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6章 提前上演的较量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6章 提前上演的较量

    作品:《官神

        任命大会过后,照例是接风宴会,已经是惯例了,躲不过逃不掉,只好应酬。www.00ksw.org

        还好,齐省的全体常委保持了团结一致的良好作风,在夏想的接风宴上,全数到齐,除了李丁山中途离开之外,其余人等,都陪在最后曲终人散。

        也说明了一点,至少在表面上,所有人都还十分尊重夏想这个省委副书记。

        李丁山的提前离场,并无几人注意,虽然李丁山是由京城空降,换了平常,京官到地方上上任,都是人人谈论的话题,但因为最近齐省的干部调整太频繁了,再加上夏想和周鸿基的光芒太盛,李丁山就很快被人忽视了。

        也是,既不年轻又不身居要职,李丁山在齐省实在是不显眼,不过不显眼也好,至少让李丁山现在着手正做的事情,除了有限的几个当事人之外,还没有几人知道。

        也正是因此,等到事情披露之时,才顿时引发了轩然大波。

        齐省新晋的省委常委之中,最耀眼的两人自然当属夏想和周鸿基了。

        夏想的耀眼因为他是最年轻的省委副书记,周鸿基的耀眼是因为以前从未有过地方从政经历的他,一出京城就天下皆知,直接担任了省纪委书记的要职,而且才41岁的年纪,显然前途广阔。

        当然单以年纪而论,周鸿基比不过夏想的年轻,但夏想现在第七代接班人的身份尚未彰显,不少人也知道夏想是一派大力培养的后备力量,所以对夏想差不多见怪不怪了,而周鸿基以前默默无闻,突然就以锐不可挡之势从京城空降到齐省,从一举成名的任命和职务的精心安排上可以得出结论,周鸿基也是另一派系着力培养的后备力量。

        如此,周鸿基的来历和身份,就引起了许多人的猜测和关注,也让周鸿基成为眼下齐省仅次于夏想的耀眼人物之一。

        但再耀眼,也要被夏想的光芒掩盖,论年龄,周鸿基比夏想大了6岁,相当于两届,论资历,夏想先后担任过市委书记、省纪委书记,现今又是省委副书记,地方从政经验丰富,而周鸿基初出京城,从未有过地方从政的经历,拿什么和夏想比?

        不过有人却不这么想,却认为周鸿基在京城蛰伏,磨刀不误砍柴功,也不必学夏想在地方上一直在副部的岗位之上打转,可以只经省纪委书记一任,而直上青云。

        有的好看了,夏想是一系大力培养的后备力量,周鸿基又是另一派系重点培养对象,在齐省偶然或说必须地相遇,究竟是哪一方想要两人分出一个胜负?

        难道说,不怕因为用力过猛,而折损其中一人,岂非以前的心血就前功尽弃了?培养一个人才不容易,谁都会一心爱护,那么又是哪一方主动挑衅,非要安排两人两强相遇?

        要知道省委副书记和纪委书记都是党务一块儿的工作,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必然有矛盾出现。当然,也不排除一团和气皆大欢喜的场面出现,只要都守住了底线,谁也不越过雷池就行。

        但话又说回来,万一有重大冲突出现,夏想和周鸿基都是大权在握的前几号人物,一旦因为各自立场而触及到了根本利益,就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死局,到时怎么办?

        除了邱仁礼和孙习民之外,在座众人无一不想到了这一点,如果夏想和周鸿基在齐省上演一场超级大对撞,谁熟谁赢暂且不论,齐省之地,各方势力汇聚,到时又会是怎样的龙腾虎跃的情景?

        一场接风宴,不少人走马灯一样向夏想敬酒,却人人心思各异。脸上的微笑是相同的,但内心的担忧和猜测却各有各的不同,掩藏在每一张笑脸之下的,谁又知道是怎样的真实想法?

