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1章 发作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1章 发作

    作品:《官神

        李丁山的怒火高涨,或许在别人眼中,是不理智的举动是不明智的做法,甚至就连夏想也瞬间产生过一个认为李丁山不该如此的念头,但在李丁山随后说出事实真相,夏想也不可抑制地愤怒了。www.00ksw.org

        甚至他的怒火比李丁山还盛!

        当着邱仁礼和孙习民的面,李丁山一个排名靠前的常委副省长,竟然拍了桌子,而且还怒不可遏地站了起来,浑身发抖,语音发颤地当众抖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陈秋栋在担任国资委办公室主任期间,收受齐省数家国企老总的贿赂数百万元,而且陈秋栋个人生活腐化,长期和一名按摩女保持了不正当的关系。最让人气愤的是,陈秋栋同志还有特殊爱好——喜欢幼女!就在一周前,就在组织部考核陈秋栋期间,他在长期租住的宾馆和一名不满14周岁的女中学生发生不正常的男女关系,身为党的高级干部,明知嫖宿幼女犯法,却知法犯法,以一部苹果手机的代价嫖宿女中学生,而且还是比他自己女儿还小的女孩子,是人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邱仁礼眯起了眼睛,一脸震惊。

        孙习民一脸愤怒——不知是对事情的真相愤怒,还是对李丁山的不识时务愤怒——反正他脸色大变。

        夏想的双手从桌子上拿下,抱起了肩膀,熟识他的人都知道,夏书记动怒了,而且还是不小的怒火。

        周鸿基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之上,眼神跳跃不停,目光中也是隐隐流露不可抑制的怒意。

        何江海甚至攥紧了拳头,看样子直想上前冲李丁山的脸上打上一拳。

        而廖得益永不凋落的笑容终于凝固了,脸上的神情既尴尬,又愤怒。

        ……在李丁山刚开口说出陈秋栋的肮脏行径之初,夏想的心中发出一声无奈而悠长的叹息,李省长得罪人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是所有支持陈秋栋提名的人,甚至还包括组织部长廖得益,因为他话里话外隐含着另一层意思就是——组织部识人不明!

        陈秋栋的事情,完全可以放到幕后台下解决,大可不必摆到明面之上,特别是常委会上当众打脸,打的是陈秋栋的脸,但打狗还要看主人,提名陈秋栋上台的主使,以及所有支持陈秋栋提名的常委,等于都被李丁山当众嘲弄了一顿。

        李丁山太激愤了,太激进了。

        但听到最后,夏想也是抑制不住愤怒了。不可否认,经历多了,在官场沉浮久了,见多了官场中的龌龊之事,夏想的容忍程度也比以前提升了不少,对于官员有情人包二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时也不能全怪官员如何,现在的女孩不自爱的太多了。

        但生活作风问题,要有一个底线,嫖宿幼女是夏想绝对不能容忍的丑陋!

        简直就是垃圾官员中的垃圾。

        李丁山越说越慷慨激昂,几乎出离了愤怒……但他的话未说完,却被周鸿基生硬硬地打断了:“李省长,查实党员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是纪委的职责所在,你身为副省长,先不说你所说的是事实还是捏造,也不追究你的消息的来源是否合法,就只告诉你一个事实,在纪委没有得出结论之前,针对任何干部的指责都不是最终定论。”

        周鸿基不简单……夏想也必须承认周鸿基的冷静和条理,条条反驳命中了李丁山的要害,而且几乎无懈可击。

        诚然,以夏想对李丁山的了解,他相信李丁山所说的话,句句属实,但问题是,他相信不管用,哪怕邱仁礼同样深信不疑,也无济于事,因为指证一名党员干部,特别是陈秋栋担任要害部门的关键职务,虽然级别不是很高,但位置重要,必须要有真凭实据才行。

        换言之,就算在座的各位人人知道陈秋栋的龌龊行径,也要走正常的渠道,要由纪委认定或司法机关当场抓获才行,否则,李丁山的指责只能是平空指责。

        周鸿基话一说完,何江海又立刻跟进:“李省长才来齐省半个月就替纪委破了大案,周书记,你得好好感谢李省长才对,回头再好好向李省长请教一下如何做好纪委工作……”

        又是何江海和周鸿基一唱一和,对李丁山进行无情地打击和嘲弄。

        “够了……”夏想终于发作了,一扬手将手中的资料扔到了桌子上,故意抬高了几分,所以声音格外响亮,“经过慎重考虑,我认为有关国资委副主任的人事任命,需要再重新研究一下人选。”

        叫停了?

