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6章 影响力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6章 影响力

    作品:《官神

        齐氏大厦开业三年多来,从来没有象今天一样高朋满座,并且来往的客人,全是分量极重的人物。www.00ksw.org

        不必提燕市几大房地产的老总孙现伟、萧伍和沈立春,也不必提燕市最著名超市的创始人冯旭光,甚至不必提单城市委书记朱睿乐和牛城市长陈天宇,单是燕市市委常委、下马区委书记江天的出现,就让齐亚南又惊又喜。

        倒不是江天的级别多高,身为市委常委的江天,也不过和朱睿乐、陈天宇平级,是厅级,主要也是因为江天身为燕市最新兴大区下马区的一把手,是燕市无数企业家争相结识而无缘一见的对象。

        下马区的经济已经位居全市之首,现今寸土寸金不说,想要在下马区再批一块地皮,或是开办办事处、注册公司,都难如攀岩,因为下马区已经严格了准入制度。

        经过几年的发展,下马区人满为患,在经济繁荣的同时,也开始收紧了政策,防止过度膨胀从而导致经济泡沫化。

        齐氏集团早年在夏想主持工作之时,就已经介入了下马区的建设,收益还算不错。今年还想再在下马区上马一个项目,却不得其门而入。江天虽然知道他是夏想的人马,但对他的态度依然不冷不热。

        齐亚南也没有觉得大失颜面,他也清楚政治人物的心思,他是夏想的人马不假,但江天和他没有私交,不必卖他面子。在夏想没有开口之前,他的面子在江天面前没有几斤几两。

        所以,当江天一脸笑意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齐亚南先是震惊了片刻,随后立刻热情地迎上前去,对江天的到来表示由衷地欢迎。

        江天握住齐亚南的手,语速很慢地说道:“我刚和夏书记通了一个电话,他马上就到。夏书记回到燕市的第一个重要的聚会安排在齐氏大厦,亚南,你在夏书记心目中的分量很重,我心里有数了。”拍了拍齐亚南的肩膀,“好好干,下马区天地宽阔,有齐氏大展宏图的地方。你上次报的计划,方便的时候,直接送到我的办公室就行了。”

        成……了?齐亚南差点欣喜若狂,一直困扰他许久的难题,一直让他犹豫不定是不是向夏书记开口的困境,竟然只因夏书记选定在齐氏大厦大宴宾朋,就立刻让燕市无数企业家都难以攻破的江天改了口?

        夏书记在燕市的影响力,真是吓人的恐怖!

        齐亚南哪里知道,夏想选择在齐氏大厦宴请宾朋,今天,才仅仅是开端,但才是开端,就已经惊动了一名省委常委……还有一名国务委员!

        齐亚南握住江天的手,正要大表感谢,江天却松开了他的手,用手一指外面:“我去迎接一下夏书记。”

        江天虽然在市委常委中排名不是十分靠前,但他年轻,而且将下马区治理得井井有条,再加上谁都知道他是陈风陈书记最得意的秘书,因此都料定江天必定前程似锦。而江天为人不太热情,和谁都比较淡漠一些,一来二去,就有许多人认定江天为人傲慢,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今天的江天,态度谦逊而低调,和以前公事公办的口吻判若两人,提及夏想时,眼神中有热烈和敬畏,就让齐亚南再次感叹,夏书记,真神人也。

        也是,夏书记不是早有人传闻他是官神了?

        齐亚南送江天到门口,也顾不上等候夏想,急忙去安排宴席了,今天一共摆了四五桌,一帮经济班底还好说,可以随便坐,但政治班底就要讲究排名了,不能有丝毫差错,他不敢大意,万一弄砸了,他以后就别想再在夏书记面前露脸了。

        一转身,齐亚南顿时惊呆了……迎面走来两人,有说有笑,正十分高兴地畅谈,流露出的是老友重逢的喜悦,其中一人齐亚南也认识,正是燕市商界无人不知的成达才!

        而另一人十分健朗,花白头发,一身休闲但显然高档的简单服装,举手投足之间显露含蓄内敛但让人仰视的权势和威严,面孔依稀有些熟识,却实在想不出来他究竟是谁,就让齐亚南一头雾水。

        但他现在没有心思去想值得成达才亲自作陪的人物姓甚名谁,他只是震惊于成达才的现身,因为作为燕市乃至整个燕省最具传奇色彩的商界奇才,成达才现今深居简出,将达才集团打造成庞大的商业帝国之后,基本上退居了幕后,很少再抛头露面。

        换言之,整个燕省有资格惊动成达才出面的人,一把手都数得过来,就是如今在燕市如日中天的齐氏集团和达才集团相比,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之上,齐亚南对成达才的敬佩,从来如滔滔江水。

        可以说,成达才就是齐亚南的人生偶像。

        不想今日成达才不但现身齐氏大厦,还十分客气而微带恭敬地陪着一位尊贵的客人,就让齐亚南一时之间大脑停止了转动——尽管他也知道,以夏想的面子请动成达才没有问题,但问题是,成达才还要笑脸作陪的客人又会是谁?

