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5章 谁……别有用心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5章 谁……别有用心

    作品:《官神

        近来一段时间,付先锋心情很是不错。www.00ksw.org

        不仅仅因为似乎转眼间付先先长大了许多,再次来到湘江之后,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考察市场,精心策划,亲自撰写可行性报告,而且还马不停蹄地在湘江、武州和巴陵几个城市之间穿梭,简直就和一个工作狂一样,一心扑在了事业之上。

        尽管付先先手中的资金有限,尽管她跑前跑后只为自己的事业在忙,并不是为家族生意奔波,但付先锋依然十分乐见付先先的成熟,虽说有点心疼妹妹的劳累,但一个人有了追求和事业,才会找到幸福的源动力。

        付先锋就更加感谢夏想了,因为付先先声称她要成为夏想的经济班底之一,要配合夏想的经济大计服务,她要赚大钱,要当亿万富姐。

        管她是什么人生目标和口号,只要她有事可做一心向上就成,付先锋就十分欣慰。

        还有让他更欣慰的是,在夏想的从中周旋下,谭国瑞的表现,也比他想象中要好上几分。

        在他将付家的家族生意转移到其他产业,并且将湘江的夜经济投资大方地拱手让给谭国瑞之后,谭国瑞表现出了十足的诚意,在省委和他配合默契,而且还适当礼让了部分好处。

        如果再算上夏想现在和他的关系愈加密切,而和郑盛之间渐行渐远,以他为首,以夏想和谭国瑞为辅的铁三角即将形成,今后在湘省,郑盛就算拉拢了杨恒易和胡定,和他相比,也难占上风。

        以上事事顺利,付先锋自然心情大好,感觉前景光明无限。

        更让他惊喜的是,他原本打算将付家的家族生意放到湘江,毕竟湘江是湘省第一发达城市,但在和夏想的政治班底、经济班底接触之后,付先锋当即拍板,和天安房产合作,进军巴陵的房地产市场,将付家在湘省打响的第一枪交到孙现伟……和彭勇的手上!

        没错,经过和朱睿乐、陈天宇、彭勇三人的接触,付先锋得出了结论,朱睿乐最持重,适合按步就班地升迁,但不对他的胃口。陈天宇稳重和开拓精神兼而有之,但在他看来,还是稍嫌保守。但话又说回来,两人都适合一步步踏实地走向高位。

        彭勇虽然是贬官,虽然在三人之中级别最低,但在付先锋眼中,彭勇最通人情世故,最会办事,也最有眼光——当然,是以付先锋的眼光来判断,彭勇最有把握机遇的勇气和机智——因此他判断,今后有可能是彭勇的成就最大。

        而在和夏想的经济班底接触之后,他对齐亚南印象一般,反而对嬉笑随意的孙现伟印象颇深,而孙现伟的脾气又很合他的口味,最终在和彭勇、孙现伟单独会谈之后,付先锋就放心大胆地提出要和孙现伟合作,要在巴陵打开市场。

        因为付先锋坚定地认为,彭勇和孙现伟的联合,绝对是珠联璧合——虽然用这个成语形容可能不太恰当,但付先锋不在意形容词是否恰当,他只在意的一点是,以彭勇的政治智慧,再加上孙现伟的商业头脑,付家的家族生意和二人合作,他绝对放心。

        付先锋越是了解夏想的班底,心中越是佩服夏想的眼光,怎么发现了孙现伟一样的人才先不说,还目光卓越在关键时刻拉了彭勇一把,将彭勇纳入了班底之中,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如果夏想继续按照现在路子走下去,如果夏想一直和他坚定地站在一起,付先锋完全相信不用多久,整个湘省就是他和夏想的天下。等郑盛调走,他接任了书记,夏想可以在湘省继续担任省委副书记,然后就可以联合调用湘省全部的政治资源,不管是付家的家族生意,还是夏想的嫡系的政治前途,以及夏想的经济班底在湘省的布局,都将获得巨大的成绩。

        前景几乎是光明一片,付先锋十分期待他和夏想在湘省更密切的下一步的合作,他和夏想一样,都以为夏想就算调离湘省,最少也要一年半载之后,甚至还会一直在湘省留任,却没想到,有关夏想的去向的消息,突然就传出了风声。

