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6章 故事之外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6章 故事之外

    作品:《官神

        “起床没有?”一大早,夏想就被电话吵醒,他也知道此时打来电话的人,肯定不是外人,也没看来电就接听了。www.00ksw.org

        一听才知,果然不是外人,是内人。

        曹殊黧的声音在清晨显得格外轻灵,就如窗台上跳跃的晨光,晶莹而剔透,让夏想的心情一下就舒展了许多。

        “当然起床了,我又不是懒虫。”夏想明明躺在床上,却故意耍赖,翻了个身,打算再赖一会儿床。

        “别赖床了,懒虫。”曹殊黧似乎有千里眼一样,看穿了夏想的谎话,她咯咯一笑,“我打电话呢,有两件事情要宣布,第一,一周后我就到鲁市负责照顾并且监督你的生活。第二,我现在在京城,刚刚和爸爸见了一面,他对你的经济班底到黑辽省的投资,非常满意。”

        黧丫头耳濡目染之下,说话也有官腔的味道了,夏想呵呵一笑:“怎么爸爸不亲自打电话给我,还要让你转告?”

        “他天天忙得不行,哪里有工夫理你?你就歇了心,别指望省委书记看高你一眼了。”曹殊黧嘻哈一笑,开了个玩笑,“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连姐姐说了,她最近一段时间可能不回国内了,等一年后再回来。她说,某人要是有心,就出国去看望她。”

        某人有心也很难出国了,夏想知道连若菡是故意逗他,因为他现在是省委副书记了,想要出国必须报备,不管公事还是私事,审批手续繁琐。而且就算因公出国,也不可能单独行动去看望连若菡。

        连若菡留在国外也好,怀孕期间,至少能保证吃的东西都安全一些,想起国内的大环境和食品安全问题,不是不爱国,是实在爱不起来。

        国内现在裸官现象严重,副省以上高官的子女,有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要出国,甚至夸张一些,差不多有一半高官子弟都加入了外国国籍,是为何故?明明他们在国内是特权阶层,也不想留在国内,其实无关爱不爱国,实在是对太多的事情失去了信心。

        食品安全,食盐安全,工程质量安全,甚至同样的产品出口国外和销向国内,就采用两套不同的质量标准,许多事实揭露出来的话,是让人为之心寒的无奈。

        或许,连若菡一心想让连夏出国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好在以吴老爷子的特权,吃用的蔬菜和粮食,都不是市场供应,而是特供。

        现在怀的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估计连若菡是铁了心要留在国外了。留就留好了,夏想不会再阻拦连若菡了,因为食盐的问题,确实让他也一时心冷。

        作为一个和自己国民发生土地纠纷最多的国家,作为一个吃饭怕毒死过桥怕摔死的神奇之地,许多人无力改变现实,只好远走高飞逃避。

        但连远走高飞的能力都没有的老百姓怎么办?

        夏想知道,凭他一人之力想要改变整个国家的现状,不可能也不现实,但只要让他遇到,并且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他将不遗余力地改变不公正的一切!

        一上班,夏力就一脸笑意地推门进来,向夏想提交了一份工作汇报,有关近期省委开展思想教育活动的初稿。

        省委各项报告汇总、上报材料以及思想动向,等等,凡是务虚、党群和人事工作,都必须经夏想之手,换言之,夏想现在的省委副书记之位,确实是比当初的省纪委书记权限大了不少。

        想卡一些人的脖子也容易多了。

        夏力汇报的工作都不太重要,夏想过目之后,就签字通过。

        夏力却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笑眯眯地问道:“夏书记,中午有时间没有?我想请您吃个便饭。”

        夏想对夏力印象还算不错,除去同姓的因素,他是本土势力之中唯一向邱仁礼靠拢的一人,也让他多了好感。

        就微一沉吟,笑问:“什么由头?”

        凡事都要讲究一个理由,夏想有此一问,也是试探夏力的用意,当然,语气很轻松。

        夏力笑道:“就当是本家聚一聚,还有,五岳市委书记周于渊正好来省委汇报工作,很想认识一下夏书记。”

        五岳市委书记?夏想直视夏力一脸的浅笑,心中却有不小的疑虑,换了别的市委书记,或许他也不会多想,但五岳市是齐省有名的产盐大市!

        值此李丁山刚刚插手盐业内幕之际,到底是夏力刻意安排周于渊和他认识,还是周于渊有意认识他,并且别有用意?

