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3章 大事可期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3章 大事可期

    作品:《官神

        宴会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最后在一阵阵欢笑场中,落下了帷幕。www.00ksw.org

        难得一遇的大团聚,基本上一切顺利,除了老古送来的礼物之外,整个过程顺畅而完美,没有一点纰漏,也让夏想感谢亲朋好友们的捧场。

        其实老古的礼物也挺好,不过却有恶作剧的意味,让夏想不由无奈一笑。

        是一件玉雕,如果说随便是一件吉祥如意或是花好月圆哪怕是大俗的花开富贵也好,偏偏老古送来的玉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寓意,和他结婚之时所送的玉雕虽非同一件,但也相差无几。

        也不知老古暗示什么,是指范睿恒临走之前的临门一脚是螳螂捕蝉,还是指他在背后运作对范睿恒的反手一击是黄雀在后?或是另外暗指范睿恒是螳螂,京城有人才是黄雀?

        不管是哪一种,反正老古有时候就有躲在背后开人玩笑的一面,人老了,爱乐就乐一次好了,由他。

        盛会结束了,一家人回到房间,各说各话,依然其乐融融。还好,连若菡没出面捣乱,倒让夏想长舒一口气。不怕老爸老妈大有深意的目光,就怕岳父岳母含义复杂的眼神。

        连若菡是聪明的女子,平常也许会故意让他难堪,制造麻烦,但在重要时刻,从来不会让他为难。就连意外出现的卫辛,也没有露上一面,只陪连若菡说话,只和李沁说笑,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在她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夏想在终于可以坐下休息片刻之时,想起今天一切顺利的流程,欣慰地笑了。

        更让他满意的一点是,除了施方民之外,省委和市委没有来人打扰,总算让他大为安心,少了官场上的迎来送往,和家人相处,才能更坦然更轻松一些。

        李沁一共安排了五个房间,五家人,一家人一个套房,现在岳父应该和老爸在房间里说话,黧丫头不知去了哪里,估计会和连若菡、许宁在一起,而现在在他面前,则坐着夏安和曹殊君。

        曹殊君下一步暂时不用操心,还继续在处级熬资历就行了,夏安现在升副厅有点冒进了,夏想想让他再在处级的岗位上历练三年,再担任一届县委书记或区委书记,此事朱睿乐昨天向他汇报过一次,朱睿乐也是同样的看法,就达成了共识。

        在处级位置上时间过短,容易根基不稳,夏安资历稍浅,急于向上迈进,反而会收到拔苗助长的相反效果。

        夏想和夏安不用绕弯,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

        夏安很诚恳地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在县委书记的任上,更能为老百姓做点实事……”

        见夏安很开通,夏想大感欣慰:“不要急着走向高位,要先培养自己的责任心。所有单纯以升官为目的的官员,都不是好官。”

        曹殊君甚至不等夏想开口说他,就懒洋洋地说道:“我等到40岁能混一个副厅长当当,就知足了。正厅长就不想了,一把手事情太多,责任也大,多累人。”

        有孜孜以求想当大官的人,也有因为不愿承担责任而不想升官的人,夏想也很欣赏曹殊君的选择,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况且在他看来,曹殊君的人生之路理应由他自己选择。

        又说了一气闲话,曹殊君和夏安倒是聊得投机了,夏想起身来到窗前,俯视燕市,秋日阳光大好,整个城市都笼罩在暖阳之下,让人格外愉悦。

        如果……没有范睿恒临走之前故意闹上一出的话,今年的国庆假期,将是夏想近10年来最为放松和难忘的一次。

        自始至终,范睿恒既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叶石生,也没有打给他,甚至也没有和岳父打个招呼,就证明范大书记是铁了心要一走到底了,既然如此,夏想也没有和范睿恒再有任何形式的联络,包括传话或喊话,都没有。

        已经没有必要了。

        认识范睿恒10年了,范书记从来就是一个摇摆不定、有利益就会及时跟进的投机客,只可惜,他没有付先锋的阴谋手段,也没有叶天南的政治智慧,因此最终落了一个一退到底的下场。

        只是为了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却又不顾燕省以后的局势,也不顾章国伟和陆明以后在燕省如何立足,非要为了一己之私,拿许多人的命运前途来换取范铮一人的前程,胃口太大了,吃相太难看了。

        以权谋私没有什么,只要不太过分就行,范睿恒太过了。

        夏想背起了双手,微眯着眼睛,眼神之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他要让范睿恒跌一个大跟头,让他吃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大亏。

