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7章 谢幕,转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7章 谢幕,转折

    作品:《官神

        史老当年为了破格提拔李丁山,在李丁山由正处跳级提升到正厅之时,人情用尽,从此再无余力推动李丁山向前一步。www.00ksw.org

        李丁山在正厅的位置上,一呆近十年没能前进一步,直到后来得了机遇,上了中青班之后,才跨越了正厅到副省的门槛,到了商务部担任了副部长。

        而且还是排名十分靠后的副部长,分管的都不是太重要的部门,不出意外的话,李丁山的前景不会太好,有可能会在副部长的级别上一干到底。

        以李丁山不会钻营不会投机的个性,再加上他性子淡然一些,不屑于在官场上迎合上级,更不会跑官要官,送礼拉关系,其实他在商务部副部长的位置上,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比地方上少了许多斗争,对他来说,何尝不是想要的生活?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刀光剑影的政治较量之中如鱼得水,夏想其实也认为李丁山目前的状态还算不错。

        算来大概有几个月时间没见到史老了,国庆期间还想看望史老一次,后来实在太忙就错过了,不想再见之时,竟然是人近黄昏。

        夏想心中五味杂陈,复杂难言,一时想起史老的种种往事,不由黯然神伤。

        伤感之余,连总书记也亲自来探望史老的异常举动,他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深思背后蕴含的政治意义。

        一直以来,夏想并不知道史老到底有多深厚的背景,也从未想过去探究什么,但从李丁山从正处到正厅的破格提拔之后,史老再也后续无力的关系网上可以初步得出结论,人情再多,总有用尽的一天。

        蓦然听到史老病危,总书记也出面探望,夏想一下又联想了许多,或许在史老的一辈子官场沉浮的背后,还是留下了许多不轻不重的人情。

        到了总政医院高干病房,病房外已经挤满了人,因为总书记到来的缘故,闲人已经免进了,夏想在李丁山的带领下,分开人群,来到了房间之中。

        史老躺在病床之上,身上插满了管子,瘦骨嶙峋,眼窝深陷,一副油灯将枯的形容,夏想只看一眼就鼻子一酸,险些掉下眼泪,因为他从史老的气色之上已经看了出来,大限将至。

        总书记弯腰俯身,在轻声安慰史老什么。史老嘴唇抖动,声音微弱,几不可闻。

        遥想当年初识史老之时,史老是何等的傲然而立,在他面前就如一座巍峨的高山,面色红润,声音洪亮,说话掷地有声,而且史老前任省委书记的身份,在他眼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当年的他,眼界未开,视线之内的省委书记——哪怕是前任——也是传说中的存在,而当时史老对他关爱有加,就如一个慈爱的普通老人一样,甚至让他体会到了亲人的温暖,毫不夸张地说,在初入官场之时,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夏想的思想受到了史老很大的冲击和影响。

        如今老当益壮的老人不再,他和李丁山也一南一北,远离了史老的视线。但不管千山万水的遥远,老人家病危之际,念念不忘要和他见上一面,可见在老人的心中,他也是如亲人一样,或许在史老的内心深处,也一直当他如子侄。

        夏想步入官场之后,不管面对多大的困难多危险的困境,从未退缩更未流过一滴眼泪,但今天,在见到史老的第一眼,他的泪水就禁不住夺眶而出,模糊了双眼,就如一个即将痛失亲人的孩子一样,失声痛哭!

        许多人都没有见过夏想的泪水,就连和他无比熟识的李丁山都没有,更何况总书记。因此当总书记回身之后,一眼看到的是满脸泪水的夏想之时,顿时愣住了,一脸惊讶。

        但在惊讶之后,总书记的心中蓦然升腾起复杂难言的情绪,他一向认为夏想最优秀的品质是坚韧,是进取,是胸有成竹,却从来见过夏想真实的情感流露的一面,是如此的真实和感人,就在一瞬间让夏想的形象在他的心中更加丰富并且饱满了许多。

        政治人物,也是有血有肉的正常人,也有欢笑和泪水。

        总书记的心一瞬间被夏想的泪水击中了,他是万众瞩目的第一人,但他也是有感情有喜怒哀乐的普通人,没有更多地考虑政治之外的影响,微一迟疑,他做出了一个谁也想象不到的举动——上前一步,一只手紧紧握住了夏想的手,另一只手放在夏想身后,几乎就是半拥着夏想,和夏想一起来到了史老床前。

        总书记的举动震惊了许多人!

