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0章 第二场盛会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50章 第二场盛会

    作品:《官神

        天亮的时候,夏想一下惊醒了,才发现他自己倒在沙发上睡了一夜。www.00ksw.org再看怀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人,微抿的嘴唇,长长的睫毛,象小孩一样蜷缩着身子睡觉,如此乖巧可爱的睡姿,如此胆大妄为投怀送抱的行为,除了黧丫头又能是谁?

        夏想哑然失笑,他和黧丫头久未回家,没想到回来之后的第一晚,两人和衣而睡,在沙发上度过,也是值得纪念的一件趣事。

        唤醒了黧丫头,一看时间都8点多了,急忙收拾停当,分别打了电话出去,得知两方家人都已经启程动身了,夏想和黧丫头一阵慌乱,然后电话铃声大作,无数请示汇报的电话让夏想应接不暇。

        在纷乱中,连若菡果然说到做到,也来添乱了——本来定好让专人送夏东回来,不料连若菡非要来燕市凑热闹了,她亲自开车,带了两个小朋友已经上了高速。

        接到连若菡的电话之后,黧丫头弹了夏想一个脑奔:“连姐姐来就来了,你别再来一出八女秋游下马河我就谢天谢地了。”

        夏想汗颜:“为夫为人端正,上无愧天地,下不负黎民,你莫要口出污言秽语,恁的污辱为夫的清白和声誉。”

        话未说完,曹殊黧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你唱的是京剧还是豫剧?”

        夏想嘿嘿一笑:“黄梅戏。”

        笑声中,初升的秋日太阳已经跃出东方,洒落万点银辉,预示着一个秋高气爽的秋日的到来。站在高处远眺西部的话,可以清楚地看到几十公里之外的太行山。

        在污染日益严重的燕市,一年之中难得有几天可以享受通透的天气,如此大好秋日,让夏想的心情也空前晴朗了许多。

        不多时,曹殊君两口子来了。

        和夏想初识曹殊君之时相比,现在的曹殊君,成熟稳重了许多,当年的傲慢和狂妄早就无影无踪,见到夏想,他先是亲切地叫了一声姐夫,然后和夏想很有礼貌地握手,再无当年和夏想在一起时的亲切和随意。

        也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夏想地位的提高,曹殊君的心智也迅速成长了许多,并且收敛了更多。夏想从一个不名一文的大学生,到今天的省纪委书记,10多年的时间一路飞奔,早将他远远抛到了身后,说不失落那是骗人,但说有嫉妒也不准确,或许是羡慕和仰慕的心理皆而有之。

        曹殊君比夏想不小几岁,也步入了而立之年,现在在财政厅是处长,相比他人也算事业有成,当然,如果提及他的省长公子的身份,还算低调务实了。

        曹殊君有了一个儿子,刚一岁,由姥爷和姥姥带着,也算省心。妻子梦水瑶就是当年的女朋友,在目睹了夏想和曹殊黧的恩爱之后,他也就牵手了梦水瑶,没再留恋花丛。

        梦水瑶在国税局上班,现在也是科长。她出身平民家庭,嫁给曹殊君之后,虽然也曾指望从此嫁入豪门,平步青云,但后来见曹殊君无心于仕途,曹永国家教极严,她也就收了心思,安心地相夫教子。

        也是,现在她和曹殊君有房有车,月收入在燕市中等偏上,什么都不缺,还有什么奢望?知足常乐就行了,她是科长,曹殊君是处长,过几年慢慢提升的话,也总能熬出头,就算曹永国不开口,夏想不帮忙,也总不会亏待了曹殊君什么。

        正是想通了这一点,梦水瑶和曹殊君的婚后生活才充实而幸福,衣食无忧,前程不愁,还不用操心太多,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再不知足就是蠢女人了,有多少女人正是因为贪得无厌从而将自己的丈夫推向了反面,轻,推到了别的女人的怀抱。重,推进了监狱。

        夏想和曹殊君开了几句轻松的玩笑,也和梦水瑶握了手。他对曹殊君和梦水瑶现状自然了然于胸,即使他表面上对曹殊君和梦水瑶的工作和前程漠不关心,但自有热心的有眼力的人,不时地定期向他汇报曹殊君和梦水瑶的情况,什么时候该前进一步,什么时候可以适当暗示一下,以夏想在官场十几年的浮沉经验,自然心中有数。

