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7章 意外,或说是机遇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7章 意外,或说是机遇

    作品:《官神

        其实真要说起来,范铮出现在齐氏大厦,确实是一个意外。www.00ksw.org虽是意外遇见夏想,但对夏想的不满,却是有意为之。

        范铮遵循范睿恒之意,一直在社科院从事学问研究,似乎无心于仕途,其实范睿恒一直在暗中谋划,想让范铮走一条与众不同的仕途之路——学而优则仕一直是古往今来所有国人的人生规划——几年来的精心设计和运作,终于让范睿恒抓住了时机。

        范铮有了进入中国社科院的机会,而且还有望成为智囊团中的一员!

        范睿恒大喜过望。

        范睿恒当然不是没有政治头脑,他研究了几年来的政局走向,清楚以后学术型的官员将会逐渐在国内政局之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因此别看范铮一直在官场外围打转,但磨刀不误砍柴功,他相信一旦时机成熟时,范铮就可以一飞冲天。

        在社科院,也是有编制有级别的,现在的范铮,也是正处级待遇了。

        如果范铮能成为智囊团中的一员,就可以直接和中央的巨头之一接触,直接进入了最高几人的视线之内,以后想要升迁,易如反掌。因此,别看范铮现在名声不显地位不鄣,但有朝一日一入京城,等再出京城之时,就天下皆知了。

        就在国庆前夕,范睿恒去了京城一趟,本意是为范铮的事情最后敲定,他退下已成定局,没有更改的可能,也就死了心,只一心运作儿子的前途了。

        不想却遇到了一个意外。

        说是意外,其实形容为机遇更合适,因为有人传话说,如果他在卸任之前将夏想的嫡系扫荡一空,那么范铮进京进入智囊团,就是板上钉钉了。不仅如此,他卸任之后还可以在京城某大型国企担任顾问,年薪很高就不用说了,还可以发挥影响力和余热。

        反之,就很难说了……范睿恒明白,有人为他设计了一条投机之路,走或不走,全在他自己。

        经过两天的思索,范睿恒下定了决心,走,必须走,为什么不走?何必为了夏想而为难自己?他和夏想也没有多深的交情,关系本来一向不远不近,大好时机如果错过,就太可惜了。再说就算他和夏想有深厚的交情,但关系再近,也比不上范铮的前途重要。

        不过范睿恒也知道夏想在燕省有一定的影响力,决定采取突击提拔的方式,先拟定好人选,然后让组织部出方案,然后强势压下反对意见,拿出一把手的权威直接拍板,造成既成事实!

        反正他随后就要转身走人,是非功过留待后人评说,还是眼前利益最为重要。

        范睿恒也知道此举十分冒险,弄不好会被常委会否决,并且让他威风扫地,因此他只和谭国瑞商议过一次,其他常委,还没有来得及碰头。

        不过出于谨慎的考虑,他还是告诉了范铮。

        只是范睿恒没有料到的是,谭国瑞一转身就出卖了他,毫不犹豫而且义无反顾。

        更让范睿恒不敢相信的是,才过不久,又有一名亲信出卖了他,不但直接给他带来了重大的打击,也让他的自信差点崩溃。

        可怜的范睿恒范大书记,此时此刻还不知道他即将面临的风险究竟有多大,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范铮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也支持了范睿恒的做法,还仔细研究了一下夏想有可能的反对之策,最后得出结论,就是要打夏想一个措手不及,等他知道的时候为时已晚,来不及组织力量就已经通过了任命,相信夏想也无可奈何。

        范铮虽然也闪过一念,觉得有点对不起夏想,毕竟朋友一场,但想到夏想飞速的升迁,而他身为省委书记的公子,现在还默默无闻,就又心中无法平衡,认为自己怎么着也要高过夏想。

        范铮也听说了夏想今天回燕市,夏想没有通知他,他当然不会主动去接应。正好章国伟和陆明也来燕市活动,范铮就亲自出面迎接,也许是因为齐氏大厦十分高档,也许还因为齐氏大厦离省委不远不近,正好不引人注目,章国伟和陆明不约而同地都选择入住齐氏大厦。

        范铮来齐氏大厦本是与章国伟、陆明会谈,不料却意外遇到了夏想大宴宾朋,他本来心情十分高兴,却因为夏想过于张扬的举动而一下恼火了。

        燕省还是范睿恒的燕省,夏想早就不在燕省为官了,还大张旗鼓地摆出阵势,宴请包括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内的政治人物,包括成达才在内的工商界人士,甚至还有一名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马杰,他究竟想干什么?

