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3章 在湘省最后的布局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3章 在湘省最后的布局

    作品:《官神

        虽然参加省委常委会并非第一次,但毕竟是第一次参加湘省的省委常委会,谭国瑞还是微微有点激动。www.00ksw.org

        当然,他激动不是因为湘省的常委会议室比燕省的大,也不是因为装修更豪华,更不是因为座椅更舒适,而是因为他的位置更靠前更显眼。

        省委副书记在党内排名比常务副省长高了不少,是为省委之中仅次于书记和省长的第三号人物,坐在第三把交椅之上的谭国瑞,颇有两人之下十人之上的自得,先前还因为平调暗贬的低落心情一扫而光,忽然间就又重新迸发了激情和力量。

        权力的魔力,无时无刻不影响到官场中人的患得患失的心理。

        仅仅是一个座次排名还不足以让谭国瑞重拾自信,也因为他初来湘省就遭遇了两件大事,而且每一件事情都十分顺利,比起在燕省之时的工作开展得还要顺畅,就让他对今后在湘省的工作充满了期待并且饱含了激情。

        无意中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夏想,谭国瑞心中就愈加纳闷,怎会以前会总觉得夏想不顺眼,总觉得他张狂而激进,现在却越看他越沉稳有度?

        难道以前是识人不明,现在是接触之后才发现了夏想其实优点还是很多的,也是一个值得一交的朋友?

        排除政治立场的因素,人的心理也有奇怪的一面,带着沮丧和失落心情初来湘省的谭国瑞,在付先锋之处碰壁之后,更加失落,却被夏想及时扶了一把而重获信心,他对夏想的印象大为改观也在情理之中,再理智的人也有情感软弱的一面,恰恰此时夏想雪中送炭的情谊让他铭记在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夏想是不是真心来送炭,或是另有用意,就要两说了,问题在于不管夏想的用心如何,他赢得了谭国瑞的好感却是事实。

        缺少了叶天南的常委会,比往常多了轻松随意的气氛,又因为湘省局势逐渐平稳,在座各人也都表情轻松。

        却也间接说明,叶天南确实了不起,他的离去能让不少人如释重负,也证明他的存在是多少高大的一座高山。

        叶天南同志在京城有知的话,应当含笑点头,深以为然。

        照例,会议由郑盛主持。

        在简短的开场白之后,郑盛就今天会议的议题做了通报:“根据异地干部交流条例,由燕省调任三名优秀干部来湘省任职,组织部经研究,拟定了任命方案,下面请夏宁同志发言。”

        梁夏宁将经夏想认可、谭国瑞同意、付先锋点头和郑盛默许的方案抛出,有理由相信,连同他在内一共五名省委常委赞成的方案,在常委会上讨论,不过是走走过场,没有一人会不识趣地提出反对意见。

        梁夏宁话一说完,郑盛就点头说道:“方案基本上符合程序,请同志们发表看法。”

        一般来说,郑盛的表态虽然模糊,但稍有政治头脑的人都清楚,郑书记对方案是赞成的态度,只要不涉及到自身的重大利益,又是燕省的交流干部,都清楚其中大有内情,多数常委会顺水人情投下赞成票。

        但偏偏在其后,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一幕……随后,付先锋表态说道:“我基本上没什么意见,组织部的提名,符合程序。”

        一二把手都默许了,基调定下了,谁还会有反对意见?

        谭国瑞的发言更有支持力度:“我在燕省的时候,对上述几位同志就比较了解,都是十分优秀的干部,他们肯定可以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绩。”

        夏想微微一笑,言简意赅:“我赞成组织部的决定。”

        至此,省委排名前四的重量级人物众口一词地表态赞成,稍有政治头脑的人就会选择附和,即使是心中不服,即使是有自己的提名争取不到机会,即使是胸中极度不满,也必须保持足够的政治涵养,不当面说出反对的声音,因为反对无用,不如省省,也好隐藏真实想法。

        但偏偏就有人不合时宜地跳了出来,出声反对。

        而且还不止一人。

        第一个反对的人是杨恒易。

        “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三位同志,朱睿乐和陈天宇没说的,符合提拔条件,但彭勇同志的任命,似乎有点不符合常规了。彭勇同志是犯过重大错误的人,一步担任了常务副市长,是不是有欠考虑?”

