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2章 是该召开一次盛会了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2章 是该召开一次盛会了

    作品:《官神

        常山机场离市区近40公里,大概有30公里的高速可走,谭国瑞的专车平稳地驶上机场高速,前面除了有警车开道之外,还有数辆豪华汽车开路。www.00ksw.org

        都是燕市首屈一指的豪车,其中几辆,还在省委的会议之上,被当成燕市逐渐发达的象征,在会上由范睿恒亲口提出,虽是当成了笑谈,但拥有此车的主人的真正实力,可见一斑。

        直到今天谭国瑞才知道,原来对方是夏想的朋友。

        后面也有数辆豪车断后,前呼后拥,浩浩荡荡,是一队燕市最豪华汽车的组合,平常别说普通百姓难得一见,就是他身为常务副省长,想在燕市指挥动前后豪车的主人,也力有不及。

        夏想……在燕市的影响力真是惊人!

        不,应该说放眼燕省,夏想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即使他在燕省为官多年,也没有完全摸清夏想在燕省究竟有多大的势力,如果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即使他拿出燕省常务副省长的权威,也未必有离开燕省一年之久的夏想在燕省有一呼百应的影响力。

        谭国瑞长出一口气,心情沉到了谷底。

        路旁,田野的庄稼已经基本上收获完毕,只有一些玉米还站在田地之中,坚持最后的守望。偶而闪过一片花生和红薯,让夏想心中多有亲切之感。

        快到播种冬小麦的时候了,回想起以前在家乡种植小麦时的情景,夏想的嘴角微微浮现一丝笑意,快要和老爸老妈团聚了,心中有点温暖和温馨。

        曹殊黧已经安排好了,定好后天在燕市五家大团聚,黧丫头在与人交往和人情往来方面,比他强了不少,一点也不用他操心。

        ……有点走神了,夏想收回心思,见坐在旁边的谭国瑞脸色有些黯然,心想和叶天南相比,谭国瑞不论政治智慧还是表演技巧,都差了不少,也不知上头有人究竟什么心思将谭国瑞调往湘省,当枪?叶天南都败走湘江了,何况一个还不如叶天南的谭国瑞,何况谭国瑞在湘江没有一点根基!

        发落谭国瑞,让他让开常务副省长之位?也确实,谭国瑞调离燕省,常委副省长冷岳苍递进为常务副省长,而邱绪峰也得了便利,由原先拟定的一般副省长,一步迈入常委会,成为常委副省长!

        燕省的局势,因为范睿恒的离任,因为胡增周的调离,再加上谭国瑞的转任,而空前的复杂起来。

        省委副书记胡增周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即将前往西省担任省长,完成了政治生涯中最关键的一次跨越。说来胡增周后台并不强硬,但在近十年来的升迁之中,一直还算顺利,固然有和夏想走近并且为人坦然的缘故,也和在数次政治斗争难分难解之时,他作为最佳的缓冲人物而被各方认同,从而顺势而上。

        从古到今,从来不乏官场之中的幸运儿,总能作为各方势力互不退让时的台阶,然后捡了一个天大的馅饼。

        胡增周之后的空缺,由曲礼志接任。

        曲礼志原是黑辽省委组织部长,由黑辽来到燕省,由组织部长转任省委副书记,算是前进了一步。据说,曲礼志是委员长的提名。

        以上,燕省的局势在夏想落地的一刻,就已经了然于胸,但还有彭云枫透露而出的省委之中更深的内情,让他蓦然心惊,才决定立刻和谭国瑞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谈。

        ……范睿恒准备在卸任之前,突击提拔一批亲信,是为交班之前最后一次行使书记的权力。

        如果排除范睿恒因为无法上升一步的不满之外,他的所作所为也无可厚非,基本上从县委书记到市委书记,再到省委书记,在卸任之前,都会提拔一批自己的亲信,已经是官场惯例,谁也不能指责范睿恒什么。

        但在范睿恒拟定的提拔名单中,如果说秦唐市委常委、副市长陆明拟任天泽市委书记并不算太突兀的话,虽说陆明当年在秦唐和夏想关系一般,但夏想对陆明并无恶感,那么章程市长章国伟也在范睿恒的提拔名单之中,并且拟任单城市委书记的意向,就让夏想吃惊不小。

        而原市委书记朱睿乐被调任章程市委书记,原章程市委书记因年龄到点退下,这一步调整,更是让朱睿乐坐了冷板凳。

        好嘛,不但有意提拔死对头章国伟一步迈进市委书记的门槛,还让他担任单城市委书记,范书记此举,明显有针对他的意味。如果说章国伟的提拔还可以勉强视为范睿恒忽视了夏想的感受,而将朱睿乐从经济发达的单城调往贫穷落后的章程,就是故意为之了,范睿恒会不清楚朱睿乐是夏想的人马?