        正在办公室听取副省长工作汇报的付先锋,正设想着下一步在湘省的布局之时,电话忽然响了。因为有副省长正在汇报工作,他多少要照顾副省长的面子,就没打算接听。

        但目光一扫,却发现是京城来电,而是还是国务院的电话,他就知道有了情况出现,因为一般情况下,叔叔不会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

        付先锋伸手制止了副省长的工作汇报,副省长很识趣地告别离去。

        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了付伯举沉稳的声音:“先锋,有人提名夏想担任宁省省委副书记了……”

        付先锋蓦然一惊:“怎么会?以夏想的资历,还不够担任省委副书记,再说,他才来湘省多久?”忽然意识到不在于夏想是不是资历够了,也不在于夏想在湘省时间的长短,而在于是谁提名了夏想,“谁想让夏想离开湘省?”

        付伯举却没有正面回答付先锋的问题,而是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提名夏想担任省委副书记倒没什么,可以看成是对夏想的看重,但还有人提名夏想担任中纪委监察部副部长,就大有用意了。”

        夏想离开湘省,是付先锋的巨大损失。但如果前往宁省,还多少让付先锋感到欣慰,毕竟小小地前进了一步。但假如是被人拨弄到中纪委监察部担任副部长,就是有人要将夏想的前路堵死,比起宁省省委副书记,用意歹毒多了。

        付先锋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难以压制的怒气,凭什么要调动夏想?为什么又要摆布夏想?

        不知不觉之中,付先锋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事事站在夏想的立场之上为出发点思索问题了,也就是说,下意识里,他已经将夏想视同为自己人了。

        尽管他此时并不知道,夏想是不是也将他当成了自己人,但并不防碍他此时为夏想鸣不平的怒火燃烧。

        当然,付先锋的怒火之中,有一多半是因为一旦夏想离开了湘省,他的铁三角的美梦将会破灭,他在湘省的大计将会受阻。

        付先锋决定采取行动,他要找到郑盛表明坚定的立场,准备以湘省省委的名义向中央提交建议,请夏想留任湘省。

        此时,付先锋还没有完全意识到郑盛态度的微妙变化……与付先锋的盛怒相比,夏想在得知消息之后,十分坦然地向京城打出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给了吴老爷子。

        在和吴老爷子交谈了十几分钟之后,放下电话,夏想无谓地笑了。虽说突如其来的提名,确实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不得不说,现阶段只是风声传出,离真正进入中组部的审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更不用说提交政治局讨论了。

        很长的一段路指的不是时间上的长短,而是手续上的繁琐和重重关卡,现阶段只是放风阶段,是试探各方反应的一个气球。

        但夏想也有疑惑,提名他到监察部的一方肯定是反对一系,是否成功暂且不论,但是谁提名他到宁省担任省委副书记?

        平民一系?不可能。

        总书记?也不会,因为有理由相信,他的下一步真正提上日程之时,总书记必然会和他面谈。

        吴老爷子?显然也不是,刚才打出的电话之中,老爷子已经说明了一切。

        但再深入一想,放出的风声之中,宁省省委副书记的人选有两人,一人是他,另一人是周鸿基……似乎就有意味深长的用意了,难道说,是有人故意将他和周鸿基并列,先提名他,然后让他落选,借以打击他的信心?

        总之,用意很深,别有用心。

        甚至夏想心中还闪过一个不安分的念头,别不是总理有意提名他担任宁省省委副书记,借抬举之名,行贬低之实,算是对他打击叶天南的回应?

        但愿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管怎样,夏想却是认为,他离开湘省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少说半年以上,因为根据形势分析,明年下半年才会进入真正密集的省部级干部的换届,从而奠定国内政局十年的布局。有理由相信,明年上半年会部分调整一些副省级后备力量的位置,从而和省部级的调整配合,达到制约和平衡。

        而他的调动也会顺势而动,不出意外应该在明年5月之前。

        管他是谁放出的风声,管他是谁想提名他去监察部或宁省,只要总书记不发话,就是空忙一场,夏想打定了主意,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按步就班地在湘省布局。

        任尔东南西北风……果然,此后一月有余,一切风平浪静,似乎又回归了正常,湘省各项工作平稳有序地进行,夏想的政治班底继续掌权,经济班底继续投资和开拓市场,进展和布局十分顺利,达到了预期效果。

        正当夏想认定他有望继续在湘省留任到明年5月之时,一个和他关系十分密切的老人的病危,打乱了他循规蹈矩的步伐,让他前进的脚步,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巨大的偏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