        杨恒易作为第一个正面提出反对意见的常委,他的发言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夏想也是十分惊讶,不明白杨恒易突然跳出来,是基于对他打垮湘省四人同盟的不满,还是另有政治目的。

        有反对的声音没什么,关键在于,声音背后隐藏什么样的政治考虑。

        夏想还没有从沉思中恢复平静,胡定发言了。

        “我认为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三位同志的任命,没什么原则性问题,倒是曾卓同志担任副市长,是不是步子迈得太大了一些?曾卓同志一直从事纪委方面的工作,没有政府工作经验,担任了副市长,对他今后的成长,不一定有利,请组织部再慎重研究一下。”

        好嘛,昔日的湘省四人同盟之中,硕果仅存的两人,一人反对彭勇,一人反对曾卓,一眼就可以让人得出结论,各有分工,早有预谋,是一次目标明确目的鲜明的阻击夏想的行动。

        夏想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却不看杨恒易和胡定,而是漫不经心地看了郑盛一眼。

        郑盛目光平静,表情沉静,对杨恒易和胡定的发言不置可否。

        夏想的目光就又落在了郑海棋身上。

        郑海棋也努力保持了淡定,但他的政治水平和郑盛显然不能相比,眼神之中流露出的跳跃的激动还是透露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夏想确实有点震惊,不是震惊杨恒易和胡定的反对声音,而是震惊幕后推手是想借机证明什么,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叶天南走后,本来有望恢复平静和秩序的湘省省委,却因为一个想要借机上位的投机者,有可能重新陷入严重的对抗之中。

        夏想不免微微无奈并失望。

        随后,组织部长梁夏宁表态支持,副省长何志能、宣传部长谢信才、统战部长于守成以及省军区司令员张晓都投下了赞成票。

        而省委秘书长郑海棋和湘江市委书记古建轩,先后表明了置疑的态度,虽然反对的声音不很强烈,但加上先前杨恒易和胡定的反对声音,也形成了一股风潮和激流,对朱睿乐等人的提名,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就连付先锋也是目光闪烁,明显有不满流露,因为胡定一直在努力向他靠拢,现在却和他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偶而发出不同的声音没什么,关键还在于,胡定却和积极向郑盛靠拢的杨恒易态度一致,再加上随后的反对声音是郑海棋和古建轩,针对的意味就更明显了。

        因为郑海棋是郑盛的跟前红人,而古建轩也是郑盛的嫡系,虽然郑盛一上来就表态支持,但他的亲信加嫡系同时出声反对,就不由人不怀疑背后的真实用意,是试探还是含蓄地表达什么?

        或许夏想会相信是郑海棋在郑盛的默许之下想借机生事,显示一下权威和存在,但在付先锋看来,就是郑盛利用此次人事任命,公然向他宣战了。

        付先锋的脸色就冷了下来。

        郑盛最后做了总结发言:“虽然有部分同志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但本着民主的原则,常委会一致表决通过组织部的人事方案!”

        方案的通过在意料之中,有反对声音也不足为奇,但一次人事提名还是暴露了许多问题,也让夏想期待中的湘省的局势今后达到一种平衡和和谐的愿望落空。让他失望的不是反对声音,而是在反对声音的背后,如果说是郑海棋一手促成,那么郑盛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或者说,郑盛是真心主动挑起事端来显示权威,还是只是借此一事稍微提醒一下众人他身为一把手的威风?

        有可能的话,还是有必要和郑盛深入交谈一次,夏想不希望郑盛和付先锋再次陷入严重的对抗之中,到时不但对湘省不利,也让他居中很难选择。

        常委会的任命通过之后,随即由省委组织部上报中组部,中组部再通知燕省组织部,一周后,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就在燕省和中组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来湘省走马上任了。

        不为人所知的是,就在朱睿乐几人上任的同时,夏想的一拨经济班底也乘机抵达了湘江,与此同时,付先先也到来湘江。

        夏想的经济班底抵达湘江的人员有齐亚南、李沁、严小时和丛枫儿,不错,严小时受到了刺激,也决定来湘省拓宽市场,而丛枫儿和严小时熟识之后,也认为来湘省大有可为,所以就凑在一起,四五人准备了十几亿的资金,浩浩荡荡前来湘省……夏想先是将经济班底引荐给付先锋,作为省长,招商引资也算一笔政绩,随后又介绍他们和梅晓琳认识,再后,经济班底就分别跟随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分赴上任地市考察市场。

        湘省,迎来了夏想最后的一次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