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8章 正式上演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8章 正式上演

    作品:《官神

        高晋周点火,随后由胡增周放炮,印象中,高省长和胡书记从未如今天一样配合得如此密切。www.00ksw.org不少人目光闪动,心想书记和组织部长,省长和省委副书记,两派势均力敌的较量,第一次在燕省的省委常委会上,正式上演。

        所有人更期待的是高晋周和胡增周共同拟定的人事方案,到底是怎样的调整……其实说实话,不少人对朱睿乐、陈天宇等人的命运并不关心,都关心的是高省长会在范书记的方案之后,做出怎样相应的改动,因为每一个人选的调整,都相当于一次正面的直勾拳或侧勾拳的出击。

        此时,常委会上的气氛十分古怪,范睿恒一脸气定神闲,高晋周一脸山高云深,王鹏飞则是脸色凝重,似乎对开局不利大感迷惑和不解,胡增周则一脸笃定,不慌不忙。

        而其他常委,也各有不同。有人茫然不解,有人轻敲桌子,若有所思,有人一脸微笑,还有人双手抱肩,似乎是隔岸观火的姿态。

        常委会上的种种神情种种举动,犹如一场盛大的铺垫,为胡增周的发言奠定了开场白的基调。

        下午的阳光依然十分有力,从南面的一尘不染的绿色隔热玻璃投射在会议室之内,更衬托得会议室的氛围莫名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怪异——明明只是一次不算重大的人事调整的常委会,却似乎弥漫着悲壮和伤感的气氛。

        作为范睿恒离任之前最后一次常委会,或许也是高晋周以省长身份参加的最后一次常委会,此次碰撞,是范睿恒的告别大戏,胜负决定了他在燕省几年的功过和威望,但同时也是高晋周上任之前的预演,成败关系着他担任省委书记之后的权威和分量。

        既然双方已经刀兵相向,谁也不肯退让一步,那么今天的碰撞,只能是一胜一负的结果,甚至都没有平局的可能。

        会议室内,几个茶杯冒着热气,放在以前本是很平常的场景,却似乎是在为胡增周的抑扬顿挫的讲话所做的最完美的注脚,让胡增周提交的本来就让人捉摸不透的方案更加扑朔迷离了。

        “根据中组部异地干部交流条例,经过我和几名当事同志的直接沟通,在晋周同志的具体过问之下,再和中组部及湘省相关领导协商之后……”冗长的开头对在座的官场中人来说,不但不感觉繁琐,还从中听出了意味深长的内幕,胡增周看似简单的几句话,实则透露了大量惊人的事实,就是此次人事方案的提名,准备得十分充分。

        “……决定将下列同志作为异地干部交流名单上报中组部,交流之后的具体职务由中组部批准之后,由当地组织部门予以安排——朱睿乐同志、陈天宇同志、彭勇同志。”胡增周的声音是一惯的腔调,但今天听在众人耳中,却别有意味深长的挑衅的意味,“以上同志调离之后的空缺,拟提名以下同志担任。”

        范睿恒的脸色冰冷到了极点,此时他才清楚夏想不但插手了此次事件,而且还在短短两三天之内,准备充分,前路后路都铺好了,天知道除了高晋周和胡增周之后,他有没有再私下串通其他常委……范睿恒只觉一股恶气在胸中盘旋,脑中闪现的全是夏想人畜无害的笑脸,不由他不暗骂一声:夏想,你真虚伪、无耻!

        伴随着范睿恒对夏想的恶意攻击的是,胡增周的声音继续在会议室中回响:“提名彭云枫同志拟任单城市委书记,陆明同志拟任牛城市长,钟义平同志拟任单城副市长,徐子棋同志拟任秦唐副市长……”

        随着一个个名字从胡增周起伏不定的声音中跳出,跳进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整个常委会犹如在上演一出颇具喜感的哑剧,范睿恒脸色如水,高晋周神色淡定,王鹏飞脸色变幻不定,纪委书记张黔倒是始终一脸平稳,不动声色。

        而政法委书记马杰表情最为丰富,一会儿惊讶,一会儿微笑,现在又是饶有兴趣地将目光从范睿恒、高晋周、胡增周和王鹏飞身上跳来跳去,似乎是在比较四人谁更胖谁力气更大一样。

        常务副省长冷岳苍最为淡定,一直把玩手中的钢笔,似乎不是一只钢笔而是一件稀世宝物一样,对王鹏飞和胡增周的方案,始终没有一丝惊讶的流露。

        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最为坦然,脸上始终挂着轻松的微笑,仿佛不是开会来了,而是还在休假之中。