        夏想平常不怎么喝酒,但今天有几名常委热情过度,非要劝他喝上几杯,只好勉为其难小饮几杯。中途李丁山的退场他也看在眼里,心中微有无奈,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地猜到,李丁山又去着手查实什么了。

        李省长……还是太急切了一些,眼前晃动的每一张笑脸下面,是怎样的背景和来历,又有怎样的心思,谁和谁关系密切,谁又手眼通天拥有直通京城的能量?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之下就冒然出手,是自杀行为。

        就和两军交战一样,在不知道对方兵力和主帅的前提之下就大手一挥出兵,冒失而莽撞,知己知彼才有获胜的把握,官场如战场,匹夫之勇的后果就是头破血流,不但不能成事,甚至还会赔上前程和……性命。

        夏想一边和众人应酬,一边暗自替李丁山担心。

        几乎和所有人都喝了一圈之后,一直和邱仁礼、孙习民说笑半天的周鸿基,才端起酒杯,悠悠然来到夏想面前。

        “夏书记,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但我对你的大名早就如雷贯耳,也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偶像,哈哈,来,我敬你三杯。”

        偶像一说,发展到现在就有了褒贬的含义,夏想自然不会无聊到去猜测周鸿基的话是嘲弄还是无聊,酒场上的话,就当是酒话罢了,不能当真。

        “我的酒量不行,和别人都是一杯,周书记,你也不能特殊,也只能一杯。”夏想表情温和,话也很委婉,但却是不容商量的口气。

        周鸿基却不肯退让,似乎较上了真儿:“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不能相提并论,夏书记,刚才你还说要让我一尽地主之谊,现在却转眼不认帐,就说不过去了……”

        夏想明白了,周鸿基是借酒说事来了,没想到,他和周鸿基之间的第一回合,比想象中提前了太多,直接就摆在了面前。

        一杯酒事小,面子事大,谁掌握了主动占了上风,是事关今后工作之中谁更能抢占至高点的开局,虽说酒桌无兄弟,酒场无官职,但酒品见人品,规矩见高低。

        夏想当然不会退后一步:“既然周书记这么热情,我不喝也显得太不给面子,不过丑话可要说到前头,酒逢知己千杯少,我喝三杯,你可也得陪上三杯。”

        “好。”

        夏想和周鸿基之间的拼酒,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邱仁礼目光一动,站了起来,邱仁礼一起身,众人也都纷纷站起。

        “我来做个证人……”邱仁礼手端酒杯,呵呵一笑,“等夏书记和周书记拼完酒之后,今天的节目就到此为止。”

        此前,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已经回去休息,此时在场的全是湘省省委一干人等。

        邱仁礼话音刚落,孙习民接话说道:“就夏想和鸿基最年轻,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冲劲和朝气,体现在工作就是拼搏,体现在酒场上就是拼酒。夏想,鸿基的酒量我知道,可是三杯倒,他都舍命陪君子了,你也要拿出一点诚意出来,不能退后。”

        在燕省的时候,夏想就以不能喝酒而著称,孙习民当时虽然和夏想没有同桌共饮,但对于夏想酒量一般的传闻,应该略知一二,那么他今天有意拿酒量说事,显然就是别有用心了。

        夏想在上任之初的接风宴如果就喝得酩酊大醉的话,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好说不好听,不至于毁掉形象,也会成为笑谈……夏想心中一动,想起在京城之时和孙习民的电话,心想孙省长还真是好记性,果然找机会要请他喝一壶了,不过不是不一壶茶,而是一壶酒。

        邱仁礼不紧不慢地说了一句:“再年轻也是省委领导,拼酒……总不太好吧?”

        孙习民慢条斯理地回应了一句:“就是热闹一下,酒能助兴,齐省难得有两个年轻的常委,夏想和鸿基的到来,带来了新气象,今天更是难得同志们放松一次,就一醉方休。”

        好好的一场接风宴,在周鸿基的三杯酒的提议之下,竟然演变成了一次暗中的较劲儿……邱仁礼收敛了笑容:“随意,随意好了。”

        孙习民立刻又说:“既要随意,又要尽兴,酒桌上没大小,只有酒量和酒品……”

        此话一出,省委秘书长夏力的脸色为之一变!

        一把手的权威不容侵犯,不管是正式场合还是私下场合,酒桌上没大小,那是平头百姓的话,于官场而言并不适用,任何时候一把手就是一把手,说一不二,老大优先制,在省委开会时适用,在酒桌上也同样适用。

        孙省长此举,就是借酒话故意挑战邱书记的权威了?

        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投在了邱仁礼的身上,要看邱书记如何应对。

        人人都看出了端倪,周鸿基挑战夏想,邱仁礼出面维护,孙习民再出面还击,二比二的格局,在夏想初入齐省的当天,就一举奠定了今后齐省的对比格局,不得不说确实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都以为,至少也要有一个缓冲期。

        邱仁礼脸色不变,遇变不惊,他久经风浪,老成持重更胜孙习民一筹,并不多看孙习民一眼,而是冲夏想说道:“夏想,今天是你的接风宴,你是主角,今天……谁说了也不算,由你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