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5章 最后一个难题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5章 最后一个难题

    作品:《官神

        晚上,连若菡也住了齐氏大厦,就让夏想有点胆战心惊,唯恐连若菡心血来潮来挑战他的底线。www.00ksw.org还好,连若菡十分听话,只和李沁、卫辛在一起,一点也没找他的麻烦。

        不过有一点,连若菡估计也是诚心,特意拉走了黧丫头,结果一晚上夏想就只能独守空房了。好在他也确实累得不行,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一点不安分的心思都没有。

        天不亮,夏想就醒了,见初升的朝阳映透了云天,天空一碧如洗,知道今日又是一个少见的丽日,顿时心情大好。

        今天是关键的一天,不但要和吴才洋几人见面,范睿恒也决定提前摊牌了,到了决定亲信和嫡系去留的关键一战了。

        能否阻止范睿恒的计谋得逞,不仅事关一众政治班底今后的去向和前景,也关系到他个人的威望。一个不能维护政治班底的领导不是合格的领导,一次不行,两次不行,三次之后,手下就会离心离德,从此渐行渐远。

        况且说来夏想也有护短的一面,他不允许有人踩着他手下的肩膀去摘取更大的政治利益,即使对方是人事大权在握的省委书记也不行。不提范睿恒即将退任,就算范睿恒现今如日中天,夏想为了班底,也会不惜和他一战。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范睿恒经历的挫折不少了,直到今天政治智慧还不见大有长进。想投机也可以理解,政治上处处可见投机者,但投机需要的是敏锐的眼光、高超的手腕和雄厚的实力,范睿恒样样不具备,却还想靠投机谋取政治利益,真是打错了算盘。

        如果他拥有叶天南的政治智慧和付先锋的家族背景,那么他将无可战胜。只可惜,世上还真没有十全十美之事,范睿恒的可怜之处在于他曾经多少次想进入家族势力的视线之内,也曾经努力想接近付家和靠拢邱家,却最终功败垂成。

        而在所有的努力终告失败之后,他又倒向了反对势力的一方,想最后放手一搏,捞取卸任之前的最后的政治资本,不惜牺牲夏想的利益,也不惜将几名嫡系推向前进一步却永远止步的深渊,是为孤注一掷的疯狂。

        夏想暗暗摇头,他曾经对范睿恒抱以幻想,希望范睿恒卸任之后,安度晚年,也希望和范铮的友谊继续保持,哪怕只是淡淡之交,不想在政治利益面前,他多年来为范铮所做的一切,多次为范睿恒谋取的一切,全部是过眼烟云。

        仔细想想,他还真不亏欠范氏父子什么,今天过后,或许就和范氏父子真正一刀两断了。想起和范铮维护了将近10年的不咸不淡的友情,当年是否一见如故先不说,却是从此之后,再见陌路了,夏想还是微微有点伤感。

        严小时的电话就恰到好处地打了进来。

        “你和范铮决裂了?”严小时人在天泽,秋天的草原正是最美的季节,也是草原旅游最后的旺季,她正忙于生意。

        当年认识了高建远,认识了范铮,才认识了严小时,十年之后,高建远仍在监狱度日,范铮即将行同陌路,只有严小时依然未曾远离,夏想莫名之间感慨无限:“小时,谢谢你一直为我所做的一切,人生难得几个朋友,却都在利益中失之交臂,难道要我去恳求范铮珍惜他和我之间的友情?在范睿恒做出决定的一刻,我和范铮之间,就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严小时的声音很低落:“我明白,我知道你不是一个为了利益出卖朋友的人,范睿恒和范铮……不说他们了,反正不管怎样,我都站在你的一边。”

        严小时的温言软语多少给了夏想一些宽慰,放下严小时的电话,此时已经天光大亮,朝阳跃出了地平线,带了新的一天的光明……和希望。

        8点后,夏想的电话一个接一个,让他应接不暇,消息一个紧似一个传来,先是邱绪峰已经抵达燕市,然后是付先锋,再后是梅升平,11点左右,吴才洋已经下了高速。

        第三场盛会,也是最具影响力和深远影响的一次盛会,就此拉开了序幕。

        会面地点,依然安排在齐氏大厦。

        当齐亚南听说将会有一名副省长两名省长,外加一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下榻齐氏大厦之时,他震惊得无以复加,饶是他自恃认识夏想以后已经算是见多识广了,但齐氏大厦毕竟只是燕市一所高档酒店,放眼全国,远远排不上号,齐氏集团也就在燕省还算有点名气,一出燕省,就成了小字辈,却能有如此之多的重量级人物下榻,该是多大的荣耀!