        感觉到了身上的震动,拿出手机一看,是陆明来电。

        陆明的意外投诚,虽然稍感意外和震惊,其实也在情理之中,夏想完全相信陆明的诚意。在秦唐的时候,他和陆明接触不多,但也感觉到陆明是一个成熟稳重之人,轻易不会做出选择,一旦做出,就会一往无前地完成。

        陆明主动提出要在暗中做一些事情,夏想不反对也没开口支持,其实是默许,对付范睿恒,管他什么手段,只要让范睿恒的阴谋不会得逞就行。

        毕竟范睿恒是省委书记,是一把手,真要强行推行一项任命的话,如果高晋周和胡增周稍微松口,就会全盘皆输。

        陆明的电话很简短:“夏书记,一切顺利。”

        “……”夏想微一沉吟,说了一句让陆明心中笃定的话,“叶书记在下马河的游船上,和马书记、冷省长、李部长,谈笑风生,共度欢庆。”

        很大很实在的一颗定心丸,陆明的声音透露出兴奋:“请夏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做好手中的事情,希望有机会和朱书记、陈市长一起坐坐……”

        陆明迫切地表露出要进入核心体系的愿望,夏想自然要将大门稍微打开一条门缝:“有机会,肯定会有机会。”

        放下电话,夏想会心地笑了,说来还得感谢范书记,如果不是范书记的投机之举,他怎么会意外收获了陆明的靠拢?陆明也是一个可用之人,他现在需要更多的助力,团结在他身边的嫡系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壮大力量,永远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

        不过,范睿恒的计划也让夏想意识到了以前的考虑有所欠妥之处,将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做法太过危险,容易被人一网打尽,下一步,是该将他的亲信和嫡系分散到全国各地的时候了。

        明天和吴才洋、付先锋、梅升平以及邱绪峰的聚会,将会涉及到他更长远的大计。

        但在之前,在今天晚上,应该可以敲定和范睿恒最后一战的胜负归属了……同时不得不说,叶石生的形象,在他的心目中大为改观。

        平心而论,夏想以前也认定叶石生本就是一个软弱书记,在担任省长之时,被高成松压得很死,即使接任了省委书记之后,也没有表现出强势的一面。固然与他的性格有关,但现在回想起来,也未免不是叶石生故意示人以弱。

        叶石生和总书记之间的隐秘关系,外界知道的人并不多,但高层知道的肯定不少。因此在叶石生担任省长之时,低调而务实,躲藏在高成松的光芒之下,说不得也和总书记当时还没有接任总书记有关,而其后总书记上任之后,高成松渐渐失势,并最终被连贬三级,黯然收场,落了一个凄凉的晚景,谁敢说背后没有叶石生的推手?

        而当叶石生让他故意放出风声之后,夏想也曾担忧叶石生在燕省的影响力已经衰减到了无人捧场的地步,不成想,先后有两名省委常委和数名厅局级领导前去看望叶石生,就让他着实吃了一惊,才知道以前确实低估了叶石生的政治手腕,不知不觉间,居然也在燕省培植了不为人所知的势力。

        几名厅局级领导自不用说了,还不足以让夏想震惊,冷岳苍和李丰的现身,就让夏想惊喜交加,不仅仅是因为他对冷岳苍和李丰的来历并不太了解,而是冷岳苍和李丰恰好是他在燕省最说不上话的两位常委。

        如此一来,以他自身的势力,再加上叶石生的影响力,大事可期!

        不过叶石生又从另一个角度也为夏想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明白了一个除非经历之后才能真正悟出的道理,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坐到省部级高位的高官,不管他是强势也好,软弱也好,总有隐藏至深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今年的国庆节,是范睿恒过得最郁闷的一个节日,本来他还安排了一系列的视察和走访,但因为夏想突如其来的反击手段,让他十分恼火,吩咐全部取消。

        反正离开燕省在即,少做一次样子也没有什么。

        说实话,他想要临走之前突击调整人事,提拔自己亲信的想法还在其次,最主要的就是狙击夏想势力的崛起,不成想,谭国瑞转身就出卖了他。

        真是小人!

        今天一天,坏消息不断传来,如果说得知了施方民现身齐氏大厦还不让范睿恒震惊莫名的话,那么章国伟告诉他,陆明已经转身倒向了夏想的事实,就让他勃然大怒。

        只不过范睿恒不知道的是,还有更坏的消息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