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4章 突如其来的下一步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4章 突如其来的下一步

    作品:《官神

        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对夏想的感激,无以言表。www.00ksw.org

        初一上任,就有经济班底跟随,手握巨资落地,是多大的一笔政绩,对于前期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是强有力的推动力,相当于带着翅膀上任。

        如果再提及省委之中又有付先锋的支持,有谭国瑞的力挺,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虽然远道而来,却是落地加速,让许多有意刁难的当地官员一下熄了心思,都也不再心存不安分的念头。

        惹不起,是夏书记的嫡系,又有付省长的照顾,还有谭书记的照应,甚至还有……梁部长也亲自陪同上任!

        梁夏宁最近忙坏了,先是亲自陪同朱睿乐上任,随后又马不停蹄地陪同陈天宇上任,如果说省委组织部长亲自陪同两个大市的市委书记上任,虽然令人惊讶,但还可以理解的话,但随后梁夏宁再次放下身段,亲自陪同常务副市长彭勇上任,就不由人不对夏想在湘省惊人的影响力目瞪口呆了。

        梁部长会做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还是夏书记的面子足够大,同时也让许多省委常委暗暗心惊,如果郑书记非要人为制造紧张局势的话,怕是会促使夏想和付先锋联手,再加上谭国瑞和梁夏宁的加入,郑书记完全没有一点胜算。

        在经历了常委会上明枪暗箭的一幕之后,不少省委有分量的人物都在想,湘省的局势,将会何去何从?

        不过梁夏宁高抬朱睿乐三人的举动,也引发了部分省委领导和下面地市领导的不满,认为远道而来的几名厅级干部上任,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弄得十分隆重,明显有抬举之嫌,于是,一些不好的说法甚嚣尘上,将夏想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有人说夏想培植党羽,扶持势力,企图在湘省坐大。更有甚者,将夏想比喻成叶天南第二,安插人手到下面地市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会重蹈叶天南的覆辙,在省委拉帮结派,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夏想很清楚背后有人指使,目的就是毁他名声。他也清楚是何人所为,但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背后造谣生事是最低级的做法,证明了对手的心虚和无计可施。

        倒是付先锋坐不住了,在一次全体干部大会上,声色俱厉地对最近一些不负责任的传言大加批评,指出个别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散播谣言,诋毁领导干部形象,性质十分恶劣,手法十分低劣,是不可容忍的无耻行径,他要求,身为领导干部要严格自律,不要轻信谣言,更不能降低身份去制造谣言,并郑重告诫喜欢没事乱嚼舌头的党员干部,发现一例,查处一例,绝不姑息。

        付先锋的义正言辞震慑了一些人,但没有从根本上杜绝谣言的继续传播,不过事隔不久,一直沉默的夏想终于出手了。

        夏想的出手,沉着冷静,一招制敌。

        首先是上任才半月的朱睿乐郑重宣布齐氏集团落户武州,投资5亿元开发房地产项目。作为刚刚上任才两周的市委书记,一出手就是5亿的巨资,至于背后是怎样的运作外界不管,反正对经济发达的武州来说,或许5亿投资并不算多么惊人的数目,但至少证明了朱书记的诚意和能力。

        朱睿乐很聪明地将5亿投资的项目交由市委副书记和常务副市长共同负责,一举利用经济手段将两人绑在他的战车之上。

        朱睿乐在武州,迅速打开了局面,并获得了认可。作为既有省委领导力挺,又有经济班底相助的高才一把手,谁还能说些什么?不服气也只能压在心底了。

        而陈天宇同样在雁城代表市委市政府,和佳美集团签定了投资意向,佳美集团决定向雁城投资6亿人民币,兴建大学城项目,并有意竞标市政工程等重大项目。

        比起朱睿乐的沉稳,陈天宇有一定的经济才能和开拓精神,他上任不久就和市长深入长谈过一次,结果很快市委大院的人都发现,一向强势的市长对新任的陈书记的工作十分配合,不但比以前低调了许多,还处处提及陈书记的指示精神,时刻将陈天宇摆在了第一位,完全维护市委一把手的权威,安心地做二把手该做的工作。

        难不成是市长转了性子?

        根本不是,政治之上,利益先行,市长既不是被陈天宇压制,也不是被他收服,不过是在陈天宇软硬兼施两手策略之下,意识到了合作是唯一的出路,并且陈书记也不是仗势欺人、独断专行的一把手,好处从不独占,就让他痛下决心选择了双赢的路线。

        而彭勇也在上任之后月余,和小时商贸、天安房产、先天下商贸签定了一系列的协议,引进投资高达近10亿元!

