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2章 有阻力才是官场常态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72章 有阻力才是官场常态

    作品:《官神

        本来宁省和陕省两个省长的宝座,其中之一是为叶天南预留,结果叶天南功败垂成,黯然收场,按照原定的设想,提名乔清文为宁省省长,提名孙习民为陕省省长。www.00ksw.org

        当时的既定计划是为了应对可能的叶天南的提名,但叶天南已然成为过去式,不过本着平衡的原则,以及综合各方意见之后,中组部还是提名了乔清文和孙习民。

        原以为乔清文的任命会遭遇阻力,孙习民是反对势力着力扶植的人选,但让人大为不解的是,乔清文的提名,对方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反倒是孙习民的提名,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双双反对。

        仅仅是反对也就算了,孙习民却主动向中组部提出自身资历不够,不符合提拔条件,请中组部放弃提名。

        怪事,换了别人也许还不让吴才洋大感惊讶,但恰恰是孙习民主动请辞,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因为孙习民是在燕省省长任上,引咎辞职,身上有政治污点,虽然事情过去两年多了,但一般而言,孙习民东山再起的话,需要一个过渡阶段。

        基本上会在一些不被公众注意的国家重大项目办公室担任一段时间职务,反正级别和待遇都在,但名声不显,权力不大,远离媒体。

        如眼前再次担任一省之长的机会,不能说绝无仅有,绝对也是少之又少,孙习民竟然委婉拒绝,肯定不是品德高尚,更不是心怀愧疚,而极有可能是另有深层用意。

        但究竟是何用意,吴才洋自然想不到,毕竟孙习民和他不是一系,但他清楚,恐怕是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共同运作的结果,其目的不但是为了长远的打算,也为了推出另外的人选替换孙习民的提名。

        果然,不久之后,新的人选出台了,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小,包括夏想……二十四节气显然是以中原地区为参照而制定,对湘江来说,并不适用。秋天的湘江,虽有微微的秋意,并没有秋天的秋高气爽和清凉,好在夏想适应能力强,当然,他需要适应的不是天气,而是政治气候。

        湘省的政治气候,夏想已经完全适应并且应付自如了。

        谭国瑞的上任,在他的巧手拨弄之下,让潜在的矛盾化解于无形之中,随后,夏想还居中牵线,让谭国瑞向付先锋表达了明确的感谢和诚意,付先锋在夏想暗中的推动和影响之下,对谭国瑞的印象也有所改观。

        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的人事任命,就提上了日程。

        组织部长梁夏宁在征求了夏想的意见之后,初步拟定朱睿乐担任武州市委书记,陈天宇担任雁城市委书记,彭勇担任巴陵市常务副市长。

        巴陵、武州和雁城三市,在整个湘省的经济比重分别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可以说是全是经济发达地市,位置非常不错,也是机遇大好,上述地市的市委书记不是调任就是到点,就正好让夏想得了便利。

        也是夏想在来到湘省一年之后,第一次安插自己的嫡系到下面地市任职。

        同时提名曾卓担任武州市副市长,由此,曾卓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下到地市,从此海阔天空,任他放飞。

        夏想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几个关键位置,难免有人眼红,有人不服。

        别人先不说,郑海棋就是其中之一。

        夏想也预料到了会有一定的阻力,没阻力不正常,有阻力才是官场常态,毕竟位置有限,好位置更是稀少,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竟然是郑海棋。

        郑海棋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反对夏想的提名,夏想不得而知,但鉴于郑海棋和郑盛之间的密切关系,郑海棋的反对意见,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郑盛的坚定支持的态度,多少有点松动了。

        省委书记办公室,童凡倒上一杯热茶之后,轻轻带门出去。郑海棋也不知是真的口渴了,还是滋润一样微干的嗓子,端茶喝了一口。

        “郑书记,夏书记的胃口未免太大了一点儿。”郑海棋放下茶杯,一脸忧色,“一下拿下两个发达地市的市委书记的位置,会让其他省委领导怎么想?倒不是说朱睿乐和陈天宇担任市委书记资历不够,而是他们一下占据两个最好的位置,难以服众。朱睿乐和陈天宇又没有耀眼的政绩……”

        见郑盛目光跳动,已经有所意动,郑海棋就继续点火:“郑书记没有一点反对意见的话,会让别的省委领导认为郑书记太退让了……”

        郑盛终于挥了挥手打断了郑海棋的话:“海棋,少说几句,夏书记为湘省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要求并不过分,值得省委适当照顾。”

