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0章 战端(求推荐票!)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90章 战端(求推荐票!)

    作品:《官神

        秦侃之后,就该周鸿基发言了。www.00ksw.org

        周鸿基在昨晚和夏想力拼一次,当场醉倒,现在虽然故作姿态,其实还是宿醉未醒,头疼得厉害,之所以拿拿样子,也是为了不被人看穿而已。

        手中的万宝龙钢笔是离京之前,一位重量级人物所赠,寓意他一到地方之上,就遇风化雨,遇云化龙,然后龙腾四海,青云直上。对于官场中人而言,手中一支笔的批示大权,代表的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周鸿基停止转动手中的钢笔,一脸温和之意:“我恰好因为工作关系,和陈秋栋、鲁成良两位同志都有过接触,公平地讲,两位同志都不错。客观地说,在同等条件下,还是陈秋栋同志更合适一些。”

        话似乎说得很有水平,其实很干巴,也不怪周鸿基,谁昨晚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还能笑得出来,也是了不起的演技和毅力。

        都喝醉过,知道宿醉之后的头疼很难受。换了别人,说不定就请假不参加会议了。

        周鸿基话一说完,何江海就发话了。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何江海今年52岁,鹰鼻,方脸,不怒自威,一看就是在公安系统沉浸太久,养成了不苟言笑的习惯,给人一种冰冷冷的感觉。

        夏想也见多了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的人物,何江海是他视线之内最有官威的一个。相比燕省政法委书记马杰的老成和不动声色,相比湘省政法委书记杨恒易的平和,何江海何大书记的谱儿摆得最大,身在在常委会之上,如果不看座位排名,还以为他是一把手。

        他先咳嗽了一声,然后目光很威严地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仿佛是一把手在视察班子集体,摆出的就是居高临下的姿态。

        夏想差点笑出声来,在他看来,不是说板着脸黑着面瞪着眼就有官威了,更不是说长得横就能吓人了,越是底气不足的人才会喜欢吹胡子瞪眼。

        虽然何江海并没有胡子。

        “鲁成良同志资历浅,没有从事过国资委的工作,和陈秋栋同志相比,有一定的差距,所以我认为,还是陈秋栋同志担任国资委副主任更合适。”如果说他的话到此为止,也显得何江海为人处事有理有据,不料他在微一停顿之后,又加强了口气多说了一句,“也不知组织部怎么考核的人选,鲁成良同志和国资委八杆子也打不着关系,怎么提名他担任副主任?”

        常言道,燕省多慷慨悲歌之士,齐省多出豪爽大汉,何江海也确实是齐省人,刚才的语气也似乎很豪爽,但却不是陈风式的豪爽,陈风的豪爽之中透露的是精明,何江海隐含的却是霸气。

        只是官场之上霸气不会长久,精明才能胜利。

        何江海直指组织部工作不力的话一出口,邱仁礼没有丝毫反应,孙习民也充耳不闻,就连周鸿基也是一脸漠然,倒是夏想微微一愣,下意识看了廖得益一眼。

        廖得益气定神闲,既不解释也不反驳,仿佛说的是别人一样。

        戏……上演了,夏想还没有来得及深思何江海是何用意之时,一直隐忍不发的李丁山终于发作了,他忍不住略带嘲讽地了冷哼了一声!

        其实在常委会上,有嘲讽或冷笑也正常,通常情况之下都会假装没有听见,一团和气是CCTV的主旋律,不是常委会的客观规律,而李丁山不过是轻笑一声,并未说话,因为按照排名还轮不到李丁山发言。

        但何江海却不干了,立刻将头扭向了李丁山:“李省长是什么意思?对我的说法很不屑还是怎么着?有话说话,别躲在后面嘲笑。”

        何江海也许说话本来就是这个腔调,也许是真的对李丁山不满并且轻视,反正语气很是咄咄逼人。

        如果李丁山退让的话,一摆手就能揭过此事,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夏想印象中,李丁山一向温和,很少发火,他是有理想主义的一面,但不会蛮干,否则也不可能在市委书记的任上做得还算不错。但今天,李丁山却失控了。

        “我对何书记的说法倒没有什么意见,就是对何书记的指责有点想法。何书记分管政法,又不分管组织部,凭什么对组织部的工作指手画脚?在座的各位,除了邱书记、孙省长和夏书记之外,都没有资格评定组织部的工作,都没有权力否定廖得益同志的工作。”

        “你……”何江海刚才气势太盛,本想压李丁山一头,却被李丁山不徐不疾却理由充足地反驳呛了一口,一下涨红了脸,顿时语塞,想不出来怎么还回去,只是勉强说道,“好,我承认对组织部的指责不太对,但话又说回来,你李省长似乎也没有资格对我说三道四。”

