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2章 下一步面临的重大考验.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82章 下一步面临的重大考验.

    作品:《官神

        电话既不是中组部的电话,也不是古秋实的电话,更不是总理的电话,让夏想也没有想到的是,最先打来电话确定他即将调离湘省的,竟然是中纪委来电。www.00ksw.org

        “夏想同志,我代表中纪委对你的工作表示肯定,同时,有问题要征求你的意见。”隆家城的声音淡而威严,有一股居高临下的味道,“你现在方便吗?”

        堂堂的中纪委书记亲自来电,夏想就算正向郑盛汇报工作,也必须以接隆家城的来电为第一大事。

        “方便,请隆书记指示。”恭敬的态度和谦逊的口气必须有,夏想不能让隆家城在表面的问题上挑他的毛病,就显得他太不会做人了。

        “感谢隆书记对我的工作的肯定。”夏想又补充了一句。

        隆家城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继续说道:“中纪委认为,赖烈英同志适合担任湘省省纪委书记,我代表中纪委特意征求你的意见……”

        隆家城没有明确点明他即将调离湘省,却从接任人选上面点题,就让夏想断定,有关他的去向和职务,应该已经敲定了!

        按照惯例,选择接任人选时,会适当考虑参考前任的意见,但也并非一定会征求前任的看法,况且话又说回来了,提名的接任人选又不是从湘省省纪委现任的副书记之中提拔,何必多此一举问他的看法?

        他根本不认识赖烈英是何许人也!

        因此,隆家城似乎是放低身段特意打来电话征求他的意见,明是抬举,其实是设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陷阱,不用想就知道,赖烈英肯定是隆家城一条线上的人,但估计在提名之时,阻力不小,隆家城就要拿他的意见说事了。

        他的意见也好,看法也好,影响不了大局,但如果他的话说过了或说错了,传了出去,得罪一些中间的政治局委员还是大有可能的。

        本来他安安静静离开湘省就行了,没想到隆家城也算计他,给他来了一出追放曹,就让夏想心中不太舒服。

        “对不起,隆书记,我对赖烈英同志不了解,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就不发表意见了。”夏想的态度依然恭敬,语气依然客气,但表达的意思却是十分坚定——闭口不谈。

        隆家城似乎早有心理准备,呵呵一笑:“不了解赖烈英同志就不发言,很好,有原则有党性,那么还有一个问题要提一提,也有人提议由郑海棋同志担任湘省省纪委书记,夏想同志,你和郑海棋同志肯定熟悉,以你对他的了解,本着对湘省省纪委的负责的态度,谈谈郑海棋同志是不是适合担任纪委书记职务。”

        好嘛,终了还是挖坑让他向下跳,夏想现在已经无路可退,必须正面回答。

        “郑海棋同志思想灵活,原则性强,在省委秘书长的岗位上,做出了卓越的成绩。相信他能在新的岗位上,一样能做出应有的贡献。”夏想斟酌了一下语句,努力让他的话滴水不漏,不能让人抓住漏洞。

        “……”沉默了片刻,隆家城却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夏想同志,你有好心,未必别人会承情。你应该不知道你下一步因为你想象不到的一个人的阻挠,而差点没有走好……”

        电话断了,一次莫名其妙的通话就此结束,夏想愣了一会儿,放下电话,一时之间心思浮沉,想了许多。

        可以断定的是,隆家城的话是真话,肯定是背后有人下了绊子,不想让他顺利上位,而此人不是反对一派,不是平民一系,而是团系或是家族势力的人。

        究竟是谁,隆家城没说,他肯定也不会打回电话去追问,更不会暗中打听,有些事情也许永远不会有真相,而且他也知道,不知道真相比知道要好。

        隆家城的电话之后,夏想的调离就真正提上了日程。

        一周后,中央正式宣布,乔清文任宁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杨随承任宁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张凡山任陕省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如果说乔清文和张凡山的任命还在意料之中的话,杨随承的平空杀出,就确实让夏想吃惊不小。

        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杨随承是谁,再仔细一想才一下想起,杨随承本是齐省省委副书记,他调离齐省,空缺出省委副书记一职……如此,夏想知道,他的前程尘埃落定了,就是齐省!

