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2章 美好时刻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2章 美好时刻

    作品:《官神

        齐氏大厦的聚会,进入了**。www.00ksw.org

        夏想、曹殊黧,曹殊君、梦水瑶,两家人赶到齐氏大厦的时候,不过早上9点左右。

        夏想一到大厦,发现齐亚南和萧伍等人不在,一问才知,原来齐亚南和萧伍自作主张,去迎接夏天成了,他只能抱以一笑,喜庆的日子,也没再开口批评二人。

        齐氏大厦地毯铺地,鲜花铺路,一片喜庆,引得路人纷纷驻足围观,夏想无奈,齐亚南太热心了,不过是一次家庭聚会,非闹得声势浩大。

        而且孙现伟、沈立春、冯旭光也不请自来,非要帮忙。热情难却,夏想也不好批评他们什么,都是多年的老友了,彼此之间太客气的话,反而疏远了。

        人前人后风光无限的燕市几名商业巨头,现在跑前跑后,事事亲自动手,就让知道他们身份的人大跌眼镜,更对夏想的为人多了敬佩。因为以他们的身份,即使是省委书记出面,也无人敢让他们跑腿,能让他们亲自出面跑动的事情,除非自愿……只能说明了一点,夏想的人格魅力是让众人折服的唯一原因。

        此次家庭聚会,夏想没有通知任何官场中人,所以声势再大,也不过是私人性质,别人也不好说什么,夏想和曹永国现在不在燕省为官,也不怕有人说一些无关痛痒的闲话。

        但愿不速之客少一些才好,夏想走下台阶,看到被豪车簇拥的桑塔纳驶入了停车场,心中不知何故忽然又担心今天的盛会过于热闹了。

        又一想,热闹了也没什么不好,顶多多让范睿恒感到吵闹和烦躁罢了,于他而言,只要让家人高兴了就成,何必在意范氏父子的想法?

        见到头发日渐花白但精神依然不错的老爸,还有红光满面的老妈,肚子渐起走路渐稳的夏安,以及目光躲闪仍然不够大方的许宁,夏想还是开心地笑了,家人就是最大的财富,荣华富贵,功名利禄,都不如家人的平安幸福。

        夏天成当前一步,当仁不让第一个来到夏想面前,先是上下打量夏想几眼,嘿嘿一笑:“好小子,身体挺壮实,好,挺好。”

        家人不在意你钱赚得多少,官当得大小,只想你身体健康就好。

        老妈笑眯眯地说道:“阵势太大了,老大,别弄太大的排场,咱得惜福。”

        夏安在官场多年,也养成了一定的官威,平常走路也是顾盼生威,但一见夏想,就立刻一脸浅笑,恢复了当弟弟的姿态,只是憨憨地叫了一声:“哥……”

        许宁脸上还有红印,虽不明显,夏想还是一眼看了出来,他自然知道许宁的为人,虽见小,虽事多,但终究没有坏心思,等许宁怯怯地叫了一声“哥”之后,他点头说道:“许宁,夏安现在是县委书记了,再下一步就可能担任副市长了,殊君现在才是财政厅的处长,他想担任副厅长还得五六年以上。地方上不比省局,事情复杂多了,麻烦也多,你要多体谅夏安一些。”

        先是点了点许宁,又随即说道:“听说你一个堂弟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京城?他有什么志向,及早说一声,我看方便的话,就打个招呼……”

        许宁在夏安的熏陶之下,对于官场上的是非也有所耳闻,夏想的话,先抑后扬,明确地指出,曹殊君有一个省长老爸,还有一个省纪委书记的姐夫,现在的位置还不如夏安,而夏安只有一个省纪委书记的哥哥,所以相比之下,还不知足就是不识趣了。

        但随后又主动提出帮她解决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让她在她家人面前脸上有光,就让许宁在惭愧的同时,十分感谢夏想的宽容大度,眼圈一红,几乎说不出话来:“哥,让你费心了……”

        夏安在一旁生大惭愧心,和夏想相比,他的政治智慧和处理事情的手法,果然还有不小的差距,以后要向夏想学习的地方,还真的很多。

        夏天成和张兰对视一眼,也欣慰地笑了。

        一个小时后,曹永国一行也赶到了。

        曹永国精神状态很不错,王于芬也是喜笑颜开,人逢喜事精神爽,果然一点不差。

        曹永国和夏想握了握手,只说了几句话就和夏天成说笑去了,也是,向来岳父和女婿之间话题很少。随后,几家人算是真正汇聚一堂,进入了房间落座。

        张兰一到就找孙子,却发现孙子没在,就埋怨夏想应该提前将夏东接来。隔辈亲,爷爷奶奶疼爱孙子是人之常情,不过随后张兰又多问了一句,不免让夏想头大。

        “若菡那个丫头,今天来不来?还有她的儿子连夏,要是也一起过来,和夏东一起玩,才叫热闹。”