        一举震惊了巴陵市!

        不但巴陵市举市震惊,连省委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当初对朱睿乐三人有不好看法的省领导,不得不改变了固有的思路,才知道朱睿乐三人不是来湘省镀金升职当跳板,而是切实为湘省的经济发展出谋献策,并且真心奉献。

        不久,有关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是夏想广植势力、企图在湘省培养党羽的说法没有了市场,悄无声息地烟消云散了。

        如果认为夏想只有一手准备,只从正面以事实反击对方就大错特错了,一周后,正在开会的武州市委副秘书长陈记华被市纪委当场带走,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双规。

        人所共知,陈记华是武州散播传闻的主力。

        朱睿乐三人的招商引资是正面反击,陈记华被拿下则是针对某些人挑衅的间接回应,是毫不留情地当头棒喝!

        消息传到省委之后,郑海棋脸色暴寒,怒气冲冲地到郑盛办公室汇报情况,不料郑盛却并没有如他所想一样震怒,反而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让他今后将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面,其他与工作无关的事情,少说少做。

        郑海棋哑口无言,他清醒地意识到,郑书记妥协了——也不能说是妥协,因为自始至终郑书记就没有针对他的所作所为做过任何指示,说是默认也可以,说成毫不知情也行,总之,事情真要闹大了,罪责由他一人承认。

        郑海棋灰头灰脸地回到办公室,坐下之后还犹自不解,心想他先前一系列的做法,到底有没有入了郑书记的眼称了郑书记的心,郑书记究竟怎么看待夏想在湘省的继续做大,以及夏想、付先锋和谭国瑞铁三角的日渐壮大……郑海棋走后,郑盛关紧了门,一个人背着手在房间中走了半天,终于拨通了京城的电话:“秋实,夏想的下一步,总书记具体是什么想法?”

        古秋实升任政治局委员之后,在级别上比郑盛就高了一格,但郑盛和古秋实太熟了,一向不怎么称呼职务,况且古秋实比郑盛还要年轻几岁。

        古秋实的口吻依然十分平实,没有一丝居高临下的味道:“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怎么,你有什么建议?”

        郑盛并没有直接回答古秋实的疑问,而是问起了宁省和陕省的动静:“提名张凡山为陕省省长,很出人意料,总书记有没有表态?”

        张凡山现任工信部副部长,由副部长改任省长,提升幅度不小,而且前途更加宽广,明显可以得出重点培养的结论。

        同时,张凡山不是最年轻的副部长,现年45岁,但如果他的提名获得政治局通过,就会成为国内最年轻的省部长高官之一。

        况且陕省也是大省。

        再联想到张凡山的背景,他是反对一系的中坚力量,用意就呼之欲出了,针对夏想的崛起,不仅平民一系正在改变策略,反对一系也开始着力培养后备力量了。

        古秋实微一沉吟:“总书记还在斟酌。”

        以郑盛推测,张凡山的提名通过的可能性极大,但他的落脚点不在张凡山身上,张凡山的去留和他无太大干系,他也影响不了上层的角力,提到张凡山,只是为了引出下一个话题:“宁省省长提名乔清文,省委副书记的人选,总理没有再提名新的人选?”

        宁省省长原本为叶天南预留,省委副书记也是退而求其次的备用,但却都没有用上,叶天南最后不是一脚踩空,而是直接摔倒,但叶天南已往矣,宁省省委副书记的提名,还是各方眼热的位置。

        一个省份,才有一个关键的副书记之位,而且副书记分管党群和组织工作,是一个可以培植中层力量的极好的过渡职务。

        “听说,有人有意提名周鸿基……”古秋实至此完全洞悉了郑盛的想法,心中的感觉有点杂乱,他很欣赏夏想,却对郑盛和夏想始终无法合拍,深感遗憾,“总书记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估计会放手宁省省委副书记的位置。”

        古秋实没有点明郑盛的真实想法,他就等郑盛亲口说出。

        “……”郑盛迟疑了片刻,或许是在犹豫而不好开口,但最终还是忍不住说了出口,“我认为,夏想同志完全有能力胜任宁省省委副书记的职务。”

        夏想的下一步,比预想中提前了数月提上日程,以突如其来的方式……打了夏想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