        还有一点也让夏想暗生怒火的是,陈天宇在牛城市长的位置上时间也不短了,范睿恒不看在他的面子上提拔一下也就算了,还拟将陈天宇调任章程市,继续担任章程市长,就有点欺负人了。

        牛城虽然不太发达,但也比章程的经济好多了。

        陈天宇是他的人,以他在燕省的影响力和人脉,范睿恒卸任之时,竟然处处针对他,有意刁难他的嫡系,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怕是受到了谁人的指使,要的是将他在燕省的势力进行一次大范围的扫荡。作为回报,或许范大书记退下之后,会有一个待遇不错的晚年生活?

        打错主意了!

        彭云枫告诉夏想,谭省长在昨天特意主动来到他的办公室,对他交待一番,说出了范书记初步拟定还没有对外公布的人事方案之后,他就敏锐地意识到,谭省长是投石问路,释放善意,是为了赢得夏想的好感,换取夏想的回报,所以,他在机场见到谭国瑞前来接应夏想,就第一时间告诉了夏想他所了知的一切。

        彭云枫作为夏想身边第一个最得夏想赏识的亲信,他对夏想的了解程度,在现阶段无人可比,包括徐子棋包括曾卓,都远不及他对夏想的心思揣摩之深。如果在亲信之上只挑选一人跟随左右的话,夏想指定选定彭云枫。

        所以才有了彭云枫一句话,夏想立刻回身坐上谭国瑞专车的一幕。

        上车之后,谭国瑞很聪明地什么也没有提,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范睿恒找他商议人事调整的内情——现阶段,范睿恒在燕省省委之中,很是信任谭国瑞——说完之后,他就一言不发了,车内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如果是叶天南,必定会有一个冗长的开场白,然后再有一番拔高的演讲,最后才会说出问题的核心,再后还会补充一下他此举的政治意义。

        谭国瑞虽然和叶天南一样有着雄心勃勃的一面,虽然他和叶天南一样曾经与夏想为敌,但他毕竟不是叶天南,在为人处事之上,和叶天南有很大的不同和差距。

        不得不说,谭国瑞确实是一个契机,上来就送了他一份厚礼,夏想如是想,心中对谭国瑞并没有太大的改观,因为他知道谭国瑞送礼上门,又主动迎送,对他必有所求。而谭国瑞关系已经调离燕省,对燕省政局已经没有一丝影响力了。

        否则以他常务副省长的位置,在常委会上也是关键的一票。

        不过抢先一步知道范睿恒的下一步动向,对夏想来说也非常重要,可以布局而克之。当然,谭国瑞投桃,他则要还之以报李:“谭省长,不,应该是谭书记了,等国庆之后在湘江再见面之时,我会为你接风。”

        夏想主动伸出手去,虽说谭国瑞比他排名靠前,但在刚才的一番谈话之中,他已经明显掌握了主动,谭国瑞在他面前,被他的气势压得没有一丝自信。

        和叶天南相比,谭国瑞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说不定倒还是一个可以借助的力量,夏想不无恶趣味地想,也不知将谭国瑞打发到湘省的那个人,是要将谭国瑞当枪,还是只将他当成一枚可有可无的弃子?

        或者谭国瑞也意识到被遗弃的滋味,也提前感受到了湘江的水深,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举动。

        汽车下了高速之后,停了片刻,夏想下车,和谭国瑞握手告别。谭国瑞下车相送,笑容真诚而亲切,就如和夏想是多年的好友一样。

        重新坐回彭云枫的车,夏想第一句话就是:“云枫,你在政府秘书长的位置上时间不短了,有没有想过动动地方?”

        彭云枫一下紧张地停止了呼吸!

        他知道,眼前的夏书记离开燕省已经一年多了,但他在燕省仍然拥有无人企及的影响力,在省委,不但和省长也是下任省委书记高晋周关系密切,也和省委组织部长王鹏飞、纪委书记张黔、燕市市委书记于繁然、省委秘书长肖远心以及即将到位的常委副省长邱绪峰都有不错的交情,是真正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燕省事务却不在燕省编制的实权人物。

        “是该在燕省召开一次盛会了……”夏想的声音淡淡的,却有令人心悸的威压,“我才离开燕省一年,有些人就认为我说话没有分量了,我是不主动欺负别人,可是不喜欢别人欺负我,哪怕是我的人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