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神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1章 或许,谭国瑞也是一个契机
  • 卷九 继往开来 第1441章 或许,谭国瑞也是一个契机

    作品:《官神

        燕省在高晋周顺利接任省长之后,谭国瑞也顺势而上,担任了常务副省长,在省委排名第七。www.00ksw.org

        经过几年的努力,谭国瑞终于在燕省站稳了脚跟,并且有了即将扶正的迹象,他也是志满意得,期待范睿恒退下之后,高晋周搬到省委办公,他就可以顺理成章主持省政府全面工作了。

        不成想,梦想和现实之间,总会有意外出现,总有鸿沟无法逾越,谭国瑞原以为他有机会坐地扶正,不料竟然是平空杀出杜邦中坐实了燕省省长的宝座。

        当头一棒的打击让谭国瑞差点一蹶不振,因为他对此次扶正期望很高,而且背后也下了无数心血。

        功败垂成,就让谭国瑞几乎无法接受现实!

        谭国瑞在燕省谋划太久了,对燕省省长的宝座垂涎已久,在听闻总理有可能提名叶天南担任燕省省长的一刻,他几乎要暴走了,明明中央有人答应他,下一步他要在燕省坐地扶正,怎么就是叶天南了?

        怎么就不是他!

        谭国瑞盛怒之下,做出了一件很冲动很冒失的事情,直接打电话到京城,向总理提出了不解和疑问。

        谭国瑞虽然并非总理的嫡系,但和总理关系一向不错,而且他事先也征求了后台的意见,得到默许之后,才敢向总理开口。当然,语气委婉,态度谦下,表现出了一个下属应有的姿态。

        总理对谭国瑞的不解和疑问没有丝毫的不耐和不快,反而十分耐心地向他解释了一番,并说经过商议,认为他担任宁省或陕省的省长更有利于今后的成长。

        总理所说的商议,难道是和他的后台共同商定的结果?谭国瑞心中的怒气迅速消退,毕竟以总理之尊,如此耐心而细致的解释一次升迁,也算是纡尊降贵了,尽管实际上在他心目之中,对总理并不怎么高看。

        谭国瑞再次和后台沟通之后,也收到了同样的指示,下次宁省和陕省的省长提名,会给他一个重大的机会——特意强调了重大,就让他心跳加快,呼吸加重,知道苦等的机遇终于来临了。

        虽然宁省和陕省相比之下,未必有燕省好,但毕竟能迈入正部,也是几百名在地方上苦求上进的副部级官员梦寐以求的机会,退而求其次,总好过一无所获。

        只是……才没过多久,宁省和陕省的省长候选人提名就已经在中组部拟出了名单,他竟然再次落选!

        谭国瑞几乎要出离愤怒了,怎么能再三的出尔反尔,怎么受伤的总是他?

        打电话过去,后台没说什么,只说让他和总理谈一谈。

        再打给总理,总理语重心长地说道:“国瑞,要讲政治讲大局,不管在什么工作岗位,都是为国家做贡献为人民谋福利,党中央和国务院相信你是一个顾全大局的好同志,关于你的工作安排,中央会重点考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总理的话亲切和气,一如他在媒体上的亲民形象,让人听了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也没来由地深信不疑。

        谭国瑞又一次相信了,耐心地等候下一个时机之时,突然中央的调令从天而降,将他从燕省调往湘省,不是担任省长,更不是担任省委书记,而是担任省委副书记!

        谭国瑞差点没当场晕倒,他只差一步就能接任省长了,怎么又由务实转为务虚,从事党务工作了?从事党务工作也没什么,关键是,从省委副书记直接升任省委书记的先例少之又少,以他在副部上的资历和政绩,再联想到对他并非不遗余力力挺的后台,他完全没有可能一步由省委副书记迈上省委书记之路。

        那么他此去湘省担任省委副书记,等于是生生延长了副部之路,明明省长宝座触手可及,却被一脚踢到了湘省担任省委副书记,他可是堂堂的常务副省长,为什么非要迂回再担任省委副书记?

        简直和发配没有区别!

        更何况还是去湘省,是连叶天南也黯然收场的湘省,上有郑盛和付先锋,下有夏想,调他去湘省,是要对付夏想还是被夏想对付?

