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4章 放手一搏的时候到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4章 放手一搏的时候到了

    作品:《官神

        位于水产西街的建委宿舍,在今天的燕市,绝对算不上高档小区,甚至连中档的小区都有所不如。www.00ksw.org虽说当年无论建筑质量还是面积,都在市内首屈一指,但随着房地产业的迅猛发展,建委宿舍的住宅,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原先建委宿舍还有许多高官,现在,却没有几人了。当然,当年级别最高的人就是曹永国。自从曹永国升任燕市副市长之后,再后来一路高升,直到出了燕省,却一直没有搬出建委宿舍。

        不过后来房子还在,人却不住了,曹永国久在外地,夏想也没在燕市,曹殊君住在财政厅宿舍,曾经承载夏想梦想的房子就空置了,除了有人定期打扫之外,已经空空荡荡,再无当年的生机。

        曹永国虽然不在建委宿舍居住,但宿舍大院依然流传着他的传说。

        由当年一个省级局的局长,平步青云,直到今天的西省省长,大院的人每每提起,就感觉脸上有光,似乎曹永国的官儿做得越大,他们就越荣耀一样。

        虽然建委宿舍如今在燕市各处高档小区层出不穷的今天,几乎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但总有不少人前来建委宿舍,四处打听曹永国和夏想回来的消息,有人是想出高价买下曹永国的老房,以求借点风水好运。有人是想攀关系,想结交曹永国和夏想。

        建委宿舍流传着曹永国的传说,但更多的却是夏想的故事。因为在提及曹永国的升迁历史之际,以及他命运之中一个关键的拐点时,都必定要提到一个重要人物的出现——夏想。

        甚至有好事者经过精心推算,再将事情全部理顺一遍,赫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在曹永国即将面临闲置的前夕,夏想意外出现在曹家,并且和曹殊黧恋爱,此后不久,曹永国的命运就得到了惊人的逆转,不但没有被安置,反而被安排到了燕市担任了副市长,并进入了常委会,从此,曹永国的升迁之路才海阔天空,宽广无限。

        所以在建委宿舍流传的传说虽然以曹永国为主,但所有人在谈论曹永国的背后,都要再多加上一句:因为曹局长有一个乘龙快婿。

        一开始,人们谈论曹局长多,夏科长少。再后来,谈论曹省长和夏市长的次数就对等了。再后来,曹省长的话题就渐渐被夏书记的话题盖过了,而到今天,建委宿舍大院之中,只要有人路过2单元的时候,都会有人一指楼上的301室,不无炫耀地说道:“夏书记以前就住在301,他是建委宿舍走出去的高官。”

        尽管在建委宿舍大院四邻的心目中,曹省长还是比夏书记高上一格,但谁都清楚地记得,当年曹省长还是曹局长时,夏书记还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和厅级的曹局长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他当时连科级都不是。

        而今天曹省长是正部,夏书记已经是副部了,10年多的时间,夏书记从一无所有几乎追上了当了一辈子官儿的曹省长,升迁速度之快,真可以用火箭来形容,而燕省各地市流传的夏书记的事迹,出神入化,点石成金,又可以用神来之笔来形容。

        “真是神了,夏书记再过几年,就能超过曹省长了。女婿超老丈人,曹省长肯定不会不高兴,还要高兴得合不拢嘴。”

        “那还用说,欺老莫欺少,你们不用猜,用不了多久,夏书记就扶正了。”

        “夏书记明年才35岁,就是副部了,你说他以后的官儿会做多大?不得了,了不得。”

        “上次有一个算命先生路过建委宿舍,差点摔一个跟头,你猜怎么着?他说这块地方是风水宝地,云起雾升,以后要出大人物。还说有神气……”

        “要我说,出不出大人物先不说,反正有神气是肯定的,要不怎么就出了一个神人?”

        “什么神人?”

        “官神夏想。”

        ……就在众人如往常一样,闲来无事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之时,忽然注意到了平常平静的建委宿舍忽然喧嚣沸腾了许多,一辆接一辆的豪华汽车驶进大院,有人数了数,足足有十几辆,而且都是燕市平常难得一见的最豪华汽车。

        气势之大,排场之盛,近十几年来绝无仅有。

        建委宿舍现在没有什么大人物了,只剩下一帮当年在建委工作的老职工老干部,最高级别也就是处级,所以建委宿舍有日渐没落的迹象,一帮老人们聚在一起,间或谈起当年的辉煌,聊以度日。