        话虽如此,但不是批评的口吻,深知郑盛脾气的郑海棋心里明白,郑盛动摇了。

        在随后组织部提交的人事方案呈交郑盛过目时,郑盛不置可否地压了下来,拖了三天。

        此时,中组部的批转调令已经进入了湘省省委组织部回复的流程,湘省方面必须向中组部做出正式答复,但郑盛既不提议召开办公会研究,又不提出具体修改意见,梁夏宁也不好出面催促,就含蓄地提醒了夏想。

        其实不用梁夏宁提醒,夏想也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因为童凡向他含蓄地透露了郑海棋在背后暗做手脚的内情。

        童凡或许是从夏想不遗余力扶曾卓上位的事情上得出结论,夏想是一位好领导,而他也知道郑书记是好人,但有时过于耳根子太软,再加上郑书记对郑海棋又容易偏信,更主要的是,童凡深知现在夏想在湘省省委的分量和重要性,不能让郑海棋从中作梗将郑书记推向夏书记的对立面。

        夏想得知真相之后,微一思忖,并未直接找郑盛当面说清,而是通过曾卓向谭国瑞传递了一个消息。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谭国瑞迈着方步来到郑盛的办公室,笑眯眯的模样,看上去很和蔼可亲。

        “郑书记,我有个工作要向您汇报一下。”谭国瑞不请自来,也不请自坐,自顾自坐在沙发之上,“中组部要求异地干部交流的安排回复,省委是不是要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任命?拖得太久了,不利于我的工作的开展,我刚来湘省,各方面工作还请郑书记多多关心。”

        郑盛眼光不经意地打量了谭国瑞几下,心中一跳,好嘛,谭国瑞明明是替夏想出头,却上来就大包大揽,将夏想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事情来办,而且态度还很坚定,就让他心中大为不解,不是说夏想在燕省的时候和谭国瑞不和,怎么谭国瑞初到湘省,就要替夏想出面办事?

        郑盛故意拖延,其实并不完全是被郑海棋鼓动,也是他想让夏想亲自出面让他适当让步,多少表示一下,因为湘省的局势现在很微妙,叶天南已去,谭国瑞新来,最大的隐患去除之后,又重新回到了各有谋算的局面。

        相比夏想和付先锋曾经的合作,郑盛心中有数,付先锋多半会重新回到和他明争暗斗的立场之上。

        因此,谭国瑞的立场就非常关键了。

        不得不说,郑盛的手法见效了,谭国瑞上来就表明了立场,让他借压下提名来观察谭国瑞的倾向的方法达到了目的,只可惜,目的达到了,结果却令人失望。

        谭国瑞竟然出人意料地和夏想立场一致!

        郑盛失望之余,更有不解和不安,虽然现在还不清楚谭国瑞和付先锋关系如何,但如果夏想居中,向左联手付先锋,向右联合谭国瑞,一个省长、一个省委副书记再加一个纪委书记,足以撼动他的权威!

        叶天南走后的湘省局势,怎会复杂如斯?

        郑盛未免大感无奈,虽然现在有杨恒易向他明显靠拢,但胡定似乎还是和付先锋关系更密切一些,难道说,他要借助人事提名事件,向夏想妥协不成?

        问题是,夏想到底想要在湘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不管如何,夏想越早离开湘省,对他,对湘省来说,都是莫大的好事。

        郑盛沉吟片刻,郑重地答复了谭国瑞:“我原则上没什么意见,国瑞,你和夏宁准备好人事方案,明天上常委会讨论一下。”

        谭国瑞呵呵一笑:“行,就按郑书记的指示精神办。”

        刚想走,却又听郑盛说道:“国瑞,你初来湘省就以十分热情饱满的态度投入到工作之中,我很欣赏你的对待工作的认真精神。今后省委的各项工作,还需要你的大力配合。”

        谭国瑞岂能听不出来郑盛的盛情拉拢之意,就客套了几句:“以后还需要郑书记多关心我的工作,我对党务一块儿不是很熟,需要一个适应期,所以什么地方做得不太好的话,请郑书记多批评。”

        话是客气,却似乎是在暗示他要适当和郑盛保持距离一样。

        郑盛做足了礼数,亲自送谭国瑞出门,返回办公室之中,脸色微微一变……第二天,常委会正式召开,讨论和表决有关朱睿乐、陈天宇和彭勇三人的人事任命问题,包括郑盛在内的几人都认为提名会顺利通过,不成想,出现了谁也意想不到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