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3章 更深层次的行业内幕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3章 更深层次的行业内幕

    作品:《官神

        暮色四合,天,已经渐渐黑了。www.00ksw.org

        春意已经很深了,傍晚的大明湖畔,虽然依然没有夏雨荷,却有波光万道的夜景。

        夏想和李丁山二人静坐无语,足足过了几分钟,夏想才悠长地叹息一声,站起身来:“李省长,你现在查明了燕省调配齐省食盐的真相,知道面临着多大的阻力,刚刚常委会上的一幕也说明了一些问题,齐省的本地势力太庞大了,邱书记都撼不动……”

        “不试试,我不甘心。”李丁山握紧了拳头,一拳打在旁边的一棵树上,微显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飘乱,颇有悲壮的意味。

        转眼认识李丁山十几年了,从当年的40岁的中年,到现在50多岁的中老年,李丁山确实苍老了许多,也变了许多,唯一不变的还是他的信念和追求,说是书生意气也好,说是为民请命也好,反正具体体现在他的身上,就是一股不知迂回并且倔强的执著。

        说实话,夏想在得知食盐行业内幕之后,也是无比愤慨,因为食盐事关无数百姓的切身健康,追求利润无可厚非,但只为赚钱而不顾百姓的生命安全,就是令人发指的无耻行径了。

        国内的食品安全问题,已经到了一个不下大力整治就无法在外面吃饭的地步了,然而,谁能想到,危害人们健康的不仅仅有地沟油、苏丹红、瘦肉精、添加剂和有毒大米,还有食盐!

        夏想知道他劝不住李丁山,就是他也想插手此事,但此时条件还不成熟,他虽然是省委三号人物,但在齐省立足未稳,还只是一个外来客,身边没有可用的人手,连一个可信的亲信都没有,拿什么和半岛帮较量?

        更何况,牵一发而动全身,盐业牵涉到了太多人的利益,而围绕着盐业的改革,背后已经发生过了一番高层之间的较量,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的结局。

        从鲁成良入手是一个切入点,但鲁成良是否可靠先不说,就算鲁成良也出于正义和良心揭露行业内幕,但问题是,鲁成良说的话李丁山相信,他也相信,甚至邱仁礼也相信,却上不能让中央采信,下不能传达到百姓耳中,说不定最后还是一个一无所获的下场。

        乐观一点,最后鲁成良当了牺牲品,事情掩藏在历史的尘埃之中,灰飞烟灭。悲观一点,李丁山用力过猛,触动了高层利益,惹恼了某人,最后被迫辞职,从此自绝于官场。

        再如果事情闹大,李丁山丢官也许还是轻的,或许还有牢狱之灾。

        早在两年前的两会期间,有关盐业体制改革就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中。一月之后,国务院批转发改委《关于2009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工作的意见》,明确要求“制定出台盐业管理体制改革方案”。

        一个月后,由国务院督办、发改委和工信部组成的盐业体制改革小组——简称盐改小组——对全国8个省市进行调研。11月,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制定了盐业体制改革初步方案,并征求了卫生部、财政部、质检局、工商局、法制办等相关部委意见,似乎一场声势浩大的盐业改革即将隆重登场……同时,从各部委反馈的意见都是支持盐业体制改革,取消专营,走向市场化,等等,可以说是反响热烈,深得民心。改革也是万事俱备,只欠最后一场东风了。

        这场东风就是要等发改委和工信部联合将盐改方案上报国务院!

        然而等了足足一年多之久,东风也没有刮起,发改委沉默了……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国务院推动的盐业改革流产?

        一些公开的消息将改革的阻力归咎于被改革者的身上——据说是中盐协会组成了强大的攻关队伍,阻止发改委上报改革方案,结果还真成功了,被改革者左右了改革的进程,说来在权力集中的国内,会出现下级不听从上级命令的荒诞之事,岂非天方夜谭?

        但又确实不是天方夜谭,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一个小小的盐协就有如此巨大的能量?到底谁是幕后的巨大的黑手?