        真是郁闷之极……谭国瑞无法形容他的心情,只感觉眼前一片灰暗,前景黯然无光。

        经历了几次被悬空之后,谭国瑞再不明白一些人,他就是笨蛋了,但他还是不死心不甘心,再次拿起电话打给了总理——其实照一般人的思维,不管是被上级领导抛弃也好,愚弄也好,老实闭嘴再加低调行事是最佳的选择,谭国瑞偏不,他要讨一个说法。

        前两次,总理不是开会就是不方便接听,第三次,电话终于打通了,总理一如既往很有耐心地劝慰了谭国瑞几句,以湘省局势刚定正需要有开拓精神的人才前去梳理为由,再次将任命谭国瑞为湘省省委副书记拔高到了政治高度。

        谭国瑞知道,再高的政治高度,也不如他直接担任省长来得实惠,但总理一而再再而三地耐心解释,从未表现出厌烦的态度,让他终于无话可说了。

        只是话又说回来了,去湘省,着实不是一件好事,更不会是一次顺心顺利的旅程,谭国瑞清楚得很,叶天南在湘省败走,问鼎燕省省长和宁省省长的宝座失利,全拜夏想所赐。

        而他和夏想是宿敌,以前在燕省他就奈何不了夏想,现在夏想是湘省纪委书记,排名仅次于他,又比他早到湘省一年,说不定得知他要担任省委副书记的消息之后,夏想已经摆好了龙门阵等他……谭国瑞一筹莫展,要是在燕省,他有信心和夏想周旋,但在湘省,他一点底气也没有,更何况他也听说了郑盛和付先锋正在加紧收拢叶天南的遗留势力,等他上任之后,迎接他的,将是一张白纸和一地狼籍。

        怎么办……谭国瑞经过权衡得失的思索之后,决定亲自到机场为夏想接机,自己的路,要自己掌握,他要尝试走出困境,在前往湘省上任之前,先打通夏想的环节。

        但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了,谭国瑞就假装东张西望,还将电话放在耳中,对着空气说了几句之后,眼见夏想似乎并未注意到他,就要错过的时候,他急忙大步向前,拦住了夏想的去路。

        “夏书记,真巧,幸会,幸会。”谭国瑞假装无意中撞见夏想一样,主动而热情地伸出手去,还解释说道,“正好一个朋友说是乘坐这趟航班来燕市,刚才接到他的电话,才知道他临时有事没有登机,不想就遇到了你,呵呵,既然我来接人没有接到,就当接你好了。”

        谭国瑞的热情三分假装四分虚伪五分矫情,他的谎话夏想只眼睛一转就知道所言不真了,因为机上坐满了乘客,没有一个空位,所谓临时有事没有登机的虚晃一枪,实在是没有创意的台阶。

        其实,就算谭国瑞亲口承认特意来接机,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荣幸和意外,在听到谭国瑞调任湘省省委副书记之时,夏想就意识到谭国瑞被当了枪,而且还是一杆威力不太大的短枪。

        谭国瑞没有燕省坐地扶正,夏想就明白了一点,谭国瑞的副部之路,被无限拉长了。

        由常务副省长转任省委副书记的先例不是没有,而是转任之后,多半都在省委副书记的位置上打转,一直熬到退下为止,很少再有上升的可能了。当然也有例外,但谭国瑞恐怕不会是例外之中的幸运者。

        夏想伸手接过了谭国瑞热情的手:“谭省长,真是幸会。”只是淡淡应付了一句,目光却落在远处的车队之上,“正好有一帮朋友前来接我,我想就不必麻烦谭省长了。”

        谭国瑞感受到了夏想不冷不热的态度,心中微有懊恼,却又没有办法,他和夏想本来就没有交情,不但没有交情,还有过不愉快的过去,夏想表现出冷淡和漠然也再正常不过。

        不过既然有求于夏想,谭国瑞也只能厚着脸皮再次说道:“正好我有点事情想和夏书记谈一谈,不知夏书记是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从机场到市区要一个小时左右,有什么要事要谈的话,时间也足够了。夏想见谭国瑞一脸殷切,他很难再保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再说,他刚才不过是故意拿捏一下,对于谭国瑞前来接机的用意,他能猜到其一,但不知其二。

        或许,谭国瑞也是一个契机……主意既定,夏想就勉为其难地说道:“好吧,先谢谢谭省长的厚爱了,麻烦你稍等一下,我和朋友们打个招呼。”

        以彭云枫为首的车队其实早就看到了夏想,本想迎上前去,但却意外发现了谭国瑞也在,彭云枫是何许人也,立刻阻止了众人向前打扰夏想和谭国瑞之间的交流。

        等夏想主动来到近前时,众人才纷纷围上前来,一脸笑意,满心欢喜,将夏想和曹殊黧围了个水泄不通。

        置身于众人中间,夏想心中温暖无限,真不想再回身和谭国瑞一路同行,不过彭云枫随后说了一件事情,立刻让夏想暂时放弃了和众人叙旧的念头,转身就回到了谭国瑞的身边,和谭国瑞同乘了一车……