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68章 燕省无忧,湘省有事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68章 燕省无忧,湘省有事

    作品:《官神

        必须承认,夏想的精心安排完美无缺,几乎天衣无缝,当然,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唯一可能会出现问题的地方在于经济班底和政治班底之间的合作是否默契,是否融洽。www.00ksw.org

        假如说齐亚南前去湘省开拓市场,却和朱睿乐性格不和,许多观念和想法不同步,结果造成摩擦,从而影响了投资的正常收益的情况也并非不可能出现,但夏想有信心将所有矛盾和苗头扼杀在摇篮之中,别人或许没有把握,他却有。

        无他,只因他是所有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最信任的领导,所有的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都必须对他无条件服从!

        尽管说来,其实夏想从来没有强迫任何一人做过什么,但他深信,一旦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他出面开口,让谁让步,谁就必须二话不说做出让步。

        如果做不到对政治班底和经济班底任何一方任何一人的绝对控制,夏想的双手都要抓双手都要硬的计划就缺少一个关键的环节,就有可能最终功败垂成。

        当然,以上只是最坏的打算,实际上以夏想对每个人的了解,以及他对每一个人根深蒂固的影响力,他知道,基本上不会有重大分岐的情况出现。不提都是见多识广的场面中人,就是一方求政绩一方求利润,双方有巨大的共同利益在内,即使有看法不同的地方,也会求同存异,以求前进。

        “有任何问题,如果不能及时联系到我,就可以联系李沁。以后李沁将会在齐氏大厦设一间办公室,作为调配所有经济资源的大本营,同时,连总提供的风投资金,也由李沁负责初审。谁有资金方面的需求,直接将可行性报告递交到李沁手中。”夏想一脸微笑,做了最后的指示精神,“小小地透露一下,连总可以随时调动的风投资金是100亿,连总的决心很大,决定在三五年之内,打造两家大型集团公司。十年之内,争取在座各位都能拥有30亿以上规模的实力。”

        夏想向连若菡点头示意,连若菡莞尔一笑,接过了夏想的话:“刚才夏想没说太清楚,100亿资金是以美元为货币单位。”

        “轰……”会议室一阵惊讶之声,饶是各位都算一方人物,但在百亿美元的巨资面前,还是不免动容。

        不料连若菡似乎还嫌造势不够,又说:“百亿美元的风投只是初期,如果有足够多的好项目需要投入,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再拿出百亿美元也不在话下,当然前提要看你们的眼光和魄力了。”

        “哄……”会议室又是一阵惊叹之声。

        连若菡见效果达到了预期,冲夏想悄然一笑,就又说了最后一句:“经过考察,第一笔风投资金300万美元用来扶植卫辛的电子商务,款项已经到位,希望卫辛好好利用这笔资金,早日实现心目中的理想。”

        卫辛一脸羞红地站了起来,在掌声雷动之中,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连姐姐的支持,我一定会努力的。”

        最后由李沁做总结发言。

        李沁的发言很有特色,先是为在座各位展望了美好的前景,又盛赞了夏想考虑周全,几乎就是所有人的指路明灯,最后语气一转,说道:“有政治上的政策支持,有经济上的资金后盾,再加上我们都是在市场之中大浪淘沙的精英,如果有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能发展壮大,什么都不用解释,干脆回家抱孩子算了。”

        “好!”最先鼓掌叫好的是孙现伟,“李沁说得好,就得这样,我要是投资失败了,哥儿几个,你们谁也别拉我,从此我浪迹风月场所,醉死情场。”

        “哄!”在一阵哄笑和嘲笑声中,结束了经济班底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会议。虽然在轻松的笑声之中落幕,但此次会议取得的成就一点也不轻松,若干年后,当许多人再次回忆起第一次经济班底会议之时,都为夏想的深谋远虑和高瞻远瞩而赞叹不已。

        经济班底会议结束之后,严小时和古玉即刻返回了京城,并没有多停留一刻,也没有和夏想多说什么,或许是说话不方便,又或许是古玉有更多的想法,反正对于他提出的古玉世家的玉器连锁建议,古玉既没反对也没赞成,似乎直接忽视了。