        也是许久没有什么让人谈论的话题了,反复地晒陈年旧事也有厌烦的时候,当然,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曹永国下一步即将升任黑辽省委书记,而夏想又将在燕省全面布局的话,他们的兴奋度和八卦精神又将如熊熊烈火一样燃烧,只可惜,对于一辈子在官场外围打转的人来说,只能传播一些小道消息,接触不到真正的官场真相。

        但即使如此,今天发生的一幕,在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再次成为建委宿舍大院之中让人津津有味永不厌倦的讨论的话题——无数豪车鱼贯而入,将本来不大的建委宿舍大院排得满满当当,从车上下来一人,在深秋的阳光的照耀之下,他微微眯着眼睛,脸色平和,表情温和,挂着淡淡的微笑,目光落在大院的每一处角落,似乎是远归的游子重回了阔别的家乡,神色之中有留恋有喜悦,还有一丝淡淡的兴奋。

        尽管有一段时间没见,不少人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被所有建委宿舍大院口耳相传的传奇人物——夏想。

        夏想一下车,十几辆豪车的大门都依次打开,从上面下来无数令人眼热心跳只能在电视和新闻媒体上仰视才见的人物,不是高官权贵,就是商界精英,等等,每一个人的名字都是一面旗帜,都是一个传奇,代表的不是权势就是财富。

        但让人仰视才见的人物,现在都围绕在夏想周围,态度恭敬而谦逊,就如众星捧月一般,将夏想拱卫在中间,所有人投向夏想的目光,不是敬畏,而是敬爱和仰慕。

        因为不管是省政府大管家、整个省政府系统都尊敬三分、甚至连一些副省长也客气几分的省政府秘书长彭云枫,还是堂堂的一市之长陈天宇,或是现今在燕市数一数二的大型集团的老总孙现伟和萧伍,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对眼前的夏想,是发自内心的敬仰和感激。

        不是因为夏想的高位,而是因为夏想的为人,更是因为如果没有夏想,就没有彭云枫和陈天宇的今天,也没有孙现伟和萧伍的庞大的产业。

        夏想,就是在场所有人的指路明灯。

        而且所有人更清楚的是,此次空前的大规模的聚会,将会奠定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的发展方向,是夏想体系内各人实力和地位的一次大阅兵,大检阅,将会奠定各人是否有资格进入夏想核心体系的一次盛会。

        其中,如彭云枫和陈天宇一样的官场中人,更清楚的一点是,此次聚会,有可能决定他们下一步的重要去向,事关他们在燕省官场之上是进是退的重大际遇,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有无数人打破头都想挤进夏想的体系,哪怕是在外围也行,而已经进入外围的人,就想进入核心圈子。但谁都知道,核心圈子的位置毕竟有限,夏书记不可能对纳入体系之内的一干人马没有远近之分。

        国庆盛举,将会是一次划时代的盛会,决定在场众人在夏想体系之内的排位!

        ……夏想却没有想那么多,下车之后,回望熟悉的地方和面孔,心中感慨万千。家乡水,家乡人,他对于建委宿舍,总有一种难言的情怀,因为最初他虽然借助了宋朝度之力,但实际上,岳父也是他起始道路之上,不可或缺的助力。

        岳父明天才到,也是时候向岳父提提要求,全面启动在燕省的关系网,为保下体系之内的力量,而放手一搏的时候了!

        目光落在围绕身边的众人身上,夏想笑了,人太多了,岳父家的房子再大,也容不下几十口人,就吩咐萧伍说道:“让云枫和天宇留下,其他人先去齐氏大厦……”

        众人虽然在各自行业或地盘都是一呼百应的人物,但夏想的口气虽然轻淡,并没有命令的口吻,却没有任何人有反抗的念头,众人纷纷调头回头,转眼之间,又走得一干二净。

        众人一走,建委宿舍大院的四邻才敢围上前来,纷纷和夏想打招呼。夏想来者不拒,一点架子也没有,温和而从容地和众人一一握手,足足握了半个多小时才抽身上楼。

        家中一切如故,只是因为久未住人的缘故,有些清冷。尽管大部分人马已经先期前往齐氏大厦,但家中还是挤满了人,一下就驱散了清冷,显得热闹非凡。

        曹殊黧忙着去烧水待客,众人纷纷动手,连说不敢劳动嫂子——尽管黧丫头其实比大部分人要小,但众人在她面前,都敬她几分。

        忽然就有人敲门。

        陈天宇离门最近,忙去开门,一下惊呆了:“马书记……”

        来人正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马杰——马杰本是宋朝度的关系,他第一时间前来与夏想会面,预示着燕省一次空前绝后的各方势力联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