        范睿恒还没有卸任,只要在燕省一天,就是燕省的一号人物,夏想算个什么东西,摆明就是要公开和省委书记叫板,真是小人得志的行径!

        本来范铮对夏想还有一点愧疚之心,却因为夏想的宴会汇聚了众多极有分量的燕省政坛和工商界的重要人士,而一下点燃了怒火。

        范铮的怒火,就是范睿恒的怒火,因为夏想低调行事也就罢了,偏偏声势浩大大张旗鼓地大宴宾朋,摆明就是挑战省委一号人物的权威!

        范铮忍无可忍了,分开人群冲了过去……就在范铮失控地冲到夏想面前的一瞬间,章国伟眼中的落寞和失望一闪而过。他和陆明站在外围,离夏想极远,相信被人簇拥在中间光彩照人的夏想不会注意到远处的角落之中,有他阴毒而仇恨的目光。

        尽管章国伟仇恨夏想,恨不得置夏想于死地而后快,但他比范铮理智,也比范铮有政治经验多了。范铮现在直冲向前是不理智不聪明的做法,夏想在燕市就算再闹得笙歌聒地、鼓乐喧天,也是夏想的影响力和人脉,只要有人捧场,夏想就是召开一次燕省的非正式的常委会也行。

        有分量有面子能请动各个常委就是本事,范睿恒是省委一把手又能如何?

        谁规定省委常委和下面地市的书记和市长,不能有正常的交往?

        范铮太冲动了……一个不能控制自己情绪,让自己的嫉妒心理战胜理智的人,是不成熟的人。章国伟暗暗摇头,范铮和夏想年龄相差不多,但和夏想的沉稳有度相比,还差了太远。

        一瞬间,章国伟甚至对范睿恒的人事调整计划能不能顺利成功而产生了怀疑。

        陆明站在章国伟的身后,半个身子掩映在大堂的立柱后面,似乎是不想让夏想发现他的存在。他和章国伟不一样,和夏想之间没有过任何冲突,因此他对夏想并没有什么恶感。

        相反,他还非常敬佩夏想的升迁和能力。

        陆明的目光在章国伟的背影之上跳动半天,最后又大有深意地看了范铮一眼,见范铮已经分开人群来到了夏想面前,脸上的表情因为愤怒而扭曲,因为憎恨而变形,再看夏想,笑容不减,镇静依旧,他不由心想,人和人相比,差距确实太大了。

        ……见到范铮气势汹汹的第一眼起,夏想就知道,他的策略奏效了。

        当然,夏想不会神机妙算,并不知道范铮会意外出现在齐氏大厦,更不知道在范铮的身后,还有章国伟和陆明躲藏,但他一来燕市就举行声势浩大的聚会,就是故意为之,就是想让范睿恒知道——他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大张旗鼓,还理直气壮。

        多少年了,多少次了,在和范睿恒打交道的过程之中,夏想算是受够了范睿恒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最后一次过招了,夏想不再含蓄不再温柔一刀,而是准备正面出手,全面对抗,要正面狙击范睿恒最后一次的投机举动!

        所以,当范铮气势汹汹地分开人群来到面前,并且听到范铮语气不善的指责之时,夏想依然一脸微笑,而且还是十分从容地回答了一句。

        范铮的质问是:“夏想,你不觉得在燕市宴请高级别党政干部,是对燕省省委的挑衅?”

        夏想的回答是:“范铮,你不觉得直接闯进别人的宴会是很失礼的行为?不过既然你来了,就请你代我向范书记问个好,并请转告范书记,我备了一份厚礼,会亲手送给他!”

        范铮愣在了当场,想再讽刺几句,却发现周围人的目光,或不解,或疑问,或嘲弄,或冷笑,他置身其中,就如在探照灯下一样,无处遁形。

        谁都知道他是谁,但谁也没有主动和他说上一句话,也就是说,省委公子的名头在眼前的众人眼中,不值分文!

        范铮终于无法忍受被众人的漠视和冷落,更无法忍受夏想一脸淡定的无动于衷,他猛一转身:“夏书记,领教了!”

        夏想脸上笑意依然不减,甚至还微一拱手:“人太多,就不送了。”

        一直等范铮消失在大堂之中,夏想才微一点头坐下:“不好意思,让各位领导和朋友见笑了。”

        马杰笑而不语,只是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轻蔑。

        叶石生摇头一笑,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养不教,父之过……”

        ……一语定音,在接下来的一场对抗大战之中,叶石生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粘合和助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