        而中盐协会反对改革的一个最大的也是唯一的理由就是——只有食盐专营才能保证消除碘缺乏病。

        但这个理由十分荒唐,根本站不住脚。

        实际上早有专家指出,食盐补碘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因为碘的挥发性高,加热就会迅速挥发——除非老百姓天天吃凉拌咸菜才能真正保证碘的摄入量,只要炒菜加热,加碘食盐只是一个大大的肥皂泡罢了,只是为了维护盐业公司的专营而撒下的弥天大谎。

        而专营的好处显而易见,单是一个燕省的盐业公司年利润就近10亿人民币,其他的人口大省就更不用提了。

        至于加锌加各种添加剂的食盐,更是不顾人民群众身体健康的试验品,尤其是加锌,很容易引发重金属中毒。

        再退一万步讲,加碘加锌都不可怕。加碘,碘吃多了,顶多大脖子。加锌,可以不选择加锌食盐。但问题是,所有的食盐都有一种神秘的添加剂,在盐业公司偷偷添加了十几年后,才被有识之士揭露——09年,网络有人发表了一篇“市场食盐中神秘的抗结剂”的文章,引起了媒体关注并且大肆报道,其后,盐业公司才在产品上标注了一直存在了十几年的添加剂——抗结剂。

        因为食盐会凝结,会严重地影响了储存与运输,抗结剂就很有必要了。

        抗结剂之所以一直没有被标注出来,其实是有意为之,因为抗结剂的名称叫亚铁氰化钾。至于亚铁氰化钾有没有毒性先不讨论,只说盐业公司的内部人员只吃盐田直接出产的盐,不吃经自己公司重装包装的盐就可以猜测一二了。

        食品安全问题还可躲得过,至少可以自己做饭吃还安全一点,但食盐安全怎么逃?天天要吃盐,而且食盐又是专营,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当然,盐业公司的内幕还有很多,大而广之,在国家政策层面的问题,比如如何改革,如何保障百姓的食品安全,是国家层面的较量,是高层次的政治斗争。但具体到齐省和燕省两个产盐大省之间的盐业公司的猫腻和幕后交易,如果操作得当,或许可以为仍然陷入僵局的盐业改革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只不过……食盐背后的一只巨手,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如果被人破坏,岂能不勃然大怒大下黑手?他还好说,至少有人会保,但李丁山身后无人,史老临死一托,才让李丁山勉强担任了常委副省长,以史老的遗愿,是指望李丁山从此平步青云,至少也要担任一届省长才不辱命。

        但如果李丁山真要插手齐省和燕省之间盐业的黑幕的话,触动了京城高层的利益,说不定不到任满就会被就地免职。

        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夏想几次想张口劝李丁山一劝,却始终没能说出口。

        夜色之中,昏黄的灯光之下,李丁山的表情平静而漠然,是义无反顾的决绝,深知李丁山脾气的夏想知道,劝也没用,有些话说了反而不如不说。因为以李丁山的性格,他宁愿丢官也要认死理。就如当年在水恒市和市长之间的政治斗争,他就差点向省委辞职。

        “事情还是考虑长远一点好,鲁成良是知道一些内幕,但现在还不是揭露的时候,我的意思是,等一段时间,我们站稳了脚跟……”夏想尽量让语气委婉一些,他排名比李丁山高,但私下里,他一直当李丁山是长辈。

        “我理解你的顾虑,夏想,我可以等,但老百姓等不了,而且老百姓等了几十年,被坑害了几十年,还要再等多久?如果说需要一个人挺身而出,哪怕用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天下百姓的安全用盐,那么就让我当这样的一个傻瓜好了!”

        夏想黯然无语,良久,他才捡起一块石子扔向了大明湖:“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说来容易做来难,有人只是挂在嘴边,当帽子戴。有人却从来不说,却以生命去实践。李省长,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夏想想通了许多,既然劝不回拦不住李丁山的决心,那么他就在暗中全力配合李丁山的计划,从正面帮他顶住部分来自高层的压力,从侧面为他化解来自齐省半岛帮的还击,然后等他在齐省打开局面,立足大稳之时,再悍然出手……夏想比以前成熟了许多,也事事讲究章法,准备在规则之内充分利用政治智慧来逐步解开难题,但他却忽视了一点是,比起湘省的民风淳和,齐省的民风豪爽之中,有崇尚暴力的一面,而对手的反击,比他想象中早了许多。

        手段,也是令人愤怒的无耻!

        离开大明湖之后,夏想和李丁山吃过了晚饭,准备乘车回省委住宅。过马路的时候,二人遵守交通规则,等绿灯时才从人行横道穿行,走到一半,一辆等候红灯的汽车突然发动,擦着夏想和李丁山的身子呼啸而过,离二人的距离不到20公分!

        而且打开的车窗之中,还冷冰冰地扔下一句威胁的话:“外地人,齐省有黄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