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4章 正式亮相的王牌之剑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4章 正式亮相的王牌之剑

    作品:《官神

        齐省省委组织部长廖得益乍一看如同一位老农,满脸的皱纹和沧桑,走在大街上,别说没人认为他是省委组织部长,一百个人,恐怕会有九十九个认为他是个体商贩。www.00ksw.org

        脸上的苦大仇深太明显太引人注目了,似乎从小吃过多少苦一样。

        不过此时,廖部长脸上的笑容却是如春光一般灿烂,正好现在是春天,又正好今天的鲁市春光大好,在鲁市的春光里,廖部长给夏想的第一印象就是,笑面虎。

        是的,也不知何故,夏想只看了廖得益一眼就得出了以上结论,或许是廖得益的笑容太灿烂太热烈了,以致于让机场外面的阳光都黯然失色了。

        组织部长不比省委秘书长,不用笑得阳光灿烂。

        反倒是身为省委大管家的省委秘书长夏力,一脸温和笑容,笑归笑,至少保持了应有的礼节和周正。

        夏想倒没有指责廖得益的意思,因为他也看了出来廖得益和谢信才之间有私交。

        寒喧客套过后,廖得益和夏力礼请谢信才和夏想上车。一车坐不下,夏力微一迟疑,笑道:“我和夏书记坐一辆车,正好和本家聊聊家谱。”

        不愧为省委秘书长,既看出了廖得益想和谢信才一车有私话要说,又顺势借本家之名,和夏想拉近了关系。

        夏力和廖得益都是50出头,但和一脸沧桑的廖得益相比,戴眼镜并头发一丝不乱的夏力就如大学教授一般的知识分子,透露出三分儒雅之气。

        上车之后,汽车缓缓驶出机场。

        鲁市并不沿海,气候上和燕市相差不多,多少温和一些。4月之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好季节,道路两旁的树木已经迸发了无边生机。

        鲁市的绿化,虽不及湘江,但比燕市好了许多,放眼望去,郁郁葱葱一片,令人耳目一新。

        “真心欢迎夏书记来齐省工作。”夏力的热情之中有三分真诚,作为省委秘书长,他和邱仁礼的关系自然不错,就对和邱仁礼同一阵营的夏想有天然的好感。

        更何况,他和夏想也是同姓。

        机场离省委有一段距离,路上说一些轻松的话题,初次接触,谁也不会交浅言深。

        至于五百年前是一家,本家聚到一起不容易,有时间一起坐坐,等等,诸如此类的客套话,自然是轻飘飘不着痕迹,夏力说得热情,夏想回应得也轻松。

        实话实说,初次接触谈不上深入了解的情况之下,夏想对夏力的印象尚可,当然,也不排除他事先从邱仁礼的口中听过夏力的立场的原因,而同姓的原因也有,却显然不足以影响到他的判断。

        快到省委的时候,夏想似乎才想起一样,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秘书长和李省长……有过接触没有?”

        这一句话问得很含蓄,省委秘书长和副省长的工作再没有交集,也几乎天天碰头,怎会没有接触?但正是因为问得含蓄而莫名,夏力才知道夏想真正想问的是什么。

        出乎夏想意外的是,夏力有点不好开口的样子,犹豫了片刻,才含糊其词地回答了一句:“李省长人很不错,工作非常认真,原则性很强。”

        夏想心中猛然一跳,立刻听出了言外之意,见夏力目光跳跃,明显是有事情相瞒。

        其实在今天李丁山没有出现在机场的事情之上,夏想就初步猜测可能李丁山有事情在身,而且还是麻烦事,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希望李丁山初来齐省,稳重而低调一些,不想李丁山还是过于激进了……既然夏力不好明说,夏想也不勉强多问,一抬头,汽车已经驶入了省委大院之中。

        以邱仁礼为首的齐省省委全体常委,列队欢迎。

        作为省委第三号人物,年轻的省委副书记,夏想在齐省的排名仅次于邱仁礼和孙习民,全体常委出面迎接也符合规格,况且还有中组部副部长谢信才。中组部副部长下到地方,见官大一级,邱仁礼亲自出面,是必然的礼节。

        依次握手寒喧,必要的过场和程序必须一板一眼地履行,不能有一丝闪失。

        夏想和邱仁礼握手,只说了两句客套话,本来就是公开的过场场合,也没必要多说。

        两年多不见,孙习民不见苍老,反而光彩照人,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仅仅沉寂了两年,孙省长就再次成为风云人物,可喜可贺。

        只是夏想不无恶意地想,上一世的孙习民曾经两次在省部级正职上引咎辞职,不知历史强大的惯例虽然延后了时间,但是否依然会按照既定的轨道前进?