        齐氏大厦……今日是前所未有的荣光,齐亚南几乎要幸福得晕厥了。

        当然他不可能晕厥,毕竟也是见识过世面之人,而且外面传来了喧嚣的声音,而且他还听到成达才的客人很大声地说道:“夏想来了?走,我们出去迎他一下。”

        而且他还看到,江天发现了成达才和贵客,立刻一脸激动地迎向上前,恭敬地叫了一声:“叶书记好……”

        哦……想起来了,原来是他,齐亚南一拍脑袋,脸上的神情激动得几乎无法自制,因为眼前的人是他见过的最高级别的官员。

        不等齐亚南向前,一行几人已经到了大厦外面,此时夏想的车队也来到门前的停车带,无数人簇拥而至,排成两列,隆重地迎接夏想。

        如果说萧伍等人,包括江天在内,降阶相迎夏想在礼数范围之内的话,成达才和叶石生也亲自出迎夏想,就是给足了夏想面子。成达才还好,毕竟是商界人士,再有威望也没有政治级别,叶石生却是堂堂的国务委员,虽然明年退下在即,但毕竟现在还在位,可是副国级领导,他肯放下身段,就是对夏想明显的高抬。

        不错,夏想对马杰所说的老领导,正是燕省前任省委书记叶石生。

        几年前,叶石生卸任燕省省委书记,北上京城担任了国务委员,虽然权势不显,但他依然是为数不多的有实权的副国级领导之一,况且再加上叶石生并不彰显的和总书记之间的亲戚关系,让他成为少数隐性权势人物之一。

        或许外人并不知道叶石生依然拥有不可轻视的影响力,或许在一些人眼中,认为叶石生基本上处于半退休状态,对燕省对国内政局已经完全失去了发言权,就大错特错了。叶石生留给燕省不少人的印象是性格优柔寡断,遇事比较软弱,其实不然,叶石生也是大有心机之人,他的软弱和退让,都是为了保全他和总书记之间不为人所知的密切关系。

        也正是因为叶石生以退为进的手法,他在燕省留下了清名,卸任省委书记之后,还进京担任了几年的国务委员,比起高成松的连贬三级并且落下骂名相比,可谓有天壤之别。

        叶石生此来燕市,一为故地重游,二为和夏想叙旧,三为……有更深层次的用意。

        叶石生也没想到夏想今天大宴宾朋,声势如此浩大,多少出乎他的意外,不过人老了,在京城闷久了,来到燕市再不热闹一下,岂不无趣?因此他不但没有感到不快,反而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夏想一下车就看到了被人群簇拥在中间的叶石生和成达才,算起来有半年多甚至一年没有见到亦师亦友的两位老友了,他心情也不免激动了起来,大步向前,紧紧握住了叶石生已经远远伸出的右手:“老领导好,金秋十月,共聚燕市,人生幸事!”

        叶石生哈哈一笑,笑声爽朗而开心:“我对燕市和燕市人民,始终怀有深深的感情,夏想,不来燕市故地重游一番,我梦牵魂绕,几度梦回燕市……”

        相比以前在位时的叶石生,现在的叶石生看开了许多,也宽阔了许多,他的笑声感染了成达才。

        成达才和夏想握手:“夏书记,叶书记来燕市之前没有提前和我打招呼,来了一个突然袭击,是不是你们事先商量好,就是故意让我蒙在鼓里?”

        夏想笑道:“哪里,哪里,是叶书记告诉我说,先不要告诉成总,他就想一个人秋游下马河,没想到,燕市人民都还记得他,他一到燕市,就被人认出了……”

        一番说笑,让叶石生老怀大慰,人老了,最欣慰的事情就是有人还记得他当年的丰功伟绩。

        随后,在夏想的引领之下,一干人等陆续入座。

        一场盛会即将拉开帷幕之时,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插曲,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却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人群之中,而且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他还分开人群上前,要和夏想说话,并且质问了夏想一番。

        不是别人,正在范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