏书记你已经点头了,不可能再出尔反尔了。

        邱仁礼就说:“组织部和纪委都认定陈秋栋没有违法乱纪的行为,我们就继续讨论一下提名问题。习民同志先说说看……”

        让孙习民第一个发表意见,不是对孙习民的高抬,而是邱仁礼想先明确孙习民的立场。

        上次书记办公会,孙习民是支持陈秋栋的立场,但同时也赞成鲁成良的提名,经夏想叫停常委一事之后,孙习民现在的立场将会表明他对夏想的强力手段的第一反应。

        包括邱仁礼在内,甚至廖得益也认为,孙习民肯定会是完全支持陈秋栋的立场,而且会比上次书记办公会更坚定。因为一件事情开两次办公会研究,都是夏想惹的事。

        在众人的期待之中,孙习民却慢悠悠地开了口:“虽然组织部和纪委都查明了陈秋栋同志没有违法乱纪的问题,但无风不起浪,事情毕竟闹得很大,现在再继续提名陈秋栋,是不是显得组织部的工作不够严谨,不够听取广大党员干部的意见?我的意思是,是不是组织部可以取消陈秋栋同志的提名?”

        廖得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下惊呆了,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很是不解地看了孙习民一眼,希望能从孙省长的眼神或神情上得到什么暗示,然而他失望了,孙省长脸色平静而淡漠,一脸公事公办的表情,不和他有任何目光的交流。

        省长直接提议取消陈秋栋的提名,是很严肃的问题,组织部认真对待,廖得益又迟疑了片刻,看向了夏想。

        因为接下来该夏想发言了。

        夏想似乎很认真地想了一想,说道:“我赞同孙省长的意见。”

        孙习民的眼睛本来平视,似乎是谁也没看,夏想话音刚落,他的眼睛就迅速向夏想投来极为复杂的一眼。

        夏想不动声色,因为他本来要在办公会上抖出陈秋栋的问题的证据,不惜一战也要将陈秋栋这样的败类拿下,不料节外生枝,孙习民竟然直接否决了陈秋栋的提名。

        如果不是有人提醒他叶天南正在鲁市,他或许还不会多想,但正因为他意外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再加上他对齐省局势的分析,一瞬间就得出了一个非常贴近真相的结论——孙习民要借陈秋栋之事,和何江海一系谈判了。

        否决陈秋栋是想告诉何江海等人,要合作可以,但他要掌握主动!

        夏想甚至进一步得出结论,如果他所猜没错的话,事件的背后,有叶天南的出手。

        齐省局势,将会出现新一轮的分化、整合、拉拢的潮流了,孙习民和周鸿基要加紧抢占地盘了。

        孙习民的用意是一举两得,既借机向何江海施压,又让夏想摸不着头脑,自乱阵脚,他原以为夏想会不知所措,不料夏想几乎没有犹豫片刻,就顺势接下了他的意见,就让他心中大跳,夏想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猜到了什么?

        不等孙习民深思,夏力也表态了:“我也同意孙省长的意见。”

        只有邱仁礼没有表态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