        “夏书记,欢迎,欢迎。”省长为大,自然要先由孙习民伸手,并且由他先发言,说了一句套话之后,他又故作轻松地一笑,叙了一句旧,“燕省一别,又在齐省相会,人生际遇真是神奇。”

        是很神奇,夏想笑而不语,只是点头,心想如果孙省长知道了发生在他身上的更神奇的事情,也不知会做何感想?

        “记得,你欠我一壶茶。”孙习民呵呵一笑,还特意拍了拍夏想的肩膀,以示亲热。

        邱仁礼对孙习民和夏想之间的互动,目不斜视,视而不见,不过嘴角却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孙习民之后,是常务副省长秦侃。

        夏想在省委排名第三,秦侃第四,周鸿基因为资历问题,排在第五,并没有和夏想当初在湘省一样,排到第四位。

        秦侃是陕省人,身材高大,说话时声音洪亮,对夏想的到来表示了欢迎:“欢迎夏书记,相信夏书记的到来,为齐省带来全新的活力。”

        人似乎粗犷,但说话却是滴水不漏。

        秦侃之后,就是久闻大名的周鸿基。

        平心而论,和前面几名都在五十开外的省委领导相比,41岁的周鸿基果然年轻过人,又因为他长相白净,颇有俊朗之相,长身而立,若不是脸上戴一幅金边眼镜显得过于文气了一些,周鸿基还真称得上是一表人才。

        甚至在一些喜好小白脸的女人眼中,周鸿基比夏想更受欢迎,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连若菡或古玉看来,周鸿基长相太娘了。

        “周书记,你比我早来几天,不管怎么说也算半个主人了,今天的晚饭,你请了。”夏想主动伸手和周鸿基握手,论排名,他比周鸿基靠前,理应掌握主动。

        周鸿基没想到夏想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句玩笑,他躲在镜片后面的眼睛微一收缩,尽量不让眼睛将真实的想法流露在外,但眼神之中的变化还是透露了他内心的震惊——夏想比他想象中更年轻,更英俊,也更有冲击力!

        周鸿基认为,在地方上呆久了,会沾染一身官僚之气,夏想虽然年轻,就算不至于大腹便便,也会是气虚体浮,不想眼前的夏想健康清爽,浑身淡然清新,让人惊讶于他的气定神闲。

        “夏书记开口了,我自当从命。”周鸿基呵呵一笑,一口标准的带有京城味道的普通话字正腔圆,“夏书记是北方人,来到鲁市算是来对了,齐省菜系很适合我们北方人的口味。”

        初出部委的周鸿基举止周正,说话从容,夏想对他的第一印象打分很高,虽然周鸿基说话之时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在部委工作过的优越感,但总体来说,是一个深藏不露、处事圆润的老手。

        第一会合,并非交手,只是试探,夏想相信,彼此都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和周鸿基说笑间,似乎轻松随意,但其实两人都心中有数,早在前来齐省之前,因为各自的立场和原则,两人之间绝无握手言和的可能,更没有携手共进的合作。

        从踏上齐省土地的一刻起,夏想和周鸿基之间,就开始了一场漫长而艰巨的赛跑,最终谁胜谁负,不仅比拼是耐力和体力,还有在长跑过程中翻山越岭之时,谁更有智慧和手段。

        接下来的几名常委,都是走马观花地握手寒喧,留待以后再认识不迟,等到了李丁山的面前之时,熟知李丁山脾气的夏想一眼就看出了李丁山一脸怒气和不满,虽然站在迎接的队伍之中,但却是心不在焉,目光不时地落在秦侃和何江海身上。

        难不成才来半月之久,李丁山就和秦侃、何江海闹了矛盾?

        秦侃是常务副省长,何江海也不是一般常委,是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同样大权在握。

        夏想和李丁山握手:“李省长,早到了几天,对齐省的情况是不是有了不少的了解?”

        李丁山却是愤然地说道:“何止有不少的了解?还是大大的了解!夏书记,晚上一起吃饭,我有很多话要和你单独谈谈。”

        夏想想说什么,又觉得不太合适,只是点了点头:“如果晚上没有别的安排的话,我去找你。”

        李丁山微一点头,也没再多说,但脸上的愤愤不平之意未去,就让夏想暗暗担忧。

        夏想的担心是正确的,李丁山初来齐省,就插手了一件大事,从道义和公理上讲,他的立场和出发点完全正确,但从手段和急于求成上讲,又失之于激进和急躁,最终惹下了滔天的祸事。

        也让夏想刚到齐省,还没有站稳脚跟,就卷入一场巨大的风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