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8章 还在试探阶段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8章 还在试探阶段

    作品:《官神

        在周鸿基即将和叶天南见面之时,夏想和夏力、周于渊的会面,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www.00ksw.org

        周于渊47岁,个子很高,说话很洪亮,是典型的齐省大汉的形象。但说话洪亮外表豪爽的人,未必就是直来直去的性格,一见周于渊,夏想就得出结论,和夏力相比,周于渊的性格保守多了。

        表面的热络和寒喧还看不出什么,反正礼数到了,周于渊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等开场过后,周于渊就话很少了,除了夏力点名的时候应上几声,大部分时候都是充当了陪客的角色。

        和夏力所说周于渊想热切认识他的说法严重不符。

        五岳市不是经济强市,在齐省的排名十分靠后,主要经济增长点就是依靠制盐业。五岳市在齐省的地位和章程市在燕省的地位差不多,因此周于渊是不很受省委重视的地市一把手。

        夏想不会去猜测周于渊是基于什么心思想和他认识,又为什么在饭桌上表现得很不热络,他现在是需要有人主动靠拢,但也不会来者不拒,更不表现得十分急切拉拢每一个有意靠拢的下级。

        去芜存精是一方面的考虑,另一方面,他是副书记,必须要恪守副书记的本分,又因为分管人事工作,不可能光芒太盛,处处抢眼,否则就算邱仁礼不会对他有什么看法,孙习民也会抓住不放。

        更不排除有人借此向中央告上一状,趁机大力抹黑他的形象。

        既要保证他逐步稳健地在齐省打开局面,站稳脚跟,并且拥有一定的实力,又要做到不落人口实和把柄,就需要更高超的政治智慧了。

        周于渊的表现很低调,吴天笑也是。

        和在夏想面前侃侃而谈不同的是,在人前的吴天笑完全进入了秘书角色,倒水、敬酒、适当而及时地调节气氛,该说的时候,锦上添花。不该说的时候,一言不发,整体表现可圈可点,让夏想十分满意。

        也更让夏想认定,吴天笑确实是一个人才,如果能完全掌握在手中为他所用的话,将会是一把利剑。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前提是,不要让利剑划伤了自己的手。

        一场饭局,不咸不淡地结束之后,夏想回省委上班,周于渊就从酒店直接返回五岳市。临走的时候,他让司机从车上搬了几箱东西,非要放到夏想的车上。

        夏想推辞几句,也没勉强,就收下了。就是一些土特产,并非什么值钱的东西,不收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

        周于渊一走,夏力坐在车上,又替周于渊解释了几句。

        “于渊什么都好,就是话不多,就显得他不太会做事。我也替他惋惜,错失了几次良机了。”

        “希望夏书记不要介意,于渊是个实诚人,只要他认准了一件事情,一定会做到底。”

        “于渊是我的同学。”

        夏力一直在说,夏想一直在听,却一直是笑着点头,不回答,也不置可否,等夏力终于说出周于渊是他的同学的关键一句时,夏想才呵呵一笑:“我相信你的眼光,夏力,回头你向于渊说一声,让他弄一点粗盐过来,我吃不惯精盐。”

        夏力一怔,夏书记话里有话,堂堂的省委副书记可不会操心油盐酱醋的问题,所谓的粗盐精盐,怕是另有所指。

        回到办公室,夏力犹豫片刻,还是拨通了周于渊的电话。

        “于渊,夏书记说让你下次带点粗盐过来,你方便不?”

        周于渊沉默了一会儿:“方便是方便,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安全?”

        “你又不是走私私盐,有什么不安全的?”夏力笑了,停顿片刻,又说,“这样,先不急,过半个月再说。”

        “也好。”周于渊临放电话之前,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夏书记的为人,能靠得住吗?”

        ……“周于渊的为人,能靠得住吗?”接过吴天笑递来的热茶,夏想笑着问了一句。

        吴天笑自然清楚夏书记有此一问,可不是夏书记心里没底而征求他的意见,而是有意考他一考,低头想了一想,他实话实说:“可靠不可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什么想法。”

        夏想笑道:“你也是一个滑头。”

        吴天笑嘿嘿一笑:“哪里,在领导面前我可不敢乱说。我又不是口无遮拦的人,有把握的事情会多说两句,没把握的,一句也不会多说。”

        夏想摆摆手,没再多说,吴天笑识趣地退了出去。

        先不管夏力的为人是不是心机颇深,也不管周于渊的接近是不是另有目的,夏想很清醒地知道,下一步的问题,还会纠结在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之上。

