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61章 最后一场盛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61章 最后一场盛会

    作品:《官神

        常委会上出人意料的惊人的一幕,多少年后,一直在范睿恒心中萦绕不去,成为他一生的耻辱!

        也是他官场沉浮几十年以来,唯一的一次惨败,并且影响了他整个晚年的生活,一直让他耿耿于怀,直到许多年后他病重的一天,夏想打来一个宽慰的电话,才让他解开了心结,否则,他有可能死不瞑目。www.00ksw.org

        在看到冷岳苍举手的一刻,范睿恒的心不争气地如被大力击中,竟然有了心悸的感觉,太紧张太刺激了,他当了一辈子官儿,从未有任何一次会议如今天一样让人有喘不过气的感觉,因为有了太多的意外和惊喜,也有了太多的变数,让他心中始终紧绷了一根弦,只差一点就会绷断。

        怎么冷岳苍会支持胡增周的方案,难道他不清楚方案涉及到的全是夏想的嫡系?范睿恒甚至还产生了错觉,认为冷岳苍肯定犯了糊涂,看重的是高晋周的面子,是想借机向未来的省委书记示好。

        不过随后发生的一切让范睿恒彻底明白了什么,归根结底,还是夏想无所不在的影子贯穿了整个会议,左右了每一个投票的常委的立场,无耻而阴险的夏想就如弥漫在会议室之中的无处不在又看不到的空气一样,用他的阴谋诡计影响了每个人的判断力。

        冷岳苍举手表决之后,是李丰。

        李丰一向不喜欢夏想,在省委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早在夏想担任秦唐市委书记期间,李丰就不公开地委婉地点评过秦唐的局势,言外之意就是影射夏想的激进。

        但今天,他紧随冷岳苍之后举手赞成胡增周的方案,谁都清楚背后发生了什么,作为夏想在省委最说不上话的两名常委,争先恐后地举手表决支持夏想的亲信的提名,冷岳苍和李丰要看的不是高晋周的面子,而是夏想的面子。

        举手表决阶段,并不严格按照排名次序,随后就是省委秘书长肖远心的举手。

        在肖远心的右手举起的一刻,范睿恒只感觉心中一片凄凉,他知道,他苦心经营的一切就此付之东流了,政治图谋完全破产,政治投机以最终砸了自己的脚而告终,何其不幸!

        何其愤慨!

        但愤怒和愤慨在政治之上没有效用,政治不相信眼泪,也不会相信愤怒,只相信实力和魅力,也相信公义和道义。

        等所有人的右手高高举起,就如向他无声的宣战之时,范睿恒怆然无力地向后一靠,差一点滑落到地上,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和挫败,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权力和荣耀正离他而去。

        就此甘心失败,就此撒手认输?范睿恒看到一只只挥舞的手臂,心中的怒火再次不可抑制地升腾了,反正退任在即,他要动用一次一票否决权,就要让整个常委会都在他的怒火之下战栗。

        但似乎早就预料他会失态一样,邱绪峰及时地插了一句话:“对了,告诉同志们一个秘密,中组部吴部长正在燕市度假,他似乎对燕省的各项工作,十分关注。”

        一句话就如一盆冰水从天而降,直接将范睿恒即将越烧越旺的怒火当头浇灭!

        退任的省委书记,最后也要由中组部对其一生的官场履历给出中肯的评价,谁也不想留一个恶评。再有一点,他退是退了,如果真把事情做绝的话,范铮的前途堪忧。

        范睿恒心中暗骂一句:夏想,算你狠,有机会,我一定再冲你讨还公道!

        最终,范睿恒做出了英明而理智的决定——愿赌服输。

        只是让范睿恒深感失落的是,政治之上的赌博,有时不仅仅认输就会算完,在他退任之后,有人还是帮他安排好了退路,进一家大型国企担任顾问,但就在即将成功之时,却被一名关键人物说了一句“范睿恒同志喜好夸大其词”而最终止步于门外,落了一个一身清闲再无一用的下场。

        而范铮虽然也最终调进了社科院,却依然还在研究学问,并没有学以致用,等于还是闲置了。

        范氏父子……就此退出了历史舞台,至于多少年后范铮是否东山再起,就是后话了。

        ……夕阳的余晖落在下马河上,波光粼粼,金光万道,确实是让人美不胜收的美景。虽然此时秋风渐凉,风动林响,但站在高处远眺下马河的夏想和吴才洋,依然没有凉意,反而各有一脸微笑和从容。