        怎会是齐省?夏想还不太相信最终的结果,因为他一直以为能北上吉江省和宋朝度一起,或者再南下岭南在陈皓天的领导之下,不成想,既不北上也不南下,却是大江向东流,直奔齐省而去。

        齐省的省委书记是邱仁礼,省长邢端台,而现在专门腾出省委副书记的位子虚位以待,应该是吴老爷子和总书记意志的具体体现了。

        再一想也是,齐省距离京城不远不近,经济比燕省和湘省都发达不少,07年时曾经一度排名全国第二,现在被江省超过暂居第三,但差距并不大,有随时反超的可能。

        作为国内排名如此靠前的经济大省,能担任省委副书记一职,实属不易,不得不说,总书记也好,吴老爷子也好,在背后都下了不少力气,力度很大。

        但又一想,怕是还有问题没有解决,邢端台本是燕省省纪委书记,而他也曾担任过燕省省委常委,李丁山也是燕省人士,中央不可能安排三名和燕省关系密切的高层同在省委之中!

        还有,齐省省委之中,还没有空缺出李丁山的位置。夏想很清楚的一点是,如果不是为了让李丁山和他同在一地,事情也不会拖这么久。

        难道背后还没有达成共识?

        随后,又一个消息的宣布,震惊了包括夏想在内的许多人。

        邢端台同志不再担任齐省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并辞去省长职务,中央决定,孙习民同志任齐省省委委员、常委、省委副书记、代省长!

        听到消息的第一反应,夏想是惊愕,第二反应就是苦笑,好,好一个孙习民,先前配合上头演戏,以资历不够不到陕省上任,现在倒好,大义凛然摇身一变成了齐省的省长,真是非同一般的高明。

        齐省比陕省的经济发达多了,而且齐省又是沿海大省,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齐省省长的分量都是非常之重,而且齐省曾经出过政治局常委!

        邱仁礼在齐省担任书记有两年了,难道说,孙习民此来,就是想在齐省坐地转正了?

        只是可惜了邢端台同志,一直在省长的位置上打转,最终还是没能担任一届书记,黯然收场。不过也不是所有省长都有机会扶正,邢端台从省纪委书记的位置直升省长,历任西省和齐省两省省长,也算青云直上到达过人生的顶峰了。

        在替邢端台惋惜的同时,夏想也暗暗摇头,人还没有离开湘省,齐省的省委副书记的高位已经虚位以待等他入座,前进一步的喜悦之心还没有燃烧,却赫然发觉,齐省已经布下了一张大网,等他自投罗网。

        和孙习民再次成为上下级,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人生际遇,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有人对他的压制还在继续。

        在随后再次宣布的人事调整,就更夏想暗暗震惊,只从表面上一系列的安排就可以得出结论,在背后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刀光剑影的较量——人事问题果然是重中之重,一系列的省部级高官的调动,都是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齐省省委常委、副省长曾省言调任商务部任副部长,李丁山任齐省省委委员、常委,提名副省长人选。齐省省纪委书记徐亮金任湘省省纪委书记,周鸿基同志任齐省省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

        夏想同志不再担任湘省省纪委书记,任齐省省委副书记!

        ……一场几乎令人眼花缭乱的人事调整,至此才完全落后下帷幕。不必在京城有人,也不必打电话去问个明白,只从表面上一系列的调动和调整就可以完全得出结论,此次人事变动的背后,恐怕经历过不止一场政治战争。

        对,用战争形容一点也不夸张,而且夏想更明白的是,战争,才刚刚开始,因为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有人不但送了一份孙习民担任省长的大礼给他,好象还唯恐阵势不够隆重,又将周鸿基也安排在了齐省,而且担任的还是省纪委书记的位置。

        难道说,周鸿基要效仿他,和他走同样上升的路线?

        齐省……真的有的好看了,别人先不说,单是他和李丁山的组合来对比孙习民和周鸿基的组合,就完全处于下风了,其余的重量级常委是什么立场,又各有什么来历和背景,现在还不得而知,放眼整个齐省,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一人只有邱仁礼!

        可以预见的是,齐省之路,不但任重而道远,而且对方已经亮出了王牌之剑——周鸿基横亘他在迈向正部之路的关键一任之上,此去齐省,不但山高路远,坎坷遍地,而且还要带着李丁山突围,难度之大,让夏想第一次面临着人生之中第一次不容有一丝闪失的重大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