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4章 各有人生豪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4章 各有人生豪赌

    作品:《官神

        夜晚的鲁市虽然不如湘江热闹,但也是繁华如烟,微微的春风吹拂,确实有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春意。www.00ksw.org

        只可惜,春意只回荡在天地之间,夏想的心中,却是一片寒意。

        经历过太多人身威胁,甚至还有面临死亡考验的夏想,自然对刚才的不咸不淡的威胁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对他来说,一辆擦身而过的汽车,一句含义不明的威胁的话,不过是不入眼的雕虫小技,想要吓倒他,还太嫩了一点。

        但他却知道,刚才的事情不是针对他,是针对李丁山!

        而从未经历过被人威胁的李丁山,现在还脸色发白,站在车前,因为恐惧和愤怒而微微发抖。他一直没有真正地见识过官场斗争的惨酷性,以为官场斗争的最高境界就是背后下下绊子,当面拍拍桌子,却没想到,竟然还有**裸的人身威胁!

        然而在愤怒过后,李丁山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激起了义愤,他慢慢恢复了平静,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一字一句地说道:“夏想,万一以后我有什么不测,替我照顾一下家人。”

        夏想反而轻松地笑了:“李省长说哪里去了,齐省当年是有黄巢,可惜的是,私盐贩子黄巢最终落了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死于亲人之手。黄巢起义的时候打着农民起义的旗号,后来起义壮大之后,就把百姓当成口粮,走一路吃一路,起义军所到之处,经常是吃光周围几十里的百姓。现在天下太平,齐省还想再出一个黄巢?简直就是反人类反社会。”

        李丁山终于被夏想轻描淡写的态度逗乐了:“看来自古都一样,私盐贩子没好人。”

        一路护送李丁山回去,夏想表面上轻松,其实内心无比担忧。

        离开燕省之后,出于谨慎的考虑,也因为官至副省级,在夏想看来,不会再有如郎市的哦呢陈和秦唐的牛林广一样的对手,因为到了一定级别,他和这样的人接触已经很少了。

        再说官至副省之后,可以随时有警卫跟随,虽然他还是热仍未冷的年龄,但肯定不会再和在郎市一样以身试险并且大打出手了,尽管说来他现在一个打两个也不在话下,毕竟身份高了,再动手打架就不象话了。

        也或许是湘省相对温和的气候麻痹了夏想,以为从此天下太平了,不想刚到齐省,就遭遇了人身威胁,威胁也就算了,还拿黄巢说事,难道恶人也附庸风雅?

        夏想何曾怕过?

        夏想自己倒不怕,李丁山如果有什么闪失,才是他最大的痛心,他担心的是李丁山,而且很明显,对方针对的也是李丁山。

        回到齐省省委安排的住宅之后,夏想沉思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电话打给了萧伍。

        “萧伍,你安排一下,派四五个人来鲁市。”

        萧伍喜出望外,能在夏想身边是他最大的渴望,忙一口答应,不过又意识到似乎夏想并没有提到他的去留,又问:“领导,是不是我也去?”

        “你先不要过来。”夏想又一想,心中有一个强烈的预感,对方不会仅限于一次威胁,肯定还有后手,而李丁山再追查下去,必定还有更激烈的反弹。

        萧伍大失所望,十分低落地答应了一句,以为领导不想让他跟在身边,不料夏想又说了一句话,一下点燃了他心中的熊熊烈火。

        “你去一趟京城,和杨威碰个头,告诉他,齐省有机遇。然后去一趟秦唐……”夏想点到为止,“事情办完之后,再来鲁市见我。”

        萧伍的激情猛然迸发了,他知道杨威和夏想的关系,一些需要从暗中下手的事情,由杨威出面最稳妥。而让他再去秦唐,用意更是不言而喻,他和杨威、哦呢陈,现在是领导的三驾马车。

        领导要动用幕后力量了!

        如果说以孙现伟为首的一干人是经济班底,以彭云枫为首的一帮人是政治班底,那么以萧伍为首的三驾马车,则是夏想最隐秘也轻易不会动用的幕后力量。

        但一旦夏想下定决心动用三人的力量,就证明夏想下了狠心,要寸步不让了,要从正反两面入手,对对方痛下狠手了。

        没错,夏想此举,一是为了防患于未然,二是为了防止万一出现不可控的事端,也好还之以狠手!就算齐省有黄巢,就算有半岛帮,只要敢触及他的底线,决不手软。

        之所以让夏想痛下决心要加强保护措施,是因为他想到了齐省有一位副省级高官精心策划了一出爆炸案,在光天化日之下炸死了情妇。

        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这位高官,也是齐省人,甚至也是来自……半岛一带!

