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5章 恰逢其时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5章 恰逢其时

    作品:《官神

        马杰是在李炳文离职之后,接任了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一职,同时兼任了省公安厅长,在燕省省委常委之中排名第五,是真正的大权在握的实权人物。www.00ksw.org

        一直以来,马杰和宋朝度关系十分莫逆,宋朝度离开燕省之后,在公安系统战线上,他一直是夏想还算可以指望得上的关系网之一。

        同时,马杰和曹永国的老友、原燕市公安局长孙定国关系也非常不错——孙定国已经因年龄到点退下,现任燕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谢克潘也是他和孙定国共同拟定的人选——他对夏想一向如子侄一样看待,对夏想一路高升十分欣慰。

        今天听宋朝度说夏想已经抵达燕市,正好他住得较近,就信步前来。如果按照对照排名,以夏想省纪委书记的身份,比他在省委的排名还高,马杰感叹之余就心中有数,夏想前途不可限量。

        听到是马杰前来,夏想也是微微一惊。

        燕省省委之中,和他关系不错能私交的一干常委之中,并不包括马杰。或许是因为马杰为人比较耿直并且很有个性的原因,在燕省期间,虽然马杰也在大事和他一向一致,但两人之间并无私交,私下往来很少。

        夏想正盘算燕省省委之中,他一人可以发动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单单疏忽了马杰,并没有将他计算在内,不想刚进门,就有了意外惊喜。

        夏想迎到门口,见马杰只穿了休闲衣,负手而来,很轻松很随意,就知道是私人性质的会面,忙将他迎进房间:“马书记大驾光临,是我刚回燕市遇到的第一件喜事。”

        马杰呵呵一笑:“这么说,夏书记这一次回来,喜事肯定不少了?”目光一扫,落在彭云枫和陈天宇身上,主动伸手过去,“彭秘书长,陈市长,你们到底年轻,腿脚利索,跑到我的前面了。”

        马杰说话风趣,彭云枫和陈天宇也就不会说一些没有营养的套话,就不高不低地开了几句玩笑。

        彭云枫和马杰还算熟识一些,陈天宇和马杰接触不多,但也认识。马杰也清楚彭云枫和陈天宇是夏想在燕省最着力培养的力量,再加上二人也确实位置重要,对二人也算客气。

        说了几句闲话,说到曹永国明天回来,又说到宋朝度可能没有时间回燕市,气氛就越来越融洽,眼见到了午饭时间,彭云枫察颜观色,见夏想目光跳动,即刻明白了夏想的心思,就半开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马书记,一直在省委大院办公,抬头见低头见,我才想起,好象还没有请您吃过一次饭,今天赶早不如越巧,中午就一起坐坐。”

        如果彭云枫只说上述一番话,诚意有了,力度不够,马杰可以一口回绝,但彭云枫本来就是心思剔透之人,又在省政府秘书长的位置历练之后,更是人情练达了,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借花献佛,其实今天是夏书记大宴宾朋,都是夏书记认可的亲朋好友……”

        最后一句话暗示的意味明显,马杰也算是夏想的亲朋好友,而且他也清楚,夏想在燕省的影响力惊人,和夏想走近对他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马杰今日前来,只是刚刚和宋朝度通了电话,宋朝度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让他替他看望夏想,他也有意和夏想进一步走近,所以才有此举动,不想彭云枫替夏想邀请他赴宴,多少出乎他的意料。

        夏想一脸微笑,冲他微一点头,也说:“马叔叔就不要客气了,要不,我再和宋叔叔打个电话,告诉他,你不太喜欢和年轻人打成一片?”

        “哈哈,想告我的状,夏想,你可不要挑拨离间我和朝度之间的关系,我和他可是认识了几十年了……”夏想一句亲切的称呼,一下拨动了马杰心中的一根弦,他才意识到,眼前的年轻的副省级高官,在耀眼的光环之下,其实也是一个亲切的可以结交的年轻人,“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是很愿意和年轻人打成一片的。”

        一语定音,就让今天的聚会,又多了一位重量级副省级高官。

        其实以夏想在燕省的影响力,可以请动数名省委常委,但一是今天的聚会主要是亲朋好友,是政治和经济班底,二是毕竟是第一天聚会,时间仓促,来不及请动重量级关系。

        马杰的意外现身,说来还是要感谢宋朝度。

        夏想暗暗感慨,宋朝度已经远离燕省,实际上对燕省的一举一动还在密切关注之中,马杰此来,肯定不是宋朝度随口一说,宋朝度也不会闲到让一名省委常委来向他问好——怕是宋朝度听到或是估计到了范睿恒在卸任之前会有异动,因此,马杰的出现,是送他一大助力的举动。

        ……夏想所猜不错,宋朝度和他之间,确实有高度的默契,而事后马杰也非常庆幸第一时间和夏想走近,让他在燕省更进一步站稳了脚跟,并且收获颇丰!