        夏想没好意思回答,曹殊黧先是暗中刺了他一眼,又悄悄拧了一下他的胳膊,才一脸笑意地答道:“妈,连姐姐一会儿就来,夏东和连夏也会来。”

        夏想只好苦中作乐地承受了黧丫头的报复,只是老妈意味深长的目光让他如芒在背,忙找了个理由跑开了。

        和张兰一样,王于芬一下车也找夏东。虽说夏东只是她的外孙,她现在也有了孙子,但王于芬却没有表现出亲孙子而远外孙的差异,反而似乎还是更喜欢夏东多一些。

        听到夏东正在路上,王于芬微带埋怨地说道:“殊黧,你和夏想也真是,自己孩子不自己带,年纪轻轻都学懒了,等夏东长大了不和你们亲,你们就后悔好了。”

        夏想嘿嘿一笑,不争辩,曹殊黧也不解释,就是一脸爱谁谁的笑容,让王于芬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一挥手走了:“不管你们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活法,我操的哪门子闲心,真是。”

        还好,连若菡一路疾驶,终于赶在12点正式开宴之前,送来了夏东和连夏。

        夏东和连夏一下车,一点也不认生,就来到了人群之中,见谁就亲热地叫上一声。别说,不比不知道,一比之下才发现,果然夏东比连夏更有亲和力,更会说话,夏想还以为他和爷爷奶奶、姥爷姥姥不常在一起,会生疏,没想到小家伙一见面就让几个老人笑个不停,真有他的。

        反观连夏,就要稍微差上了一些,但也不是无人喜欢,只不过他没有夏东嘴甜罢了。

        连若菡自然不能坐在家人的一桌,她发了坏,偷偷叫来了卫辛,然后就和卫辛、李沁坐在另外的一桌。

        一场盛会……伴随着一阵鼓乐齐鸣之声,正式开始了欢愉时刻。

        除了五家人齐聚之外,夏想的一帮经济班底也乘机再次聚会,在另外的房间作陪,而官场中人,朱睿乐、陈天宇、彭云枫、彭勇则没有出现,毕竟身份不同,他们和夏想关系不错,可以随意一些,但有曹永国在场,就完全不一样了。

        毕竟是堂堂的一省之长,没有夏想的点头,没有曹永国发话,谁也不会主动露面,以免落一个不好的印象。

        曹永国当仁不让致祝酒辞,然后由夏天成也说了几句,无非都是一些祝福的话语,最后夏想也站了起来,见岳父岳母气色不错,再想起岳父前程大好,而老爸老妈红光满面,身体依然硬朗,夏安愈加成熟稳重,曹殊君也低调务实,几家人都和和美美,生活美满而安康,还有什么不满意不知足的?

        夏想的内心充盈了幸福和满足,和家人团团举杯,共庆美好时刻。

        如果说没有一出小小的意外插曲的话,今天的盛会,将会完全以家庭大团结而结局,当然,插曲也没有影响到今天聚会的主题,更没有影响到夏想大好的心情,但不得不说,施方民昂首挺胸闯进来的一刹那,还是让夏想微感不喜。

        因为施方民太不注意分寸了,施施然昂首阔步的样子不象前来祝贺,倒有点想来闹事。

        而且施方民身穿军装,十分扎眼的少将军衔,身边又跟了几个警卫,谁也不敢拦他。他也没有敲门,推门就进,也不理会正位就座的曹永国可是堂堂的一省之长,国内为数不多的实权在握的正省级官员,而是直接冲服务员要了一个酒杯,只敬夏想一人。

        “夏书记,冒昧前来,我就只说三句话。”施方民身材魁梧,大方脸,浓眉,说话时中气十足,嗡嗡直响,“第一,我敬你一杯,因为我佩服你的所作所为,是一个值得结交的朋友。第二,我敬重你的为人,同时又是受首长所托,特来送上薄礼一份。第三,有件事情要当面表个态,我和夏书记在眼下的事情上,立场一致。”

        不得不说,施方民有失礼之处,毕竟坐在首位的是省长,而他只是燕省军区政委,也是燕省的省委常委,比曹永国低了一级,理应向曹永国问好致意,但同时又得承认,他虽然看似鲁莽,但他的直来直去的性格,很受夏想和曹永国赏识。

        夏想也不多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谢了。”

        施方民更痛快,一口喝干之后:“不客气!”然后转身就走,再也多说一句。

        ……施方民的意外出现和礼物,将盛会推向了最**,同时,也一锤定音,奠定了下一步夏想主动进攻的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