        不少人瞪大了眼睛,夏书记真放出了大杀器,直接叫停了常委会?

        周鸿基立刻向夏想投来了警惕加不甘的目光。

        何江海更是双眼炯炯有神,似乎要用眼神将夏想威逼一样:“夏书记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夏想冷冷地回应说道,“何书记听力不太好?我是说今天的人事任命的会议,暂停!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向邱书记和孙省长反映,反正在我没有完全弄清楚陈秋栋的问题之前,组织部的方案,我都不会批准。”

        组织部拟定人事方案,都要经副书记批准才能生效,否则,就不符合法定程序。夏想霸气十足并且直截了当地叫停常委会不说,还当场让廖得益没面子,又明白无误地告诉众人,人事问题是他的权力所在,他会牢牢抓在手中,毫不放松。

        何江海被夏想不留情面地反驳一句,顿时脸色一变:“夏书记,说话客气一点。”

        齐省常委会的人员构成很有特色,除了何江海是齐省人之外,袁旭强也是齐省人,以及组织部长廖得益,省委秘书长夏力,宣传部长冼华文,都是地道的齐省人,甚至才调走的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也是齐省人,是地地道道的齐省人治理齐省。

        或许中央也意识到其中的问题,才痛下决心将齐省的格局打乱——而在邱仁礼前来齐省之前,省委书记也是齐省人担任!

        但即使现在,齐省人在常委会上也占了很大的比重,更为夸张的是,几名常委全部来自齐省东部的半岛地区,因为势力庞大,而且据说十分心齐,人称半岛帮。

        按理说在一省之地,不允许出现本地成长的官员比重太重的情况,但也不知何故,齐省却一直特殊。早在十几年前,中央就再也没有任命一个岭南人担任岭南省委书记,也是担心尾大不掉,但排名第三的经济强省齐省,却成为了唯一的特例。

        实际上没有夏想出现的后世,齐省新一届的常委会,几乎全由齐省人组成,比现在的情况严重多了。究竟是何种原因造成了齐省独一无二的齐人治齐情况出现,恐怕就涉及到了很深的内幕。

        夏想虽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存在,但现在不是探究真相的时候,他也知道的一点是,半岛帮中,除了夏力算是异类之外,其他几人,私下联系非常密切。

        也才是何江海底气十足,敢当面向他叫板的根源所在。

        常委会开到现在,夏想基本上摸清了一些情况,邱仁礼和孙习民都没能拉拢大部分常委,一二把手都没有绝对的把握掌控常委会,中间摇摆力量占了大多数,其中最大的一支力量不用想就是半岛帮。

        但半岛帮以谁为首,夏想就不得而知了。

        何江海气势很足地直接让他说话客气一点,就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了,夏想笑了:“何书记,我说话一直很客气,倒是你,请注意放正自身位置。”

        笑归笑,夏想的笑容之下,是严厉而庄重的口气。

        何江海排名第六,虽然级别相同,但还是和夏想第三号人物的身份差了一点,夏想既然要立威,要完全掌握主动权,自然不会放过眼前的大好时机,因为在会议一开始,邱仁礼就赋予了他可以随时叫停常委会的大权!

        和邱仁礼的老谋深算相比,和夏想的有理有据并且手腕老道相比,何江海确实还欠了一些火候,关键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排名靠前一名,也能气死人。

        “我叫停常委会是我负责任的表现,用不着事先向何书记请示一下,更不用现在向何书记再汇报一声。”夏想目光直视何江海,他才不惧怕何江海刻意流露的官威,“还有,我还可以明确地告诉何书记,根据我在湘省担任省纪委书记的经验,我倒愿意向周书记提供帮助,查明陈秋栋同志是否存在生活作风问题的事实真相!”

        夏想一石二鸟,既震慑了何江海,又点到了周鸿基,同时还当众宣布,事情没完,他不会放过陈秋栋!

        何江海脸都青了,正要站起来,却被廖得益轻轻拉住,而周鸿基张了张嘴巴,正要说上几句什么,邱仁礼脸色一寒,冷冰冰地扔了一句:“闹什么名堂?得益,会后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然后不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宣布:“散会!”

        一次无疾而终的省委常委会,却是齐省政治生活中一次意义重大的常委会议,标志着齐省的政治格局,从此进入了三强时代。

        而夏想并没有被初步的小胜冲昏头脑,因为在随后和李丁山的会谈中,他清醒地认识到,齐省之路,还真是一条难走的山水相连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