        曹殊君不适合刀光剑影的官场,但在财政厅慢慢做到副厅长的位置也算很平稳很富足的人生,夏想表面上是没有关心曹殊君的成长,其中暗中一直在留心他在何时该走到哪一步。

        以夏想在燕市的影响力,左右一个财政厅副厅长的位置,只要他开口,效果甚至比曹永国开口还要好上许多。

        不是夏想自大,他在燕省的影响力,确实比曹永国大了许多。

        寒喧过后,曹殊君又和曹殊黧说了一会儿话,眼见时间到了,两家人就一起动身前往齐氏大厦。

        本来萧伍要来迎接,夏想没让,没多远的路途,何必再劳动别人,他从来不太讲究排场。

        不过夏想不在意虚礼,不代表别人不会——夏想本想到高速口去迎接家人,老爸不让,说他不想太闹腾了,他又不是什么大官,夏想就没去,他知道老爸的为人很实诚,说不让去就是真不让去的意思——结果他是没去,齐亚南却动了心思,在和萧伍、朱虎一商计之后,就私自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亲自领队带领豪华车队,前去迎接夏天成一行。

        齐亚南的提议得到了孙现伟、沈立春等人的一致响应,反正他们是商人,不是官场中人,没那么多顾忌,于是,在高速公路出站口,就出现了让无数燕市人津津乐道的一幕:一队由十几辆豪华汽车组成的车队浩浩荡荡一字排开,都以为在迎接重要贵宾或是什么重大人物,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一辆桑塔纳2000下了高速,被豪华车队团团围住,一路护送入市。

        不是吧,怎么会?一辆十几万的桑塔纳2000的低档车,被十几辆百万以上的豪车众星捧月地迎接,这演的是哪一出黄梅戏?

        和夏天成一行受到了礼遇相比,堂堂的西省省长曹永国一行下了高速之后,冷冷清清,无人接应。不过事后曹永国得知夏天成一行受到了礼遇之后,反而轻松地笑了,很欣慰夏想没有给他来一出兴师动众。

        曹永国清楚,他是西省省长,回来燕市是以私人身份,兴师动众的话,惊动了燕省的省委省政府,就成了他的不是了。他早就习惯了人前人后的风光,过节回来是图一个清静,既不想有迎来送往的应酬,更不想和燕省官员有正面接触,毕竟放假了,都想有休息的时间。

        ……坐在桑塔纳汽车之内,看到外面气派豪华的奔驶、宝马车队,许宁羡慕地对夏安说道:“夏安,我们的桑塔纳太寒酸了,丢人,还没人家几个车轮值钱,回头让哥帮我们换一辆好车。”

        夏安正在开车,许宁坐在身旁,车后坐着夏天成和张兰。

        此次前来燕市聚会,他心情大好,因为有很久没有和哥哥一起坐坐了,他正有一些为官心得想和夏想交流,也想就下一步的去向征求哥哥的意见。

        本来有车队来接是好事,让他感觉面上有光,也为哥哥现在的成就深感自豪,正高兴时,听到许宁又犯了小家子气,顿时火起,也不顾爸妈在场,一扬手打了许宁一个耳光:“以后再胡说八道,许宁,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许宁一下被打晕了,捂着脸瞪着夏安,终究没敢还手,呜呜地哭了起来。

        夏安继续呵斥许宁:“做人要知足,更不能忘本。现在的车就是哥哥送的,我就一直心中愧疚没有为哥哥做过什么,你倒好,张口就要,你凭什么?我都不好意思向哥哥开口要什么,你怎么就这么厚的脸皮?哥哥给我们的还少?他为我们家做出的事情足够多了。如果没有他,我现在连科长都不是!你还不知足,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

        “夏安,怎么说话呢!”张兰虽然不喜许宁的见小和势利,但还是要做出样子训斥夏安,“动不动就打人,你现在官威大了是不是?”

        夏安不说话。

        夏天成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再强调一遍,老大不欠这个家什么,不欠我这个当爹的,也不欠你们当弟弟当弟妹的,做人要知足,更要自力更生!”

        许宁此次前来有不少想法,想向夏想当面提提,让夏想出面向朱书记开口,安排一下她家里人到更好的单位,现在被夏安一个耳光打醒,又被夏天成骂醒,羞愧难当,低头不语,连哭都不敢哭了。

        ……中午11点,齐氏大厦再次高朋满座,夏天成一家及夏安一家,曹永国一家已经全数到齐,夏想一家和曹殊君一家,早就等候在齐氏大厦,五家欢聚一堂,开始了第二场盛会。

        夏想满面笑容,和家人一起,尽享天伦之乐。

        与此同时,叶石生也笑容满面,在下马河畔和几个人谈笑风生,如果说其中一人是马杰并不让夏想吃惊的话,另外两人的身份就让夏想震惊莫名了——叶石生在燕省的遗留影响力,远比他想象中大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