        就连夏想也没有想到总书记对他如此礼待,他本想客气一番,但心情激荡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总书记拉到了史老的面前。

        史老已经失去光彩的双眼一下瞪大了,颤抖的双手一把抓住了夏想的双手,用颤抖而微弱的声音说道:“小夏,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

        夏想俯身过去,心情极度沉痛:“史老,您有话尽管说,我一定照办……”他心里明白,史老必定有放心不下的身后事。

        史老嘴唇嚅嚅几下,说了一句什么,夏想却没有听清,就将耳朵贴在史老的嘴边。

        “丁山……丁山不能在总在京城部委……你以后,以后别忘了丁山……”一句话说了足足有一分钟,史老双手十分用力地抓住夏想的手,似乎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

        夏想除了点头还能再说什么,他紧咬牙关:“史老,您放心,李部长在我眼中,就和我亲人一样。”

        史老听了夏想亲口一诺,仿佛终于用完了一生的力气,燃烧了一生的时光,终于油尽灯枯,双手一撒,阖然长逝!

        一个曾经影响了夏想许多年的老人,一个在夏想初入官场之时,让夏想满怀敬意的老人,一个曾经给过夏想无私帮助和关爱的老人,在夏想的眼前与世长辞,夏想呆呆的,有些木然,又有些茫然,既心酸心痛,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只是任由热泪长流。

        许久没有放声哭过了,一入官场,就戴了一副厚重的面具,忘记了感情和真实的一面,忘记了许多人间真情、亲情、友情和爱情,人变得麻木而冷漠,心情被理智占据,努力控制感性的一面,笑是假笑,在需要沉重的时候,也是伪装的沉重和冰冷。

        终于,夏想卸下了全部的伪装,畅快淋漓地释放了泪水和悲伤,不顾自己什么省纪委书记的身份,不顾总书记在一旁,他只当自己是当年那个初入官场的小年轻,只当自己是痛失亲人。

        夏想真切的悲伤和泪水感染了所有人,包括总书记。

        李丁山上前扶住夏想,他比夏想更悲伤,但碍于总书记在旁,顾及形象,不敢放声痛哭,但夏想的眼泪还是让他心痛不已,或许一生之中他认识无数人,结交数不清的朋友,但从未有一人如夏想一样,是他一生最值得珍藏的友情。

        总书记摘下了眼镜,轻轻擦试着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他的心境和地位,见多了人间的悲欢离合,也探望过无数老干部老领导,一向是走形式走过场,今天前来看望史老,固然也有当年和史老有过交情的因素在内,但多半因素还是基于公事公办的出发点。

        却没想到,夏想的真情一哭,让他莫名心生悲伤,再也忍不住心情激荡,黯然泪下。夏想的眼泪太真切太直接了,一下就击中了总书记几乎刀枪不入的内心,让他许久没有过的感动充盈心中,一时之间竟然眼睛潮湿,无法自抑。

        ……总书记随后离去,临走时亲自对夏想说道:“有件事情要和你具体说一说,等电话。”

        见总书记语气坚定,目光大有深意,夏想心中一跳,一下跳出一个不安分的念头,难道是……不等夏想多想,总书记已经随即离去,他重拾心情,抛开悲伤,全身心地帮助李丁山料理史老的后事。

        以李丁山在京城的人脉,安置史老的后事,自然不用夏想动用关系。忙了三天,一切处置妥当之后,夏想才意识到三天来,他一直奔波忙碌,没去吴家,也没有和任何人联系。

        总算忙完了,夏想感觉全身虚脱一样,打了电话回湘省,得知省委无事,想起总书记的嘱托,夏想决定再在京城等候两天。

        李丁山整个人瘦了一圈,对夏想的帮助,也没有说过多的感谢的话,以他和夏想之间的交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夏想本想去找肖佳或是住在吴家,但由史老的去世不知何故想到了老古,由老古又想起了古玉,或许是见到了生离死别,他感觉心境和以前相比大有不同,莫名就对古玉更多了疼爱和怜惜。

        来到老古的宅院,北风过后,昔日的繁茂景象不再,一片萧瑟。夏想不请自来,敲门进去,见古玉正一人在院中的假山前面发呆,一见夏想,恍惚间竟然没有认出他是谁。

        冬天的阳光虽不强烈,却很透明,照在古玉的脸上,让她有了一种朦胧之美,或许是光晕的缘故,显得她整个人都透明了一样,空灵如玉。

        夏想还没有开口说话,听到外面传来了说话声,回头一看不由愣住了……是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