        统战部长张灿阳、秘书长肖远心、宣传部长李丰以及省军区政委施方民,都很配合胡增周的讲话,不时表示出惊讶或附和的点头,又或者摇头,让人琢磨不透他们的立场和想法。

        当然,如果从在座常委的神情之上猜测他们的真实想法,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无异于盲人摸象,都是演员一样的人物,喜怒哀乐不会写在脸上,就算写,也未必是真。

        但不管形形色色的表情各有各的不同,但许多人内心的震惊却是相同,因为胡增周的提名,太有针对性了,完全就是组织部或说范睿恒提名的对立面,就是说,范书记提名谁平调,胡增周就提名谁异地交流,范书记压制谁,胡增周就提升谁。

        针锋相对,寸步不让,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在胡增周的发言结束之后,常委会上陷入了沉默之中,可怕的沉默,凝重的沉默,让人窒息的沉默!

        最关键的一点是,胡增周提名的人选,或许有人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的共同点,但有人清楚,几人全是夏想在燕省的亲信和嫡系,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升迁,除了作为异地交流的几人职务不明之外——但既然是调往湘省,有夏想照应,想必也会有不错的位置——等于是夏想嫡系大阅兵。

        原先还在猜测是不是有夏想介入的常委,现在不再有任何怀疑,夏想的身影就如穿透隔热玻璃的秋日阳光一样,在常委会会议室之内,无所不在又无处不在。

        可以说,事到如今,谁都清楚眼下的人事调整,看似并不重大,调整的人数也不多,而且又不是大范围的市委书记和市长的调动,但却是燕省近年来少见的一次重大碰撞,是范睿恒和高晋周搭班子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正面交锋。

        现在的情形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还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管是范睿恒还是高晋周,都没有留下退路,不分胜负,决不收手!

        绝对是一场精彩纷呈并且火花四射的冲撞。

        足足有半分钟的沉默之后,范睿恒才努力平息了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按捺住了几乎拍案而起的冲动,又勉强维持了一把手的镇静和自信,才平静地说道:“增周同志的方案,是不是太冒进了?跨省交流干部,需要经省委组织部和中组部,还需要和湘省的组织部协商,需要做出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单是中组部的审批,就很繁琐……”

        “是呀,异地干部交流,前期工作很重要,而且组织部也没有收到中组部的通知,我认为,增周同志的提议不太可行。”王鹏飞心中冷笑,及时地提出了委婉的反对意见,也是提醒在座的常委,高晋周和胡增周的方案难度系数大,需要过好几关,言外之意自然是想影响各个常委的判断力和立场。

        “同时,组织部也需要慎重研究一下。”王鹏飞继续就方案表态,摆出的是组织部谨慎乐观的态度,其实意思是组织部并不赞成。

        “组织部的程序,等会后走一下手续。”高晋周淡然而不失威严地说道,“中组部方面也不用睿恒和鹏飞同志操心,我刚和吴部长交流了看法,吴部长对燕省和湘省之间的异地干部交流,表示完全赞同。湘省方面……”

        高晋周不再说下去,而是冲胡增周微一点头。

        胡增周顺势接话,一脸笃定的笑容:“湘省方面也没有问题了,我和湘省省委副书记谭国瑞同志也碰了头,还和湘省组织部长梁夏宁同志交流了看法,达成了共识,同时,湘省省纪委书记夏想同志也和湘省郑书记、付省长汇报了异地交流的问题,郑书记和付省长都表示同意,并且热烈欢迎燕省的优秀干部到湘省更重要的工作岗位发挥作用。”

        和刚才提交方案时抑扬顿挫的声调不同的是,现在胡增周说话时的口吻,不徐不疾,一副成竹在胸的姿态,他平缓而坚定的话却犹如一记重锤直接敲击在范睿恒和王鹏飞的胸口,直让二人脸色大变,胸口发闷,险些涨红了脸!

        不红脸不行,胡增周虽然四平八稳的腔调似乎没有任何力度,却如一记又一记的耳光,左右开弓,如果说高晋周用吴才洋先打范睿恒的脸,那么他则用谭国瑞和夏想后打王鹏飞的脸,而且一掌接一掌,啪啪直响,毫不留情!

        范睿恒在燕省担任省委书记以来,虽不强势,但也不能算是一个弱势书记,第一次被人在常委会上欺负得连头都抬不起来,顿时勃然大怒,拍案而起!

        “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