        登高望远,心境开阔,当然,如果算上常委会上传来的完胜的消息的话,心情就更加大好了。一老一少迎着夕阳和秋风,施然而立,似乎是在欣赏日落美景,又似乎只是醉心于风声和水声之中。

        过了也不知多久,吴才洋才悠然长出一口气:“夏想,你真不简单,总能给人带来惊喜。”

        夏想就谦逊而低调地笑:“吴部长过奖了,都是各位领导抬爱。”

        “官场之上,并不都是花花桥子众人抬,还有更多的时候是墙倒众人倒。”吴才洋只对燕省常委会的结果点评了一句,便不再多说,但内心的震憾却是久久挥之不去。他是中组部部长,知道官场之上利益纠葛复杂,想要一众常委众口一词,难度颇高,即使是他在背后精心运作,也未必能够达到夏想出手所达的效果。

        甚至不夸张地说,就算一名政治局常委出手,也未必有如此巨大的异口同声的威力,但偏偏只有副部级的夏想做到了,不但做到了,还胜若闲庭信步,在陪他谈笑风生的同时,坐镇水景公园,远眺下马河,就运筹帷幄,完成了一次创举,吴才洋心中除了震憾之后,生平第一次对一个平民出身的年轻人产生了一丝敬佩之意。

        “晚上一起吃饭,你来安排一下。”吴才洋开口吩咐了一句,信步下山,“你有意异地交流到湘省的几个人,我来替你把把关。”

        夏想心中大为欣慰,知道从此以后,吴才洋将会以中组部部长的身份,对他以及他的班底特殊照顾并且重点关注,是他也是他的嫡系来之不易的重大机遇。

        夏想一边笑着应下,一边打出了一个电话。

        此时,谁在夏想心目之位置远近,就此一目了然,不是核心体系者,肯定不在此次邀请之内。作为厅级干部,能提前一步进入中组部部长的视线之内,是天大的荣幸,也为下一步提升副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绝对是人人都要争取的机会。

        ……彭云枫最近几天的心情七上八下,焦急再加上焦虑之下,难免就有点患得患失,还上了火,嘴都起了泡。

        因为高晋周接任省委书记在即,新任省长杜邦中肯定会安排亲信担任省政府秘书长,而且他在秘书长的位置也有两年了,是该动一动的时候了。

        虽说国内也由省政府秘书长直升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先例,彭云枫却并不抱此幻想,因为他资历不够,而且除了夏想以外,他上面无人。而夏想现在才是副省,显然没有能力运作他由正厅到副省的跨越。

        能外放担任市委书记是最好的选择了。

        省委常委会正在上演的激烈碰撞,他也心中有数,今天夏书记没有活动安排,他就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忐忑不安地等候最后的结果。

        不仅事关夏书记和范睿恒之间最大的一次冲突,也事关他的命运前途,不由他不提心吊胆。

        下午5点左右,第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夏书记完胜。

        彭云枫惊喜之余,竟然如当年接到高考通知书时一样,一下跳了起来,禁不住大声欢呼。

        欢呼过后,他按捺住了要打电话给夏书记的心思,因为他知道,高省长必定第一时间通知夏书记,不必他多此一举。

        只是,他实在是想和夏想通话,只能忍了又忍,眼见过了半个多小时,认定此时拨出电话不会影响到夏想之时,他才准备拿起电话,电话却突兀地响了。

        竟然是夏书记来电,而且只有一句话:“云枫,晚上7点,齐氏大厦,和吴部长一起会餐。”

        彭云枫震惊当场,以致于连一句回应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出,夏书记已经挂断了电话。

        天……和堂堂的中组部部长一起吃饭,彭云枫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有一种幸福得找不到北的感觉。

        ……朱睿乐在事关切身前途的重大抉择面前,也无法镇静自若,他住在齐氏大厦,和陈天宇住了隔壁,二人今天下午哪里也没去,就在房间中等候消息,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虽然都对夏想的影响力信心十足,但毕竟夏想不在燕省太久,表面上的镇静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

        直到常委会上的最终的结果传来之后,二人才相视一笑,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击掌相庆一下,电话就非常及时地响了。

        里面传来夏想不容置疑的声音:“睿乐、天宇,你们准备一下,晚上和吴部长一起晚饭。”

        朱睿乐和陈天宇面面相觑,张口结舌!

        ……如果说常委会上的完胜只是代表着燕省的胜利,那么今晚的晚饭,将会决定夏想政治班底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走向,是为国庆期间最三场盛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