        第二天一上班,夏想就吩咐温子璇安排吴天笑正式担任他的秘书。

        吴天笑虽然有话多的毛病,但眼下齐省的政治气候有点诡异,此时用人,应当不拘一格,况且吴天笑的表现明显可以看出,他知道一些什么。

        吴天笑在省委之中闲置多年,基本上处于被人遗忘的边缘,再虚度几年光阴的话,就真的一事无成,再也没有前进一步的可能了。

        因此,当温子璇将他推荐给夏想时,他就打定了主意,要用惊人之语赢得夏书记的认同。因为他研究过夏书记的经历,知道夏书记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官僚或政客,他年轻有为,有非同一般地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有敢为天下先的一面。

        成败在此一举,打动不了夏书记,他一辈子就交待了。万一能让夏书记相中,担任了夏书记的秘书,就等于一脚迈进了一扇光明的大门。

        吴天笑也不是故弄玄虚,在李丁山初来到齐省之后,他就暗中注意到了李丁山的一举一动,也听说了李丁山正在着手调查什么,他明白,李丁山惹下了滔天大祸,如果不及时收手,甚至会有灭顶之灾。

        他更知道李丁山和夏想之间的关系,因此当他在夏想面前说出不让李丁山再追查下去的话之后,表面上镇静,其实内心是无比的紧张。

        甚至一瞬间还怀疑他的做法是不是下的赌注太大了?随后却又将心一横,不成功就成仁,能入了夏书记的眼容易,想让夏书记完全认可难,他想要的是完全向夏书记的倒向,而不是仅仅是一个秘书的角色。

        吴天笑相信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担任夏书记的智囊,成为夏书记在齐省站稳脚跟并且打开局面的先行军,因此,他必须在第一个回合之内,就让夏书记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做不到,就有可能弄巧成拙。

        整个省委,想担任夏书记秘书的大有人在,比他条件好上数倍的,也数不胜数。

        省委副书记的秘书,省委三秘的身份,是无比荣耀的职务,只要好好干,等夏书记离开时,最少外放一个副市长。

        不过吴天笑志存高远,他追求的不仅仅是一个副市长的职务,而是从此紧紧跟随夏书记的步伐,一直到很遥远的高度,因为到了省委副书记的位置,再下一步会担任省长,省长,就可以直接带着秘书上任了。

        他要成为夏书记的核心嫡系!

        吴天笑为自己定下了人生目标,也下了全部的人生赌注。甚至为了让温子璇将他的名字报上,还送了两万元的重礼,可以说,他几乎孤注一掷了。

        一天没有消息,吴天笑的心越来越低沉,难道说,他没能入了夏书记的眼?难道说,他的人生从此就一直沉沦下去,再无出人头地的可能?

        一上班,吴天笑就情绪低落,无精打采,如果今天再没有消息,基本上就可以断定,他前功尽弃,所有努力付诸东流了。

        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继续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的无聊日子,刚泡好茶点燃一支烟,温子璇不请自来,挥手笑道:“天笑,我可提醒你,夏书记很少抽烟,他身边的人,也最好戒烟。”

        吴天笑手一抖,点燃的烟掉在了裤子上,将裤子烧了个大洞,他浑然不觉,一下跳了起来:“温秘书长,您可别唬我,我心理素质不过关。”

        “记得回头再请我吃饭。”温子璇摆摆手,一脸喜悦的笑,转身就走,“赶紧去夏书记的办公室报道,以后你飞黄腾达了,别忘了姐。”

        平常吴天笑最喜欢欣赏温子璇离开时扭动的腰肢,今天却呆了半晌,任凭令人浮想的背影消失在楼道之中,过了半天他才如梦初醒,用力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跟了夏书记,从此扬眉吐气了。

        吴天笑并不知道的是,在他扬眉吐气之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而且还是一条布满陷阱和危险的坎坷之路。

        而夏想也不知道的是,他做出任用吴天笑的决定,是一次无比正确而英明的选择,因为吴天笑在其后一系列的事件之中,为他立下了汗马功劳,比他历任秘书都更可堪大用。

        吴天笑兴冲冲地来到夏想的办公室,一进门,夏想就为他布置了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第一时间查明陈秋栋嫖宿幼女的真相。

        吴天笑一听就会意地笑了:“夏书记,陈秋栋嫖宿幼女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