        虽然他是省委副书记,有人事大权,但却还不如纪委书记有直接调查党员干部是否违法乱纪的生杀大权,况且他手中又没有公安系统专政的力量,眼下在齐省还是十分势单力薄。

        想想也是,毕竟才来不久,就是李丁山,也不过半月有余。只是没想到,半月时间,李丁山就惹出了天大的麻烦。

        诚然,说李丁山惹下了麻烦也不客观,应该说是李丁山发现了黑幕。只是在实力还没有壮大之前,夏想还没有拥有足以撬动黑幕背后利益集团的力量,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上次谈话,他也含蓄地告诉了李丁山,事情会查下去,会有交待,但他需要打开局面的时间。李丁山当时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默认的态度。

        但愿李丁山能再冷静一些,再等上两三个月或许就能见到第一丝曙光了。

        邱仁礼的劝告还在夏想耳边回响,也让他意识到对方不仅仅是在齐省力量强大,在京城,也有强硬的后台。

        其实不用邱仁礼提醒,夏想也知道,整个盐业的幕后巨手是谁……下午4点多,廖得益又一脸谦逊的笑容前来汇报工作了。

        不出所料,还是国资委副主任的提名。

        廖得益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常委会上的一幕的影响,一点也不见外,接过吴天笑的水就喝了一口:“天笑真是及时雨,我正口渴得要命。”

        吴天笑笑道:“能请廖部长喝一口水,是我的荣幸。”

        “见外了不是?”廖得益将水杯递还吴天笑,“下次我请你喝酒。”

        吴天笑恭敬地一笑:“我可不敢让廖部长请,我能请动廖部长,就烧了高香了。”

        廖得益哈哈一笑,吴天笑见没他的事儿了,转身退出。一出门,脸色就沉了下来,心想三号秘书的身份果然不一般,以前廖得益见他笑归笑,是皮笑肉不笑,刚才的笑,虽然也是假笑,但多少有了三分笑意了。

        相信夏书记也能看穿廖得益的笑容背后的两面三刀的本质。

        “材料我认真看过了。”夏想强调了一下,见廖得益立刻恢复了一脸恭敬,心想廖得益还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笑面虎,“事实证明,组织部的工作很细致,很到位,陈秋栋和鲁成良两位同志在能力上都过关。”

        廖得益听出了暗示,小心地说了一句:“李省长指责陈秋栋同志嫖宿幼女,经组织部调查,查无此事,是有人故意造谣。”

        夏想本意是点上一点,让廖得益知难而退,主动放弃陈秋栋的提名,没想到,对方毫不退让,真以为李丁山只是随口一说,没有证据在手?李丁山是不是已经掌控了确凿的证据,夏想暂且不管,就是他也已经有足够的把握将陈秋栋一棍子打死。

        之所以留了余地,还是不想一上来就闹出大矛盾,打狗也要看主人,各退一步才会和气。

        “纪委方面也表示,陈秋栋同志没有发现问题。”廖得益似乎唯恐夏想再阻拦一样,又抛出了纪委的结论。

        夏想终于笑了,笑得很真诚:“既然都没有问题,我也没有问题了。”既然对方一点觉悟也没有,他也没有必要再说个没完,手底下见真章好了。

        话一说完,他提笔在材料上签字,然后交还了廖得益。

        廖得益接过材料,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当然,让他发愣的不是因为夏想的字达到了当代一流书法家的水平,而是夏想批示的内容,太有新意了。

        “经廖得益同志认定,陈秋栋同志没有生活作风问题,拟同意其提名。”

        “夏书记,这……”廖得益一脸苦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夏书记的批示完全是一个陷阱,意思就是,出了问题,你负责。

        “可以再次召开常委会表决了,不过我建议在上常委会之前,最好再上一次书记办公会。”夏想失去了和廖得益继续就此事讨论的兴趣,“什么时候召开,就由组织部向邱书记建议好了。”

        廖得益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点了点头出去了。他在夏想面前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第一次品尝到了夏想出人意料的手段。

        有点辛辣,有点苦涩,还有点让人憋火。廖得益想了一想,心一横,不信夏书记真有陈秋栋的证据,好,他要面子就给足他面子,再上一次书记办公会。

        廖得益刚走,夏想的电话就响了,是一个匿名电话,声音很低沉:“夏书记,告诉你一个消息,叶天南来鲁市了,而且还和周鸿基见了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