        好嘛,明明是一次人事任命,被何江海一拨弄,却成了人身攻击。

        夏想不好开口,毕竟他上面还有邱仁礼和孙习民。

        奇怪的是,邱仁礼和孙习民都没有开口,似乎是不怕事态闹大一样。

        周鸿基本来昏昏欲睡的神态一下来了精神,眼睛甚至亮了几度,目光大有深意地落在了夏想的身上。

        夏想却谁也不看,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和他无关一样。其实表面镇静,内心却还是大起波澜。因为他清楚,李丁山不是故意和何江海作对,更不是看不惯何江海的作派——官场之中,处级干部摆的比厅级的谱儿还大的人大有人在,早就司空见惯了——可以肯定的是,李丁山所查实的事情和何江海有摆脱不了的干系。

        没人开口相劝,常委会的气氛就有点怪异,李丁山似乎也偃旗息鼓了,不再回敬何江海,事情好象过去了……然后就是廖得益的表态。

        廖得益刚才代表组织部发言时,是不偏不倚的立场,现在以常委身份表态时,还是不偏不倚的立场,等于是骑墙观望,没有在陈秋栋和鲁成良两人之中支持任何一个。

        但越是这样的态度,越让人对随后的举手表决心中没底,廖得益在夏想的心中,除了笑面虎的印象之外,又多加一个印象分——两面派。

        廖得益之后,是鲁市市委书记袁旭强。

        袁旭强年纪较大,今年59岁,不出意外可能要在下半年退下。昨晚周鸿基醉倒之后,袁旭强不顾满头白发立刻上前扶起周鸿基,还亲自为周鸿基倒了浓茶,殷切之意令人明白举动之外许多无须言明的内容。

        “为了工作的延续性,我的看法是,还是陈秋栋同志更适合……”袁旭强说话时有点摇头晃脑的样子,他微一停顿,又来了个转折,“不过,鲁成良同志也很有能力,我的意见是,他也很不错。”

        等于没说,袁旭强到底是想要退下了,两头都不得罪。

        夏想看出了什么,齐省的常委之中,两面派很多,或者说,中间力量占了多数,想要争取到中间力量的支持,是要费一些周折了。

        省委秘书长夏力的态度在意料之中,他支持鲁成良的立场也符合夏想的推测:“鲁成良同志更年轻,更有活力,我赞成鲁成良同志。”

        随后,宣传部长冼华文是坚定支持陈秋栋的态度。

        冼华文之后,就是李丁山了。

        李丁山似乎等候已久了,他一拿到发言权,就滔滔不绝地说道:“鲁成良同志年轻、优秀、原则性强,他来担任国资委主任职务再合适不过了。我希望同志们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公正地看待问题,任人唯贤而不是任人唯亲。拿工作延续性来决定国资委副主任的任命,理由太轻率了。不说别人,就说我本人在没有担任水恒市委书记之前,也没有在水恒市担任任何职务的经历,难道说只有就地提拔市委书记才符合延续性的原则……”

        延续性一说最先由孙习民提出,随后夏想不轻不重地进行了反驳,到了李丁山口中,再次被摆到台前上狠狠地鞭挞了一顿,孙习民的脸色就明显阴了下来。

        “打住,打住!”周鸿基伸手做了一个暂停的姿势,“丁山同志不要激动,就事论事,不要扯远了。有不同的看法是正常的,但你不能指责别人的说法。”

        “我不是指责,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因为有些同志避重就轻,不提陈秋栋的自身的严重问题,还想提拔他,没有这样的道理!”李丁山寸步不让。

        周鸿基轻蔑地笑了笑:“请李省长说话之前三思,不要人身攻击。现在是讨论人事任命的议题,不是讨论陈秋栋同志的其他问题。”

        “是呀,李省长不要弄错了,陈秋栋同志有没有别的问题,纪委周书记比你更有发言权,你操的哪门子闲心?信口开河污蔑党员干部要不得。”何江海阴阴怪气地为周鸿基助威。

        周鸿基呵呵一笑:“何书记不要意气用事,我和李省长在讨论问题,不是辩论。我倒是欢迎会后李省长到纪委指导工作,也愿意听取李省长关于如何更好地开展纪委工作的高见……”

        如果说何江海是冷嘲热讽,周鸿基的话就是软刀子杀人,是居高临下的嘲弄。

        李丁山终于失态了——在夏想认识李丁山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李丁山怒不可遏的一面——他拍案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