        齐亚南兴奋得几乎失控,还好,在夏想的敲打之下冷静下来,因为夏想告诉他,今天的事情必须高度保密,不允许透露任何风声。

        齐亚南立刻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吩咐下去,专门清空一层来迎接几名在国内政坛举足轻重的人物的大驾光临。

        为了避免吸引更多的目光,不管是身为燕省常委副省长的邱绪峰,还是身为湘省、楚省省长的付先锋和梅升平,甚至是堂堂的中组部部长吴才洋,四人都是悄无声息地下了高速,坐在普通牌照的不起眼的汽车之中,悄然地驶入了齐氏大厦。

        会议定在22层的会议大厅召开,等夏想依次接到众人之后,时间正好是中午时分。

        作为会议的召集者,付先锋并没有第一个到达。更有意思的是,四人全部从京城出发,却都是分开行动,没有任何两人同行。

        作为会议的主办者,夏想已经安排好了一应事宜,等连同他在内的五人坐在宽敞明亮并且安静适宜的会议室之时,时间刚好12点整。

        几人之中,以吴才洋级别最高,但却又以夏想是几人最居中的桥梁,所以夏想当仁不让最先发言,他见付先锋淡笑,梅升平浅笑,邱绪峰微笑,而吴才洋……不笑,就一脸喜悦的笑容,第一句话却是:“12点了,是不是先吃饭?”

        一句话说得众人都笑了起来,吴才洋一脸严肃也放松了许多,说道:“吃饭,先吃饭了。民以食为天,天大地大,吃饭事大。”

        气氛缓和而轻松了下来。

        饭间,付先锋点了题,谈到了此次会面的议题和重大意义。

        其实,此次四方或者说五方会议,最初发起的本意是针对叶天南的提名事件,不想叶天南提前出局,此次会面似乎并不迫切了,其实不然,叶天南人退心未退,国庆期间人在京城仍在四下活动,据付先锋的情报显示,叶天南和孙习民来往密切。

        因为叶天南事件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而且还在持续的发酵之中,平民一系和反对一系空前地联手了,虽然在共同培养的后备力量叶天南之上吃了败仗,但有消息传出,对于反对一系主推的周鸿基,平民一系也可能在今后两年之内,着力培养,力争让其迅速成长起来,可以成为和夏想一较高下的生力军。

        除此之外,两系之间还达成了一系列的共识,以便共同应付团系和家族势力之间越走越近的趋势。因此,形势愈加严峻,压力也日渐增大,此次会议的召开,不但很有必要,也势在必行。

        也是吴才洋身为堂堂的中组部部长,轻易不会因为私事离京,却在付先锋的提议和夏想的邀请之下,亲自前来燕市参加会谈的原因所在。

        因为国庆过后,还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叶天南已经成为过去式,但还有许多位置需要争取,而且不出意料的话,等明年还会有更密集的人事调整,是该家族势力空前团结一致的时刻了,而且有夏想参加的会谈,相当于可以将过滤之后的内容,间接地传到总书记的耳中。

        还有一点,在燕市会谈比在京城安全多了,否则四家的异动必定会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并且加以提防。

        当然,如果说以上还不足以请动吴才洋亲自前来燕市,或许吴才洋的内心深处,也有想和夏想父母见上一面的想法,哪怕只是远观,他也好奇究竟夏想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就养育出夏想一样的人才。

        饭后,重回到会议室进行商谈。在针对下一步大计开诚布公地深入交流之后,基本上达成一系列的共识,四家虽然是家族势力的主要力量,并且同在京城,但其实从未有今天一样团结一致的时刻,因为都清楚下一步的道路将会更加艰难并且阻力重重。

        后年的换届,一是平稳交接,二是保证关远曲的接任,三是关远曲能否全盘接任,四是在换届之前,究竟团系和家族势力能拿下多少省部级位置也是关键。

        会议结束之后,付先锋有事要办,梅升平也有朋友要会,吴才洋提出让夏想陪他四下走走,只有邱绪峰似乎清闲无事,夏想就为他出了一个难题。

        “绪峰,下午省委召开常委会,你身为新任的省委常委,范书记没有通知你?”

        邱绪峰一愣,立刻明白了:“呵呵,范书记似乎不太欢迎我的到来,不过我也不能自暴自弃,说什么也要送他一个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