        夏想就知道,古玉和他之间,渐渐有了一层隔离和生疏感。

        虽无奈,终究也不必勉强什么。

        金银茉莉倒是向他当面表示了感谢,她们在和哦呢陈通话之后,向夏想提出想争取风投资金,正好连若菡也有此意,就一拍即合。

        不过面对连若菡的成熟风韵和大家风范,金银茉莉明显有点局促不安,夏想也只是叮嘱金银茉莉几句,让她们用心学习,踏实经营,然后就转身离去,不留给金银茉莉更多相处的时间。

        夏想不敢面对金银茉莉哀怨并且感伤的目光,他现在还有许多正事大事要忙,实在是没有时间和情调允许他哪怕稍微一点点的情感走私。

        更多年后,有史学家多方考证获知了此次会议的一些并不十分准确的内幕消息,放大和渲染之后,将此次会议命名为影响国内进程之一的重大历史事件。

        然而大部分时候,参预其中并且改变了历史进程的人,从来不会知道当时的所作所为会对以后产生多么深远的影响,不管是随后晚上的聚餐,还是再随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解散,又或是在李沁和彭云枫的具体安排下,又举行了一次小范围的结对子会议,总之,不管是政治班底还是经济,都沉浸在即将迈出的关键一步的喜悦之中。

        但有人欢乐,有就人哀愁。

        就在夏想第二天和成达才会面之后,谈妥了一系列远景规划,又在夏想亲自打电话给京城市委书记蒋雪松、吉江省委书记宋朝度、楚省省委书记陈风和省长梅升平,还有即将上任的黑辽省委书记曹永国,在为经济班底铺平了一条光明坦途之后,他即将踏上飞回湘省的飞机之时,意外接到了范铮的电话。

        说是意外,其实也是必然,范铮的电话早晚会打来,夏想早有心理准备。

        “夏想,我和你认识十年,佩服了你七年,没想到最后我们还是成了仇人,其实我很想一直和你做一个朋友,哪怕不是很好的朋友,也是可以偶而说说闲话放松心情的朋友。”范铮的声音很低落,也压抑着愤怒,“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下狠手,要让范家一败涂地?”

        “既然是朋友,就不能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踩着朋友的肩膀,我想,你很明白其中的环节。”对于曾经有过一段合作并且关系还算可以的昔日朋友,夏想心中也微有无奈,只是在和范睿恒无数次打交道的过程中,他完全认识到了范睿恒目光短浅的性格,而范铮,虽无大恶,也无大好。

        范铮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迟疑了半天才又说道:“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夏想,我希望以后在我们之间不要再出现反目成仇的事情,我……还是很珍惜你这个朋友的。”

        夏想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范铮,他不认为他和范铮之间还有和解的可能,而范铮的电话似乎多余而无用,但到底朋友一场,还是不好说难听话,只好敷衍几句:“我也希望如此,但有一点我想我们都清楚,范铮,我从来不会主动挑起争端,大部分时候,我是被动还手。朋友是朋友,但朋友不是关键时刻用来出卖的人。我的理念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

        “……”范铮沉默了一会儿,只说了一句话,“好,我有数了。”

        也不知他有什么数了,夏想放下电话,心情莫名有点沉重,谁也不愿意昔日的朋友反目成仇,但更多时候生活就是一次无奈的旅程,旅程之中,有背叛,有合作,有分手,也有许多莫名其妙的伤感。

        7日,夏想和曹殊黧乘机返回了湘江,出乎他的意外的是,来机场接机的人,竟然又是谭国瑞!

        谭国瑞此时应该动身前往京城了,因为他来湘省上任,需要中组部陪同,才能完成应有的程序。但他却一人提前来到了湘江,难道是主动打前站来了?

        湘江的气候比燕市温热了许多,一下飞机,就感觉一股潮湿的热气扑面而来,让夏想微微难以适应。不过他倒是喜欢湘江的绿化,到底是气候温热潮湿,到处是绿意盎然,而此时的北方,已经一片肃杀之气,秋意深浓了。

        气候有差异,政治气候却没有天南地北之分,叶天南已然成为过去,但湘省的政局也不会是一团和气,更不会是花团锦簇。

        政治之上,官场之中,永远没有一团和气的时候。

        一落地,一出机场就遇到了谭国瑞,就让刚从北方肃杀重回南方的温润还没有完全适应的夏想,心中一跳,第一次接机,谭国瑞给他带来了惊喜,第二次接机,谭国瑞带来的,恐怕就是难题了。

        夏想猜对了,他在湘省的最后一个难题……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