        在前往齐氏大厦的路上,夏想接到了曹永国的电话。

        曹永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明天一早到燕市,只带了司机和秘书,没有外人。在听到马杰和夏想同在一车,曹永国很是开心地和马杰说了几句话。

        曹永国即将升任黑辽省委书记一事,马杰也听到了风声,但不敢确定,以他的级别,想要打听也能知道个大概,但他性子淡,不愿意操心,也就没有多问。

        不过和曹永国一聊,又想起了以前的时光,还是心情大好。

        放下曹永国电话,马杰愈发感觉今天的决定无比正确,和夏想交好,不但等于还了宋朝度人情,也间接和曹永国接近,先不提曹永国有可能上任黑辽省委书记,就是只凭夏想的年轻和实力,不管是在燕省的影响力,还是在国内政坛上上升的趋势,都是无数让他结交的理由。

        于是……马杰还是没有忍住好奇之心:“夏书记,我听到风声,曹省长可能要动一动?”

        面对马杰的试探,夏想也没隐瞒,含蓄一点:“要开三中全会了……”

        “古秋实要进局?”马杰立刻意识到了关键点。

        古秋实进局的消息,在副省级高官之中,知道者也有,但并不多,没有几人如夏想一样有直接接触高层的便利,更没有几人有资格和实力参预最高层的政治斗争之中,况且古秋实的事情在总书记的要求之下,还处在严格保密状态。

        当然,不少省部级高官自然清楚,但清楚归清楚,谁也不会乱说。有时候,政治待遇不仅仅表现在汽车更豪华权力更大上面,还表现在更先一步知道中央的重大决定之上。

        既然是属于自己的特权,谁也不会将权力下放,在重大机密内幕消息之上,所有省部级高官都会守口如瓶。

        三中全会对外公开的议题是研究农村问题,并没有正式提及人事,马杰不了解内情也情有可原。

        夏想只是微一点头,对马杰的问题不置可否,其实是默认的表示,却又立刻岔开了话题:“马书记,今天我在机场,见到了谭国瑞。”

        如果说刚才见到夏想默认了猜测中即将发生一切,让马杰微微惊讶的话,那么夏想再次透露的消息,就让他不止是震惊了,夏想离开燕省一年多了,再回燕省,不但声势浩大,而且似乎还准备一次重大的布局,他此去赴宴,应该正是恰逢其时了?

        谭国瑞……不是和夏想不太对付,他找夏想,意欲何为?

        夏想没卖关子,很直接地就点明了主题:“马书记,谭省长告诉我,范书记准备在离任之前,在燕省大动手脚,其中有一些调整涉及到我的利益,我很不满意!”

        夏想不是燕省的省纪委书记,但他毕竟只是副省级,以很不满意的口吻对燕省的人事调整指手画脚,并且指责一位堂堂的省委书记,换了别人听在耳中或许觉得刺耳,甚至会认为夏想狂妄自大,但在马杰听来,夏想的口气虽淡,却自有一股坚定的信心和力阻范睿恒的勇气。

        马杰心中一跳,默然一算,不由心中暗惊,以前没有用心估算夏想在燕省的影响力,现在细心一想,还真是让他震惊得无以复加。

        夏想离开燕省已经一年有余,而且早就不再担任燕省任何职务,但他在燕省省委常委之中的影响力和发言权,甚至他这个在省委排名第五的政法委书记都有所不及!

        不管范睿恒是出于什么目的招惹了夏想,马杰清楚的一点是,范书记要走就潇洒挥手再见好了,要提拔自己的亲信就提拔好了,非要涉及到夏想的利益,难道他是晕了头?

        马杰更知道,夏想当面向他说明的另一层含义,是想等他的一个答复。因为,从夏想回来之后摆出了阵势来看,一场对抗不可避免了。

        马杰微一沉吟,说出了他的立场:“范书记有想法很正常,但不容乐观的是,阻力也会很大。”

        夏想满意地一笑,说出一句让马杰眼热心跳的话:“马叔叔,一会儿介绍一个燕省的老领导和你认识,你见到他以后,肯定会感谢我。”

        老领导的说法意味深长,马杰一瞬间想到了一个人,不由又惊又喜,难道夏想真请来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