        在夏想意味深长的目光的注视之下,夏力淡然自若,表情十分自然。

        大概过了三五秒钟,夏想才点头说道:“好,表示坚决服从大管家的安排。”

        一句话说得夏力哈哈一笑:“夏书记说笑了,那就说定了,我就去安排一下。”

        夏力一走,一上午没有露面的吴天笑回来了。

        领导都在上班了,秘书还没到,估计在别人眼中就是咄咄怪事了,夏想自然知道吴天笑做什么去了,只冲吴天笑微一点头,不等他汇报工作,直接开口问道:“天笑,周于渊的为人……你怎么看?”

        吴天笑兴冲冲回来,正准备将一手掌握的证据汇报,不料夏书记开口说到了周于渊,他眼睛一转,立刻想到了什么:“是不是夏秘书长介绍过来的?”

        行啊,吴天笑还真是一个百事通,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夏想点头说道:“确实是夏力的引见。”

        吴天笑嘿嘿地笑了,有点神秘,更有点阴险的味道:“夏秘书长和周书记是同学。周书记的为人,我接触不多,就不多说了。但夏秘书长的为人,我还真有话要说。不过在开口之前,先请领导批准。”

        吴天笑越来越有意思了,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夏想笑骂了一句:“既然我问你了,你还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吴天笑搓了搓手,一边倒水一边说:“我给领导讲个故事……邱书记刚来齐省的时候,工作一开始阻力很大,当时夏秘书长和何书记、袁书记关系还十分密切——半岛帮的说法领导肯定也听过,我就不多说了——何书记制定了一个同盟计划,就是不想让邱书记掌控大局,结果后来计划泄露了,最先是传到了邢省长的耳中,然后邢省长和邱书记联手,制定了反击计划,一举击败了半岛帮的阴谋。”

        “事后,半岛帮怀疑是夏秘书长泄密,但当时夏秘书长和邢省长关系并不密切,和邱书记关系也极其一般,也没有真凭实据,所以也拿秘书长没办法,但不久之后,何江海就在一次会议上和夏力因为一件事情吵了起来,还拍了桌子。从此以后,夏秘书长就和邱书记的关系密切起来了……”

        绕了一个大弯,吴天笑难道是想暗示,夏力是策划整个事件的幕后推手?

        如果真是,夏力也太有心机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官场之上有心机的人太多了,何况又是必须有左右逢源的本领的省委大管家?只不过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夏力何必舍近求远,非要绕一个大弯才接近了邱仁礼?

        夏想没有埋怨吴天笑说话绕弯,而是想起了什么,点了一句:“天笑,你也是齐省人呀……”

        吴天笑立刻一脸严肃地说道:“我是齐省人,但我不是来自半岛。还有一件事情领导也许不知道,鲁市百姓对半岛人治理鲁市,大有意见。”

        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就是半岛人。

        很有意思的齐省局势,看来,即使同为齐省人,也因为地域的不同,而各自为政,夏想眯起了眼睛,倒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鲁市市长李童和我是老乡,他也想结识一下夏书记。”吴天笑及时地递上了话。

        口渴的时候有人送茶,下雨的时候有人打伞,吴天笑还真是一个很有眼色的秘书,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太聪明了。

        太聪明了,会让领导不喜。

        但夏想不会,夏想不是斤斤计较的领导,也不是没有自信的上级,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正面回答吴天笑的提议,而是转移了话题:“好好做好本职工作,其他的事情,做出了成绩之后再考虑。”

        其实言外之意是告诫吴天笑,要先认可他的能力之后,才会相信他引荐的人。

        吴天笑也不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说道:“夏书记,事情我已经办妥了,陈秋栋的问题,随时可以引爆。”

        夏想不免多打量了吴天笑几眼,心中还是微有惊讶之意,跟过他的秘书虽然不少,但如吴天笑一样聪明能干者,还真是没有。

        吴天笑看出了夏想的疑虑,又解释说道:“其实早在夏书记来鲁市之前,在李省长插手鲁成良的提名的时候,我就已经盯上了陈秋栋。”

        真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物,夏想对吴天笑又多了一层认识,会心地笑了:“中午夏力请吃饭,周于渊也在场,你也一起去吧。”

        吴天笑也会意地笑了:“明白。”

        至于他明白了什么,夏想不问,他也不说,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就在夏想着手布局,稳步推进的时候,对手自然也没有闲着,中午,周鸿基就在何江海的邀请之下,欣然赴宴……周鸿基和何江海之间谈论的话题,除了夏想之外,还有李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